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从此消失…北韩绑架日本人,"拉致问题&quo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1-10-24 00:58 来源: 转角国际 作者: 点击:

“骇人的北韩特工绑票案,是永远没有真相的谜团?”1976年8月位于新潟寄居浜海岸,中间提着红色包包的人是横田惠。一年多以后,横田惠在海岸的附近被绑架,强行装入船舱里被送往北韩,从此消失在海的彼端。 图/横田滋

“骇人的北韩特工绑票案,是永远没有真相的谜团?”日本从1970年代开始,发生多起国内不明失踪的人间蒸发事件,证实是由北韩特工暗中进行的绑架行动,在日本被称为”北朝鲜拉致问题”。目前日本政府已调查认定的受害者共有17人,之中有人幸运归国、但也有不少人至今生死下落不明。解决绑票问题,是日本政府数十年来亟欲和北韩政府交涉的事项,到现在新任的岸田文雄政权,也都再度提及对一系列绑架案、被害人救援行动的重视。然而北韩方面一口咬定”事件早已解决”,坚决否认问题的态度,让日本政府和民间援助团体伤透脑筋。

日本说的”拉致问题”(らちもんだい)通常就是特指北韩的绑票事件。已知政府认定最早的案例,是发生于1977年的”久米裕失踪案”,当时52岁、在东京担任警卫工作的久米裕,被一位在日朝鲜人诱骗到石川县的宇出津海岸,遭到绑票后送到北韩,至今生死未卜。

同年11月又发生一起在新潟市的13岁少女失踪案,后来也证实遭到北韩特工绑架、并在平壤生活;北韩虽然向日本出具相关死亡证明,但之中却有太多矛盾和可疑之处。震撼日本社会的事件一系列绑架案,成为日本面对北韩问题时,棘手却又无法有效进展的难题。

为什么北韩要特意绑架日本人呢?绑架案只集中在1970到80年代,根据日本政府后来的相关调查与分析,可能的原因包括为了直接取得日本护照,方便日后北韩特工的潜伏任务,或是出于某种特殊的技能教育需求,像是绑架医疗护理背景的人员、或是把被害人充作为北韩特工的日语教师,训练这些间谍伪装日本人的技巧。也有的是接受到上级指令,但动机目的不明,有可能是作为特工的”任务交差用”,不过这些绑架理由,是否能充分说明北韩需要执行如此大费周章、风险极高的绑票行动?又或者是以肉票做为逼迫日本外交谈判的筹码?至今都仍存在许多令人疑惑的盲点。

过去数十年来,日本政府多次想透过谈判和外交途径,厘清和救援北韩拉致问题。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在2002年访问北韩、与金正日会面时,也曾就绑架问题让金正日亲口道歉,不久后更促成多名被害人成功回到日本。然而北韩对绑架事件的真相厘清消极,甚至有诸多矛盾与证据伪造嫌移,在北韩单方面认定事件”已告终结”的态度下,相关救援与真相调查陷入了无从进展的困境。

2021年日本第100代首相岸田文雄,如今正面临10月底的众院选考验,绑架被害者家属们对于岸田政权充满期待,希望能有所突破,但眼前还有哪些阻碍?数十年悬宕的未解决事件,随着家属的一个个凋零去世,北韩拉致问题是不是也将跟着云淡风轻?

▌横田惠:13岁少女生死之谜

横田惠是在1964年出生于名古屋,因为父亲横田滋在银行工作的缘故,横田一家人先后移居到东京和广岛,1976年横田惠12岁的时候,举家又移往新潟市定居,来年横田惠进入新潟市立寄居中学就读。

横田家的家境不差,横田惠从小时候就有机会接触不同的才艺课程,尤其是当时被认为需要有一定教养和家境的古典芭蕾。在周遭朋友和家人的记忆中,横田惠性格开朗、喜欢唱歌和画画,画了好几幅像是《凡尔赛玫瑰》少女漫画的模仿画。搬家到广岛之后,横田惠还创下小学毕业时学校图书馆借书册数最多的纪录,无论是性格或在校表现,都堪称当时的模范学生。

进入新潟市立寄居中学时,热爱羽球运动的横田惠,加入了学校的羽球社团,大家都习惯叫她”YOKO”,也就是横田的”横”日文发音。1977年11月15日,横田惠一如往常地参加羽球社的练习,结束之后于傍晚6点半左右,和两位同学一起离开学校回家。横田从学校回家的路径,是往新潟市的海岸方向,与同学道别后独自返家,路程大约200公尺左右,这是横田搬来新潟后的通勤日常。

但就是在这个再平常不过的时间和地点,横田惠突然被”陌生人”绑架,强行装入一艘开往北韩的船舱内,人生从此翻转。

横田滋抱着婴儿时期的女儿横田惠。横田惠是在1964年出生于名古屋,因为父亲横田滋在银行工作的缘故,横田一家人先后移居到东京和广岛,1976年横田惠12岁的时候,举家又移往新潟市定居,来年横田惠进入新潟市立寄居中学就读。 图/维基共享

1977年11月15日横田惠失踪当天的相关位置图。P1为校门口、P2是横田惠与友人分开处、P3违返家途中的路口、P4为横田自宅。 图/新潟市数据图片

无缘无故的人间蒸发事件,根据后来的相关调查与证词,横田惠是遭到北韩的特工绑架。但为何会看上年仅13岁的小女孩?这是随机犯案还是早有预谋?绑票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千头万绪的疑问,随着横田惠的消失,从此也石沉大海。

这起被称为”新潟少女拉致事案”,一直要到1997年才有突破性的案情厘清。当时日本政府掌握到相关情资,人间蒸发的横田惠被目击到人在平壤生活,并确切证实横田惠其实是遭到北韩绑架。事隔20年,横田家终于得知女儿的下落,在媒体的报导下成为轰动日本社会的事件,横田夫妇也偕同民间救援团体展开联署,向日本政府陈情、请求人道救援。

虽然日本政府在同年将横田惠认定为拉致被害事件,但实质的进展,要一直等到2002年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的北韩访问之旅,才有了具体眉目。只不过这个历史里程碑的”日朝首脑会谈”,最后让期待救回女儿的横田家得知的讯息,却是希望的破灭:

“根据北韩官方报告,横田惠罹患精神病,已经在1993年自杀身亡。”

金正日当时向来访的小泉纯一郎”当面坦承”绑架事件、并且当场致歉,承诺让其中5名被害人可以平安返回日本,算是相关事件的一大突破、也给足了小泉面子。然而北韩官方对于绑架的细节与案情交代不清不楚,对于横田惠的生活状况、死因、遗体埋葬等说法,也存在前后矛盾和窜改记录的嫌疑,甚至于北韩妥协交出的”横田惠遗骨”,也在日方DNA鉴定中发现其实并非横田本人。横田惠的绑架真相与死因,恐怕并不单纯,甚至也有情报指出,横田惠其实还活着。

北韩后来向日本提出了”横田惠已死的证据”,包括医院的死亡证明书、以及一封据称是横田惠在北韩的丈夫所写的亲笔信。北韩官方的说法,横田惠因为罹患精神疾病而入住平壤的医院,并且在1993年3月13日自杀身亡。在此之前,横田惠已经和一名”朝鲜人”在平壤结婚、两人育有一女,后来的调查中也发现,丈夫的身分应为金英男,是1978年同样遭到绑架的南韩失踪人口。

但吊诡的是,金英男在2006年的证词中,却说横田惠是死于1994年4月13日,与北韩出具的死亡证明书日期不同。日方的研究发现,死亡证明书有窜改的痕迹,而那封横田惠的家书笔迹也相当可疑,后来确认是由金英男代笔,而且当时使用的是另一个化名金哲俊(音译)。文件数据的伪造疑虑、当事人说词矛盾反复、以及横田惠遗体下落和并非本人的遗骨,在在让横田惠的生死成谜。

小泉纯一郎2002年访问北韩之后,后来成功返回日本的被害者之一莲池薫,也对北韩宣称的横田惠已死感到怀疑。莲池薫向外界宣称,他曾在平壤看过横田惠本人,1987年至1994年间住在同一个区域,根据莲池薫自己的陈述,”横田惠带着女儿在外面散步”:

“横田惠还好好收藏着当初被绑架时,身上背的羽球拍...”

日方的情资指出,横田惠可能被培养成训练北韩特工的人员,其他返回日本的被害人证词中也有类似的见闻记录。南韩方的情报机关,则收到横田惠在1995年到1997年间,替金正日的小孩们教授日语。但13岁就被绑架的横田惠,有可能成为特工或重要人士的日语老师吗?围绕在横田惠身上的谜团,至今仍未解明。

日方的情资指出,横田惠可能被培养成训练北韩特工的人员,其他返回日本的被害人证词中也有类似的见闻记录。南韩方的情报机关,则收到横田惠在1995年到1997年间,替金正日的小孩们教授日语。图为1977年4月,横田惠位于自宅。 图/横田滋

▌金贤姬:大韩航空爆破事件

横田惠现今还在世的母亲横田早纪江,曾在接受《NHK》专访时说到,1977年女儿失踪以来,因为全无音讯、又不知道生死下落,度过了完全”空白的20年”。这段期间父亲横田滋时常走到海岸边,呼叫横田惠的名字;痛苦的早纪江甚至好几次想过要寻短。直到1997年,才得知横田惠的失踪其实是北韩绑架。

类似事件调查的关健突破,其实是1987年的”大韩航空爆破事件”,才让北韩特工的行动曝光后,串联出一系列绑架案的线索。

1987年11月29日,原订要飞往南韩汉城的大韩航空858号班机,在当日下午2点左右途经缅甸安达曼海上空时,突然发生爆炸,造成机上104名乘客、11名机组成员共115人全部罹难。这起空难是北韩特工金贤姬与金胜一所为,两人以伪造的日本护照从伊拉克的巴格达登机,事先安装了定时炸弹,并在858号班机长途旅程中经过阿布扎比时,双双提前下机。

案发后随即被列为国际刑警的恐攻重案调查,追查到逃亡的金贤姬与金胜一,但金胜一在围捕的当下咬破暗藏的氰化钾胶囊自杀,金贤姬则被逮捕后引渡南韩受审。金贤姬后来的身分曝光、以及坦承北韩特工任务的内情,大大冲击了南韩与日本社会,而本应判处死刑的金贤姬获得了南韩特赦,也成为至今极少数做为北韩谍报活动的见证者。

大韩航空事件和金贤姬的证词,让日本串连起了从1970年代以来发生的不明失踪案,背后与北韩绑架有关。金贤姬的日语能力和模仿日本人的仪态,就是从日本的拉致被害人——1978年失踪的田口八重子——学习而来,日本方面也经由金贤姬的回忆陈述,间接取得被害人情报和特工任务的线索。前文提及的横田惠,金贤姬就曾经表示认为”自杀的可能性不大”,2009年和2010年也在日韩政府的安排下,分别让金贤姬与田口八重子的亲人、以及横田家会面,带给亲属第一手的见证陈述,”这些人可能都还活着。”

▌被害家属的凋零...

一连串的拉致被害找到了原凶和线索,在南韩与日本社会掀起舆论巨大的愤怒,但是在北韩方面的矢口否认、不愿意接触谈判、到最后认定”事情已经结束”的态度之下,却也让日韩的救援和真相调查难以施力。日本民间成立了被害者家属的自救会,日本政府也不断透过各方管道试图救援,尽管有2002年小泉纯一郎的突破成就,但却也从此让北韩踩定了”事件终结”的立场。而关怀被害者遗族、努力寻求救援、和北韩展开谈判等等说词,成为日本政府数十年来反复一再重申,但实质上也无可奈何的”空话”。

随着时光逐渐流逝,被害者家属的生命凋零,日本社会是否将就此遗忘这些拉致事件呢?再各大主流新闻媒体、以及公共新闻《NHK》的报导里,其实每一年都还会有相关调查报导与回顾专题,乃至于政府针对拉至问题的对策本部与NGO组织,都还持续关注相关事件,进而也发展出各类影视动漫画的衍生题材。

2020年6月5日,横田惠的父亲横田滋87岁病逝,直到去世之前,都未能厘清女儿失踪下落的真相。当时的首向安倍晋三发出慰问,也仅能对于未了的遗憾赶到抱歉内疚;同年10月24日的告别式上,包括甫继任首相的菅义伟、前首相安倍等人在内共300多人到场致意。后来横田家也举办了摄影展,将横田一家人的生活照、以及横田滋的个人摄影作品展出,除了纪念意义之外,也意在提醒世人莫忘这一系列的家庭破碎悲剧。

日本新任首相岸田文雄在2021年上任之后,随着众议院选举的来临,有关拉致问题又再浮上台面。对于家属和NGO团体而言,仍寄托希望于新任政权,可以在相关问题上与北韩交涉有所突破。岸田文雄也已经和横田早纪江等多位被害家属代表会面,但所能做的也是和过去历代政权一样,重申日本政府绝不放弃、绝对重视的立场。

现年85岁的横田早纪江,在女儿失踪的七年后受洗为基督徒,每天替自己的女儿祈祷。曾有人问早纪江,如果女儿能回来的话要做些什么?

如果真的回来了,我想带她去大自然里走走。我想在北韩恐怕是有窃听器和摄影机在监视着,她一定是想尽办法不让自己犯错、努力的活着吧。我想一起去像是北海道牧场那样的地方,可以大字形躺在地上,高喊”自由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