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纽约时报:美国不能将TPP拱手“让给”中国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1-09-22 08:45 来源: 纽约时报 作者: 点击:

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没有幽默感的人,肯定没有关注这些天来自太平洋的新闻。

中国上周申请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该贸易协定最初由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谈判,其目的正是为了制衡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经济实力。不幸的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没有去了解它的用意、让国会批准它,反而迅速撕毁了它,此后,民主党人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恢复这项被称为TPP的协议。

北京申请加入TPP,在外交上相当于美国申请加入中国在亚洲的“一带一路”贸易和投资倡议,或者俄罗斯申请加入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因为俄罗斯控制着加拿大以北部分北极圈地区。换句话说,这是一个巧妙的恶作剧。

但这一策略暴露了美国在对华外交政策制定方面的真正弱点,中国已成为美国在当今贸易和外交国际体系制定规则主导地位的最大挑战者。

就在中国宣布这一消息的前一天,英国、美国和澳大利亚宣布了一项历史性的安全协议,帮助澳大利亚部署最先进的核动力潜艇,以对抗北京在亚太地区日益增长的海军影响力,从而将同中国的地缘政治竞争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但我们需要一个战略,不只是用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执行巡逻任务的潜艇去遏制中国。我们需要一个战略来改变中国今天的行为,这也是TPP的部分目的。

中国从未被奥巴马政府的政策设计者正式排除在TPP之外。但给北京的信息是:如果你想成为这个由美国制定的21世纪贸易协定的一部分,你就必须遵守我们的规则。正因如此,中国的改革者对TPP感兴趣——他们把它视为撬开中国体制的杠杆——而强硬派对它的恐惧超过了潜艇。

但在美英澳潜艇交易之后,中国人显然对自己说:“我们来找点乐子吧。美国人太蠢了,根本就没到加入他们设计的贸易协定,这个协定旨在让我们出局,让美国入局,让美国的太平洋盟友关系更密切。其他11个伙伴国家在没有美国的情况下还在继续推进,他们甚至给它重新命名为《全面和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CPTPP)。所以,让我们试试利用更容易进入中国巨大市场的吸引力,按照我们的条件而不是美国的条件来接管TPP吧!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来反击美国与澳大利亚的潜艇交易呢?”

这是一个聪明的举动。正如《华尔街日报》上周五报道的那样:“十年前,这是一个由美国领导的贸易俱乐部,寻求限制中国经济模式的影响。现在华盛顿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而北京希望加入——作为该组织最大的成员。”

虽然中国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加入(这需要成员国的一致同意),但仅仅通过这次申请,北京就暴露了美国的极左和极右在中国问题上有多不正经。他们抱怨北京的人权政策,然后又阻止美国最有效的工具之一(也是我们能做的最大努力)——也就是TPP——推动中国走向更透明和法治。

“中国的改革者仔细观察了最初的TPP谈判,希望中国加入TPP可能导致国内改革,”咨询公司安可顾问(APCO Worldwide)大中华区主席麦健陆(James McGregor)表示。“那些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在新的加入TPP申请中,中国可能会试图利用其巨大市场的诱惑来吸引其他成员国,让它们允许中国只满足TPP的一些要求,而其他要求就糊弄过去。”

让中国这一步棋显得愈发荒诞的是,特朗普在撕毁TPP之前对其内容一无所知——他的主要反对理由肯定是,这个协议是由奥巴马谈判达成的——当他在2015年11月的竞选辩论中首次被问及这一问题时,特朗普错误地认为中国从一开始就加入了该协定。特朗普只是走在了时代的前面!

但特朗普的愚蠢在相当程度上得到了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他的进步派伙伴们的默许,他们下意识地反对这项协议——尽管该协议是由奥巴马设计的,旨在解决自由贸易中所有令左派不满的劳工和环境核心问题。

让我们回看一下录像,回想一下奥巴马团队,不是特朗普,也不是共和党,是奥、巴、马在最初的TPP中加入了什么。这个协定还包括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

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多边贸易协议之一,其中包括限制向我国市场倾销补贴产品的外国国有企业。协议详细规定了对最新、最先进的美国产科技产品的知识产权保护——比如免费获取所有在中国受限制的云计算服务。协议中有明确的反人口贩运条款,禁止奴役外来劳工。它禁止濒危野生动物的贩运,这在中国仍是一种常见的行为,并且对疫情的暴发起到了一定作用。它要求缔约国允许工人组建独立的行业工会进行集体议价,并消除一切童工。

事实上,2012年访问澳大利亚期间,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讲话中表示“TPP是开启自由、透明、公平贸易的贸易协议金标准,也就是一种有法制和公平竞争的环境”。它将建立起“对工人和环境的有力保护……对工人权利的尊重可以带来积极的长期经济结果、有更高薪资和更安全的工作条件的优良就业机会”。

不过,作为总统候选人的克林顿又本着典型的民主党作风,在与特朗普竞选的时候避谈这一协议,而不是去解释我们这11个TPP伙伴国家有80%的商品本身就是免关税进入美国的,而我们的商品与服务却要在这些国家面临约1.8万项关税——这些关税原本会被该协议取消。TPP原始缔约国将占据全球GDP的40%,使其成为太平洋地区名副其实的标准制定者。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估计,美国在TPP之下的国民收入每年可以增长约1300亿美元。算不上特别大,但是个不错的增幅。

愈发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我们的太平洋盟友为了缔结这一协议,向美国做出了以往不愿做出的贸易让步——这恰恰是因为这些国家希望我们能在这一地区成为更大的经济力量,以制约中国日益增强的统治地位。结果我们就这么走开了,如今中国希望取代我们的位置——并且要按他们的方式。

现在回到TPP还来得及,我们甚至可以坚持制定更严格的原产地规则(特朗普在新的NAFTA中加入了这些)来巩固它。这样一来,倘若中国最终得以加入这一协议,他们就不能把核心价值链留在中国,只把最终的组装转移到越南,以此规避美国对某些中国出口物的关税。

我认为,美国即刻加入TPP,要比多年后才能部署的潜艇重要得多。如果美国一直不加入,届时CPTPP肯定就要改名了。缩写不变,但名字实际上变成了“Chinese People’s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中国人民跨太平洋伙伴关系)。

那是不是挺搞笑的……

托马斯·L·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是外交事务方面的专栏作者。他1981年加入时报,曾三次获得普利策奖。他著有七本书,包括赢得国家图书奖的《从贝鲁特到耶路撒冷》(From Beirut to Jerusale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