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当美国沉睡时,中国变得不可或缺

    中共官媒观察者网报道:“长期以来,华盛顿忽略了世界上的许多地方,而北京却没有。”

    当地时间5月9日,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发布了资深记者、专栏作家霍华德·弗兰奇(Howard W. French)撰写的一篇长篇评论文章。该文援引弗兰奇跨越数十年的驻外记者及学术研究经历,论述了中国是如何作为一个有远见的“大国”而崛起,美国又如何因为“傲慢”而逐渐面临被许多非西方国家“边缘化”的处境。

    《外交政策》杂志介绍霍华德·弗兰奇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新闻研究生院教授,自上世纪90年代起曾长期担任《纽约时报》驻美洲、非洲及日本、中国等地驻外记者,曾出版多本与非洲及中国相关的书籍。

    霍华德·弗兰奇(Howard W. French),图自哥伦比亚大学官网

    在这篇题为“当美国沉睡,中国变得不可或缺”的文章中,弗兰奇称赞中国早在90年代就以一个大国的方式规划发展自己,包括提出太空计划,建设蓝水海军,强化基础设施及培育国家智库等。他称中国几乎没有发动过任何侵略战争,也不像美国和苏联那样依赖联盟体系,它所追求的是一种不追求霸权不干涉他国内政的新的大国路线。

    《外交政策》杂志报道截图

    然而,美国政府及外交官员对于中国的雄心可以说是知之甚少或毫不关心。他们对于中国在非洲的投入及“一带一路”倡议都表现出傲慢的漠视心态。其背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人及一般的西方人过于狂热地相信自己的“神话”,他们视西式民主及所谓的“自由市场”为国家长久成功的必要基石。

    弗兰奇指出,其他原因还包括,美国过于依赖军事手段解决世界问题,而且美国除关注一些传统伙伴(包括英国等西欧国家、以色列、日本和澳大利亚)以外,对世界上其他国家基本上采取了一种“视而不见”的态度。

    他感慨道,这使得中国在世界上大部分国家那里获得机会,而自诩为“世界领导者”的美国则在许多盟友以外的国家那里变得边缘化。

    “很难想象中国能成为美国的完整对手”

    美国人对于中国的轻视即使是在作者本人身上也有所体现。弗兰奇表示,最早当他在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来到东亚做驻外记者时,他就常常对中国努力“模仿”当时的世界大国来发展自身的方式感到震惊。

    之后在2003年,弗兰奇来到上海担任《纽约时报》驻中国分社社长,他对中国的了解逐步增多,并且有了一个中文名字“傅好文”。然而,他很快发现美国政府及其外交官员对中国的轻视完全是另一个层级。

    当时,弗兰奇已经注意到中国与非洲国家之间的外交和经济关系正在蓬勃发展,他准备写一本相关主题的书籍。为此,他在2007年左右前往非洲游历,并于同年7月在《纽约时报》发文描述了一路的见闻。

    后来,弗兰奇出版了这本书《中国的第二大陆:100万移民正在非洲建设一个新帝国》

    他表示“中国在整个非洲大陆的外交活动正在迅速铺开,取消债务,减免非洲商品出口关税,提供越来越多的巨额贷款,一切都在如火如荼地发展。”

    与此同时,他在游历途中遇到的美国外交官们则表达了对中国的嘲笑,他们认为中国在非洲大陆上寻求利益是愚蠢的,弗兰奇认为这就像当时美国的国家安全机构很难想象中国有一天能够成为美国的“一个完整的对手”。

    在一次采访中,时任美国驻乍得大使对他说,“中国(在非洲)挑战美国的想法是荒谬的……(在非洲)每个人都有足够的空间,这不是一场比赛。”弗兰奇指出所谓“每个人都有足够空间”的说法只是美国方面为消极的外交政策所寻找的借口。

    后来在奥巴马担任美国总统期间,弗兰奇又写了一些关于中国在南海修人工岛及“一带一路”倡议早期发展的报道,并将它们写成了一本名为《天下万物》(Everything Under the Heavens)的著作。弗兰奇表示,自己当时总以为美国政府会意识到中国“日益增长的雄心”,并出台一些重大措施进行应对。他当时已经准备好随时修改自己的著作。

    但是他的担忧是多余的。他表示,像过去一样,美国对于北京的各种举措毫无反应。

    《天下万物》(Everything Under the Heavens)封面图

    美国人狂热地相信着自己的神话

    弗兰奇称“过去几十年,中国一直在从事着令人印象深刻的大国行动,而它的主要竞争对手美国几乎没有提出任何创新政策”。

    那么为什么会这样?美国人为何会出现如此关键的停滞及“忽视”。

    弗兰奇认为,部分的原因在于:美国人及一般西方人都过于狂热地相信自己的神话。他们都特别相信这样一个观念,即现代性和进步自然地源于他们的“西方性”(Westernness),事物的正常秩序就是由他们做领导者,其他人无论高兴还是勉强,都得做跟随者。

    受这种观念影响,过去很多有影响力的西方人都会怀疑,东亚社会缺乏西方自由政治基础,他们能否获得进步及在科技创新中有竞争力。他们认为西式民主及所谓的“自由市场”是一个国家长久成功的基础。而直到今天很多人还是这么认为,他们认为俄罗斯在乌克兰遭遇的挫折足以证明西方政治模式的优越性。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种意识形态的确定性给予美国人及其他西方人很多安慰,也让他们认为没有必要再继续更新、发展自己。正是在这一过程中,中国稳定而持续地崛起了。

    被非西方国家边缘化的美国

    弗兰奇提到的第二个原因是美国已经习惯性地过度依赖军事解决世界问题。这使得美国军方在对外行动中取代了美国政府的所有其他部门——包括萎缩的国务院。它使得美国国务院既没有足够的人力资源,也没有重要的财政手段,与世界大部分地区进行建设性地接触。

    第三个原因是美国那“自以为是的无知”。华盛顿除了关注一些最传统的伙伴,比如以英国为首的西欧核心国家,以色列、日本和澳大利亚等,对其他所有的国家几乎都是视而不见。

    弗兰奇称,在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他在非洲看到的都是这种情况。

    1996年,当他跟随时任美国负责非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乔治·穆斯(George Moose)访问马里时,他询问穆斯,华盛顿是否准备帮助非洲国家实现政治或经济复兴。穆斯当时淡淡地说:他的工作主要是防止非洲话题上升到需要美国总统关注的程度。

    弗兰奇称,回望过去,至少在艾森豪威尔政府时期,美国就倾向于把世界上涉及黑人、棕色人种及亚洲人的事务交由西欧国家来处理,而自己则专注于上文提及的所谓传统核心伙伴。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所罗门群岛,它与中国签署安全条约让美国“措手不及”。但是想想美国与这个南太平洋小岛国的匆忙和迟来的外交接触。美国甚至没有在该岛国设立大使馆。弗兰奇称,原因就是这个“小鱼”还没有上升到值得美国总统关注的地步。

    当地时间3月30日,中国和所罗门群岛双方代表草签了中所安全合作框架协议。图自央视新闻

    这样的自以为是让中国获得了大量的机会。弗兰奇称,最终的结果就是美国,这个长期以来自诩为世界领导者的国家,最终在传统盟友之外的许多其他国家面前变得如此边缘化。

    可以吸取的重要教训

    在这篇长文的最后,弗兰奇也对自己的祖国提出了一些“忠告”。他认为未来的大国竞争将不再是相互“秀肌肉”,而是竞争世界上大多数人居住的地方,也就是远离美国传统的外交重点的地方:昔日的第三世界。

    而竞争的方式是:与这些地方的人会面并解决他们生活中的实际问题——比如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帮助人们互联互通,改善公共服务,扩大社会繁荣,保护自然环境。

    弗兰奇称,不论人们对中国的政治或策略有何看法,中国似乎已经比美国更好地理解了这一点。当美国在沉睡时,中国已经在非洲、中亚及世界上许多其他地方成为该地区公共产品的主要供应方,并获得了相应的影响力。

    0 - 3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