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因疫苗强制令 加拿大BC首席卫生官被告上法庭

    前些日子,有一项针对BC省首席卫生官Dr Bonnie Henry的指控:强制医护人员接种疫苗,侵犯医护人员的宪章权利。

    随后,Bonnie Henry试图驳回这项指控,认为自己的做法是合情合理。然而就在三天前,BC省最高法院却宣布:允许受理这起诉讼,这意味着Bonnie Henry将被正式起诉。

    这起事件在网络上引发了热议,而起诉Bonnie Henry的,是加拿大公共政策科学促进会这个组织。在起诉文件上,该组织言之凿凿:

    “Bonnie Henry强制医护人员接种疫苗的政策,既违反了人权自由宪章,也不是最科学的做法。”

    加拿大公共政策科学促进会执行董事Kipling Warner补充道:“除此以外,Bonnie Henry还没有兑现一个承诺 —— 没有给有宗教异议的人士提供合理的豁免。”

    此外,有一些医护人员实际已经感染过Omicron,属于接种了“天然疫苗”,其实至少在短期内没必要再接种加强剂,但Bonnie Henry依然要求他们接种。

    之所以加拿大公共政策科学促进会认为Bonnie Henry的做法不科学,是因为强制医护人员接种疫苗是2021年秋季的法案:

    在Delta病毒肆虐的时候,考虑到高致死率以及当时的疫苗有效性较高,那么接种疫苗可能还好理解,但当主流毒株变成Omicron后,疫苗的效力已经非常低,仍然维持法案,是否欠考虑?

    Bonnie Henry对此的回应则是:“这是基于现状的最合理的公共卫生命令,旨在限制新冠病毒的传播,并且保护弱势人群和医疗保健系统。”

    既然保护医疗系统,那手术漫长等待期怎么解释?

    针对Bonnie Henry数次关于“保护医疗系统稳定运行,所以要强制医护人员接种疫苗”的表态,Kipling Warner又给出了一个强有力的证据来反驳:

    “既然保护医疗系统,那手术漫长等待期怎么解释?” —— 如果医护人员都接种疫苗,那么因病回家休养的人应该很少,医院始终会有足够的医护力量,那么一些非紧急手术的排期应当不会很长。

    然而,疫情前需要4~6个月等待的手术,在现在动辄需要12个月到18个月。Kipling Warner自己就是受害者:“因为运动损伤相关的手术,我已经等待了1年,还没有一点消息。”

    只不过,这项指控,BC省最高法院暂时认定的是“更多的是个人的抱怨,手术排期长和疫苗接种令并无直接关联。”

    得到这个答复后,Kipling Warner相当失望,并表示会收集更多的证据,来表明Bonnie Henry强制医护人员接种疫苗后,反而让加拿大医疗效率变得越来越低。

    真的起诉,还是变相在捞钱?

    翻阅加拿大公共政策科学促进会过往履历,可以发现这是一个“一言不合就众筹加起诉”的组织,不免让人怀疑:他们是真的起诉Bonnie Henry,还是变相再捞钱?

    作为资深软件工程师的加拿大公共政策科学促进会执行董事Kipling Warner,显然非常善于利用网络的力量:此次诉讼,已经筹集了超过25万的资金。

    2011年,来自加拿大公共政策科学促进会的一项诉讼则更加离奇:Kipling Warner致信当时的保守党公共安全部长维克托,要求对美国9.11事件进行重新调查!

    因为在Kipling Warner看来,9.11事件的主谋压根不是基地组织,而是美国的银行家蓄意已久的阴谋。

    2019年的时候,Kipling Warner还起诉NCIX公司未能正确加密,导致258000人的信息被泄露,但BC省最高法院调查后依然以证据不足为理由,判定Kipling Warner败诉。

    在业界,Kipling Warner一直被当做“疯子”来看待。屡败屡战,屡战屡败,不知道究竟图个什么。此次起诉Bonnie Henry,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医护人员的反对声确实很高

    甭管Kipling Warner的起诉到底是在捞钱还是发自肺腑,但至少事实确实是摆在眼前的:从2021年10月BC省刚刚颁布医护人员强制疫苗令后,反对声确实一浪高过一浪。

    尤其是政策制定初期,BC有超过4000医护人员“被休假”,因此,Kipling Warner所说的手术延误至少在那时是个事实。少了4000医护人员,难道非紧急手术等待时间还能缩短?

    况且,拒绝接种疫苗的医护人员,是遭到无薪休假的待遇,这让其中很多人干脆决定辞职,转业,这导致2021年底、2022年初BC省医疗机构遭遇用人荒。

    即便到目前为止,医疗工作者的疫苗总接种率已经超过98%,但BC省毕竟有接近13万从业者,哪怕只有1%的没有接种疫苗,也意味着1300人无法投身工作。

    现实很严峻,但从省府到卫生厅,未曾想过更改强制疫苗令,而是坚持“医护人员接种疫苗是必要的”,哪怕疫苗的作用已经在新变种病毒的冲击下饱受质疑。

    至于Kipling Warner对Bonnie Henry的诉讼能否成功,按照以往Kipling Warner的“成功经验”,这次能赢的概率恐怕很低……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