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拜登经济学VS“战疫”经济学 世界傻眼

    美中两国是世界经济的老大、老二。2021年世界GDP总量约为95万亿美元,美国23万亿,约占总量的21.7%强;中国17.7万亿,占总量的18%;两国加总约占世界经济总量的五分之二。也因此,美中经济今年出现滞胀与类滞胀,必将影响全世界。所谓“经济滞胀”,指停滞性通货膨胀,一般是经济停滞、高通货膨胀、高失业率同时出现,生产下滑,甚至出现破产潮。对美国人来说,“滞胀”还是1969年发生的事情;中国出现的是类滞胀,这种情况以前也出现过,因此中国人忍耐力强于过惯了好日子的美国人。

    美国经济滞胀:“拜登经济学”的成果

    先分析老大美国。拜登政府上任伊始就以中国为主要竞争对手,拟出一系列投入极其庞大的公共支出计划,规模超过6万亿美元,占美国GDP的30%。其中以抄中国当年大规模基建刺激经济的作业为主、推广绿色能源、发放福利为次,这一系列政策被美媒冠名为“拜登经济学”。虽然计划还未正式成行,但福利等各种开支,导致一年多时间内美国公共债务增加了10万亿。2月10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美国通胀率达7.9%,为40年来最高。这时还未发生俄乌战争,美国左媒也只得瘪瘪嘴,承认“拜登经济学”引发了高通胀。2月24日俄乌战争开始,美国3月份同比通胀率飙升至8.5%,再创40年新高。白宫发言人普萨基女士在3月10日的发言中,立刻将美国通胀归咎于俄乌战争,称“预计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导致的汽油和能源价格上涨是暂时的”。

    更让拜登政府觉得面上无光的是美国经济进入负增长:4月28日,美国商务部公布,2022年第一季度美国GDP环比折合年率下降1.4%,急剧逆转了2021年第四季度增长6.9%的局面。美国经济自疫情暴发以来首次萎缩。

    以上数据表明,美国经济已进入滞胀期。滞胀的原因很清楚:2020年以来,美国通过大规模印钱来刺激经济的措施,美国寄希望于通过大量印钞直接给民众福利,让增加大量政府购买,以此刺激经济增长。一方面是民众对于“天上掉下来的钱”已经上瘾,不再努力工作;另一方面国家债务剧增并发行天量货币发行,截至2022年5月7日,美国债务已经激增至30.43万亿美元。尽管美国从奥巴马政府就开始钟情的现代货币理论认为可以无限度的发钞,但现实却告知世人:通过印钞希望经济增长本身就违背常识,是不可能成功的,否则津巴布韦就不会受恶性通货膨胀煎熬多年了。

    美元作为国际货币,能把危机部分转嫁到海外,可转嫁的幅度也是有限的。到了2021年11月初,美国大量超发货币的效果已经开始显现——经济增长不仅大幅回落,通胀率继续高企。美国房价大幅上涨,标普CoreLogic凯斯-席勒20城房价指数Case-Shiller home prices index出炉,今年1月,美国房价同比上涨19.1%。

    事已至此,如何才能抑制通胀?今年1月IMF总裁发言,称中国的疫情清零影响全球供应链,导致各国经济停滞、通货膨胀。中国应重新评估其“清零”政策,中国作为主要商品供应国的角色,这些限制现在被证明对中国和全球经济构成了负担。

    但中国偏偏这里非得清零——可称之为习近平“战疫”经济学,让企业躺平。

    中国已现类滞胀 “战疫”经济学更助推

    早在2021年,中国就出现了“类滞胀”格局。何谓类滞胀?按照创造这个名词的中国智库解释,“类滞胀”特指经济增速放缓,但仍保持较高的正增长,通胀有但不严重,处于可控状态。这一描述基本符合中国经济状态。但2022年中国房地产投资下行,出口增速放缓,由于中国当局坚持疫情清零,上海这个最重要的经济区域经济活动几乎停滞。但俄乌冲突带来的通胀压力尚未明显体现在中国2月通胀数据中,CPI同比增速持稳、PPI同比仍在回落通道。不过,俄乌局势持续带来的全球原油和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中国料难逃输入性通胀风险。简言之,俄乌战争开始后,3月以后全球通胀上升,中国难以独善其身。

    中国这时却选择了一种外部人难以理解的方式,通过疫情清零让中国经济躺平。上海封城60来天,居民承受的压力已到极限,现在又将封城的范围扩大到全国很多城市,其间的民怨民愤充斥社交媒体,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也非常严重,野村证券警告,中国经济衰退的风险正在上升。报告估计,目前中国45个城市中约3.73亿人处于完全或部分封控中,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高达40%。香港中文大学经济系教授宋铮今年初与几位学者进行联合研究,用按月更新的城际卡车流量变化来推算各个城市的实际收入变化,研究结论认为,在极端情况下,如果中国十分之一的城市被迫封城两周,当月中国GDP可能损失3.1%。

    美中感冒 全球都打喷嚏

    美国滞胀,中国类滞胀再加上清零引起的经济停滞,对世界影响甚大。这与两国的经济地位有关。

    美国的GDP总量,超过了排名第四至第十这8个国家的总和。更重要的是,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大国,近年来,每年为世界提供贸易逆差数千亿美元,2021年美国贸易逆差首超1.0784万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5%。不少国家的经济依靠对美输出商品支撑。

    美国人占世界人口的5%,但消耗了世界能源的24%,和美国GDP占世界的比重接近。美国经济是典型的空心化经济,不生产大部分消费品,主要依赖于进口;其GDP构成如下:工业占12%,服务业占80%,其余的由农业和其它行业占据——也就是说,美国的服务业非常发达,尤其金融业和信息产业,比如纽约金融中心、华尔街和互联网及GPS等。而占GDP约12%的工业,大都是军工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其中不少是美国政府限制出口的。所以美国出口的基本都是农产品,例如大豆、小麦、玉米。美国汽车虽有少量出口,但无法与德日竞争,因为技术、车型都不如德日,出口量很少。

    一个制造业空心化的国家,怎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与高消费国家?这得益于两点:一是二战以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起来的美元霸权;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美元与黄金脱钩,1973年美国与沙特为首的欧佩克组织签订了“牢不可破”的协议:美元与石油挂钩,又称石油美元,再加上美元具有的世界货币地位,至此美元霸权正式形成。二是科技发达,占据市场经济的高端。据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今年3月刚发布的《知识产权和美国经济(第三版)》资料,2019年知识产权活动占美国国内经济活动的41%,共创造了6300万个就业岗位,占美国所有就业岗位的44%。

    美元霸权形成以后,美国可以通过印刷美元和控制汇率(升值或贬值),发行国债,增加本国政府的“财富”(经常被批评者说成是“掠夺世界各国的财富”)。美国的制造业即需要成本,又带来环境问题,在全球化的过程中,这类企业都因土地、劳动力、税收等考虑,迁往国外的成本洼地。那么美国人需要消费商品怎么办?进口,所以美国经济就形成了巨大的贸易逆差。

    美国现在经济增速为-1.4%,这必然影响美国人的消费能力,进而影响世界经济。美中两国近20多年形成的相互经济依赖,双方一时都无法摆脱。双方关系如此紧张,中国对美出口2021年增长27.5%,2021年中国贸易顺差6764亿美元,其中对美贸易顺差高达3965.8亿美元。

    中国既是世界上最大的资源进口国,又是世界上最大的廉价商品出口国。中国对资源的需求之大甚至让中国觉得自己可以拥有定价权(与欧盟当初制裁俄罗斯的想法类似),如今中国因清零躺平,西方媒体写了不少文章批评这种做法对世界经济造成负面影响,《纽约时报》终于在5月5日发表文章,称《物美价廉的时代可能已经结束》。

    美中两国的经济总量约占全球40%,如今拜登经济学与习近平清零的躺平一齐出现,对世界各国经济的影响显而易见。这一次不像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那样,那时中国经济正保持高速增长,全世界都将中国当作拯救世界经济的诺亚方舟。时任中国总理的温家宝也算不负世界所望,投入5万亿救市,地方政府亦举债投入20万亿配套资金,这些钱大多都流入了房地产市场,保持了中国对能源、铁矿石、钢材、玻璃等、铝合金等数十种建材的旺盛需求,世界资源国与工业品出口国才算是稳定了经济,美国一年后站住脚跟,世界经济继续保持增长。拜登经济学注定美国经济陷入滞胀,习近平的战疫经济学让中国经济躺平,世界现在有点傻眼,但一时还转不过弯来,都以为俄乌战争结束后,世界还能回到以前那岁月静好状态。其实就在这两年内,美国政治经济已经翻过万重山了,如果不认清这一点,无法准确判断国际局势。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