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卡车司机滞留上海路边40天:吃盐拌饭

    现场图

    马路边上支一个简易土灶,铁盆里烧着米饭,撒上盐,这样的盐拌米饭,李三吃了一个星期。“幸好我们没被遗忘。”5月9日,一群爱心人士给他送来了蔬菜和肉,让他吃上一顿正常的饭菜。

    自3月28日上海浦东开始实施封控以来,许多和李三一样的外地卡车司机被滞留在上海,生活按下了暂停键。在长达40多天的封控期间,他们在路边垒起土灶煮食物,甚至钓鱼捕鱼,尝试以各种“野外求生”的方式活下来。

    卡车司机们自制的各式土灶。

    司机在河里钓的鱼。

    滞留在宝山区川纪路上的卡车密密麻麻,数量最多的时候超过百辆。

    “卡友们的野外生存”实况在网络平台发布后,不少爱心组织和社会人士给他们送来了物资,从最开始的泡面、火腿肠、矿泉水,到后来的蔬菜、鸡蛋和猪肉,这些零零散散的食物和生活必需品帮助他们度过了最难熬的日子。

    如今上海开始逐步复工复产,有的卡车司机已经办理了通行证并接到单,重新上路,但仍有不少司机要一直滞留到上海解封。

    为了家人,无论如何都要熬下去

    夜幕降临。

    川纪路上滞留司机下过的棋盘。

    货车司机李三的卡车停在川纪路上。1公里长的川纪路,最多时停放了近百辆卡车,这些司机都是从全国各地到上海宝山区的罗泾码头装卸货物,因为突遇疫情封控而意外被滞留。

    李三来自河北沧州,3月30日,他从河北拉了一车设备抵达上海罗泾港。这是近四年来,他为数不多跑上海的机会。“因为货主给的价格还算可以,我就想多跑几趟这样的订单,争取今年把买车欠下的债务还上。”

    两年前,李三向亲戚朋友借了28万,换了这辆新的东风牌大货车。这两年来,他不断外出送货打工还款,现在还剩下最后的8万元。

    李三在自制的土灶上烧火做饭。

    这是近40天李三吃到的为数不多的肉类,他把猪肉和蔬菜炖在一起(电视剧)。

    3月31日,李三没有接到返程的订单,而当时浦东已经封控。“封控期间上下高速很困难,车上会被贴封条,不让司机下车。我考虑到如果空车跑一趟回去也不划算。”李三算了算,也就5天封控时间,便决定等封控过后,接了订单再走。

    从那天起,他就在川纪路上“安营扎寨”了。因为常年在路上跑,车里备着锅具,他又学着其他司机那样,用铁桶改造成简易的土灶,用来煮食物。

    “4月初最困难的时候,车上储备的方便面也没了,有人开着车来卖米,我就买了一袋米,又花30块钱买了一小罐盐,吃了一周盐拌米饭。”李三经常饿得头晕眼花,但他心里想着,为了家人,自己无论如何都要熬下去。

    4月10日,一家名为流浪者新生活的公益组织给李三和川纪路上滞留的司机送了一次盒饭,还有一个苹果和一个梨,那是李三那半月来吃过唯一有菜有饭的一顿。

    李三生吃了一把韭菜。

    驾驶室里的床单和妻子一起选购的,妻子希望他既能平安又能赚到钱。

    爱心人士的雪中送炭,让李三觉得有些温暖。“后来他们陆陆续续也发放过一些物资,虽然数量很有限,不能完全填饱肚子,但感觉自己不会被饿死了,心里渐渐恢复了安全感。”

    这段时间,一种焦虑情绪总是萦绕着他,李三每晚都睡不好觉。“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赚到钱了,车子一天的保险费就要80元,加上油电损耗,一分钱不赚却还要花钱。”他说起自己老家里有老婆、3个孩子和年迈的父亲都要靠自己养活,还有借车的欠款没有还上……想到身上这些重担,连日来风餐露宿的酸楚爬上心头,李三不禁落下了眼泪。

    李三和14岁的女儿视频,女儿在视频那天说,“希望爸爸快点回家”,李三的眼眶红润。

    李三接到爱心人士送的一块肉,他早早就邀请另外一名卡车司机和他一起分享。

    “没有疫情的时候,我一个月营收一万多元,还能维持一家老小的生活。”李三说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能尽快开工拉活。“这几天陆续有司机接到订单开始跑货运了,他们都是大集装箱公司的员工,能办出通行证。而我这种个体户,又是外地的车,估计要在解封后才能动了。”

    川纪路上的司机在打牌消磨夜晚的时间。

    一名司机望着河面出神。

    李三最小的孩子今年2岁半,下半年就要上幼儿园了,要用钱的地方还有很多。“我其实很想念老婆和孩子,但还是要赚到钱才能回去。这么长时间没开工,我觉得很对不起他们……”

    搭伙度日,这辈子首次“野外求生”

    刘丽梅和另外一名卡车司机的爱人在一起择菜做饭。

    日常生活用品。

    在川纪路的另外一头,来自黑龙江的刘丽梅正和姐妹们一起忙活着午饭。这一天他们接收到了一批爱心人士捐助的物资,有蔬菜、鸡蛋,还有猪肉和小公鸡,品种很齐全。

    “已经快一个月没闻到肉味了,现在就像过年一样。”刘丽梅的老公苏海涛在自己搭建的土灶上一边烧菜一边感慨:“这些日子以来,感觉一辈子也没遭过这样的罪。”

    3月18日,刘丽梅夫妻从东北运大米来上海,又和几位老乡司机一起去海宁拉了一车电机配件,回到罗泾码头时,货还没来得及卸货,上海就封控了。至今他们拉的货物还压在车上。“卸不了货,我们就走不了。什么时候可以卸,我们也不知道,对方说要看疫情的发展。”

    刘丽梅夫妻和几位老乡车上还压着货,因为疫情缘故一直没有卸货。

    刘丽梅和其他几对滞留的货车夫妻搭档搭了一个临时的生活区,平时做饭休息都在这里,为节省物资,他们一天最多做两顿饭。

    刘丽梅和老公把同样滞留在附近的一对东北老乡夫妻叫过来,一起搭伙过日子。他们在马路旁搭了一个棚子,把两张平时放在车上备用的活动床拼在一起,苏海涛用泥巴和砖块搭了一个小土灶。白天他们在这个小灶台上做饭,到了晚上,夫妻俩用车上遮货的薄膜撑起一个简易雨棚,人躲在里面休息。

    “3月底我们离开家的时候,东北还是严寒的冬天,大家都是穿着棉衣棉裤出来的,原本顺利的话,一个礼拜就回去了。”然而这一滞留就到了5月,上海已进入闷热的初夏。这两天部分防范区商超开门了,刘丽梅托人买了一些拖鞋。但由于天气热,夜晚蚊虫多,他们的腿上被叮咬得到处都是包。

    5月8日,爱心人士为刘丽梅和他的老乡送来的蔬菜鸡蛋和肉类,是他们近40天收到的数量最多,品种最丰富的物资。

    刘丽梅夫妻和老乡在一起吃饭。

    食物来源是最大困境。最开始,刘丽梅和老公每天只能早晚吃2桶小泡面。“泡面是那种小杯装,我老公1米9的大个子啊,饿得只能躺着睡觉。”刘丽梅哭笑不得,说自己从没有遇到过这种境况,偷偷哭过好几次。

    “最近我们逐渐能买到一些菜,但蔬菜都要十几元一斤,跑腿费还要100多元。”刘丽梅舍不得买,而社会捐助的物资又不稳定。“我们人多,社会组织捐助的物资很快就会被消耗完。”“卡友们”都过着节衣缩食的日子。

    川纪路上有司机在劈柴。

    有司机在钓鱼。

    苏海涛弄的渔网,至今没有任何收获。

    “现在就是盼解封。”苏海涛说,“一天两顿饭没问题,哪怕挨饿都没关系,但是一个月一万多的车贷怎办呢?”一旁的妻子苦笑着安慰他:“赚钱的事慢慢再说吧,现在我就想回家洗个热水澡……”

    自助助人,王诗伟心里有一匹野马

    港建路上停靠的部分卡车。

    “3月27日,我空车去奉贤拉货,晚上朋友打电话来说浦东要封控了,让我赶紧回来,我货都没拉,直接空车开回了港建路。”

    货车司机王诗伟所说的港建路位于浦东外高桥保税区,附近有上海著名的集装箱码头和大型堆场。几十年来,每天都有数以千计的集卡司机驻扎在这里讨生活,从码头拉集装箱到仓库,或者从仓库拉货到码头,做着进出口的集装箱生意。

    “浦东封控之后,这些卡车全都在这里就近停靠了。”港建路及附近好几条马路,延绵几公里密密麻麻全是卡车。“数都数不过来,大概有四五百辆吧”,王诗伟就是这400多名卡车司机中的一员。

    滞留的卡车司机王诗伟。

    王诗伟用油漆桶做出了港建路第一个土灶,在封控初期帮助了几百名货车司机能吃上热泡面。

    王诗伟老家在河南。16年来,他开着货车走南闯北,还当过五年兵,因此野外生存能力很强。在封控前几天,他通过改造油漆桶做出了港建路第一个土灶。

    在没有这个土灶之前,附近的司机只能干吃泡面,还有人尝试用冷水泡面吃,泡了半天面条才散开。有了土灶以后,每天拾柴火,烧热水,解决了司机们没有开水泡面的“世纪难题”。

    “原本搭土灶只是为了维持自己生活,没想到需求量这么大。”现在每天早晚,港建路上的司机都来王诗伟这里排队打开水,最多的时候热水瓶排了三四米长。

    在给司机朋友们烧开水的过程中,王诗伟看到了自己的能量。

    王诗伟在卡车滞留点写字,老乡李笑禹在为他做直播。

    王诗伟把“卡友们”滞留的野外生存实况发布在网络平台上,引发关注,为大家筹集物资。

    “我以前当兵的时候在部队做宣传,经常要出黑板报,也培养了绘画和写字的习惯。”为了排解长途跑车的烦闷,他常年在车上备着一整套绘画和书法的工具,不时还在抖音等平台做直播,积累了一些粉丝。封控期间,货车司机群体逐渐受到社会的关注,王诗伟琢磨着,或许可以把卡车司机们野外求生的实况拍成视频,发在抖音上。

    王诗伟和一些熟悉的朋友在一起搭伙做饭。

    “最近部分卡车司机已经出去干活了,社会捐赠的物资也减少了,最近只剩面条了。”王诗伟说。

    直播引发了大量关注。流浪者新生活公益组织的义工金建正是通过王诗伟的抖音了解到受困货车司机这个群体的困境,并多次出资给“卡友们”送上新鲜的蔬菜、肉和米面粮油等生活物资。王诗伟还承担起了和公益组织对接、统计卡友信息的工作,外高桥的许多司机都是看了他的直播后来领取物资的。

    港建路设有核酸检测点,货车司机可以免费检测核酸。

    港建路上的货车司机在领取爱心盒饭。

    后来,集装箱协会在港建路现场设立了一个核酸检测点,让大家都能每天按时做核酸。志愿者也会给司机发放盒饭和生活物资,王诗伟就在现场帮助协调。“因为人数众多,而盒饭数量有限,有时并不能满足所有货车司机的需求,协会就准备了自热米粉,让司机朋友3天领取一次。”

    物资短缺的问题经常让王诗伟感到“很难做”。“排半天队就发一点东西,你们这是在作秀。”一名没有领取到盒饭的货车司机指着王诗伟破口大骂。

    滞留在港建路上的司机们,物资匮乏的时候有人吃盒饭有人吃泡面有人只能煮点白米粥喝。

    港建路上的南通司机陈东敏和他的几位老乡,因为拿到了通行证,他们从家里带了很多物资,还实现了啤酒自由。

    港建路上一名司机刚洗了个露天澡。

    司机晾晒的衣被。

    “我们不能因为少数人骂你,你就不去做正确的事啊”,在遭受误解时,王诗伟这样说。在疫情初期,王诗伟和老乡李笑禹每天都没日没夜地为“卡友们”张罗物资,他们自身冒着感染的风险,但他们都没有停下来。“我相信大多数人还是善良的,我们无法做到让每个人都满意,但至少我们问心无愧。”

    车辆维修和保养,等待复工。

    夜幕降临,王诗伟在自己的车上展开画板,一笔一画地勾勒着一匹野马。

    王诗伟的书法作品,他和他的货车朋友都希望疫情早点过去,上海早日解封。

    夜色渐深,港建路沐浴在海风里,四处虫鸣不断。王诗伟在自己的车上展开画板,一笔一画地勾勒着一匹野马。他心里盼着上海早日解封,他和他的朋友们能开着车,如这匹野马一样自由地奔跑起来。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