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能困住上海中产的,可能就是一个阿姨吧...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1-10-23 20:32 来源: 饭点资讯 作者: 点击:

找阿姨的上海雇主们

阿姨,是在上海对保姆这个历史悠久传统职业的尊称。

上个月初,我家陈阿姨要请假,她说:我要去割个双眼皮。

我看着旁边坐在浴缸里面把裤子往头上套还试图钻出来的娃,再看了眼目光坚定的陈阿姨。本来想脱口而出的拒绝变成了:阿姨,我跟你说,割双眼皮很容易失败的。

陈阿姨很淡定:我已经跟医生商量好方案了。

我继续极力劝说:阿姨你眼睛很漂亮的很大的,割了之后三庭五眼会受到影响的,眉眼距离会变近,会显老的。话说到这里,我自己都感受到了浓浓的PUA气息,天知道这种技巧需要有一天用到自家阿姨身上。

陈阿姨有些许犹豫:真的么,我一直觉得现在眼皮塌了,需要这里这里,把皮切掉一点。阿姨一边跟我比划一边照镜子。

我则暗暗捏了一把汗。

对于一个双职工家庭的上海中年家庭来说,阿姨就是家里的顶梁柱。

对我来说是这样,对每个挣扎在职场中的不服输的大龄少女妈妈都是这样。

在上海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家政阿姨的产业链有多复杂,如果有天你明白了,那你可能已经阅尽千帆。

至于正在看这篇文章的未婚无娃的女孩男孩,请通通让到一边,这里的细枝末节就算都体验,若想真明白,还要好几年。

01阿姨才是支持妈妈重返职场的第一生产力

李小佳在一家世界500强公司当hr, 面试过的候选人数不过来,她自认为拥有看人的天赋,可以充分从细节挖掘候选人的不为人知的特质。比如,她可以从面试女生的裙子款式和男生的领带花色来判断这个候选人能在公司活几个月,每每弹无虚发从未出错。

直到她遇到阿姨这个在沪上老母亲口中充满神奇光环的职业。

2020年,眼看李小佳就要休完产假,面对家里需要吃喝拉撒事无巨细伺候的娃,还有通过微信每天表面嘘寒问暖其实迫不及待安排工作的领导,李小佳踏上了找阿姨的道路。

上路的第一天,李小佳就蒙了。

阿姨的招聘世界整真真是群魔乱舞,五光十色。那种感觉好比看到基金公司高薪招聘反向指标预测员一样,不仅让人印象深刻还能颠覆三观。

怀揣着8000块钱一个月预算的李小佳上来就被朋友推荐的中介价目表给教育了一番。7000块只能找到刚入行的初级阿姨,和5年以上乃至10年以上工作经验的阿姨无缘。

李小佳带着几分天真跟中介说:经验不是最重要的,希望找一位素质高点的阿姨能够引导小朋友行为,中介立马推荐了一个阿姨:大学本科学历双学位,考了一堆证书,甚至包括会计从业证——但是从没做过阿姨。

中介表达得很巧妙:小赵阿姨学历素质都很高,有志于从事家政行业,所以目前价格很低。

作为500强的HR李小佳什么样的候选人没见过,立刻猜到这个高学历阿姨的小心思:这就是典型的有底子没行业经验,想找个小公司先刷刷经验值,然后再跳槽去大公司赚高薪的典型。

等在自己家刷了一年经验值,配上这背景条件,这不是妥妥的小两万工资起的高端家政师了吗?

想到这里,李小佳立马婉拒了中介:我太忙了,教不好新阿姨,还是推一个成熟的来吧。

中介话不多说立马啪啪又甩了三个简历过来:初中学历56岁;大专学历有驾照的;高中学历擅长国学教育的。

李小佳看着就觉得头大:56岁的阿姨经验有十五年了,但是很明显年龄偏大,带娃体力一般;大专学历那个年龄正好,但是才当阿姨两年而且没带过小月龄宝宝;搞国学教育的阿姨感觉很不踏实,四年足足换了个六个雇主。

这也不能怪中介,在一份以20万名家政阿姨为样本的数据调查中,40-50岁的阿姨占到65%,半数以上阿姨为初中及以上学历,11.38% 的阿姨为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本科生仅占3.01%。学历是稀缺的,又有经验又有学历是顶级匮乏资源。

眼看这家中介推荐的不行,李小佳一口气找了五个中介。每一个中介8000块钱的阿姨都质量层次不齐,就好像你永远不知道生鲜到家送过来的8424西瓜甜不甜一样,同样的价格永远不要指望同质的服务。

五个中介里有一个特别喜欢发朋友圈,什么家政行业趋势,什么发展前景。李小佳看到这么一段:

数据显示,2015年至2020年中国家政服务业从业人员平均薪资不断增长,2020年家政服务业平均薪资为约九千元,较2019年增长约28%。截至2021年4月28日,中国家政服务业从业人员的薪资区间在2000至20000之间,其中,薪资在6000至8000的从业人员数量最多,占比24.4%。

果然,根据现在的市场行情上海阿姨8000块才是中位数,拿个一两万工资的白领,其实上班就是为了供养阿姨。怪不得自己找到的阿姨不满意,可能满意的就压根不在自己的价格区间里面。

李小佳开始考虑要不要辞职在家自己带娃了。毕竟是为老板卖命,还是为娃卖命,这个选择题,听起来感觉也并不难选。

妇女是能顶半边天,但没有阿姨的话,可能妇女只能顶着娃的尿不湿在深夜失眠。

02你永远不知道你的阿姨经历过什么

顾文家里阿姨生病回老家休养了。娃刚刚三岁了,上屋揭瓦,下地挖坑无一不精,家里老人焦头烂额疲于应付,再加上顾文工作繁忙需要经常出差,家里一致决定再找个住家阿姨。

没有阿姨的已育女性根本无法在职场行走江湖,如果一位妈妈没有阿姨还行走得挺好,那肯定是有人在背后默默牺牲——不过当然不是老公。

想到家政中介要收阿姨一个月的工资作为中介费用,顾文盘算了下,决定先从小区内部下手。她利用带娃下楼溜达的时间,跟小区的阿姨们聊天,透露出要找新阿姨的意思。

很快这个消息就传遍了小区的阿姨圈,没两天立马有阿姨自告奋勇来推荐了。

推荐来的徐阿姨年纪四十出头,说话一副上海女人温柔的腔调。一边说话一边滑动手机给顾文展示她做的花式家常菜。顾文就问她为什么上家不做了?徐阿姨说:东家要搬家了,她喜欢目前这个小区,不想离开这里。

做花式菜是上海阿姨必备技能

这个思路妥妥跟上海人买房一样——工作可以换,小区绝对不能换。

顾文问她待遇上有什么要求?徐阿姨说,不多要,也就跟上个东家一样10000。想着还能谈价格,顾文就安排她试工一天。“早八点到晚上八点,或者早上8点半到晚上八点半” 徐阿姨非常熟练。

到了开工那天,徐阿姨来了背着一个迷人而时髦的珍珠漆皮链条包,进门还从包里掏出了自带的拖鞋,再立马先用酒精消毒洗手,看起来就很讲究的样子。

徐阿姨边做清洁打扫边和顾文聊天,原来徐阿姨是安徽人,20多岁就来上海做家政工作了,经历过很多富贵家庭,比如住在徐汇区价值近亿洋房的商人家庭,比如住在有钱也买不到的西郊别墅的领导家庭……

求职者用公司的世界五百强排名内卷,而上海阿姨们提高身价的方式就是雇主的住房面积和地段。面积越大说明阿姨能力越强,房子越贵说明阿姨工作过的地方越高端。

像极了那些拼命进大厂的我们。

2020年,中国家政服务人员数量为3504万人,其中的三六五等就是这么卷出来的。

徐阿姨非常健谈,看着她一边熟练使用Dyson吸尘器和扫地机器人,一边给顾文说前雇主的豪门故事。顾文觉得她不是来干活的,她是来给自己开眼界的。想想用找钟点工的钱就让一位中产阶级买到了窥视上流社会的机会,还不用通过小红书看假名媛,这买卖何止划算。

傍晚,徐阿姨给顾文一家摆上骨碟和碗筷,菜是松鼠鳜鱼和糖醋小排外加烤麸。这样的精致排面,让顾文叹为观止。尤其是松鼠鳜鱼这样的张生记标价198的大菜,做工复杂,极其考验刀工。徐阿姨轻飘飘丢下一句:阿拉年轻的时候哇,做过江苏饭店的切菜师傅。

顾文很想留下徐阿姨,又怕自己气场压制不住。还没犹豫两天,徐阿姨就给她发了消息:有中介机构看中徐阿姨的经验,让她当个家政培训师。顾文有点如释重负,果然如此优秀的阿姨,就应该去做更专业的事情嘛。

毕竟家政教育在我国已有百余年的历史,早在建国前,燕京大学就成立了家政系,后来在1950年教育改革中,家政学科被调整去掉了。

至今家政专业学科教育始终没有形成规模化和体系化。截至到2020年10月,全国开设家政学本科专业的院校仅12所,开设家政服务与管理专业的高职高专有110所。

徐阿姨这样的优秀人才如果可以量产,就再也无人担心请不到好阿姨了。

03阿姨届的天花板还挺高

赵圆圆生了二胎出了月子之后,第一件事儿就是找到三年前用过的中介,希望这次再介绍一个优秀的阿姨。没想到时过境迁,上海的阿姨市场已经升级换代了。

中介上来就问:您家多大面积?几口人?阿姨是负责大宝还是二宝的?老人的饭阿姨负责么?

赵圆圆觉得简直莫名其妙,大宝白天上课,二宝基本上都在睡觉,阿姨在家不做饭干吗呢?难道是自己爸妈来烧饭给阿姨吃吗?

中介很耐心:亲~有些阿姨是专职带小朋友的,还要配个家政阿姨。

赵圆圆默默捂住了自己的荷包,再看了眼三室两厅的房子,哪怕请得起两个阿姨,家里也住不下两个阿姨。

抱着不甘心的念头,赵圆圆翻开了中介的朋友圈,朋友圈全是阿姨简历和客户需求,果然现在家政市场已经今非昔比。

除了普通意义上的阿姨,还有高端管家,家教师,家政师,收纳师,育儿嫂等等。

朴实的阿姨好像消失了,阿姨的技能都成了:定制个性化教育方案,培养学习心态,打理农庄?看到这里,赵圆圆觉得一定是自己打开方式有问题。

问了朋友才知道,这家中介已经转型做高端家政服务了。

毕竟就好像每个学金融的都想当PE,在阿姨界,高端家政管家才是阿姨的天花板,一个管家可以管理司机,家政阿姨,育儿嫂,家教等多个岗位。一个能请得起家政管家的家庭,从来不在乎给烧饭阿姨开的工资是1万5还是2万5。

看着那些海外留学甚至读了艺术的90后阿姨们,赵圆圆瑟瑟发抖,决定要让大家都感受到这种震撼,就扔了几份简历到宝妈群里面。宝妈纷纷没出息得表示,这种阿姨看起来就不正常,请回家啊,感觉要担心男主人的安危。

其实宝妈们想多了,高端家政师是这些年家政行业的趋势。

不说高端阿姨,现在连烧饭阿姨都以干的活越少越骄傲,因为越细分越高薪。

而在2019年我国家政服务企业突破74万家,行业企业数量庞大,但缺乏龙头企业和服务品牌,以小微家政服务企业为主。找阿姨看运气,就是因为信息的极度不对称。

赵圆圆在朋友推荐下换了另外一家中介,这家到是很接地气,发过来几个阿姨看起来都不错,终于像是可以干活的样子。

挑了一个阿姨约了个面试,赵圆圆感觉挺满意,想赶快把这位阿姨定下来,但是没想到人家阿姨不满意。中介转达了阿姨的意见:家里两个老人,阿姨怕自己和老人相处不好,觉得自己无法胜任。这么礼貌而委婉的拒绝方式,让赵圆圆一脸懵逼。

中产阶级太惨了,不仅上班在公司卷,请个阿姨都要互相内卷。

那些向中介拼命表示自己家的活不多,老人不烦,孩子不闹,吃饭很简单的样子像极了找工作的你我他。然而,阿姨的价格呢,却是居高不下,节节攀升。

为什么?中介回答说:好阿姨一直供不应求。那剩下供人挑选的是什么?就是要么价格高,要么学历低,经验少的阿姨。

家政行业自从疫情后就井喷式爆发,随着母婴服务、养老服务、家庭服务等需求日趋增大,家政从业人员缺口达到了3000万人,而优秀的阿姨都基本上还没到中介公司,就被熟人介绍走了。

赵圆圆觉得在这个市场上,自己才是被挑拣的对象。但看着胀气苦恼的二宝和上蹿下跳的大宝,外加杂乱无章散落一地的玩具,混乱的厨房和餐桌。赵圆圆明白被挑拣也要找个帮手回家,否则全职在家带娃就意味着再也无法回归职场。

04妈妈的战场以及爸爸去哪儿了

我家陈阿姨还是做了双眼皮,最后我只能恳求我的母上大人屈尊来带娃两周。

两周后,母上大人走的时候说了句:宝宝再见!外婆会想你的,立马按上电梯的门,毫无留恋。

陈阿姨在恢复期,上网自学了西餐,尤其是生拌沙拉这道菜,已经做得出神入化:“你这个年龄和身高,应该不超过100斤吧,宝宝妈妈?”回归的陈阿姨第一句话就惊得我放下了手中的麻薯和奶茶。多么优秀的阿姨,总让人清醒并充满自知之明。

我一时不知道她学做西餐是为了省事,还是为了监督我的健康。

毕竟每次去学校门口接孩子的阿姨们和老人们,都会进行一场无声的战役,这场战役的内容除了娃好不好带,课外班多不多,工资多少,估计还包括女主人的身材和容貌。

我不能给我家的阿姨丢脸,想到这里我赶紧在阿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中——又吃了一个麻薯。

至于李小佳,顾文和赵圆圆。我相信她们跟我一样,吐槽着阿姨,依赖着阿姨,又和阿姨和平共生。这届娃不好带,这届老母亲不好当,这届阿姨实力强。

这届爸爸呢,爸爸去哪儿了?别问,问了就是永远的追风少年,至死都是少年。

犹记得2020年春节疫情期间,上海万千家庭的阿姨都在外地过年,无法按时回沪上岗。另外一边,小朋友们停课父母们停工。家里面简直鸡飞狗跳,父慈子孝,乱做一团。大家都不计成本在朋友圈寻找一个合适的阿姨。

那个时候有个能够在上海的阿姨,是多么幸福,尤胜升职加薪,毕竟钱确实买不来一切。

没想到,最后能困住上海中产的,可能就是一个阿姨吧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