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3000万买的藏獒沦为流浪犬后:被运往狗肉店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1-11-11 21:09 来源: 金角财经 作者: 点击:

原创首发 | 金角财经

作者 | 马妍睿

编辑 | 周大锤

深夜的货车驶向广西的屠宰场。

车厢里,十多只体型庞大的藏獒挤在脏兮兮的泰迪、土狗中间。它们的目的地,是一家狗肉火锅店。

藏獒按斤卖,一斤十块钱。一只肥壮的藏獒,能宰六七十斤肉。

刘根是个狗贩子,经他手宰杀卖掉的藏獒至少有上百只,他说藏獒肉的要义在于新鲜,而新鲜的秘诀就是在将藏獒打晕后直接剥皮取肉。很多藏獒都会在这个过程中疼醒,却只能在挣扎中忍受剥皮的剧痛,然后浑身是血地死去。

" 没办法,藏獒现在不值钱了,贱卖都没人要,倒是有些小地方的老板,猎奇嘛,会吃这个。"

卖不掉的藏獒

对眼前的血腥场面,刘根不以为然," 哎呀,一条狗而已。"

沦落为肉狗的藏獒,曾是风光无限的 " 东方神犬 "。

十二年前的西安,一只藏獒乘飞机降落在咸阳国际机场,30 辆黑色奔驰列队迎接;

在青岛,一只藏獒可以卖出 3000 万的高价;

在武汉,人们为藏獒举行 " 选妃大赛 ",夺冠的母獒才能拥有配种资格。

彼时,全国各地,人们都将藏獒视为财富与荣耀的象征。

十年之后,热潮退去,只剩一地狗毛。

" 被藏獒拖垮了 "

河北的丁志松养了八年藏獒,这只毛发旺盛、体格健壮的 " 宠物 " 狗,在过去八年里带来了无穷的烦恼。

跟他同乡的刘根,不止一次劝说他把这狗卖了算了,图个清静。丁志松到底心软,舍不得宰杀这个大家伙," 好歹是条命,留着吧。"

回望养獒这八年,丁志松只有一句话," 花钱给自己找罪受。"

2010 年,藏獒还是投资风口上最闪耀的星。

一只藏獒售价上百万的新闻时不时出现,人们以 " 东方神犬 " 赞美这种来自青藏高原的古老犬种,买藏獒、养藏獒成为时代风尚。

在网图中,藏獒能对抗狮子

藏獒热潮的昔日盛景,如今还能从十年前的新闻中窥见:

2007 年 9 月,一只 " 獒王 " 落户武汉,标价 390 万;

2008 年 10 月,同样是武汉,有人为自己家的公獒举行选妃打擂赛,20 多只母獒参与 " 走秀 " 竞选,冠军成为 " 王妃 "、免费和獒王配种,第二名则要花 5 万元,第三名 8 万元;

2009 年 9 月,西安引进一条通体黝黑的藏獒 " 长江二号 ",标价 400 万;

2010 年 2 月,河南驻马店,一只名为 " 康巴一号 " 的藏獒以 200 万元成交,抵达河南时,买家动用了30 辆奥迪、1 辆奔驰、1 辆宝马亲自迎接;

2011 年 12 月,青岛的一只藏獒标价已经飙升至 3000 万元。

这些新闻刺激着投机者的神经,丁志松就是其中之一。多年后回首,他承认,买藏獒有 " 想炫耀 " 的成分。

在当时,有句俗语叫:" 买栋房子、找个老婆、生个儿子、买辆车子、养条藏獒。"

丁志松由此认定,养条藏獒,才算人生成功的范本——这种狗 " 看着神气 ",栓在院子里气派威严。所以他花了十万块,托同乡刘根辗转从青海带回来一只不到两个月大的小藏獒。

设想很美好:这种狗虽凶猛无比,但从小喂养,总能让它认人。

藏獒到家前,丁志松已经在自家院子里建好一个四平的狗舍。铺地砖、留排水口、装排气扇、固定栓桩,一家人喜气洋洋等狗到家。

小獒果然威风,四条腿和肚子是棕黄色、背部和尾巴黝黑,毛很厚实,爪子粗壮,只是眼皮有点耷,倒也并不妨碍丁志松觉得这只崽子 " 看着就跟别的狗不一样,威风 "。

丁志松购买的藏獒幼犬品种

他对这只獒喜欢极了,取名叫 " 黑虎 ",期待它像小老虎一样神气。

可老虎不好养。

前三个月是藏獒生长发育的黄金时期,喂养需要格外用心。

黑虎每天需要喂四次,吃的是拌了蛋黄和肉汤的玉米糊糊。鸡蛋黄得煮熟后用勺子碾碎,煮玉米糊糊的时候也得留心,结了块小獒不消化。

家里杀鸡的时候,新鲜的鸡杂就是黑虎的零食;除此之外,火腿肠、馒头丁、蔬菜汤都会不定期出现在黑虎的食谱里。

三个月以后,黑虎就需要吃新鲜的肉类。牛肉、排骨、鸡架成了主食。家里吃鱼的时候,黑虎也能跟着尝尝。怕鱼刺卡到小獒,丁志松的老婆会提前把鱼刺全部剔掉。

小崽子长得很快,却始终不亲人。在家待了快半年,也只认得丁志松两口子。乡邻们好奇,想来看看这只青海来的小藏獒,黑虎几声嚎叫,作势要扑面而来,吓得邻居不敢上前。

藏獒皮毛厚实、怕热,狗舍里的排气扇几乎没有关过,一到夏天,狗就是蔫的,趴在地砖上没什么精神。藏獒自带浓重的体味,把家里的院子也熏得臭烘烘的。给藏獒洗澡吹毛更是体力活,洗一次狗,夫妻俩的腰就会疼一次。藏獒攻击欲极强,常常会吓到路人,他们从来不敢牵出门遛。

丁志松也会在贴吧里分享饲养藏獒的经验。贴吧里,全是和他一样脑子一热就入手藏獒的 " 獒友 "。

除了少部分真心喜欢且心甘情愿的爱好者,其他大部分人的分享都不太愉快——有被自家藏獒咬伤撕下后背几块皮肤的、有不堪高额饮食费用的、有老年邻居被藏獒吓到摔跤骨折的、还有被藏獒的粪便熏到无法忍受的 ······

965 万条帖子,大部分都是血泪史。这些本该生长在青藏高原上的狗,被囚禁在中原地区的铁笼里,狗不舒服,人也不舒服。

最初丁志松的设想是等到黑虎足够成熟的时候,可以配种,还能挣一些它的口粮钱。毕竟,每个月至少一千元的饮食花销,对一只宠物狗来说,属实奢侈。

纯种的藏獒受人追捧

那时的行情,公獒配种一次一万元起步,血统好、外形正的公獒,配种费能涨到五万元。一条健壮的公獒,一年能创造至少二十万的配种收入。

丁志松对此很有信心——藏獒是权贵者眼中的 " 香饽饽 ",不仅时兴养藏獒,送礼送一只成色好的獒犬,更是脸上有光的一件事。只要有人想买藏獒,配种就不会是问题。

丁志松的幻想很快变成泡沫。

从藏獒繁育大本营——青藏地区的营收来看,2010 年青海的藏獒年交易额达到 2 亿多元;到 2015 年,只剩下 5000 万元;西藏 3000 家藏獒繁育中心有 2/3 关门;再到 2020 年,基本上已经全面关闭。

藏獒的身价也一路下跌,原来三万块一次的配种,降到一千一次,上门者也寥寥无几。花大价钱买藏獒的新闻消失匿迹。

市场的冷却,只需要短暂的数月。但对于整个产业链条,撤退却需要漫长的挣扎——

直到今天,对剩下的藏獒繁育基地来说,维持藏獒的基本生存已经是巨大的消耗。

藏獒失去销路,养殖基地也不愿再用熟牛肉、活鸡等贵价食材投喂,而是选择最便宜的面粉、青稞。可即便如此,一家还有 50 只藏獒的养殖中心,一天就要消耗至少 150 斤的面粉。加上水电、人工等运维费用,这些卖不掉的藏獒,一天就要花掉 1000 元。

藏獒在街上游荡

在基地里,即使有附近居民提供的剩饭剩菜作为补充饲料,这些食量巨大的藏獒们依然会吃掉刚刚出生的小獒以及病死的大獒。

来到 2017 年,在青海遍地的繁育中心,大多开始放弃了挣扎,选择关门倒闭。藏獒体型大、吃得多,无力养育的基地,只能将数以万计的藏獒卖去狗肉店或者任其流浪。

卖去狗肉店已经成为繁育中心为了止损的无奈之举:一条健壮的成年藏獒三百元就能卖出去;瘦弱些的、肉少的一百块就能牵走。这个价格,对比它们每天吃进去的粮食,已经是亏本。

刘根也因此转了型,从帮忙买藏獒,变成帮忙卖藏獒肉。

但事实上,狗肉店也没那么欢迎藏獒。

屠宰场里即将被宰杀的藏獒

身处玉林兴业的一家狗肉店老板跟我们说,无论他自己或是同行,愿意持续批量收购狗肉的少之又少。只有狗贩子搭售,或者是有客人定购要,才会买入藏獒。

" 藏獒天生自带体味,肉也又腥又臭,口感和味道远远比不过其他的肉狗。除了那些好奇想尝尝鲜的小老板,也没人愿意吃藏獒。" 这老板说,一只藏獒上百斤,是普通肉狗的三四倍,吃不完还占冰箱库存。

另一名位于玉林北流的狗肉店老板则说,他轻易不敢要藏獒," 肉味太差了,卖藏獒很容易砸自己招牌,半年都修复不了。"所以在他看来,藏獒肉并不是一个可以长久的生意。

对于这些藏獒肉的流向,狗贩子阿亮则说,这分两种情况:其一,就是专门吃各种特色犬只的狗肉店;其二,则是人流量较大的商场、车站等旁边的食店。即便是第二种,他们也更多地把藏獒肉红烧或者油炸了去腥味。

除了卖肉,被藏獒拖垮的繁育中心只能将公獒与母獒分开,防止繁殖;同时求助周围的牧民们自发收养," 积德行善 ",带走一些卖不掉的獒;更干脆的,直接关门丢狗,任其流浪在荒原上。

在信奉佛教的青藏地区," 不能杀生 " 的观念使得这些流浪的藏獒无法绝育,也无法被捕杀处理。这些大型犬们只能四散在高原上,继续繁殖,成为生态系统里多余又危险的一环。

活体奢侈品的养成

" 登高必跌重 ",这句话用来形容藏獒神话的陨灭最为合适。

藏獒,是被人强行捧上神坛的。

最初的追捧,在美国兴起。1969 年,美国探险队员巴利毕索普从喜马拉雅山麓带回一头纯黑色藏獒。在马可波罗笔下 " 体大如驴,奔驰如虎,吼声如狮 " 的古老犬种出现在充满好奇的美国人面前,大家兴奋了。

此后十年,购买藏獒成为富人们推崇的金钱游戏。源自世界屋脊的神秘感、高昂的转运路费,都使得藏獒在美国的价格节节攀升。

藏獒的狂热,从西方传到了东方。

藏獒曾经身价百万

1983 年,台湾当红小鲜肉、《昨夜星辰》男主角张佩华从美国买了一只藏獒带回台湾,这只叫乔克的藏獒叫价 120 万台币,这个价格,能在台北买一幢楼。

在八十年代的台湾,一只藏獒幼犬能卖到 20 万到 30 万台币,种犬的配种费也高达 20 万台币。

20 万台币是什么概念?在当时的台湾,20 万台币相当于一名高级白领的年薪。

换算成人民币后对标同时期的大陆,当时大陆的城镇居民人均年收入还不到 1300 块,农民年均收入只有 600 块,一只藏獒幼犬的价格约等于 34 个城镇职工或者 73 个农民一年不吃不喝的收入。

投资者们看见了商机。

1985 年,福建商人拿着几张藏獒的照片找到河南巩义的农民王占奎家里。

彼时王占奎成功开办了国内第三家个体养狗场,以擅长饲养德国牧羊犬闻名。接下活的他并不知道,二十年后自己会成为 " 中国藏獒之父 "。

拿着福建商人给的照片,深入藏区的王占奎花了一个半月,通过以物易物的原始方式跟藏族牧民换到 23 只藏獒。

这 23 只藏獒,18 只被偷渡到台湾,剩下的 5 只被王占奎带回河南配种养殖。平均每只成本 100 不到的藏獒,转手时卖出一只 7000 元的高价。

这意味着:在万元户都能成为致富典型的时代,王占奎通过藏獒,赚到了至少 10 万元。

财富神话诞生了。

1998 年 9 月 4 日,大河报发表《千里寻藏獒,中原听咆哮》,把王占奎被塑造成一名不畏艰险深入高原,发掘推广藏獒让更多人认识的义士。

本来只是为了赚钱而走进西藏的王占奎,摇身一变,成为中国抢救保护藏獒第一人。

其他媒体也纷纷跟进,大肆宣扬他的事迹," 世界屋脊、台湾富商、一獒顶三虎、中国独有、濒临灭绝的珍贵犬种 ……" 种种词汇夺人眼球,活跃在各地报纸头条上。

舆论热潮熊熊燃烧,藏獒也从这年开始走向全国,价格攀升。

到 1999 年,一条 2 个月大的幼年藏獒,在国内价格最高达 5 万元,成年藏獒最高已经可以卖到 20 万元。那一年北京的房价,1 平米只要 1000 多块钱。

也是在同一时期,关于西藏的歌曲、小说纷纷面世,郑钧的《回到拉萨》、李娜的《青藏高原》广为传唱,小说《狼图腾》《藏獒》等也点燃了人们对世界屋脊的好奇和想象。藏獒,作为上古时期遗留的犬种,被赋予近似图腾的神圣意味。

藏獒能换钱,能换很多钱。青藏地区政府鼓励下,繁育中心接连成立,原本为藏民护家犬的大狗,成了行走的印钞机。

比王占奎更懂得炒作的人出现了——中国藏獒俱乐部主席马俊仁,同时也是中国田径队的前主教练。

马俊仁更懂得趁热打铁的道理。

马俊仁和他的藏獒

他的套路今天来看并不复杂:先是给藏獒抬高价值,把养藏獒上升到 " 为国争光 " 的高度;再主动与媒体、地方政府合作,搞藏獒展览会、拍卖会,将藏獒的价格炒到千万元以上。

藏獒,成了财富与地位的象征,大量像丁志松一样的老板们纷纷入手。

这样的路径,与曾经同样火爆过的君子兰、红木家具等等并无不同。唯一的区别是,藏獒,是活生生的动物。

当生命变成商品,践踏和摧残就在所难免。

刘根经历过藏獒最鼎盛的时期。那时的他,就靠往返青藏地区贩卖藏獒赚钱。

在藏獒繁育基地里,他看见许多触目惊心的画面。

藏獒基地

为了让藏獒更适合做宠物、许多藏獒都需要与泰迪、松狮等宠物犬杂交繁育,杂交后的藏獒像一只毛茸茸的玩具狗,性格温和了不少,但是体质却明显变差;

为了让藏獒能够拥有更加高大威猛的体格,许多幼犬的嘴巴都被塞进漏斗,强行灌入浓稠的奶渣;多吃的同时,还会给藏獒服用一些安眠类药物,吃饱就睡的幼犬才能更快速地长肉;

这样长大的藏獒往往看起来比藏民家养的藏獒体型更大,体重甚至能达到 70 公斤左右。

刘根还记得,这些幼犬的生活就是 " 吃饱睡、睡醒吃 ",每一条都看起来无精打采。

为了让藏獒的外形看起来更加孔武有力,一些繁育中心会直接给藏獒喂激素、四肢注水、脸上打硅胶。刘根说,硅胶对打在藏獒的眼皮和鼻子两侧,这样 " 狗的脸皮看着饱满,更像纯种 "。

经过 " 整容 " 的狗,更有机会被卖到百万元以上。

经过这番折腾,原本寿命十年以上的藏獒,进入内地后平均寿命只有三五年。

作为这场游戏的参与者,刘根忍不住慨叹," 为了挣钱,人有时候啊,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毕竟,那是动辄百万的钱。

热潮退却之后

贩狗者刘根,在过去二十年里,经历了 " 眼见他高楼起,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 的全过程。

热潮在 2012 年开始冻结。

那一年," 八项规定 " 出台,政府官员们贿赂敛财等行径被严厉打击。随之而来,是高档烟酒、餐饮行业的萧条。

余震同样波及到了藏獒行业。

藏獒不能再作为礼品赠送,买藏獒、增面子的人骤然减少。据尕格回忆,也是从那时起,藏獒繁育中心一下子变得门可罗雀。

生意最鼎盛的时候,基地里一天就有一二十个人上门咨询买狗;到后来,一个月也就能卖出去不到五条,价格也不复往昔。

藏獒卖不出去,只能被丢弃

家养藏獒的人也在减少。

" 淮北为枳 " 的规律在藏獒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本就是高原猛兽的藏獒会运送至内地,水土不服的犬只攻击性更强,被藏獒咬到伤残甚至死亡的极端案例频频出现。

2017 年 2 月 2 日下午 3 点,四川德阳罗江区,5 岁的小星随妹妹前往邻居家玩耍,刚进入院子时,咆哮的藏獒不断地迎面冲撞,巨大的力量让绑其在脖子上的锁链瞬间被挣脱。

随后藏獒扑向了妹妹,小星前往阻挡时,被藏獒扑倒在地上摁着撕咬头部。此时,邻居家在家的老太太扯着断了半截的铁链,试图把藏獒拉开,但根本无法拉住。藏獒稍受干扰后,挣脱之后,再次扑倒小星,照着前额与头顶的位置撕咬。

此时,被惊动的路人看着这一幕,却无人敢上前阻拦,藏獒的体型和凶猛程度把人们都吓退了,只能不断地喊小星快往门外跑。几个踉跄以后,小星还是跑了出来,门外的人快速地将门关上。

随后,小星被送往医院救治,在头顶缝了 38 针。如果没有那一扇可以把藏獒挡住的门,小星的情况恐怕不容乐观。

事发后,藏獒的主人想要把狗给毒死,但试了两次,都不成功。

第一次,他买了七包 " 三步倒 ",亦即是氰化钠。这种药品具有剧毒,会快速导致狗、老鼠等心肺功能丧失而死亡。但藏獒吃了以后,身体并无异样。第二天,藏獒主人再买来 14 瓶毒鼠强一类有神经毒素的剧毒药品,但也没有成功。甚至还觉得狗吃得越来越有精神。

随后,藏獒主人像当地政府提出击毙申请,德阳市罗江区警方出动特警,用枪才将其击毙。

藏獒很容易咬伤人

藏獒性格凶猛、体型巨大,咬合力平均也能达到 300 公斤,远超其他宠物犬类,一旦袭击人类,成年男性也未必能抵御它的攻击。

当人们不再愿意花大价钱,买定时炸弹放在家里,藏獒这场资本游戏走到了末路。跟着倒大霉的,除了丁志松这样的接盘者,还有藏獒经济链上其他各个环节的人群。

在人口只有 17 万的青海果洛州,就有 1.4 万多条流浪狗,其中绝大部分都是藏獒。这些藏獒聚集在山脚的村落周边、寺庙周围,靠捡拾路人丢掉的剩饭剩菜过活。

青海囊谦县一个寺庙周边,游荡着 500 多只流浪藏獒—— " 狗和人一样多 "," 每天都有人被咬 ",街上发生过不少流浪狗撕咬路人小腿的惨剧。

藏獒咬伤了不少藏民

曾有一名八岁的小女孩,在独自出门上厕所的途中被一只带着孩子的母獒袭击致死。等到家人赶到的时候,尸体已经残破不堪。

尕格说,因为这些流浪狗的存在,许多老人在出门转经的途中都会受到惊吓甚至攻击。" 老人、小孩子、妇女,基本上不敢独自出门,怕被狗咬。"

纪录片《背弃藏獒》呈现了遍布流浪藏獒的青藏地区的现状:

四处排泄的粪便导致传染病的肆虐,青海许多地区的包虫病(被称为 " 虫癌 ",一旦感染非常难治,很多牧民为此倾家荡产)发病率达到 4%,远超国内平均水平;

藏獒会传播疾病

藏獒性格凶猛不亲人,时常会攻击路人和牧民,西藏自治区疾控中心的一份数据曾显示,平均每月有 180 人次被流浪狗咬伤;

饿极了的藏獒还会结伴从雪豹等珍稀动物的口中抢夺食物,高原地区的生态平衡同样受到威胁。

玉树藏族自治州的尕格,照顾着乡里的流浪狗收容中心。在这个中心里,有至少一千条流浪藏獒,它们每天至少要消耗一千公斤面粉和青稞。政府拨过一次款就不管了,靠着周围百姓的自发捐助,也根本负担不起消耗。

尕格说他忘不了每次给流浪狗们喂完食后的场景——藏獒们都没吃饱,不愿意走,愣愣地站在原地。这些藏獒由于曾经被强行杂交、灌药、打针之后体格普遍虚弱,又因长期无人照料变得肮脏不堪,尕格说这些流浪狗看着他的眼神让他觉得" 可怜,真的是很可怜,怎么说都是一条命啊 "。

这些流浪藏獒依然游荡在高原上。幸运的,被当地藏民领养,得以安顿;不幸的,曝尸荒野,化为枯朽的骨架。

丁志松善良,舍不得卖掉黑虎,把他送给乡下的表亲养老了;其他的藏獒,除了死亡,就是成为案板上的食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