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听力终于恢复!她一复出,亚洲乐坛将大变天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1-11-21 18:07 来源: InsDaily 作者: 点击:

前阵子,刚过完出道 20 周年纪念日的中岛美嘉,向外界宣布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10 年过去,她的听力,终于恢复了!

她在采访中几度哽咽—— " 我又能用自己的耳朵,听见自己唱的歌了 ..."

中岛美嘉,这个天后级别的歌手,曾是日本 " 平成四大歌姬 " 之一:

她唱的《雪之华》红遍亚洲,被十几个国家的歌手改编翻唱;

那首经典的《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更是以一歌之力让日本自杀率降到史上最低!

虽红极一时,可这位歌后却命运多舛,先后经历了被霸凌、伤病隐退、离婚 ...

听力恢复后,中岛美嘉再次上节目演唱名曲《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如果说 10 年前所唱的,是她在黑暗中迷茫、挣扎。

那么最新的版本中,曾经绝处逢生的悲烈,已化作一种平和的力量。

平静地向我们娓娓道来,她十年的浮沉与隐忍。

从辍学少女,到一代天后

在平成年代,人们难以想象,像中岛美嘉这样一个 " 不良少女 ",居然会成为全日本少男少女的偶像。

1983 年,中岛美嘉在日本鹿儿岛出生,她的父亲是个货车司机,终日不着家;母亲是个传统的家庭主妇,靠缝纫帮补家用。

家境贫穷,成绩不好,性格内向的小中岛在学校里也没有朋友 ...

她把头发染得五颜六色,化朋克烟熏妆,想用 " 小太妹 " 打扮把自己 " 全副武装 " 起来,却遭到了变本加厉的校园霸凌。

14 岁的中岛美嘉熬不住了,从初中辍学去打工。

那时日本少女偶像团体正崛起。

年轻、漂亮、又缺钱的中岛美嘉,也由此萌生了踏入演艺圈的想法。

一边在速食店打工累到昏天黑地,一边悄悄怀揣着闪闪发亮的梦想。

她给模特公司寄照片,结果几年下来依然了无音讯。

模特这条路走不通,她又换个法子,将自己唱歌的录音带寄去唱片公司。

没想到,还真有唱片公司邀请她去参加选秀。

比赛海选,从没受过专业音乐训练的她凭着天赋与一股莽劲,硬是让自己从 3000 选手中脱颖而出。

出道作《stars》,推出当天就蹿上了日本乐坛排行榜前三,还拿下了日本金唱片大奖的最优秀新人奖。

仅仅过了两年,她再凭一首《雪之华》,稳坐新一代日本歌姬的宝座,连滨崎步都将她视作夺奖劲敌!

漫改电影《NANA》,她被影业选中成为女主角,饰演片中摇滚乐队的主唱。

一头朋克发型,浮夸的烟熏妆,小镇女孩为了音乐梦想蜗居东京 ..

电影中 " 大崎娜娜 " 一角,不就是中岛美嘉自己嘛!

辛酸苦楚的心事,野蛮生长的力量,化作荧幕上爆发的阵阵呐喊;

她甚至突然兴起,跳上桌子就即兴唱了一段摇滚,幻想自己在开演唱会。

这个片段成为了电影中最为经典的镜头,象征了 NANA 的觉醒。

乖张放肆又不循常理,中岛美嘉,把 " 大崎娜娜 " 演活了。

首次从歌手跨界演员,她就凭极具张力的演技惊呆一票观众;

电影赢得当年日本电影票房冠军,她也一举拿下日本电影学院最佳新人奖。

名气火遍大江南北,影音双栖奖项拿到手软,这一年,中岛美嘉才 18 岁。

然而,命运总爱将人高高捧起又重重摔下。

仅爆红五年后,中岛美嘉就迎来了她的至暗时期。

" 这首歌,只能由我来唱 "

看过中岛美嘉这段演唱会视频的观众,无不为她的演唱震撼、落泪。

这是《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一场无法复刻的版本。

视频中,音乐声渐响,中岛美嘉一反常态,不断跺脚又俯身蹲下触摸音响。

低吟歌声逐渐化作声声嘶吼,撕心裂肺的哭腔,似是求救。

后来观众们才得知,这时的中岛美嘉,已经听不见了。

舞台上的呼喊,是她内心轰然崩塌的巨响。

2010 年,在巡回演唱会期间,中岛美嘉患上咽鼓管开放症;

在演唱会上,当着成千上万的歌迷听众,她突然就听不见自己的歌声了。

患病后,中岛美嘉立马远赴美国求医,却被告知 " 无法治愈 "。

这对一个歌姬来说,无疑是天底下最残酷的事;

无奈下中岛美嘉只得暂退舞台。

那段日子,中岛美嘉已经不想忆起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

她要像婴儿一样,从头开始牙牙学语;

每天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哭,哭完练习发声,练完继续哭。

渐渐的她能说出话了,声音似乎也恢复平常。

原本医生建议她无限期休止演出活动,可见嗓子稍有缓解,

急于重返舞台的中岛美嘉,不出半年就宣布了复归。

观众们理所当然的以为,天后宣布复归,那意味着病就治好了。

中岛美嘉大张旗鼓地举办了复归后第一场演出;

而她,却在万众期待下,跑调破音了。

演唱会上再次 " 失聪 ",她惊慌,只能使劲用嗓子喊,最后却连嗓子也喊哑。

" 唱得跟鬼哭狼嚎一样!"

歌后走音、演出翻车、艺人失格 ...

一时间,质疑和谩骂声铺天盖地。

在生命的至暗时刻,一首歌拯救了中岛美嘉,它就是开头那首《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当时她只看了歌词,就决定—— " 这首歌只能由我来唱!"

由于 " 自杀 " 的话题过于尖锐,那时的电台、电视都不允许播放这首歌;

唯一能被大家听见的机会,只有现场演唱。

2015 年,演唱会上中岛美嘉披一袭红裙而至,如浴火涅槃。

她用高跟鞋拍打节奏,触摸音响的振动寻找共鸣,每一句都爆发出强大的生命力。

或许,真的只有真正痛过的人才知道怎么去治愈。

如今打开 B 站,这场演唱会的视频中,满屏都是陌生人们留下的善意:

" 我们都将会有光明的未来 "

" 好好活下去,陌生人!"

" 都给我勇敢面对生活!"...

这首歌成为了继《雪之华》之后,中岛美嘉传唱度最高的作品;

不仅陪伴她渡过难关,更治愈了无数同样围困在痛苦中的人们。

不曾步入绝境,如何明白向死而生,就如中岛美嘉在采访中所说:

" 原来大家都在各自的人生里,经历着起起落落。愿我们身处绝望仍不曾放弃寻找希望。"

" 娜娜的标签,我从未想过要摘下 "

庆幸的是,经过长久的康复治疗,在出道 20 周年纪念日的采访节目中,中岛美嘉宣布自己的伤病终于痊愈。

她笑笑说:" 工作人员问我为什么那么开心?我说,我现在能听得出自己走音了。"

玩笑归玩笑,听众们能明显感觉到,耳疾痊愈后的中岛美嘉,演唱水准又重回巅峰。

2021 年,中岛美嘉推出了复出后首支摇滚单曲《 Love is Ecstasy》。

气息把控游刃有余,高音平稳而有力,气场全开。

当她轻松从容地唱过高音后,脸上浮现出一抹难以察觉的浅笑。

她知道,她的实力回来了。

2021 全国【Joker】巡演音乐会,中岛美嘉站在舞台中央,拿起麦克风,像一位君王。

通常明星开演唱会,为了保证不出错,Live 会比录音棚降一两个调。

但整场表演,中岛女王不仅全开麦,没有降调降奏,甚至全程连和声都不需要用!

舞台上梳着朋克发型,戴着铆钉项圈,化着猫眼烟熏妆的中岛,"NANA" 的影子恍若重现。

从童年的霸凌、失聪到离婚;

千辛万苦攀上巅峰,却又在一瞬跌落谷底;

失败从来不是终点,放弃才是。

早在十年前,中岛美嘉就通过电影中 "NANA" 之口,预示了自己的半生:

" 我的人生,本来就是三流的电视剧,别人再怎么添油加醋我黑暗的过去都无所谓;

但迈向光明的剧本,我要亲自来写!"

数月前,她与毛不易梦幻联动一曲《生活在别处的你》,再次治愈无数听众。

歌词中一句 " 咽下命运的为难,其实已足够勇敢 ",诉尽千帆过后,与自己和解的淡然。

或许,我们都曾认为自己走到了穷途末路,前方混沌不见阳光。

可历经过全部痛苦和爱,我们终会看清这不过都是生活中的一部分;

光明与阴影共存,泪与希望参半。

唯有透过漆黑夜空,才能看见更灿烂的漫天繁星,每一点都是希望。

生活在别处的你,也请一定不要放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