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疫情影响之大超乎想象!连深圳都这么穷了

    打铁还需自身硬!

    俄乌战争打到现在,很多人更加深刻的认识到这场仗打的就是国力、打的就是钱。

    没有硬实的国力根本就没法支撑巨大的战争消耗。

    俄乌之战看得见,看不见的金融战其实更加需要强大的国力支撑!

    老美使用放大水和收水的操作让全世界为它的通胀买单,欧美发达国家因为物价飞涨普通老百姓怨声载道,发展中国家更是货币迅速贬值。

    经济单一且脆弱、外汇储备少的发展国家甚至一夜之间陷入困境,最近深陷危机的莫过于“印度洋明珠”的斯里兰卡,物资短缺、能源紧张,食品价格翻到四五倍以上吃饭都成了大问题,医生打着手电筒给病人看病,面对乱局斯里兰卡国防部甚至发布“就地枪决令”来试图平息暴乱。

    实话实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幸福有时候是比较出来的,跟斯里兰卡的老百姓一对比,我想绝大部分人会感觉到幸福。虽然自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国力和经济大面上相对稳定。

    只是值此百年变局之中,任何一个国家都会受到影响,我们也不例外。

    但是不论国外经济、军事如何动荡,一个国家自身软硬实力大而且强才是稳坐鱼台的根本。

    只是现在地方却遭遇两个大问题,一个是财政缺钱,另一个就是负债过高。

    (一)

    深圳4月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缩水44%!

    一个城市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主要指税收和非税收部分,一般是税收占大头。

    这个收入有什么用?

    这个收入就相当于一个人每月或每年的工资,预算支出就相当于一个人每月或每年的固定支出。

    深圳4月份这个数字的减少就意味着这个月工资减少了,但是支出未必减少。那么当地财政就得想办法缩衣节食或者负债。

    深圳的解释称,主要原因是中央实施增值税留抵退税、制造业中小微企业缓税等组合式税费支持政策导致的政策性减收。

    今年有1.5万亿元增值税留抵退税新政在4月1日起正式实施,由于疫情冲击下企业困难加剧,财税部门加快退税进度。反映到地方财政收入上,即第一大税种增值税收入大幅减少。但此举增加了企业现金流,缓解企业资金压力。

    可以说国家为减少企业负担上面确实在下大力气!宁愿让地方财政收入减少。

    不但深圳如此,据报道前四个月,广西南宁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下降约6%,江苏常州同口径下滑4.5%,湖南株洲同比下降约4.9%。

    它们的“工资”收入都减少了!

    从这些就可以看得出来,这场疫情对国家的影响有多大了。

    深圳这种城市尚且如此,上海更是封了近两个月,“工资”收入不用想也知道会大幅下滑。

    那么延伸到二三四线的市县,地方财政的紧张会更加明显!

    面对在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迭加新冠肺炎疫情和乌克兰局势影响,但经济建设该花的钱还得花,解决办法主要有两种,一是借债,二是上级补贴。

    负债是最常用的办法,只是中心城市还好些,政府债务往往不会逾期;

    小城市负债过高的话很可能一着不慎连工资都发不起!

    (二)

    前天我在写长沙的“完善房地产政策”时,捋了捋多地的救市政策。

    4月29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支持各地从地方实际出发完善房地产政策”。

    楼市的松绑从之前的谨慎小心,转变成为“奉旨救市”,全国各地掀起松绑限价、限购、降首付、公积金额度提高、优惠政策等举措。

    像安徽合肥、江西赣州、江苏南京、苏州等等,有的取消限购,有的降低社保要求,有的把公积金贷款额度上调,有的契税补贴,个别银行甚至下调贷款利率;

    郑州、福州、哈尔滨、兰州、佛山、天津、青岛部分地区、浙江衢州等城市,都已经取消或放松“两限”。

    还有一些地方出现“神盘”,前两天的成都新鸿基楼盘,登记首日住建局官网被挤崩,原因就是周围房子均价在2万以上,而本次新开楼盘均价是1万左右!

    包括3月份成都恒大楼盘,即使担心烂尾但是面对有着至少7000元的差价,仍然有几千人抢购。

    价差太诱人,买到一转手可能就实现一两百万纯收入,也难怪令人上头。

    不说别人,这种情况设身处地的想想,我也上头。

    但总体看下来,几乎所有城市都在“促销”!

    没错,就是促销,不管打折还是给优惠,总而言之就是迅速出货。

    像长沙那种长效方案不说几乎没有,而是除了它之外一个都没有。

    那么为什么长沙可以选择使用长远规划来解决“完善房地产”,而其他绝大多数城市首选短频快的“促销”方式呢?

    深层次原因之一仍然是地方财政负债过高、非常缺钱!

    曾经依赖的终归会成为枷锁。

    楼市整体不景气最直观的体现是地方财政缺钱了!

    我们经常听到美丽国新闻,动不动就政府停摆了。

    咱们的地方不会停摆,但是有太多地方债务逾期了!

    很多城市负债高到吓人,年预算即“工资”收入可能只有20来亿的县城,但是负债却可能达到两三百亿以上。

    被爆出来最出名的应该属贵州独山县,一个年预算收入不足5亿左右的贫困县,负债高达400多亿!

    这个数字不吃不喝也得100来年才能还清!

    很多你想象不到的十八线小县城,债务量却高的吓人。

    因为城市建设而借债,又因要还债所以得卖地创收、卖房创收,如此地价房价焉有不高之理?!

    但是经济是有规律的,全民基建和地产的红利早晚得过去;

    供大于求的城市高负债、高地价就慢慢走不通了。

    要么自己提前给这个泡沫放气,要么等它自己炸!

    一旦它自己爆炸那就等于硬着陆,必然粉身碎骨。

    所以前两年国家才会坚持房住不炒政策,给房企和银行戴上紧箍咒,亲手挤泡沫。

    不得不说,整个过程还是很痛苦的,房企暴雷炸伤一片、地方财政缺钱亟待缓解。

    房地产是大多数地方财政的支柱之一;

    但现在靠卖地卖楼的土地财政模式逐渐失灵!

    短频快的地产模式明显难以形成长效机制,

    我们终将还是要做难而正确的事情!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