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头条

    女子旅行箱丢失7个星期还没找回 西捷航空没反应

    (很多航空乘客现在面临行李箱丢失的问题。 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一女子和丈夫27周年结婚纪念时去了从高中时期就梦寐以求的爱尔兰。不过,美中不足的是他们因航班延误而改期抵达柏林时,托运行李不见踪影,而且已经消失了近7个星期。 这名女子名叫马切特(Erin Machette),她在高贵林港的家中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访问时说:“西捷航空公司目前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任何消息和声音。” 马切特估计损失6,000元,包括行李和里面的东西,其中一些东西是不可替代的,以及还有他们在爱尔兰因没有随身物品产生的其他费用。 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许多旅客都面临飞机延误和行李丢失的问题。许多像马切特一样的人说,他们对加拿大的航空公司失去了信心,无论是在取消航班、被拒绝索赔,还是行李延误等方面都非常混乱。 在行李延误和丢失的问题上,西捷航空在一份声明中承认,他们面临挑战,而导致这个问题的原因包括航班延误、人手短缺和地面操作等因素。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去年逾万加人选择安乐死 个案年增32% 65%患癌症(图)

    恶病缠身,愈来愈多加人选择安乐死。(加新社) 报告显示,2021年加拿大有10,064人接受了安乐死(MAID),比2020年增长32%。选择安乐死的人士中,有65%患有癌症。 多伦多大学法律教授、加拿大学术专家组有关医疗支持死亡成员Trudo Lemmens说,去年接受安乐死的人数占整个死亡人数的3.3%,这个比例明显上升,特别是在一些省区,安乐死比例已经赶上甚至超过比利时、荷兰等实施安乐死政策超过20年的国家。 多伦多家庭医生、有权为患者执行安乐死的Jean Marmoreo医生指出,「预期加拿大人的安乐死比例最终将达到4%到5%,与欧洲的水平相当。」 以下是报告的一些主要数据: · 所有省份的安乐死比例都增加,最低纽芬兰-拉布拉多省1.2%,最高卑诗省4.8%; · 从性别看,接受安乐死的人士中52.3%为男性,47.7%为女性; · 安乐死人士的平均年龄76.3岁; · 选择安乐死的人士中,65%患有癌症,19%患有心脏类疾病,12%患有长期肺部疾病,12%患有ALS等精神系统疾病。 报告还显示,81%的申请安乐死被批准,4%被拒绝,绝大多数被拒绝的情况是,患者被评估判定在精神心理上不具备单独做出决定的能力。 Trudo Lemmens表示,.「在荷兰申请安乐死的拒绝率为12%到16%,我们如此低的拒绝率可能暗示,我们的安乐死保障措施比其他实施安乐死国家较弱,患者的意愿没有完全得到保护。」 但Jean Marmoreo医生提出不同观点,说「拒签率低证明我们的评估审查做得更好,在患者提出安乐死申请前,他们被提供许多安乐死的信息,事先明确知道是否满足安乐死标准,因此不会做出不理智的决定。」 分娩止痛用硬膜外导管 省内部分医院供应不足 另外,针对孕妇分娩期间止痛使用的硬膜外导管(epidural...

    伊朗汉来加探子女遇车祸重伤 旅游保险车保不够多次手术费(组图)

    图为伊朗夫妇Pegah Khaki和Hamid Sarabadani。 图为受伤在医院内的Hamid Sarabadani。 一对伊朗夫妇来加看望成年儿子,丈夫在多伦多遇上车祸重伤,因疫情被困已花费已逾140万元的医药费。 尽管有车保的人身保险100万元,再加上2.5万元的旅游保险,但与巨额的医疗费用相比,仍有近40万元的缺口。 在多伦多北约克全科医院,Pegah Khaki和丈夫Hamid Sarabadani每天都守在病床边,帮助她的丈夫喂药进食,擦洗身体,甚至更换尿不湿。面对几乎成为植物人的丈夫,她和她的两个孩子已付出最大努力,这个家庭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因疫情无法返国暂居多市 2020年2月Pegah Khaki和Hamid Sarabadani夫妇二人从伊朗首都德黑兰来到满地可看望正在读书的26岁女儿和22岁儿子,随后因为赶上疫情加国边境关闭无法返回。去年夏天她们搬到多伦多居住。 2021年5月10日,Pegah Khaki永远记住这一天,当时她烹饪了她丈夫最爱吃的饭餐,等待丈夫回家,然而始终没有音信,打电话也无人接听。后来她丈夫在多伦多的唯一朋友的妻子打电话来,说她的丈夫遭遇了严重车祸。 Pegah...

    加拿大政府发钱你领了吗?CRA向数万人发存支票通知 金额共14亿!快查账户

    注意!加拿大政府发的钱你还没领吗? 加拿大税务局表示,它将在本月向2.5万名加拿大人发送有关未兑现支票的电子通知。 税务局表示,有价值约14亿元的支票尚未被兑现,这些支票是多年来积累的,其中一些可以甚至可以追溯到1998年。 每年,加拿大税务局以福利和退款的形式发放数以百万计的款项,但有些支票由于各种原因仍未兑现,包括放错支票或改变地址。 除了本月发放的通知,另外还有2.5万名加拿大人将在11月收到电子通知,随后在2023年5月再发放2.5万份通知。 CRA在2020年2月发起了一项运动,让加拿大人去存他们的支票,并表示到目前为止,它已将8亿多元返还给纳税人。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648589796317-0'); }); CRA说,加拿大人可以通过登录或注册CRA在线账户来检查他们是否有未兑现的款项。 链接小编放到阅读原文里了,直接点击即可进入登陆页面。 每年税务损失220亿 根据加拿大税务局的一份新报告,联邦政府平均每年损失220亿元的未缴税款,该报告分析了2014至2018年的税收情况。 第一份关于加拿大 “整体税收差距”的报告中,加拿大税务局估计这五年的净税收差距,或者说政府没有实际收取的欠款金额,总计高达1112亿元。 虽然在这段时间里,未收税款的数额呈上升趋势,估计2018年高达234亿元,2017年为235亿元,但该比例每年都保持稳定,占联邦整体税收的9%。 报告说,个人所得税的缺口每年达84亿至106亿元,占个人所得税总收入的5%至8%。 这一数额包括未缴税款、隐藏的海外收入和与地下经济有关的不合规行为,这一分析不包括非法活动。 但是,CRA认为个人所得税系统在很大程度上是...

    加拿大新闻

    船只漏油污染海面 列市史蒂夫斯顿一带海滩关闭(图)

    一艘停泊在列治文史蒂夫斯顿对出海上的船只日前漏出燃油,令加里岬公园(Garry Point Park)一带的海面布满油污。加拿大海岸防卫队(CCG)已派员清理,列市政府暂时关闭加里岬公园的海滩,并呼吁市民远离海岸和附近水域。CCG发言人表示,他们于上周(10日)晚上约8时15分接到市民报告,指闻到海上散发柴油味和有海面有电油的反光,由于当时已入黑,他们无法找到泄漏源头。CCG人员翌日继续调查,在水面上发现一大片可回收的油污,于是动用吸水垫回收了约100 公升污染物。部门指这些大部分是柴油。部门人员向在附近多艘船只的船主了解,但仍未找到油污来源。直至上周五(12日)CCG人员终于找到涉事船只,并证实船的机舱内有一条管道正快速泄漏柴油到舱底。CCG人员卸下和关闭舱底泵,阻止污染物继续漏入水中。列市政府当日亦公宣布关闭附近几个热门海滩。CCG 的声明总结说,史蒂夫斯顿港务局(SHA)和CCG在周末会监测情况,并已指示船东在周一(15日)之前清理舱底。SHA总经理古斯特(Jaime Gusto)在两个月前, 曾要求列市议会批准拨款167万元疏浚史蒂夫斯顿港附近的Cannery Channel,指该海峡某些部分水深正接近临界点,将带来不到问题,包括有可能令进入海港的大型船只油缸损毁,危及海洋生物和它们的栖息地。

    联邦卫生部批准用唾液检测新冠病毒 减低不适与不便(图)

    联邦卫生部上月批准使用一种用唾液来检测新冠病毒。接受检测者只须将唾液吐进一个容器﹐再将唾液倒入一个机器进行化验﹐30分钟后便有结果﹐可避免深入鼻孔采样的不适感。该种名为Sal680唾液检测法是由MicroGEM公司研发。多伦多市Strato实验室已向客人提供这种唾液检测。该实验室的业务发展经理Caullyn Godfrey说﹕「这方法比透过鼻腔采样容易及舒服得多。」该实验室目前提供不同的新冠检测﹐当中包括Sal680唾液检测法。这种检测法的费用为145元。目前﹐Strato实验室大部分的客户是演员。他们因工作关系﹐要频繁接受检测。有些人对鼻腔采样特别敏感﹐唾液检测可减低受检者节不适及出现炎症的风险。唾液检测法对Neil Saxvy来说亦是一个好消息。他的儿子Matthew在疫情期间因跌断手臂﹐需到医院治疗。当儿子接受传统的核酸检测时﹐令他相当不适﹐自此﹐他对检测甚为抗拒。Saxvy说﹕「长达2年半的疫情中﹐诸如学校这类环境中﹐孩子经常要进行检测﹐传统的采样方法令检测变得更麻烦。」但昨日﹐他与太太Anita﹑女儿Leah去做唾液新冠测试时﹐程序轻松得多。他们只要吐出足够的唾液﹐再将唾液放入一部机器内﹐半小时后便有检测结果。Godfrey表示﹐目前使用唾液测测法的人还属少数。但他预期在未来3个月﹐这种检测方法将占实验室业务的20%。传染病医生兼皇后大学(Queen's University)助教Santiago Perez认为﹐唾液检测法对经常要反覆检测的环境如医院﹑学校及日托等﹐将有莫大帮助。不过﹐他仍希望比较这种唾液测试法﹐与抗原检测及传统的核酸检测对新变种病毒的敏感度。虽然联邦卫生部批准使唾液检测法﹐但专家至今仍未有机会认真分析相关数据。对于安省卫生厅未来会否更普遍采用这种唾液检测法﹐如应用在下月便开学的学生上﹐当局则未有回应。

    CNE开幕在即 却遇技术标准及安全局罢工 令人担心机动游戏食物安全(图)

    由于代表技术标准及安全局(Technical Standards and Safety Authority,TSSA)的工会与资方就新的工作合约协议谈判破裂,本周五(19日)加拿大国家展览会(Canadian National Exhibition)开幕之前无法进行安全检查。国家展览馆首席执行官表示,展会已经采取措施,确保现场安全。奈普(Cory Knipe)是TSSA的一名燃料督察员,也是督察员谈判委员会主席。他表示,工会对TSSA提供的合同不满意。奈普说:「我们尽可能为自己争取利益,尽力达成协议。但是最后给我们的条件是要么接受要么放弃,他们决绝协商,而我们随时准备重启谈判。」TSSA发言人坎贝尔(Alexandra Campbell)表示,资方已经给了工会最后的报价。他说:「我们给出了非常好的最终提议,目的正是为了防止这次罢工,但是工会从未就此作出回应,他们直接罢工了。」工会成员将不会在加拿大国家展览会开幕前对展览进行安全检查。国家展览馆首席执行官布朗(Darrell...

    教车师傅涉性侵被捕(图)

    一名教车师傅受聘后﹐前往女学生的家中﹐藉机性侵犯对方。涉事男子现已被多伦多警方拘捕﹐并控以2项性侵罪。警方不排除坊间有更多受害人。警方指出﹐当疑犯受聘为教车导师后﹐便前往女受害人的住处﹐先是主动与受害人聊天﹐继而性侵犯对方。被告为Saddam Hossain Ishaque(28岁﹐图)。

    即时文字新闻

    即时滚动新闻

    新冠自愈手册!中招了怎办?一文教你如何科学应对!

    虽然安省卫生官表示安省的第七波疫情已经过了高峰,但最近安省的疫情又开始反复了起来。就在今天,又有一名会员在论坛上求助,表示自己和宝宝好像都出现了一些新冠症状......图源:约克论坛关于楼主的情况,约克论坛的网友们也是在回帖中安慰楼主不要太过于担心。毕竟现在流感还没有完全过去,说不定只是普通的流感呢?图源:约克论坛看到这里的时候小编也在想,如果真的是感染上了新冠病毒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呢?按照目前的医疗条件,在特效药还没有完全推广开来,在家休息并等待自愈可能是许多中招患者们唯一的“治疗”方法了。图源:小红书今天小编也为大家整理了一份“中招攻略”,希望可以帮助到大家!首先我们要清楚,新冠肺炎的康复过程基本上就是我们自身的免疫力去打败新冠病毒的过程。这个过程我们没办法直接干涉,只能保证充分的休息让身体的免疫系统保持最大的运转效率。当然这个自愈的过程可能会十分的痛苦,目前已知的新冠确证症状包括:1,味觉失灵2,喉咙干涩并伴随剧痛3,不断的咳嗽和鼻塞4,浑身无力和酸痛5,持续性的高烧或低烧6,头痛或精神萎靡7,胃痛,胃酸,呕吐,恶心一般来说,在感染新冠期间都会伴随着以上多种症状的交替出现。虽然这些症状我们没办法完全规避但是我们可以通过一些药物去缓解自身的不适感。小编为大家整理了一下几种常用药物,小伙伴们也可以在家中囤一些备用:1,连花清瘟胶囊或连花清瘟颗粒,可以缓解发热或高热,恶寒,肌肉酸痛,鼻塞流涕,咳嗽,头痛,咽干咽痛等症状。2,川贝枇杷膏,可以缓解频繁的咳嗽和痰多的症状。3,泰诺,可以缓解发热、头痛、四肢酸痛、喷嚏、流涕、鼻塞、咳嗽、咽痛等症状。4,cepacol润喉糖,可以润喉护嗓,能减轻咽喉上的疼痛。5,维他命类药物或各种维他命水,补充自身的免疫力。6,Flonase鼻喷雾剂,可以缓解鼻塞。7,埃索美拉唑,可以治疗胃痛胃酸以及呕吐的症状。当然,保证自身良好的休息和营养供给才是我们战胜新冠病毒的关键,好好吃饭,好好休息比吃什么药更重要!

    现场:美国女在巴黎闹市公厕被强奸!男友就在外…

    竟发生在巴黎圣母院前 如此繁华的地带想到巴黎,许多人都能想到周杰伦《告白气球》的歌词:“塞纳河畔,左岸的咖啡……”但现在的巴黎,今非昔比,塞纳河畔藏污纳垢,成了流浪汉和犯罪分子不法行为的温床。上周六,一位慕名游览巴黎的美国女游客,竟在巴黎圣母院外的女公厕内被流浪汉强奸。她并不是独身一人,她的男友就在外面的公路上等她出来,然而悲剧还是发生了!悲剧就发生在上图的这个公共厕所。从地图上来看,这是巴黎最繁华的区域。虽没有“左岸的咖啡”,但这里是塞纳河的北岸(右岸),它对面就是巴黎圣母院。而厕所这边的河畔长廊,不论白天夜晚,游人都络绎不绝,游客携手河畔吹风散步、酒吧的客人则把板凳搬出来在外面乘凉,还有一些家庭在河边树下野餐。据法国警方介绍,强奸案大约发生在周六傍晚,这名27岁的美国女游客原本在和男友散步,她说要去如厕,男友便在不远处的路边等待她。“那天晚上光线很好,周围人也很多。”现场目击者如此说道。谁知道等了许久,女友仍没出来,男友觉得很担心。他走近女厕所,听到里面传来哭声。他冲进去,看到女厕所里有个男人。随后才知道,女友被强奸了。出于素质,男友还是压抑住了心中的怒火,和厕所里的另一名女子一起将男人扭送交给了警察。警方透露,嫌犯今年23岁,是一名来自北非的流浪汉。他已被指控强奸罪、在押候审。但这名嫌犯在被捕时语出惊人:“我可没有强奸,那个女人同意我们发生性关系。”如果我是她男友,听了这话估计冲动得当场杀人。随后,女游客被警方送往医院治疗并提取DNA取证,在录完笔录后,第二天就和男友购买机票匆匆返回了美国。事情已经过去有几天了,但法国和美国媒体目前都不清楚女游客的身份,可能也是受害人自己不愿意站出来吐露心声吧。对于她和她的男友而言,这趟巴黎旅程无疑是心碎的。他们向往中的巴黎是波光粼粼的塞纳河边洋溢着欧洲的风情和浪漫,两人可以在晚风吹拂之间谈情说爱,共赏夕阳。可现实的巴黎却让幻想破灭。当地警方表示,这起案件是“令人愤怒的”,因为它就发生在巴黎市政厅和巴黎圣母院附近,并且“严重破坏了巴黎的城市形象”。但这也不是偶然。近来游客络绎不绝的繁华区域犯罪率激增,许多无辜路人常常被犯罪分子骚扰,而这些犯罪分子大多年龄看起来不大,全部是年轻人。不少名胜景点几百米内,就能看见散乱着的流浪汉的帐篷和衣物,咖啡的香气掩盖不住刺鼻的尿骚味。全球游人心旷神怡的旅游地变成这副模样,想想就令人心痛!但心痛之余,一些海外华人同样会有些共鸣——这样的场景不只是巴黎才有,它可以出现在纽约、洛杉矶、温哥华、多伦多、伦敦……它无处不在。流浪汉和社区治安问题,是现在绝大多数欧美国家共同的陈疴。目前来说,这种景象无法改变,并且随着疫情与经济衰退,还会越来越恶劣。或许现在,我们还可以宽慰自己:“不去市中心,在华人区呆着还算安全。”但未来,或许我们也会有无路可退的一日。

    船只漏油污染海面 列市史蒂夫斯顿一带海滩关闭(图)

    一艘停泊在列治文史蒂夫斯顿对出海上的船只日前漏出燃油,令加里岬公园(Garry Point Park)一带的海面布满油污。加拿大海岸防卫队(CCG)已派员清理,列市政府暂时关闭加里岬公园的海滩,并呼吁市民远离海岸和附近水域。CCG发言人表示,他们于上周(10日)晚上约8时15分接到市民报告,指闻到海上散发柴油味和有海面有电油的反光,由于当时已入黑,他们无法找到泄漏源头。CCG人员翌日继续调查,在水面上发现一大片可回收的油污,于是动用吸水垫回收了约100 公升污染物。部门指这些大部分是柴油。部门人员向在附近多艘船只的船主了解,但仍未找到油污来源。直至上周五(12日)CCG人员终于找到涉事船只,并证实船的机舱内有一条管道正快速泄漏柴油到舱底。CCG人员卸下和关闭舱底泵,阻止污染物继续漏入水中。列市政府当日亦公宣布关闭附近几个热门海滩。CCG 的声明总结说,史蒂夫斯顿港务局(SHA)和CCG在周末会监测情况,并已指示船东在周一(15日)之前清理舱底。SHA总经理古斯特(Jaime Gusto)在两个月前, 曾要求列市议会批准拨款167万元疏浚史蒂夫斯顿港附近的Cannery Channel,指该海峡某些部分水深正接近临界点,将带来不到问题,包括有可能令进入海港的大型船只油缸损毁,危及海洋生物和它们的栖息地。

    联邦卫生部批准用唾液检测新冠病毒 减低不适与不便(图)

    联邦卫生部上月批准使用一种用唾液来检测新冠病毒。接受检测者只须将唾液吐进一个容器﹐再将唾液倒入一个机器进行化验﹐30分钟后便有结果﹐可避免深入鼻孔采样的不适感。该种名为Sal680唾液检测法是由MicroGEM公司研发。多伦多市Strato实验室已向客人提供这种唾液检测。该实验室的业务发展经理Caullyn Godfrey说﹕「这方法比透过鼻腔采样容易及舒服得多。」该实验室目前提供不同的新冠检测﹐当中包括Sal680唾液检测法。这种检测法的费用为145元。目前﹐Strato实验室大部分的客户是演员。他们因工作关系﹐要频繁接受检测。有些人对鼻腔采样特别敏感﹐唾液检测可减低受检者节不适及出现炎症的风险。唾液检测法对Neil Saxvy来说亦是一个好消息。他的儿子Matthew在疫情期间因跌断手臂﹐需到医院治疗。当儿子接受传统的核酸检测时﹐令他相当不适﹐自此﹐他对检测甚为抗拒。Saxvy说﹕「长达2年半的疫情中﹐诸如学校这类环境中﹐孩子经常要进行检测﹐传统的采样方法令检测变得更麻烦。」但昨日﹐他与太太Anita﹑女儿Leah去做唾液新冠测试时﹐程序轻松得多。他们只要吐出足够的唾液﹐再将唾液放入一部机器内﹐半小时后便有检测结果。Godfrey表示﹐目前使用唾液测测法的人还属少数。但他预期在未来3个月﹐这种检测方法将占实验室业务的20%。传染病医生兼皇后大学(Queen's University)助教Santiago Perez认为﹐唾液检测法对经常要反覆检测的环境如医院﹑学校及日托等﹐将有莫大帮助。不过﹐他仍希望比较这种唾液测试法﹐与抗原检测及传统的核酸检测对新变种病毒的敏感度。虽然联邦卫生部批准使唾液检测法﹐但专家至今仍未有机会认真分析相关数据。对于安省卫生厅未来会否更普遍采用这种唾液检测法﹐如应用在下月便开学的学生上﹐当局则未有回应。

    反智、反科学、反人性,魑魅魍魉横行的中国社会

    丁香医生(包括一系列旗下账号,以下均以丁香医生代指)被全网禁言了,这对于我个人来说,无疑是难过与担忧的。难过的是,作为一个需要接受医学健康知识相关科普的人,在这个目前国内专业性最强、覆盖面最广的科普平台倒下后,实在难以找到同质量的替代品。担忧的是,这面旗帜一旦倒下,也许不仅意味着一个平台的挫折,它就像一声警笛,会让后来者畏惧,会使包括循证医学在内的科学思想与我们渐行渐远。特别是在这个反智、反科学、反人性,各种魑魅魍魉横行的社会,其价值更是难以言喻,其坚守也难能可贵,虽然不能说是先驱者,但却是在这条路上走的最好,也是走的最远的,影响最大那一个。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国内做科普真的很难。仅就我所接触的科普作者而言,他们不仅要面对行业市场化程度低,为爱发电的困境,在某些领域还要面对随时可能触碰红线被夹,触动利益集团被搞,甚至过往心血付诸东流的风险。尽管前者会造成变现困难、付出与收益相差巨大,但很多人凭借一腔热血,咬咬牙还能坚持下来,毕竟随着用户下沉,需求增加,市场化还是指日可待的。而后者才是真正最要命的,因为它会严重打击创作者的热情。虽然我不做科普,但对此的感受大体相同。无论是在哪个平台,被骂或者无人问津都不至于让我有放弃的冲动,可如果反复被夹,真的会让人从心底觉得厌倦与消极。当然,就像我刚说的,这种情况仅局限于某些领域,像天文地理、动物植物、人文社科一类,就不太有这方面的担忧。与之相反的是,在国内,医学是个非常特殊的领域。其特殊之处在于,当其他行业都在朝现代化迈进,摈弃传统,拥抱科学的时候,我们的医学却依旧想在古人的经验中寻找答案。虽然这种现象的背后,有社会心态、zz考量、利益冲突等复杂因素的作用,但不得不说,其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迷思。在这个迷思之下,医学科普所要面对的何止一座大山,大山自然是不跟你讲道理的,只需稍微撼动一下,滚落的山岩就足以让人毙命了。至于这些山岩是圆的还是方的,是大的还是小的,从哪个方向落下,那就只能自己去猜了,但从以往的记忆来看,有一点可以肯定,一旦离得太近,大概是逃不掉的。与我个人而言,我对传统医学的态度始终是,作为一种文化,确实有保留并研究的价值,但在医学层面,我甚至连“废医验药”这种面子话都懒得讲。丁香医生倒了之后,很多人弹冠相庆、奔走相告,对此我实在没有太多话想说,就举个最近的例子吧。回形针被爱国大V赛雷扳倒之后,还没得意多久,自己也因某些原因被悄然封禁。更可笑的是,大量吃瓜群众甚至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连猜测都无从下手。当然,作为吹鼓手,他的账号目前已经解禁了,依旧如往常一样推送,但对于丁香医生而言,就没那么幸运了,虽说可能只有一个月,但想要回到从前,必然很难了。至于那些人所谓的“境外资本”“抹黑中医”之类的奇思怪想,本文就不驳了,也确实不值一驳。

    中国大使放话“对台湾人进行再教育”,怎样教?

    中国驻法大使卢沙野近日谈到台湾问题时称:“统一后,我们要进行一次再教育。”时评人长平分析中共宣传中的“也”字教育认为,“再教育”的背后是暴力和恐惧。长平:中国驻法大使卢沙野说出了中共党内人尽皆知但不是每个人都好意思说出来的未来计划:“统一后,我们要进行一次再教育。”(资料图片)(德国之声中文网)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Pelosi)访台之后,中国在台湾周边海域举行了空间规模的军事演习。根据历来的民意调查,每一次解放军军演威胁,都将台湾民众对大陆的反感程度大幅拉高。那么北京将怎样解决这一对矛盾,让“广大台湾同胞渴望回归祖国怀抱“的宣传自圆其说呢?中国驻法大使卢沙野近日在接受法国媒体采访时,说出了中共党内人尽皆知但不是每个人都好意思说出来的未来计划:“统一后,我们要进行一次再教育。” 中共宣传中的“也”字教育 “再教育”令人毛骨悚然,是因为它让人想到纳粹时代的德国、斯大林时代的苏联和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它最近一次广为人知是集中关押上百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人的新疆“再教育营”。卢沙野似乎并不认为“再教育”是一个负面的用语。他说:“十年前、二十年前,台湾大部分人是支持统一的,为什么现在反对呢?这是因为民进党散布了很多反华宣传。”他的意思是,民进党已经进行过一次“再教育“,我们统一之后进行有一次“再教育”理所当然。尽管卢沙野被认为是一位“战狼”外交官,但是我认为中国外交风格并非由外交官个人气质决定,而是体现中国政府的整体宣传口径。熟悉中国国内舆论操控的人士,对卢沙野的这套逻辑并不陌生。“六四”镇压之后,中共宣传的要义是“去正义化教育”,从“伪君子”到“真小人”,重点不再是拔高自己,而是矮化别人,强调“天下乌鸦一般黑”,主打“也”字:民主国家也有贪污腐败,也有贫穷落后,也搞洗脑教育。“洗脑教育”是一种特定用语,指在没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国家,当局以暴力为后盾,通过操控资讯、信息误导和强制学习进行思想灌输和改造的行为。但是,中共宣传将所有教育都称之为洗脑。自由民主可以用来洗脑,为什么专制极权就不可能用来洗脑呢?2012年,香港推行中小学的“德育及国民教育”,遭到当地民众强烈抵制,称之为“洗脑教育”。当时的中联办宣传文体部部长郝铁川不仅承认国民教育就是洗脑教育,还称“只要看看美、法等西方国家这方面的制度,就会看到这种必要的洗脑是一种国际惯例”。 “再教育”的背后是暴力和恐惧 这种“也”字教育的核心是不问是非,模糊正义,将一切都转化为“策略”。但是,它遇到的困难也显而易见:教育人向往自由是容易的,教育人甘做奴隶却并不容易。民主社会的人权教育和专制社会的反人权教育从来都不是“同样的”国民教育。怎样教育热爱自由的台湾人认同并爱上专制制度呢?香港的“国民教育”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当年非常国际化的自由香港推行洗脑这种“国际惯例”的结果,就是百万市民上街抗议,以及后来“雨伞运动”和“反送中运动”。2020年6月底开始,香港实施“国安法”,对民主运动进行镇压。随着警察和便衣警察在街头肆无忌惮地袭击民众,大量抗争人士被抓捕、起诉和入狱,社会组织陆续关闭,移民数字大幅增长,“国民教育”却“成功“了。根据香港民意研究所本周发布的调查报告,港人对香港和中国大陆政府的好感度显著上升。受访者对香港政府的好感度净值,比半年前上升28个百分点;对中国大陆政府的好感度创13年来新高,上升17个百分点,同一调查显示在2013到2021年之间的好感度一直都是负数。与此同时,受访者对台湾政府的好感度则下降8个百分点,而对美、英、法、澳、日政府的好感度,皆全线下滑,大部分创下多年新低点。如果读者觉得这样的数据令人难以置信,那么只要了解一下以下事实可能就不那么觉得惊讶了:在过去多年的民意调查中,典型的西方民主国家中的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远远低于中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极权或准极权政府,而更极权的朝鲜根本无法调查。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JohnF. 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的阿什中心(AshCenter)与北京的零点调查公司在2015年的联合调查中,92.8%的中国受访者表示对中央政府满意,其中37.6%的人表示非常满意。“再教育”可能通过修订教材、控制媒体、审查言论来实现,但是这一切的背后是专制政权的暴力。纳粹建立集中营的最初目的就是“再教育”。纳粹党卫军的头目希姆莱认为,再教育最好在集中营完成,因此这种再教育必然主要是严酷的惩罚,借以恐吓他们不要再犯。在极权社会做问卷调查,它的“真实性“到底是什么含义?需要具体的解释。除了官方进行的系统性的洗脑教育之外,对“真话”的恐惧也深深根植于内心。猜想政府所需要的回答,是专制社会受访者常见的安全感需要。由此,我们可以想见“统一”台湾之后的“再教育”将如何进行。

    又一个美国议员团访台 中国军机再越海峡中线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台之后的台海紧张气氛尚未缓和,又一个5人组成的美国议员代表团周日抵达台北,将与台高层就美台关系、地区安全和贸易投资等话题进行磋商。同日,台湾国防部称,又有11架次的解放军军机飞越台海中线。(德国之声中文网)据美联社报道,一个美国议员代表团于周日抵达台湾访问。本月初,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台引发了北京的一系列报复行动,包括对佩洛西实施制裁,以及解放军持续多日围绕台湾岛进行军演等。据台湾“自由时报”报道,美国跨党派国会议员访团周日下午搭乘美军行政专机自驻日美军横田基地起飞,于晚间近7时抵达台北松山机场。据美国在台协会(AIT)透露,周日抵达台北的代表团由五名议员组成,包括带队的参议员艾德·马基(EdMarkey),以及约翰·加勒曼帝(John Garamendi)、艾伦·鲁文索(Alan Lowenthal)、唐·贝耶(DonBeyer),阿沐阿·阿玛塔·科尔曼·罗德薇(Aumua Amata Coleman Radewagen)四位众议员。这些议员将与台湾高级官员进行会晤,商讨有关美台关系、地区安全、贸易、投资等领域的议题。中国将台湾视为自己的领土,坚决反对外国政府与台北之间进行官方交流。佩洛西访台使得台海紧张气氛陡然升级,中国解放军在8月4日到10日之间围绕台湾岛进行了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也多次越过所谓的“海峡中线”。据台湾国防部周日表示,截至傍晚5点为止,在台湾周遭空域共侦获22架次解放军军机,其中有11架次逾越台海中线,或自中线延伸线进入西南空域,亦有6艘次中国军舰持续在台海周边活动。(美联社、路透社、自由时报)

    贺锦丽将出席安倍国葬 奥巴马和马克龙亦将到场

    美国副总统哈里斯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片据《日经亚洲》和《读卖新闻》等日媒报导,日美两国政府正在为美国副总统哈里斯(KamalaHarris)出席被定于9月27日举行的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国葬进行协调。如果得以实现,这将成为哈里斯就任后首次访问日本。据悉,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同样将出席安倍的国葬,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前总理默克尔预计也将到场。 据《读卖新闻》报导,拜登政府派副总统哈里斯而不是总统拜登出席,是因为无法协调总统本人的行程。哈里斯参加安倍的国葬目的是赞扬他在加强日美联盟方面的外交成就,包括制定安全相关法律,并重申日美关系的重要性。哈里斯在日逗留期间还将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举行会晤。 《日经亚洲》的报导指,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同样将出席安倍的国葬,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前总理默克尔预计也将到场。据了解,白宫有意表彰安倍晋三的政治成就,包括提倡“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FOIP)的愿景,并强调美日同盟的重要性。 安倍晋三7月8日在奈良市街头演讲时中枪身亡,岸田文雄此前宣布,将于9月27日为安倍举行国葬。哈里斯是第一位亚洲裔美国副总统。她的母亲出生在印度,后来移民到美国。哈里斯在安倍去世时发表了一条信息,称“安倍是美国的亲密朋友”。

    股神:未正确储蓄,是一般人理财的“最大错误”

    “股神”巴菲特可以毫无顾忌的花钱,但却以节俭闻名。路透Marketwatch报导,身价约1,000亿美元的“股神”巴菲特可以毫无顾忌的花钱,却以节俭闻名,而且他也提倡一般人养成正确储蓄的习惯。一般原则是,存款必须能因应约3~12个月的必要开支。以下为一些巴菲特对储蓄的著名言论。 没有养成正确储蓄的习惯,是一般人最大的错误 巴菲特在一场对大学生的演讲说出这句话,并指出“多数行为是习惯使然”,“一般来说,在积重难返之前,习惯都自然养成,令人浑然不知”。一个简单养成储蓄习惯的方式是,让它自动化。过去的做法是定期把部分钱存入储蓄和退休帐户,如今可以设定成从薪资自动转帐,不会动用这笔钱。若行有馀力,可以每年试著提高存款金额。 无论是袜子还是股票,我都喜欢在打折时买品质好的 这句话出现在他执掌的波克夏2008年写给股东的信上,巴菲特还说:“你付的代价是价格,你得到的是价值”。为了避免支付的价格无法匹配其价值,巴菲特建议,透过购买折扣商品来节省开支。 不是把没花完的钱存起来,而是先存钱再把剩下的钱拿来花 基本原则是,一定要先存钱,尽可能存多一点,接著才允许自己花钱。至于花钱的方式,巴菲特几乎都是用现金消费,他曾向YahooFinance表示:“我有张美国运通卡,我在1964年拿到的。但我98%的时间都付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