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身份耽误她了?81岁的丹麦女王,决定去Netflix打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1-09-14 02:23 来源: 外滩TheBund 作者: 点击:

谁说当女王

就不能事业爱好两手抓

当别国王室上新闻不是因为绯闻就是八卦的时候,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却在埋头干副业。

最近,这位日常着装鲜艳时尚的女王应聘上了Netflix电影《埃伦加德》(Ehrengard)的服装和布景设计师。更惊人的是,她已经81岁了。

按说,这个年纪的老人,就算是普通人也该颐养天年了,养尊处优的女王不愁吃也不愁穿,还在丹麦这样一个全世界幸福指数几乎最高的国家,怎么还想着要打工?

听到这个问题,玛格丽特可能会发出爽朗大笑,然后告诉我,设计这件事,她已经做了几十年了。

01

女王是个手艺人

目前欧洲只有两位女王,除了玛格丽特,就是她表姐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

和表姐一样,玛格丽特的女王生涯也很长久,到明年就是加冕50周年了。但身高一米八的她看起来却比表姐整整大了一号。

玛格丽特的性格也比伊丽莎白活泼随性的多,在欧洲王室里,算是非常特立独行的一位。

在哥本哈根街头,你偶尔能见到她拎着菜篮子买菜,看上去就像隔壁家保养很好的奶奶。

之前,她还有个外号叫“烟灰缸”女王,因为实在是太爱抽烟。

直到2006年丹麦不允许公共场合抽烟后,玛格丽特才不在公众面前抽了。可以想像,当这位女王想要做舞台设计的时候,谁也拦不住她。

关键是,玛格丽特并不是雷声大雨点小,她真的爱好,而且设计得挺不错。

Netflix这部电影《埃伦加德》的原作是丹麦作家凯伦·布里克森的童话故事,女王本人不仅读过,也很喜欢,刚好背景对口。

更何况,在童话改编的服装和布景设计上,玛格丽特是绝对的老手了。

在被Netflix“雇佣”前,她的简历上已经写满为丹麦的电影、电视剧、芭蕾舞团设计服装和布景的工作。

这份兼职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了,其中以安徒生童话的改编作品最多,不仅有丹麦电影《野天鹅》,还有丹麦电视台拍摄的《扫烟囱工和牧羊女》,以及和蒂沃利剧团的芭蕾舞剧《灰姑娘》、《拇指姑娘》、《打火匣》、《坚定的锡兵》等。

在电影《野天鹅》里,玛格丽特创作了43件拼贴剪纸以及11套戏服。

甚至,作为幕后工作者的她还首次“触电”,在片中饰演了一位老妇人。

演员们惊讶地发现,女王的工作热情总是非常饱满,而且从来不怕大家提意见。

批评甚至是玛格丽特乐于见到的。在剧院后台,她从不拿自己当女王,只是一个纯粹希望取得最佳演出效果的设计师。

工作时,玛格丽特既干练,又自在。

她会在地板上把纸铺开,俯身凝神地创作,又或者在简陋的试衣间里对面料挑挑拣拣,叫着“就是那个漂亮的蓝色!”

饿了,她也会伸出挂满珠宝的手夹两个覆盆子夹心饼干,就着一大口咖啡就吞了下去。

一开始,团队的其他成员还会对女王的到来感到一丝激动和惶恐,最后,在玛格丽特毫无架子的带动下,有时也会完全忘记她是谁。

有空的时候,在演出前,玛格丽特每天都会全程跟进排练。

演出结束后,她也会高兴地冲上台,作为制作团队中的普通一员,和演员们一起手拉着手谢幕。

创造力被玛格丽特真正地运用在了生活的方方面面。

去年疫情期间,为了安抚国民好好居家隔离 ,她的一段宅家做手工的视频在丹麦转得火热。

和“柯基党”的表姐伊丽莎白不一样,她养的狗是一只腊肠犬。从钟爱的宠物那里借来造型,玛格丽特剪裁了一顶帽子,戴上后还摇头晃脑地模仿。

八十岁时还保有一颗童心,难怪从她手里始终能绽放出童话般的创意了。

02

会设计的人

怎么可能不会穿

这个时髦又懂设计的老太太,对穿搭一向保持着自己的审美标准。

2013年,英国《卫报》把她评为“全球最会穿衣50人”。去年,《Vogue》英国版也忍不住给她出了时尚专题。

在接见日本天皇夫妇国事访问的时候,玛格丽特身穿了一件火烈鸟粉色的塔夫绸连衣裙,有着俏皮的螺旋桨式袖子。

图/JULIAN PARKER

儿子和儿媳大婚时,她玫红色花卉图案的长裙以及搭配的手包也是如此的明艳耀眼。

图/TIM ROOKE、SHUTTERSTOCK

独到而优秀的审美或许和她从小热爱绘画有关。

无论是素描、油画,还是水彩画,她都喜欢。公务闲暇时,常会在每周四的下午钻进画室,一呆就是几个小时。

上世纪70年代初,当英国作家托尔金的著作《魔戒》风靡时,还是王储的玛格丽特也成了书迷。由于太喜欢里面的风土人情,她动笔创作了插图,之后以笔名Ingahild Grathmer寄给了作者。

托尔金收到插画后吃了一惊,他发现,玛格丽特的不少画作竟然和他自己的想法非常一致。于是,1977年《魔戒》在丹麦出版时,玛格丽特的插画成功被选用。

有了托尔金的肯定,玛格丽特逐渐开始发挥在绘画上的天赋,几十年来从未放下过这个爱好,常有画作展出。

2012年,她在哥本哈根方舟现代博物馆举办个人画展“色彩的本质”时,已经可以展出130多幅绘画和剪纸作品了。

风景画是她最偏爱的。

这是因为,丹麦美丽的自然风光正是她的灵感源泉。

2018年,玛格丽特的水彩作品还登上了格陵兰邮票,发行日期正是她的生日——4月16日。

75岁时,有人曾问玛格丽特,不当女王,你会去当个艺术家吗?

本以为或许会听到肯定的回答,没想到玛格丽特却使劲地摇了摇头。

她承认,自己在女王和艺术工作者的双重身份中足够久了,以至于两者都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甚至还为彼此输送了灵感,成为了“充电”法宝。

或许,正是两个身份的相辅相成,才成就了最好的她。

03

学霸女王

“娶”了法国丈夫

作为丹麦国王弗雷德里克九世的长女,玛格丽特和两个妹妹一起长大。

由于只有公主,没有王子,丹麦政府在1953年动议修改了只有男性可以继承王位的法律,得到了丹麦国民的支持。

于是,玛格丽特就成为了丹麦第一位继承王位的女王。

13岁成为王储,玛格丽特没有辜负丹麦的期待,从小就显露了学霸的本性。

在国内的哥本哈根大学和奥胡斯大学读完书后,她又陆续去了英国剑桥大学、巴黎索邦大学,以及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留学,学习了考古学、哲学、政治学、经济学等多个方向,最终以法学博士毕业。

在脸上还有青春痘的年纪,她已经加入了丹麦国防卫队女子飞行团,总共服了12年兵役,开飞机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可谓英姿飒爽。

在英国留学时,玛格丽特遇见了年轻有为的法国外交官亨利,觉得“天空突然爆炸了“。

两人很快定了情,亨利也为她放弃了法国的贵族身份,把名字也改成了丹麦名亨里克。

1967年两人大婚时,玛格丽特还参与设计了自己的婚纱。

几十年里,玛格丽特和丈夫一直是一对神仙眷侣。

他们一共有2个儿子,2个女儿,5个孙子,以及3个孙女。

两人日常生活也志趣相投,亨里克写的诗集,玛格丽特也能配上插画。

作为外交官,亨里克的语言天赋很强,除了法语和婚后学会的丹麦语,还会英语、汉语,以及越南语。

玛格丽特作为女王,语言能力自然也不输。不仅英、法、德、丹麦和瑞典五国语言全都精通,由于法罗群岛也是丹麦的属地,她还懂一些法罗语。

这也助两人展开了文学翻译生涯。偷偷以H.M.Vejerbjerg为笔名,玛格丽特和亨里克合作把法国作家波伏娃著名的长篇小说《人都是要死的》翻译成了丹麦版。

由于翻译得实在不错,很多国民都好奇,这位译者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后来才知道竟然是女王夫妇。

2018年,亨里克在情人节前一天去世。玛格丽特却在葬礼上,收到了来自丈夫的最后一场的浪漫。

这是因为,他提前把自己的葬礼设计成了一座鲜花的殿堂。当女王站在其中时,忍不住潸然泪下。

一切都如同亨里克在婚礼时说的那样,“当我来到丹麦时,好像走进了美丽的花园,而那个姑娘,正是花园中最美的。“

04

她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尽管现在把服装布景设计做成了副业,玛格丽特年轻的时候,最想当的是考古学家。

1957年时,她的外祖父——瑞典国王古斯塔夫六世邀请她去罗马进行考古发掘,玛格丽特激动地提前六个月就开始准备。

后来她在剑桥大学主修了史前考古学,并在1962年前往非洲进行了真正的考古工作。即便非常艰苦,玛格丽特依然无所顾忌地趴在占满沙尘的测绘现场,只因为是真的热爱。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她在1979年第一次访华的时候,看见西安兵马俑,就急切地想要跳进坑里。

玛格丽特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访问的西方君主。在抵达北京的当天,她就去参观了荣宝斋和琉璃厂,啧啧称奇。

按惯例,丹麦女王只会访问一个国家一次,玛格丽特却为中国破了例,在2014年进行了第二次访华。

这次,她成为了第一个访问南京大屠杀博物馆纪念馆的在任国家元首。曾经,丹麦人辛德伯格,在这里拯救了上万名中国人的性命。

作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启程前,她还能回忆起35年前和丈夫一起爬长城的时光。

亨里克去世后,玛格丽特依然被看到在街头拎着菜篮子购物,在南法可以酿葡萄酒的城堡里度假。

这座城堡是她和丈夫几十年前一起买的,夏天经常来小住。望着同一片田园风景,玛格丽特仍没有放下她的画笔。

玛格丽特一直希望,当自己离世后,能不仅作为女王,也因自己创作的艺术作品被记住。

和法兰西菊同名,这一辈子,她都在为自己盛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