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重返荣耀之路 巴黎圣母院火劫两周年 修复进度面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1-04-07 12:29 来源: 联合新闻 作者: 点击:

2019年4月15日,一场恶火侵袭了巴黎圣母院,在众目睽睽之下,绝大部分的木质阁楼屋顶遭到吞噬,随后标志性的哥特式尖塔更在全球人民的叹息声中应声断裂。

历史可追溯至12世纪的巴黎圣母院是法国历史人文的瑰宝,对法国人而言,这绝对是揪心的一夜。火灾当下,总统、总理、部会首长都停下手边的工作,全心对抗恶火。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当晚向全国人民说道:“过去我们建造、扩建、改善了这座大教堂。将来我们会一起重建它,因为它是法国命运的一部分。”

隔天,马克龙随即宣告要在五年内重建圣母院─也就是2024年巴黎奥运前夕,时任总理菲力普(Edouard Philippe)也宣布举办圣母院重建国际建筑竞图。

要现代还是古典? 修复方案急转弯

顿时间,国际知名建筑师都跃跃欲试。几个月后,各种圣母院的创新设计纷纷出炉,包括斯德哥尔摩建筑事务所提出以公共游泳池取代尖塔和屋顶、比利时建筑工作室的空中花园及法国地景建筑师的露台步道等,在全球网友间掀起一波讨论与投票热度。

然而在古迹与建筑国家委员会主席李鲁(Jean-Pierre Leleux)的倡议下,马克龙政策大转弯,在2020年7月宣布放弃建筑竞图,并决定重新建造“一模一样”的巴黎圣母院。

李鲁在接受参议院平台访问时表示,当初政府宣布要国际竞图时,他在内的古迹爱好人士都感到忧心。他说:“我们不反对建筑现代化,但这不适用于巴黎圣母院。”此外,时间也是考量因素,若要国际竞图,重建将会花去更多时间,无法达到五年内完成的要求。

解决铅污染又来疫情 工程两度中断

回顾过去两年,巴黎圣母院的重建过程出现不少始料未及的挑战,导致修复工程两度中断─第一次是350吨铅构成的教堂尖塔和屋顶燃烧后残存铅微粒子造成的污染;第二次则是2019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由于铅可能对人体带来伤害,因此不仅圣母院修复工作于2019年7至8月间暂停,连巴黎市政府都颁布一连串紧急措施,封闭工地进行去污染工程,以及下令检测周边的学校和托儿所,确认铅金属微粒子残量是否超标等。

也因此,在总统宣布依照原貌重建圣母院后,另一个争议马上浮现─能否保留铅制屋顶。最后古迹与建筑委员会成员投票通过继续使用铅,“以尊重原始建材”。法国地景与美学保护协会荣誉主席、艺术史学者加蒂(Alexandre Gady)向委员会解释,“巴黎圣母院当初的屋顶就是用铅制作,若我们改变放在如此脆弱建筑上的建材,恐会改变整个结构的平衡”。

修复工程总监乔治岚则认为,所有巴黎的重要古迹与全法国大教堂的屋顶都是铅制的,而且“现在也有让铅制品不会危害健康的处理方式”。

铅污染危机后的六个月,疫情又打乱步调,修复工程自2020年3月中又再度停工,直到4月底才逐渐复工。获准复工时,乔治岚向媒体强调,会采取必要的措施,以确保人员遵守卫生规范与社交距离。

光拆鹰架就花半年 如履薄冰步步为营

此外,4万片鹰架拆除的工程远比想像中更加艰困。由于大火发生当时圣母院正在进行修缮工程,屋顶满布鹰架,烧熔后的鹰架接近崩塌,拆除过程为了不进一步伤及已被火烧出大洞的建筑与施工人员,必须格外小心,一片片拿除,以至于鹰架拆除行动竟耗时半年,直到2020年11月底才大功告成。

接着,教堂两侧搭起新的鹰架与长板,并运进五组每组1.5吨、特别订制的木制穹顶下方加固支撑机制,以确保之后尖塔施工时屋顶承重无虞。

在这过程中,屋顶之外的修复工作也同时进行,包括一旁的祭堂、壁画和彩绘玻璃等。壁画修复师巴宏(Marie Parant)在受访时说道,“这是很棒的事,所有工程都同时进行。我们和玻璃、雕刻及壁砖修复师一起工作。我们很喜欢这个工地的点,就是大家一起修复,如此一来,壁画与石像、玻璃及雕刻就更能互相协调融合”。

2月初开始,另一项作业也马不停蹄地展开,那就是尖塔骨架木料的筛选工作。森林专家有两个月的时间,在100到200岁的橡木中,挑选出长度、粗细与质地合适的橡木,作为支撑历史尖塔的重要骨架。砍伐工程预计今年进行,并于2023年完成尖塔制作,赶在2024年风光重现。

各方捐款如水涌 富豪节税引争议

巴黎圣母院的修复行动,被法国视为抢救人类文化遗产的浩大计划,不仅有40多间公司参与,每天最少动用200名工匠、施工人员和工程师轮流爬上50米高的工地。无论是在政府反应的速度,以及各界齐心协力相助的程度上,巴黎圣母院的重建工程都可说是全球古迹抢救的标志性参照。

祝融意外当晚,马克龙立即宣布将成立国家级单位以应对用来重建教堂的捐款,并委由四大古迹文物相关基金会协助募捐。菲力普也于隔天召集内政、文化、财政等部会首长,研拟圣母院重建计划,并在一周后提交《巴黎圣母院重建与保存特别法》草案,其中包括马克龙承诺的全国募资单位、增加减税额度、补助管理委员会、成立专责机构等,以最大幅度加速重建工程。

各方涌进的捐款数字也令人振奋。协助募资的古迹基金会网站当晚就因太多访客而不堪负荷,加上法国路易威登集团(LVMH)阿尔诺(Arnault)家族、莱雅集团(L’Oreal)贝登古(Bettencourt)家族、开云集团(Kering)皮诺特(Francois-Henri Pinault)家族等大财团的大笔捐款,募集金额很快就超过8亿欧元。同时也有企业捐赠物资,例如资产管理公司Groupama就捐赠了1,300棵百年橡木。

国际捐赠者也慷慨解囊。塞尔维亚以国家名义捐赠100万欧元,为第一个官方捐款的国家;匈牙利塞格德市(Szeged)则捐赠了1万欧元,以感谢1879年当地毁灭性洪水重建工作时巴黎给予的协助。美国、巴西等地都有机构提供大笔捐助。智利、加拿大等国则承诺提供所需的天然资源如铜、钢、木材等。

然而涌进的募款也引发争议。首先是财团大笔捐赠可获得60%的税款扣抵,被部分人士批评根本意在节税。面对争议,皮诺特和阿尔诺随后都放弃捐款扣抵。

另外,法国审计法院2020年9月底公布巴黎圣母院保存与重建报告,提醒院方应该要把捐赠款项全部用在保存与重建相关的工程上,因为调查发现,院方把一部分的经费用于重建专责机构的人事、办公室租赁与宣传费用上。审计法院指出,人事费用一年高达500万欧元,这是很不正常的。法院呼吁院方针对经费运用成立清楚的会计系统,提供资金运用明细。

剖析结构与重力 数位科技当后盾

尽管恶火重伤历史瑰宝,但事实无法改变,法国人选择积极乐观以对。法国评论家纷纷表示,这是一个审思历史与现代关系的时刻,也是一个得以解剖并彻底分析古迹结构、建材的珍贵机会。

《世界报》(Le Monde)更以“巴黎圣母院:复兴之路”为题制作一系列专题报导,其中一篇提及数位科技在这次历史重建中的关键角色。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九间实验室、20多名的研究员共同搜集演算各种圣母院因祝融之灾而变动的结构、重力、建材等数据,并以3D数位动画方式让工程人员与修复师得以模拟。

他们希望能藉这次机会,挖掘过去无法取得的古迹历史资讯。更重要的是,他们决心要倾尽科技知识之全力,协助巴黎圣母院踏上荣耀复兴之路,再次泽被守护它近700年的子民们。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