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印度富豪和仆人诱拐孩童 煮食19人竟无罪释放

    各类连环杀手案件大家或许看过不少,但今天报姐要介绍的“富豪吃小孩案”,却是在印度出现的最为魔幻而又突破人类底线的案件之一。印度知名富豪潘德(Moninder Singh Pandher)和男仆科利(Surendra Kohli)在2004年~2006年间绑架、性侵、谋杀至少19名受害人,除了两名已成年,其余都是3~15岁的儿童,其中有10人是女孩。

    <

    p style=”text-align:center;”>左:潘德;右:科利

    主仆二人用零食引诱贫民窟的儿童,将他们杀害后不但对尸体进行侵犯肢解,甚至将尸块和内脏煮熟吃掉。细思极恐的是,警方拒绝公布案件具体被害人数,媒体所知道的19具孩子们的遗体都是根据现场挖到的头骨才统计出的,但仅在2003年,富豪所在的地区就有59名儿童失踪。

    2006年,这对恶魔主仆被捕,2009年二人被判死刑。可让很多人没想到的是,如今十几年过去了,富豪潘德早因“证据不足”被无罪释放,过着自由的生活,而仆人科利也从死罪改判为无期徒刑,在监狱中安度晚年。

    诺伊达是紧邻印度首都新德里的卫星城,有着“富人避风港”的称号。这座城市的郊区,有一个叫尼塔里的村子,住在这里的都是低种姓穷人,绝大部分人都是从贫苦的老家来城里打工谋生的。

    他们从四面八方汇聚于此,为繁荣的经济提供苦力,久而久之尼塔里村成了外界眼中的贫民窟。在种姓制根深蒂固的印度,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无论从出身还是环境都是社会最肮脏、最不起眼的底层。

    奇怪的是,从2004年开始,这座贫民窟仿佛受到了诅咒,每隔6个星期就会有一名小孩失踪。

    家长们不是没想过报警,但当地警察对这些低种姓家庭的死活完全不在乎,经常以孩子贪玩、离家出走等理由把人打发了,有的警察还会用不耐烦的语气告诉家长“不要生那么多孩子了,你又照顾不过来”。到了2006年,同一条街的9个孩子在18个月内消失得无影无踪,看着墙上越来越厚的寻人启事,民愤达到了顶峰。“难道一些三四岁的孩子会离家出走吗?”

    既然警察靠不住,村民们自发组成搜查队,有的还联系上电视台记者,大家开启了地毯式搜索,村民们和志愿者拿着照片挨家挨户询问查找。伴随着悲伤愤怒的氛围,一股浓浓的恶臭也在村子里逐渐漫延且日渐浓烈。有人发现,臭味是从31区D-5号豪宅旁边的露天排水沟里传来的。一些村民注意到,排水沟上漂浮着零散的骨头和编织袋,在好奇心的趋势下,他们将骨头和袋子打捞了上来。

    经过一系列拼凑,很多人心里一惊,气氛也紧张到极点。从骨骼的外观上看,受害人明显都是小孩子。沿着排水沟再仔细搜查,人们又找出了更多骨头和一些尸块。排水沟更深的地方,还捞出好几包编织袋,里面装有头骨、手臂、大腿等其他残肢,有的袋子里还装着头颅和内脏。

    人们叫来了警察,经过两天不间断搜寻,又从D-5号豪宅附近的排水沟里找到了更多的儿童骨骼和尸块。

    此外,人们还从水沟里找到了很多小孩子的物品,橡胶凉鞋、发卡、短裤、褐色衬衫……好多家长都认出这是自家孩子的东西。“我觉得我女儿不可能死在这里,直到我儿子强行把我拖到了现场,在那我发现了女儿失踪那天穿的亮黄色衣服……”

    2006年12月29号,无数媒体、警察和民众聚集在排水沟周围,法医通过尸骸确认了19名受害者。警方将那些手指、大腿、手臂、肝脏、骨架等部位一一排列在地上,询问那些失踪儿童的父母,看能不能从中辨认出哪个是自家孩子。“那些尸块就静静地躺在那里,好像破碎后被丢弃的洋娃娃。”被悲伤淹没的群众很快将目光转向了排水沟旁的豪宅。

    这座二层小楼的主人是印度知名富豪潘德,他不光经营着跨国生意,还和很多大人物关系都十分要好,经常有政府官员在这座房里聚会出入。在村民眼中,潘德这个人的名声很不好,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他喜欢招妓,有时还会找未成年。

    自家房子附近出现那么多尸体,作为房主的他怎么可能一无所知?一位受害人父亲南德·拉尔也对潘德十分怀疑,他的女儿是这起案件中两名成年受害人之一,女儿刚失踪时,他就拜托警方对女儿的手机进行定位,结果显示女儿最后出现的地方是这座豪宅附近。

    南德曾来这里询问过潘德有没有见过自己女儿,却换来了这位富豪的侮辱:“你女儿是j女,早就跟别的男人跑了!”愤怒的群众冲进潘德的家里进行打砸,为了防止民众情绪过度激化,警方连忙逮捕了潘德和他的仆人科利。

    很多人认为,这一系列针对儿童的连环杀人碎尸案很可能与人体器官贩卖有关,主仆二人将孩子绑架后,再取出他们的器官进行贩卖,不然难以解释有的儿童尸体上器官缺失。但这一猜测很快被法医否定,因为供体的器官摘取需要极为严格的手术环境和剥离手法,但从找到的器官上看,没有遵循上述规则。

    而这一谜题也随着警方的审讯被慢慢揭开,恐怖的真相更是震惊了整个印度社会。被捕后没多久,仆人科利就招供了,这个男人“敞开心扉”般交代了杀人动机和细节。科利揽下了所有罪责,交代所有孩子都是他杀的。

    他用糖果、巧克力等零食将孩子引诱到屋内,用头套闷死Ta们,再对尸体进行侵犯。然后再进行分尸,受害者们的头会被砍下来装到袋子里,再把身体分成三部分,一并丢到屋外的排水沟。

    至于器官,科利很淡定地说,他都拿来烹调吃了。科利说,他杀的第一个受害人的肉就被拿来煮熟吃了,还用高压锅蒸了第二个受害者的手臂,吃了第三个受害者的肝脏、胸部……

    在新闻发布会上,警方透露了科利做出这些恶性犯罪的原因:科利的家族姓氏为达利特,在印度社会中这是最最低等的种姓,也就是外界口中的“贱民”,而信奉印度教的达利特家族不能吃任何肉类,所以科利从小就吃素食长大。矛盾的是,为了生计,科利在12岁时曾被父亲安排到去屠宰场工作,从那时开始,这个经常挨饿的穷小子就对肉类产生了兴趣,这成了他最终迈向人肉的恐怖根源。

    而来到大城市后,科利跟着主人潘德见了不少世面,一个“贱民”跟着特权阶层的富豪出入各个场合,自然有了自己也是其中一份子的幻觉,再加上科利曾和主人潘德叫来的j女打招呼,但被拒绝,于是出于报复,将黑手伸向了贫民窟的孩子。然而,受害家属、媒体和民众并不接受这份官方说法,至少在这起案件中,科利并不是单独行动,他的主人潘德绝对有份。

    首先,作为房主,科利长时间引诱孩子到屋内进行虐杀和分尸,潘德竟一点也不知情?就连法官也对此提出过质疑:“潘德,你说你什么都不知情,在国外出差,你难道全年都在国外出差吗?这可不是一起谋杀案,而是19起!你住在这里,一点都不知道房子里发生了什么?”最为关键的是,在案件审判期间,受害家属南德·拉尔遭到了不明人士的多次威胁和骚扰。“一大早家里就闯进来三四个人,中午的时候又来,没过一会又来一批人……就这样连续好几个月,他们威胁我让我撤案,有两次那帮人还带了好多现金。”

    同样情况其他受害家庭也有经历,他们被告知要么接受120万卢比(约人民币10万元)的赔偿然后撤案,要么面临死亡的可能。“如果潘德真的清清白白,他干嘛要不遗余力去保护低种姓的仆人,真的很奇怪。”

    受害家属的坚持终于有了回应。根据印度法律,案件的审理是按犯案数决定的,无论凶手犯了多少个案件,都要接受单独的指控,每个案件分开单独审理。第一个上庭的案件是14岁的受害人哈尔加,经过7个月的审理,到了2009年2月13日,这对恶魔主仆终于被判死刑。

    在判决书中,法官认定科利是一名“没有同情心的精神病连环杀手”,但关于潘德的信息却很少被媒体报道。离奇的是,死刑判决下来后,二人的行刑日期却一拖再拖,直到半年后,法院竟宣布潘德被判无罪释放,理由是,没有直接证据证明那些尸骸与潘德有关系。就连仆人科利的死刑结果也被推翻,从死刑改判为无期徒刑。

    更令人愤怒的是,在接下来10年里,针对二人剩余18个案件的审理,也都让他们躲过了惩罚,其中,潘德被判了10次死刑,但都因各种原因被减刑直至释放。可以说,潘德在这起人神共愤的案件中全身而退,反观那些受害家庭却过得无比凄惨。最好的结果是有的家庭拿了120万卢比赔偿,选择撤诉,有的家庭为了给孩子讨回公道将大部分积蓄和收入都花在了打官司上。

    为了支持父亲打官司,给妹妹讨回公道,贾布拉尔的两个孩子放弃了学业去打工。作为一名老人,贾布拉尔必须每隔几个月就前往阿拉哈巴德一次,参加关于潘德的听证会。“我是个文盲,为了谨慎不出错,每份案件的文件我都会复印一份随身携带,当律师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提供给他,光是复印这些有时就要花费两三万卢比。”如今,十几年过去了,贾布拉尔在一天天变老,但是他说自己会战斗到最后一刻。案件发生后,潘德的豪宅就被荒废至今,最近几年,好多人想趁机低价买入,但都被附近的村民连忙劝退。“这间房子有鬼,他们的冤魂就在后面的街上游荡。”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