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十岁才有床铺睡...刘銮雄:你以为我只会追女明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1-10-12 20:01 来源: AI财经社 作者: 点击:

十岁时才有床睡的他,长大后竟建立起一个身家千亿的商业帝国,一生换过二十几架私人飞机,跟数不清的女明星传出绯闻,晚年却落得如此凄凉。枭雄刘銮雄的一生,堪称传奇,又催人深思。

“铜锣湾只有一个扛把子,那就是我陈浩南。”

这句象征港片高光时刻的《古惑仔》台词,迅速成为80、90一代人的青春记忆。

如今,你在中国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能找到几个对这句话如数家珍的中年人。哪怕他们从来没去过香港,不知道那个叫铜锣湾的地方在哪里;更不知道,现实中谁才是那里真正的扛把子。

现实中,铜锣湾是香港的黄金地段,最繁华的购物中心所在地。这里日夜不停,时刻见证着财富滚动与人类野心。

这样的地方,自然从来不缺故事。说到铜锣湾,普通香港人都能数出一串大佬:“铜锣湾地王”吴光正、买下铜锣湾并将其从荒山野岭开发成商业区的利希慎家族,还有一个最有故事的“铜锣湾铺王”刘銮雄。

如果说,香港最厉害的商人是李嘉诚,那最有故事的一定就是刘銮雄。

在香港,刘銮雄向来以拥有黄金地段的庞大零售商铺组合闻名于世。铜锣湾地带、皇室大厦、怡东商场等无一不是占据着铜锣湾最好的地段,仅仅是这套铜锣湾商铺组合,早在2001年,就已经直接持有近5.6万平方米的零售铺位出租物业,号称“铜锣湾铺王”。

可以说,普通香港人逛个街、买个衣服、吃个饭,都在为他的财产增值。他并不依赖于某个行业的兴衰,而是跟经济大势紧紧绑在一起,一荣俱荣,吃尽了香港多年来经济繁荣的红利。

他的拿手好戏是证券投资,在商业战场上拿下了“股市狙击手”的称号;另一面,他还能在情场混得如鱼得水,斩获一个“香港女明星收割机”的名号。

在目前的中国内地,刘銮雄的情史传播度已经远远高于他的经济实力,成为万千自媒体津津乐道的花边八卦。少有人知道,这位一度的香港第四大富豪,是如何以近乎白手起家的实力,建立起一个身家千亿的商业帝国;更没有人能说清,他的帝国为何跟他一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衰老。

(图源:视觉中国)

“既是同舟 在狮子山下 且共济 抛弃区分求共对 放开彼此心中矛盾 理想一起去追……我哋大家 用艰辛努力写下那 不朽香江名句。”

1973年,一首《狮子山下》唱响在香港这块土地。从1950年代就开始的香港新移民的奋斗精神,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终于被总结成了一首歌。

时间转回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初,香港人口暴增,从1945年的50万迅速增加至了1950年的220万。这批锐意进取的香港新移民,就此开启了香港“狮子山下”的时代。

潮汕商人刘火荣正是其中一个,来到香港后,他和续娶的妻子叶淑婉一起开了间米铺,虽算不上大富大贵,也可以说是小康之家了。

1951年,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取名刘銮雄,因在家中排行最大,又俗称“大刘”。按照正常的故事走向,他应该走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少爷路线。

但命运之手显然并不打算在他身上演绎一个这样寻常的故事。父亲刘火荣眼看着纺织业在香港兴起,便迅速开了一家制衣厂,满心欢喜地想要分一杯羹,却不想最终被骗,将所有家产都赔了个光。

刘家的家境突然急转直下,一下就从小康之家跌入贫困线内,加上父亲因生意失败大受打击,家里生计只能全靠母亲支撑,曾经的贵少爷刘銮雄也不得不一朝虎落平阳,过起很长一段时间的苦日子来——夏天铺了席子,跟家人一起挤在地上,冷了就换成毛毯,一直到十岁才有床睡。

粗活重活更是不少。“我差不多所有家务都做过,而且做得很好,包括砍柴、生火、烧热水都由我负责。”后来,在回想起这段经历时,刘銮雄感叹。

命运的齿轮在刘銮雄十岁之后再次转动。刘家再次一跃而起,靠着吊扇生意慢慢盘活了底子,甚至比以前做得还大。

无论什么时候,实现经济崛起的中国父母最先抓的都是下一代的教育问题。1970年,19岁的刘銮雄被父母送到加拿大温莎大学读书,再一次过上了悠闲的阔少爷生活。

而出于对儿子幼时过苦日子的补偿,母亲叶淑婉对刘銮雄的宠爱进一步升级,几乎到了有求必应的溺爱程度。重新荣升为“富二代”的大刘也像是存了报复性消费的心理,出手阔绰且奢华,动辄攒局请大家吃饭,音响要买最好的,开的车子更是全多伦多最漂亮的。

而在这个异国他乡的浪漫城市,除了收获数不胜数的羡慕目光,他还遇见了一个对他未来生活和事业将会产生极大影响的女人——宝咏琴,也是他的第一任妻子。

一直到四年后返回那个他熟悉的出生地——充满活力且蒸蒸日上的香港,并在家族风扇厂内工作四年后,刘銮雄最狂野的梦想也只不过是凭借自己的努力,在银行账户上拥有100万港币的定期存款,两口子能住上1500呎(折合100多平方米)的房子。

(图源:网络)

但无数段历史证明,真正能够获得成功的,永远是能够在时代洪流中,靠着敏锐的眼光和超人的胆识发现并利用机会的人。所谓时势造英雄,恰是如此。

刘銮雄无疑就是这样的人。他敏锐地发现了上世纪70、80年代爆发的两次世界石油危机引起的巨大商机,赚到了第一桶金。

当时,刘家的电扇产业一般面向中东出口。热带沙漠嘛,当然有电扇的销路。

但刘銮雄考察市场后,却做出判断:中东没有太多的上升空间,要做大就要进军北美市场!

父亲和那一班叔叔大爷股东们当然不同意。北美是什么地方,家家有空调。想往那里卖电扇,疯了吧!你个小毛孩,懂得什么?

他们没有看到:在两次石油危机期间,西方经济遭受了沉重打击,以至于一向大手大脚的美国人也不得不掀起一股节能风,而这就给了节能、省电的风扇重新流行的机会。

1978年,劝说父亲无果的刘銮雄最终决定单干。先是拿着女友宝咏琴说服准岳母用房子抵押来的15万去了趟西非,摸了摸贸易生意的门道;随后又正式和朋友梁英伟合资创立爱美高公司,生产吊扇,专攻北美市场。

据他后来回忆,美国采购商最初给他预计,一年大概能卖出二万四千台风扇。结果在货未到时他们就已经急电追加订货,最后一年竟然卖了二十四万台。刘銮雄也由此赢得了一个“电扇刘”的绰号。

临行前对妻子宝咏琴放言“混不好就不回香港”的大刘,也终于有脸回去见江东父老了。

1983年,已经从22名员工扩容到上万人的爱美高正式上市,融资1.5亿港币,顺便获了个“第一新兴工业股”的名号。

彼时,在香港股民眼里,爱美高是实实在在的制造业,刘銮雄是老老实实的实业家,同时也是一个与妻子琴瑟和鸣的好丈夫。不仅让曾经资助自己的岳母住上了价值上亿港元的豪宅,还大胆放权,将工厂的日常运营和数亿元的物业买卖谈判放心地交给妻子宝咏琴操刀。

刘銮雄从来就是一个喜欢享受物质财富的人。这一年,他一次性买了5辆法拉利。

然而,31岁的他,突然陷入了一个幸福的烦恼——他觉得自己“像个暴发户一样无所适从”,突然找不到方向和动力。

于是,这天他突发奇想,选择了坐公交车回家。

很快,刘銮雄就为自己找到了一门新生意,叫“证券投资”。

1985年初,市面上突然传出一个消息,股价高挺的爱美高两位合伙人刘銮雄、梁英伟意见不和,以至于到了不得不分手的地步。随后,刘銮雄果然以2.04港元/股的价格清仓了自己持有的全部爱美高股票,并和妻子一起退出了爱美高董事职位。

这真的是一场普通的股东不和导致的创始人退场大戏?

如今我们已经知道,刘銮雄抛空全部股票背后的最根本原因,实际是其敏锐地察觉到了爱美高股票价格的严重虚高,决定趁市场一片乐观之际,果断套现。

当然,这只是第一个层级。“高卖”从来都应该和“低买”搭配使用,方能发挥最大效用。

机会很快来临,在市场极其乐观地接受了刘銮雄抛售的股票后,爱美高的股价却在全球经济贸易环境剧烈变化的大气候下,从最高4港元一路跌至0.7港元,导致无数人忍痛割肉离场。

这时候就该是大刘的舞台了。他突然朝着相反方向奔跑起来,靠着超人的胆色和见识,杀了个“回马枪”,以0.8港元、0.9港元、0.75港元等的价格分批小规模买入爱美高股票。

这里藏了个小心机。他为什么要小规模分批买入,是为了避免过快推高股价而使自己的收购成本飙升。这也是大刘几十年投资一贯的风格,弄险中实藏稳健。

一番操作下来,爱美高34%的股份到手了。刘銮雄不仅重新夺回了控制权,还在一抛一吸间,合法地将无数小股民的财产转移到了自己手中,成功获利2亿港元。

这不得不让人感叹,一个精明的股市投资家,赚起钱来是真容易,更不需要像许多慌不择路的普通人,冒着巨大风险在《刑法》里找财路。

自此,大刘决定和传统制造业 say goodbye ,转行做起“证券投资家”。毕竟,他发现六七年以来风扇业务已经风光不再,“纯利由每年几亿跌至仅剩2%-3%”,而风起云涌的资本市场,却泛着刺激而暴利的万丈光芒。

不过,大刘豪横的投资风格,注定了他只能获得一个凶残而霸气的称号——股市狙击手。

虽然按照他后来的说法,自己“每次有这些行动,百分之一千、完全都是被迫的”,但从结果来看,他确实无愧于“股市狙击手”这个称号。

所谓“股市狙击”,往往被称为绿色敲诈,其常见做法是盯准一家公司控股权不稳而资产价值又很高之际,先在二级市场上大量吸纳对方股份,再伺机提出全面收购要约。简单地说,跟后来的“宝万之争”有点像,都是门口的野蛮人那一套。

此时,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为了保障控股权,要么在股价高位时含泪买回对方手上股份,要么无力回购,彻底失去控制权。而这两种情况下,“狙击手”都可以获得相当的利润。

将精力转投证券投资的刘銮雄经过几年血战,一度将控制的上市公司数量增加至了5家之多。但很快又将股份以高价卖回给大股东或者直接私有化,大赚一笔后果断开溜,最终仅保留了华人置业作为其商业帝国的上市旗舰平台。到现在,再过上几个月时间,这家成立于1922年的企业已经快算得上是一家百年老企了。

与此同时,在看到香港房地产市场的可观前景后,刘銮雄开始频繁在房地产领域动作,适时买铺收租,通过华人置业这家公司一步步搭建起了自己的物业帝国。鼎盛时期,华人置业坐拥皇室大厦、夏悫大厦、新港中心、铜锣湾地带等多处香港物业,成为了“铜锣湾铺王”。

试想一下,如果他一直守着制造业,就算最后垄断香港的风扇制造业,又能如何?人果然还是要看清时势。

商业帝国开疆扩土的同时,功成名就的刘銮雄还在另一个领域大杀四方,靠着出色的情场能力夺得了一个“香港女星收割机”的称号。李嘉欣、蔡少芬、关之琳等一众女星都被曝曾与他有过一段风流韵事。

大刘在对待起自己中意的女人,向来十分大方,豪掷千金的同时,又尽显“暖男”本色。送别墅、送豪车是富豪们追女生的常见套路,但要论怎么把这个套路玩出新意,大刘绝对有发言权。

为搏美人一笑,他曾爬二十多层楼梯为李嘉欣送麻薯包当夜宵,豪掷上亿为蔡少芬母亲还上她一辈子都还不清的赌债。就连送辆车,也要把车牌搞成“ I love you”的字样。这一点,是“国民老公”王思聪也比不过的。有评论家说,这大概是因为他从小看母亲辛苦打拼,懂得心疼女人。

多年后,大陆一位企业家总结出那句广为流传的话:

“凡是男性企业家开始追逐女明星,这家企业就离死亡不远了。”

实际上,早在1980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香港人就不满意大刘在女明星身上一掷千金了。

有中小股东质疑:大刘,你有钱的时候也不给我们派发红利,是不是把钱都花在了女人身上?

尽管刘銮雄对这种观点嗤之以鼻,扬言自己在女人身上花钱纯属自己个人的事情,并没有花费公司一分一毫,但他也同样在多年后的采访中坦言:后悔当时太过快活,“没有多赚点钱”。

但相比起绝大多数投资者,大刘显然已经足够出色。

不管是股市投资,还是物业领域,他的投资风格都具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胆大心细,且擅长根据形势,理性地判断出一项资产的真正价值;并在关键节点,利用长期灵活保持的现金储备,逆势而行、低买高卖,合法地把别人的财产转移到自己口袋里。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是一次不算完美的试验。当大多数人追随着亢奋的市场情绪,疯狂买进各类资产时,刘銮雄却敏感地嗅出不祥的味道。

他认为,香港地产价格涨幅过于“恐怖”,极有可能迎来深度回调,而赶在1997年初先后转让了娱乐行、怡东商场等华人置业及其个人旗下的多项物业财产,成功躲过一劫。其中,以36.4亿港元转让的娱乐行让华人置业获得了十年18倍的回报率,而当它8年后再次被接盘方卖出时,却亏了约9亿港元,显然,大刘卖在了高点。

当然,大刘也不是神仙。1997年他也曾马失前蹄,在股市上吃了个大亏。按他后来的说法,在1997年,“华人置业一共输了八十亿,自己私人更是输了一百多亿”。但物业上高位出售的资产还是成功储备了大量的现金,才能让他在2001年联合郑裕彤,出价37.5亿港元,拿下铜锣湾的黄金地块。

这次经历让大刘狠狠吸取了一番教训。于是,2003年非典,他表演的是“低买”技术,在市场普遍被悲观情绪笼罩下,抓住时机让华人置业开始进行股票回购,靠着低至1.76港元的平均每股成本回购了1.48亿股股份。仅仅一年后,这一数字增长到了平均每股4.24港元。

这一下,就赚到了普通人十辈子都赚不到的财富。

也是这一年,49岁的宝咏琴因疾病缠身永远结束了她传奇而多舛的一生。从1970年代的校园相识和患难与共,再到1992年她实在无法忍受丈夫的不断出轨,愤而离婚。随着她的去世,这对夫妻的恩爱情仇正式落下帷幕。

2008年的环球金融海啸,刘銮雄进一步将“低买高卖”技术发挥到极致,无数投资者血本无归之时,逆势赚了四五百亿港元。他也由此跃升为香港排名前10的大富豪。

“有时候不是我们厉害,而是靠一点运气,因为雷曼未爆发前,我们急流勇退,套现了很多钱,所以到雷曼爆发后,我们大举出动,投资得很大,我们买美国的债权,每一次都有四五亿美金或者欧元。”

然而,刘銮雄享受财富的劲头,堪称香港第一。

几十年来,他享用过的私人飞机已经有20多架,换飞机比普通人换汽车的速度还快。仅仅2007年,他向波音公司专门定制了一架波音787专机,耗资达1.5亿美元。他还是红酒和艺术品的收藏家,坦言买红酒花了10个亿以上,“可惜都让我喝了,要不然现在至少值70个亿”。

对比低调的潮汕老乡李嘉诚,不由得让人生出几分感叹,或许还有一点不祥的预感?

大刘的商业帝国继续向前,风流故事也同样在延续。不过,或许是厌倦了娱乐圈的浮华,在结束与关之琳的感情后,大刘转而追求起事业型女性。先有红颜知己王颖妤,后有留学英国拿到化学工程博士的才女吕丽君。

但最终,胜出的那个人叫甘比。

(图源:视觉中国)

然而,在商场和情场上纵横睥睨的人,照样逃不过生老病死的铁律。

2015年开始,刘銮雄上新闻的画风骤然大变。从原来与娱乐明星之间的花边新闻,骤然转变为与身体状况相关的消息。

他柱上了拐杖,坐上了轮椅,据传一直受肾衰竭、糖尿病和心脏病等多种病症困扰,2016年10月现身挚友郑裕彤的灵堂时,更是身形消瘦,需要在两人的搀扶下缓步而行。

在香港这个人均寿命近85岁、世界第一的地方,他竟然60多岁就病危,“只差两天不做手术就会有生命危险”,不得已将后事都安排了。

在香港这个最信风水的地方,不知有多少人在私下里议论他:他到底损了什么阴德,落得这么个结局?

2017年2月,大刘的新婚妻子陈凯韵(即甘比)履新华人置业执行董事;3月,华人置业发布公告,由于刘銮雄健康状况极为不稳,有需要在其在生之时实行重组,分别向长子刘鸣炜及陈凯韵的子女分派24.97%、50.02%的股份,后者由陈凯韵代持。至于前女友吕丽君的两个孩子,则并不在被分派之列。

若要挑选大刘最有感慨的一年,这一年应该榜上有名。

在安排后事的这一年,他在1月份以15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25亿)的身家,首度跻身在了福布斯香港富豪榜第4位。这也是他在这个榜单上曾占据的最高位置。

而在前一年,他刚发布声明,宣布自己与前女友吕丽君已于2014年分手;紧接着又在同年11月,和陪伴自己十余年的甘比登记结了婚。甘比原来是香港《苹果日报》的一名记者,2001年与大刘相识后,为他育有两女一子。这下子,昔日的香港贫民窟女孩完成了典型的灰姑娘式的逆袭人生,一举跃为香港最年轻的女首富。

换肾后,总算捡回一条命。在生死边缘徘徊过的大刘似乎变得淡然起来,重心也更多集中在健康和与家人相处上,正如他在这一年接受媒体专访时所说,“以前恨不得遇佛弑佛,遇父弑父都要去做”,现在却把钱看得不那么重要,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珍惜自己的健康。

不过,纵横半生后,不知道大刘会不会偶尔也会生出些许遗憾。

他这辈子,除了买铺收租、证券投资外,不是没有尝试过其他道路。然而,多不成功。

首先是败走香港大酒店。这家豪华酒店位于香港中区,始创于1866年,1906年以后落入到犹太人嘉道理家族手中,一度是十九世纪末香港上流社会的社交场所。

彼时,为了接近这张直接通往香港最上层社会的入场券,刘銮雄单资本金就动用了超过20亿港元。但几经交战后,他却不得不举旗认输。尽管这场围猎最终也为其带来了1.3亿港元的毛利,但却需要支付7000多万港元的银行利息,实际获利不过6000万港元,相较其动员的资本金,回报率小得可怜。

2001年,趁澳门博彩权到期招标的机会,大刘又一度尝试涉入博彩业,专门设立一家附属公司数码创意,就澳门经营赌场的专营权展开竞逐,以期从赌王何鸿燊手中抢一份羹。不过,他最终在这场激烈竞逐中出局,赌场大业也就此搁浅。

进入下一个十年,大刘的新遗憾大概率是没有抓住内地房地产的机会。

他可谓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要知道,早在1980年,还未与大刘产生任何联系的华人置业就已经开始探索在深圳投资工业项目,堪称最早进入中国内地的香港房地产企业。大刘入主华人置业后,同样早早觉察到了内地房地产的商机,先是在1987年和保利集团合作开发了丽京花园和北京希尔顿酒店等项目,之后又趁着1992年的春风,火速在北京和上海设立了办事处。

但后来的事实证明,华人置业在内地的成绩并不算优异。以至于大刘自己后来曾在年报中承认,“这段时间华人置业在中国内地的发展并不十分令人满意”。

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刘銮雄在内地的投资,更多还是沿用了他在香港那一套——收购并重建物业的做法,也即在黄金地段精耕细作、买铺收租;而很少涉足大型住宅房产的开发建设项目。

这一点与老谋深算的李嘉诚有很大不同。李嘉诚的风格是选定一个地方后,疯狂拿地,进行大规模房产开发。且这还与一般内地房地产公司拼命赶工赶紧卖的做法不同,他旗下的房地产项目开发周期都极长,甚至一度有1993年拿地,2018年才开发完成的,看看这25年的时间里内地房价涨了多少,就知道有多暴利了。也无怪乎李嘉诚常被提防“跑了”。

还有一个大刘承认的巨大遗憾,是跟儿子的关系没有处好。

2010年,他跟宝咏琴生的长子刘鸣炜被任命为了华人置业副主席。这位留学英国拿到法学博士学位的贵公子,是大刘寄以厚望的接班人。他也很优秀,自己拥有飞机驾照。几次来内地,竟然都是自己开飞机来的。

(图源:视觉中国)

不过,正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就算是富豪也躲不过世俗的烦恼。

被选定为接班人的刘鸣炜似乎对自家的企业并不十分感冒。2012年,接任行政总裁不到一年,他就宣布辞去总裁职位,只保留一个主席职位;之后干脆转头去了香港海洋公园出任主席一职,专心搞自己的事业。2020年,他甚至将自己在2017年分得的华人置业24.97%股份全数转让给了甘比。自此,甘比持股达到75%,并在2021年2月,正式接任行政总裁,成为了实质掌舵人。

儿子为什么不愿接班?坊间一度有传闻,大刘和儿子关系不太亲密。

在2017年的访谈中,大刘坦言,自己早年做生意无暇顾及儿子,以至于后来儿子“大部分时间都不听自己的话”,多亏好友在其中协调,两个人的关系才慢慢改善了很多。

“他的性格品行一流,唯一的缺点就是比较硬头(太固执)。”彼时,刘銮雄曾如此评价自己的长子,并坦言,父子亲情淡薄,是自己很大的遗憾。

“但是没办法,那时候要打拼,而机会转瞬即逝,不然把儿子关系搞好了,做乞丐吗?”

时光进入2021年,大刘夫妇似乎在做好退场的准备。

成为华人置业掌舵者的几年间,甘比紧随着丈夫大刘的脚步,不管恒大股价如何起起落落,始终是许家印“坚定的朋友”。

有数据显示,高峰时期,刘銮雄夫妇在恒大的持股比例一度达到9.01%,共计约11.94亿股。2020年8月和2021年初,甘比还先后斥资45亿港元、30亿港元认购了恒大物业5.37%的股份及恒大汽车年初的定增募资。

不过,今年8月开始,刘銮雄夫妇开始陆续减持恒大股份,割肉离场。

据华人置业9月23日的公告,短短一个月内,其已经出售约1.09亿股恒大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0.82%,套现约2.47亿港元,且后续可能在未来12个月内清仓,而如果按照9月21日收市价出售,预计全部出售8.6亿股恒大股票,将合计亏损约108.63亿港元。

而在套现恒大后,华人置业又在10月6日以受外部环境导致的经营不善和投资失利为由,宣布了刘銮雄夫妇拟将其私有化的提议。

(图源:视觉中国)

不可否认的是,由于恒大股价和别墅行情的萎靡,以及疫情冲击下导致的中国香港、英国等地经济的严重缩减,华人置业的业绩和股价均受累颇多。不仅归母净利润在2021年上半年出现了3102万港元的亏损,股价更是一路下滑,从2017年的14港元左右一股,最低跌至了2021年9月的1.98港元/股,市值不足百亿港元。

马上成为百年老店的华人置业,距离当初那头动辄可以靠着租金年入几亿的现金奶牛,越来越远了。

而大刘,说到底,虽然是个白手起家的枭雄,但其模式还是传统的一人公司,搞的是家族企业,由他一个人说了算,这在大型上市公司中属于较为罕见的情况。

再加之,这家公司并不靠技术或者资源牟利,而是靠投资,这样就很依赖个人的眼光和意志。当他老去,接班人无法复制他的敏锐眼光和胆色,公司也很难守住往日的辉煌。

香港“狮子山下”的时代,再也回不去了。

2017年,一直低调的大刘,晚年出人意料地接受了一次长时间的电视访谈,回顾了自己的一生。其中,在被问到自己最爱听的歌时,大刘脱口而出了那首徐小凤的《大亨》。

这首歌,现在网上还能找到。这位同样是内地移民的香港老牌女星,用舒缓中略带悲凉的女中音,一字一句地唱着:

“他也在找

我也在找

找到名利几多

他拼命追

我拼命追

追到又如何

追到什么

找到什么

收到又几多

得了什么

失了什么

可有认真算过

何必呢

何必呢

可知一切他朝都会身外过

得的多

还失的多

升到高的终于都会低坠

何必呢

何必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