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登上热搜!无耻的知网,又被爆锤

    知网这下子跑不掉了。

    下午一则新闻迅速登上热搜,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知网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老实讲,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挺兴奋的,监管方面终于对这家企业依法进行调查了。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多年的装睡,终于被扇耳光扇醒了。

    先说说知网是干嘛的。

    知网的来头很大,一开始是几部委支持,清华大学和清华同方发起,1999年成立。

    今天知网被涉嫌垄断调查后,上市公司同方股份(600100)就发了公告。

    按公告上所说,知网现在是同方股份的全资子公司。

    而同方股份的大股东现在是中国核工业资本和清华控股,说白了就是妥妥的央企。

    知网就等于妥妥的央企子公司。

    其本质就是建个数据库,提供外文类、工业类、农业类、医药卫生类、经济类和教育类等各种资料,几乎国内各种行业的重要论文、刊物你都能在上面找得到。

    说的再直白点,从大学生到博士生写论文基本上都要去知网上查查资料,至于用多少怎么用,读者自己猜。

    不单是学校,社会上各行各业,律师、写作、医生、技术等方面的专业知识需求都可以在知网上寻找资料。

    但是要下载或者看完整版内容就得付费!

    老实讲知识付费是无可厚非的,有些专业研究报告不付费根本看不着,毕竟作者在研究调查写的时候要付出大量劳动。

    知网的问题就在于它只是“知识的搬运工”,但在向使用者收费的时候并没有向作者支付报酬!

    而且还不是简单的一两个个例。

    吃相可谓难看至极!

    知网从20多年前就开始运营,有报道说,知网运营主体《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作为被告已涉司法案件高达2162起,其中侵权案件已过2000起。

    20来年涉及两千多起侵权诉讼,这可不是一般企业能扛得住的。要不然啥也别干了,光是打官司都能把所有人的精力耗干净,更别说赚钱了。

    给它这么大勇气的肯定不是梁静茹,店大欺客的唯一因素就是背景够厚。

    做无本生意还不知收敛,这种盖子早晚得被掀开。

    事情被引爆的起因是一个老教授起诉知网获赔70万元!

    大家只知道这个金额非常大,却不知道知网的官司里头很多都是几千块赔偿了事,但诉讼过程漫长。

    这笔赔偿也不例外,它是老教授起诉很多案件、持续很多年才拿到的总额!

    2013年之前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教授赵德馨就发现他有很多作品被知网收录,自己使用也得付费。

    从2013年开始赵德馨就开始收集材料逐一起诉知网,直到2021年4月份之后他起诉的绝大部分案件才结案。

    并且直到2021年12月,他才最终胜诉,160余篇作品累计获得赔偿70余万元。

    从赵德馨将近8年的诉讼过程就可以看得出,知网不是一般的难缠。

    有了老教授的判例,知网很快进入第二次“高光”时刻。

    湖北作家陈应松起诉知网,陈应松检索发现自己一共有300多篇文章被知网收录,大部分未经同意,一些文章被下载过几百次。

    在诉讼中,陈应松的律师表示原告的知名度较高,按照国家标准设定基础稿酬为300元/千字,加上知网的侵权主观恶性明显、时间长、影响大,所以提出加倍赔偿,综合算下来要求知网按1500元/千字进行赔偿。

    知网的律师估计也是没见过比自己还横的!

    以前可没有人敢对着他们漫天要价,即使老教授赵德馨也是诉了8年才拿到赔偿,而且还是众多案件。

    据报道这次知网律师的反驳理由,主要有三点:

    一、最初期刊数字化的时候还没有信息网络传播的法律规定;

    二、作者之前明知道自己的作品被收录传播也没有提出停止侵权和删除的要求,所以应认定为默许;

    三、知网现在数据库中的作品,如果按照陈应松的索赔标准,根本赔不起,即便按照赵德馨先生200元/千字的标准,赔偿额度也将超过1200亿元,但知网根本没有获得这么高的收益;即便有过错也无法承担天价索赔。

    嘿嘿,知网律师这脑回路糊弄老百姓还行,但是跟原告律师扯这个就纯属找抽了。

    因为很简单,即便是“默许”的情况下,法律上也要求必须向著作人支付报酬!但知网可从来没支付过;

    而且像知网这种持续侵权,即使以前没有相关法律,现在有了也要按照“从新”的原则,要按现在的法律来,他这也纯属知法犯法。

    所以侵权是百分百的,原告要求赔偿多少都不过分,这时候坐地起价一点错都没有。

    但知网律师竟然说什么如果都按照赵德鑫教授千字200元赔偿标准的话,知网所有在库的作品大概要赔偿1200个亿,知网根本赔不起。

    这话说的简直是厚颜无耻!

    赔不起难道就不赔了?!

    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典型的强盗行径、老赖逻辑!

    赚钱的时候不嫌多,侵权被诉了嫌赔得多。

    收费的时候却显得理所当然,这么一家涉嫌垄断的企业,在2021年营收达到12.9亿元,净利润1.935亿元。

    这净利润相当不错了!妥妥的轻资产,吃香喝辣的。

    作家陈应松的诉讼知网的案件跟老教授赵德馨一样都很多,现在还没有下文。

    但话说回来知网如果没有背景,我相信也不会有那么多高校和科研单位愿意每年花上几十上百万的费用!

    有竞争才能使得物美价廉,这种几乎一家独大的企业,话语权太强了。

    在知识产权逐渐严格的当下,剽窃别人研究成果,这是百分之百的侵权!

    别人创造知识喝汤,他搬知识大块吃肉;

    很不合适!

    对付这种流氓企业,就得鼓励那些被侵权的人继续起诉;

    甚至可以要求相关单位出面组织联合起诉,要不然很多只涉及几千块赔偿的单个案件拖着拖着就没了。

    今天知网被涉嫌垄断调查是个绝好的信号!

    不论你什么背景,都得依法经营!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