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男子在上海圈养十几名性奴 残忍手段令人咋舌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1-12-02 01:01 来源: 网易新闻 作者: 点击:

2021伊始,随着一桩大案的尘埃落定,上海市杨浦区许昌路 632 号火了。

这个地方很邪乎,不管是在公开发行的纸质地图、电子地图、淘宝可送达的区域列表上,你都找不到。

它另有一个名字,叫做——小红楼

小红楼坐落在黄浦江北侧,外表上看起来普普通通,甚至有些破旧:

但实际上,在过去的许多年,这个地方曾经是一个叫赵富强的裁缝发迹的地方,也是数十位女性噩梦开始的地方。

它充斥着金钱、暴力、淫乱、胁迫与罪恶,是用女性血泪建筑而成的无间地狱。

至于这其中的细节,说出来恐怕都没人信。

02

小裁缝,大野心

小红楼是坊间的叫法,最早这里是杨浦区许昌路 632 号。

2000年,刚到这里闯荡的赵富强还是一个小裁缝,为了最快地抓住最赚钱的行业,立足上海滩,他走了一条一本万利的捷径:皮肉生意

时至今日,这个行业已经被各种好听的词汇所取代,运营也越来越“正规”,但赵富强依然延续了最古老的法则。

他最早推下海的“小姐”是自己的老婆,然后通过老婆结识了很多农村来的打工妹。

在那个PUA还没有流行的年代,赵富强不厌其烦地向这些刚刚进城的少女们讲述自己的妻子如何“献身赚钱”,实现人生价值的故事。

对于不相信的,他会将她们强暴、殴打、拿裸照和视频威胁,甚至在她们的隐私部位刺上“赵富强专用”。

然后把她们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积攒了一定数量的小姐,他又租了两个小门面,开了两间发廊,一个叫“旺盛美发店”,一个叫“双双美发店”。

在这里,每次交易只需150元,小姐没有分成,全部上交。

在这样的低成本开支下,赵富强很快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

彼时上海城市正迅速发展,投资商铺是有钱人的首选。

赵富强也开始转入商铺租赁生意,他从就近的杨浦区门面房入手,靠着豢养的打手,没花一分钱,控制了杨浦区的1000多家门面房。

这样黑白通吃的买卖,赵富强在上海做了将近20年,可查的获利接近10亿。

当然,这种勾搭不可能被司法所允许。

所以赵富强借用手下的小姐们,进行性贿赂,构建了庞大又复杂的保护网。

当然,达官贵人们是不可能进出发廊的。

赵富强迫切的需要一个高端的“基地”。

03

皮条客的自我修养

2014年,赵富强买下了距离“旺盛美发店”和“双双美发店”不到两公里的杨浦区“许昌路632号”,铺上了红色的墙砖。

并改名为创富大厦,成立了文化公司。

他也摇身一变,成了一位在上海拥有1000多个商铺,创富大厦的控制人,《平安上海》栏目运营人等诸多头衔的成功商人。

此后,他频频邀请各级官员、名流在创富大厦里消费,然后拍下视频,以此威胁。

这是网上流传出的红楼内景。

房间的装饰以素雅的白色浮雕,辅以银灰色装饰及软包皮质。

墙上是暗金色软包,全房间以白色为底,亮金色线条及金色镶嵌为主要特色,凸显贵气。

通道的尽头,墙上挂有一幅长4米、高2米的油画喷绘,喷绘画面是,一位身材极佳的古装美女。

该巨幅美女喷绘所在的空间,是一个南北长约4米、东西宽约3米的接待厅。

接待厅向北,是两扇深色桃木门,上嵌鎏金。

迈进桃木门,迎面而来的是几乎漆黑的会客厅。

左右墙体,均以黑色大理石作外包围,内嵌横竖各6块白色装饰板,每块装饰板有鎏金细纹,装饰板中央,为方形凹陷的长方形鎏金色块。

小红楼6楼“1号套房”的卫生间吊顶,除了用“皇宫”二字来准确、简要转述其奢华程度外,很难找到第二个词来形容该卫生间的装修奢华程度。

天花板呈苍穹状弧形,上铺银灰色金属质地的垫底,上镶圆形或弧形的鎏金装饰物,再配黄铜件水晶吊灯,光线稍亮,就满屋金碧辉煌。

除了装饰风格讨人喜欢,赵富强还留了三道暗门,以备顾客们的不时之需。

此外6楼的所有房间内的衣柜,均有几十件各式女性衣服,多以暴露的性感装为主,也有各类职业装用于角色扮演,以及一些胸罩、抹胸、束腰、丝袜。

穿过2号房间的暗道,空间豁然开朗,这是一个可容纳14人住宿的集体闺房,装修风格依旧为白底嵌金,配以紫色软包、灰色床帘,有恬淡、雅致和轻奢的味道。

闺房如此雅致、有格调,也彰显了他们所服务的客人的尊贵程度。

当然,如此高端的居住环境,让原来那批已经老去的“小姐们”住,显然有些不合适,客人们也不会同意。

赵富强急需招募一批年轻时尚受教育程度高的女性。

04

权钱色交易,小裁缝的天梯

2017年初,赵富强在网上发布了招聘信息:招募上海徐汇、杨浦、虹口三个区连锁的“汇吃汇喝美食城”的运营专员,待遇丰厚。

在美国留过学的大学生陈倩通过招聘信息认识了赵富强,面试地点约在了创富大厦。

大楼戒备森严,门口有退伍军人做保安,内部每个角落均布有摄像头,

不同楼层不同房间都需要相应门禁卡才能打开。

赵富强说这里隔三差五有政商界官员干部来访,安全最重要。

陈倩打消了疑虑,但没想到,等陈倩入职后,她的工作变成了,对来访的客人陪吃陪喝陪睡

陈倩想拒绝,却无处可逃:到处都是门禁和保安。

直到2017年底,赵富强在一次强奸后,允许陈倩去银行领点补偿费,陈倩才找到机会拜托银行柜员报警。

在派出所,陈倩说了一大堆没有人会相信的话——赵富强在创富大厦圈养性奴、卖卵、为政府官员提供小姐。

治安全球最好的魔都上海居然还能存在如此大范围强奸圈养性奴和黑社会势力?

在警察疑惑的当口,赵富强带着陈倩母亲赶到警局,最后以家庭纠纷的名义撤案。

“背叛者”陈倩的下场并不好,她被软禁在宿舍里,没收了手机。

同样被关在宿舍的还有赵富强的“妻子”林某、舞蹈老师崔茜、为赵富强生下孩子的蒋某。

因为逃跑,陈倩遭到了殴打,她向宿舍里的人求救,

林某就拦住了想去解救她的人说,“你让他打,我们都挨过打,凭什么就她不能打”。

此前,林某刚刚因为自愿为赵富强剪了输卵管,被提拔成了主管。

她在这群女人里,最有威信,也是其他人“学习的榜样”。

被同样境遇的女人们暴打后,陈倩被送进了诊所,等待她的不是救治,而是取卵。

这是赵富强最新研究出的致富方法,既可以卖卵赚钱,又能用以后出生的孩子拴住她们。

05

来自地狱的反杀

诊所里的陈倩,因为连续十几天被强制注射催卵针,患上了严重的腹腔积水,永远失去了生育能力。

在对陈倩“杀一儆百”后,赵富强趁势对新来的女孩们定了规矩:

陪喝一壶酒奖励500元,能够陪领导唱歌的奖励600元,边唱边跳的奖励900元,陪睡一晚奖励7000元到1万元不等。

她们的家属也要住在小红楼里,男性充当打手,女性充当保洁,每人每月3000元生活费。

此外,他指示林某在上海大连路开了一家名为“潇戈“的舞蹈学校,成为另一处性贿赂会所。

而有上海户口的崔茜,则被“提拔”为经理人。

2017年,在这个舞蹈学校,崔茜被赵富强暴力取卵,患上了重度抑郁、焦虑症。

赵富强则利用崔茜母亲赵敏爱女心切的心情,强迫其为私生子们报户口。

因为拿到了上海户口,赵富强非常满意,对崔茜的看管也放松起来

2017年底,崔茜趁机逃离了小红楼,但赵富强发现后,马上派人在大街小巷播放崔茜的裸照,扬言要把她关到江苏老家。

正是赵富强的步步紧逼,让崔茜决定破釜沉舟。

2018年11月,崔茜母女向上海市纪委进行第一次举报,“控告赵富强强奸残害女性、使用钱色拉拢腐蚀干部”,但举报信没有引起重视。

2019年初,崔茜又向杨浦区公安局报案称被赵富强强奸,要求离婚,这才以“强奸案”立案。

2019年3月,赵富强与崔茜的离婚诉讼开庭。

法庭上,赵富强态度嚣张,“全程低头摆弄手机”,据说,他已经通过“内部渠道”,打听了案件走向。

而另一边,法庭上的崔茜也豁了出去,以微信群发的方式,再次举报赵富强长期行贿、嫖宿,并实名列举多位政府官员、国企干部和警务人员。

当时,正值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到上海的前夕,赵富强的保护伞,终于撑不住了。

06

2019年3月24日,潇戈物业有限公司解散,小红楼的员工遣散干净。

但此时,赵富强仍带着最后一丝侥幸心理,留在上海。

直到5月15日杨浦区委政法委原书记卢焱把他拉到办公室告诉他,“快走吧,马上收网了”。

他才匆忙带着4名女伴逃回江苏老家,次日被捕。

经过上海高院终审,赵富强被判死缓并限制减刑入狱,背后13名官员、国企干部落马被判有期徒刑1年6个月至17年不等。

卢焱审判现场(图源《财新周刊》)

至此,这座由女人血泪铸造的无间地狱终于倒塌。

赵富强万万没想到,他的倒台,竟然是自己严密控制的女人所一手策划的。

赵富强的案件被财新周刊报道之后,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惊心动魄。

确实,我们难以相信,这样的事情,居然发生在2020年。

更让人惊心的是,赵富强通过强奸、取卵等等手段,让这些女性生下了好几个孩子。

这些孩子大部分没有户口,也没有经济来源,甚至无法上学。

赵富强死有余辜,可是,孩子却是无辜的。

他的罪,不是坐牢就能还清的。

07

没有结束

在小红楼6楼3号房间更衣间及卫生间门左侧的空调遥控板上,插着一张半个手掌大的牛皮纸,上面有几行娟秀的手写字体,无法确认该字条作者的写作时间及动机,上书: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不知道这是不是赵富强自己的心理映射。

在我看来,如果确实是他所书,那他实在是太高看自己,把自己同英雄豪杰相提并论。

他至多不过是当代西门庆,但是比西门庆更嗜血更残暴。

据说赵富强在得到消息之后,一边打探消息看举报是否立案,一边准备出逃到瓦鲁阿图。

他拍下空荡荡的办公室发给崔茜,“一切都没了,你真的害苦我了。”

他一直到最后,都觉得是女人害了他,而不是觉得他自己有罪。

实际上,“小红楼”的版本不止上海这一个,早些年,还有厦门“小红楼”,让不少官员沉醉其中。

电影《无间道》中有这样一句话:“受身无间永远不死,寿长乃无间地狱中之大劫”。

而那些曾经被赵富强软禁、施暴,奴役做性奴的女人,曾经深陷这个小红楼——无间地狱。

而赵富强被捕,也算是堕入无间地狱,还他造的孽,欠的债。

只是那些受过伤的女人,被胁迫而生下的孩子,谁来负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