No menu items!

    触目惊心的俄国军工业摧毁了普京的闪电战

    大家还记得4月7日乌克兰方面宣布在顿涅茨克干掉一架俄军最新型的ORLAN-10无人机吗?好奇的乌克兰军人拆开战利品后发现,号称单价10万美元的ORLAN无人机,燃料供应系统居然使用了一个矿泉水瓶, 负责照片和视频的佳能相机,被用魔术贴和胶水与无人机连接。

    他们在电话中与上司汇报这一拆解结果时,他们的上校坚定地说: “这不可能,你在和我们开玩笑”,直到上校收到士兵们拍摄的照片和视频,他们的上司才认可了这一事实。乌克兰军方把ORLAN无人机的拆解视频发给与他们合作的北约军事专家,这些专家们也惊呆了。

    正常的军备人员都会吃惊,因为哪怕1万美金的无人机,也不会用矿泉水瓶子做油箱。这是一种颠覆军事用品制作常识的严重偷工减料行为。

    而这种因腐败增加军备成本的情况,在俄罗斯并非个例,而是广泛存在。

    俄罗斯军备采购资金中至少3成被吃回扣

    在 去年,有关为 Orlan-10 无人机供应组件的骗局广为人知。俄罗斯喀山地区法院没收了一个装有 4860 万卢布的手提箱,FSB 鞑靼斯坦特工人员在对 Orlan-10 无人系统项目的一家军工制造公司负责人进行个人搜查时没收了这个手提箱。这个手提箱,是喀山军备 “回扣”案件的证物。该公司51 岁的财务事务副主任 STD-Radiks Andrey Polshkov也被拘留。他被指控与 JSC Kazan Plant Elektropribor 的主管 Pavel Shatskikh 勾结,并通过行贿向俄军采购军备的部门虚报了Orlan-10的无人机报价至少20%。

    从军备采购款中获取回扣,在俄军一直存在。早在 2017 年,俄中央银行就表示,与国防部资金合作的银行参与了影子业务、套现和撤资。这一结论是央行在对27家军品供应公司的军备采购资金流经的信贷机构进行核查后得出的。 据接近中央银行和 Rosfinmonitoring机构的 Vedomosti 消息人士报道,在常规的俄罗斯军备用品采购中,只有从 50% 到 70% 的国家军备采购资金用于军备的采购,其余30-50%均被用于“回扣”。

    据悉,俄罗斯2011年开始、2020 年结束的国家武器现代化计划,耗资 20 万亿卢布,其中至少四分之一被用于腐败。

    虚构雇员贪污军费

    2022 年 4 月 21 日,消防队、救护车和 Mi-8 直升机被吸引到伏尔加河的特维尔河堤上。航空航天防御部队中央研究所(TsNII VKO)着火了。这座占据整座街区的巨大四层建筑被烧毁,整个街区都被笼罩在浓密的黑烟中。大火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扑灭,火灾中22人死亡。

    据悉,这个开发伊斯坎德尔导弹系统(也称为 NII-2)的秘密研究所因接线故障而被烧毁。虽然火灾调查人员正在寻找违反消防安全的责任人,但他们来自军事检察官办公室的同事正在研究 350 多卷关于 NII-2 贪污的刑事案件。

    早在 2019 年 2 月,当时负责 NII-2 的退役少将谢尔盖·亚戈尔尼科夫就被捕了。亚戈尔尼科夫的履历令人印象深刻:自 1970 年代后期以来,他一直在 NII-2 工作,作为技术科学博士和退役军人,他拥有 300 多篇科学论文。

    但是,据调查人员称,近年来,他制定了一项计划,从国防部分配的用于秘密开发的预算中,贪污了数百万美元。

    亚戈尔尼科夫被捕之前,数十名特维尔养老金领取者向警方投诉。养老金领取者投诉当地公司“航空航天防御无线电工程和信息系统”(RTIS),该公司突然开始要求他们根据某些合同付费。FSB 官员对特维尔养老金领取者的信息产生了兴趣。

    事实证明,根据 RTIS 的报告,2014-2018 年,来自特维尔的养老金领取者根据国防部的命令创建了 Sirena 系统,用于监控阿拉斯加的导弹发射,以及 Akatsiya 航空航天通信项目。实际上,据调查人员称,所有工作都是由开发伊斯坎德尔导弹系统的航空航天防御部队中央研究所的员工在亚戈尔尼科夫少将的领导下完成的。

    FSB 官员称,少将家族持股19%的RTIS,一直从国防部那里获取研究经费。然后这笔钱被分配给数百名并不在RTIS工作的“假冒员工”——这些被RTIS假冒为员工的退休人员与 RTIS 其实毫无关系。

    根据FSB的调查,亚戈尔尼科夫通过这种虚构雇员吃空饷的方式贪污了近 3 亿卢布军费。

    盗窃变卖导弹敛财

    2022 年 3 月 25 日,利沃夫当局宣布来自俄罗斯军队的火箭弹袭击。同一天,战术导弹武器公司(KTRV)的前商务总监维克托·瓦根在莫斯科地区的沃斯克列森斯基法院被拘留。瓦根因被判犯有盗窃武器罪,被判处八年徒刑。同案的另外三人在同一法院获得了不同的刑期,其中包括隶属于 KTRV 的 Turaevsky 机械制造设计局联盟号的总经理 Nikolai Yakovlev(雅科夫列夫)。

    这起刑事案件自2018年以来,一直在拖拖拉拉地调查。武器盗窃案发生在2010 年,瓦根和雅科夫列夫获悉,国防部计划在莫斯科地区的一个试验场处置 Kh-55 航空巡航导弹。结果,他们将非法获取的火箭发动机卖给了乌克兰公司 Motor Sich,剩余的废料被送去加工。Motor Sich 为这批发动机向瓦根和雅科夫列夫支付了 240 万美元。

    利用欺诈手段窃取军费

    2017年,俄罗斯武装部队副总参谋长哈利勒·阿尔斯拉诺夫获得上校军衔。两年后,他被指控特别大规模的欺诈行为,并于 2020 年 2 月被 FSB 逮捕。不久,另一位将军亚历山大·奥格布林(Alexander Ogloblin)作证指控了阿尔斯拉诺夫。

    奥格布林说,2015年,在阿尔斯拉诺夫的赞助下,他获得了国防部第一通信司司长的职位。就在这时,俄军的数字化计划如火如荼,奥格布林需要寻找设备供应商并谈判提价。并在通过 Voentelecom JSC 购买路由器的时候,用欺诈的方式收取了供货商Voentelecom JSC 20-25% 的额外费用。FSB经调查认定,奥格布林从其经受的军备采购业务中,采用各种欺诈手段将16 亿卢布的军费窃据已有,奥格布林认罪,并于 2022 年 2 月中旬在法院被判处四年的监禁。

    但阿尔斯拉诺夫不认罪,他的案子仍在审理中。同时,根据调查的版本,根据奥格布林的证词,该骗局的重点是新一代手持电台Azart,奥格布林与阿尔斯拉诺夫互相勾结,将手持电台Azart的采购价格翻了一番。

    早在 2022 年初,FSB调查估计,他们购买 60,000 部 Azarts 造成的军费损失为 67 亿卢布。5月初,总检察长办公室批准了对阿尔斯拉诺夫案的指控并将其送交法院。与Voentelecom JSC公司相关的案情仍在继续补充调查中,但涉嫌与手持电台Azart 的欺诈行为并未包括在其中。

    贪污军费致巡逻艇被冻开裂

    2019年深秋,俄罗斯近卫军北部师接收了一批雪地摩托和巡逻艇。后者旨在保护北极港口,包括雅库特共和国的提克西和亚马尔萨贝塔。但在第一次战斗任务中,船体经受不住霜冻而开裂。

    在调查过程中,调查委员会调查到俄罗斯国民警卫队的五名雇员涉案,他们现在被指控收受贿赂和挪用预算资金。调查认为,骗局的始作俑者是Museliani上校,他于 2018 年 5 月从俄罗斯国民警卫队私人保安的主要部门辞职,他负责打击犯罪等工作。

    他们的作案手法很简单:2018 年 8 月,他们在统一交易平台上发布了购买雪地摩托和巡逻艇的招标。招标成本提前增加了预期回扣的 10%——这由负责俄罗斯国民警卫队技术政策的 Sergey Vorobyov 负责。投标的唯一参与者和获胜者是国防技术公司。合同金额为3.762亿卢布。2019 年春天,Museliani 与 国防技术公司的共同所有人达成了 3000 万卢布的回扣协议。根据调查,Museliani上校已经收到了其中的 1900 万卢布。

    为了这笔钱,接收该设备的俄罗斯国民警卫队的官兵们对其缺点视而不见。这些巡逻艇的船体是用劣质聚乙烯制成的,调查认定这些巡逻艇根本就没有通过测试。国民警卫队的行动造成的损失估计为 2.62 亿卢布。Museliani 上校已被FSB列入通缉名单。

    1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