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郑爽张恒再开庭曝新料!张恒多次称要打死郑爽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1-04-06 22:54 来源: 会火群像 作者: 点击:

北京时间4月6日23点,郑爽与张恒抚养权纠纷案终审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县开庭审理,采取网络直播的方式。

早在3月22日,郑爽张恒就孩子抚养权一案已于美国进行一审,主要是双方律师和法官对郑爽进行了质询,按照程序,本次终审将是双方律师及法官对张恒进行质询。

目前郑爽争取的是共同抚养权,而张恒争取的是唯一抚养权,这一次终审本应该对双方的抚养纠纷做出最终判决,但最后法官表示再讨论两个星期。

虽然结果没出,但小像加班加点的努力也没白费,全程旁听了此次庭审直播,并对庭上重点内容进行了整理。

对于这场庭审你想知道的内容,基本全都有!

一、律师提出郑爽害怕张恒,张恒多次逃避话题

第一次庭审透露,两名孩子最终平安出生,男孩于2019年12月19日出生,女孩于2020年1月4日出生。

女方律师开场就强调,郑爽之所以去年没来美国接小孩,是因为她害怕张恒,并询问张恒在2020年是否对郑爽有暴力威胁。但张恒否认,称自己对郑爽没有暴力威胁,但郑爽对他全家都有生命上的威胁。

后来郑爽律师让张恒亲口读出在物证中,和郑爽的聊天内容。其中包括“打死你”“我怕你”“厚待KKK”等等。

关于“打死你”,郑爽律师理解为字面上的意思,但张恒解释和郑爽的聊天记录中有上百条“打死你”,且是双方说的,是一种朋友和朋友之间的玩笑话。

至于“厚待KKKKK”“FK U”等词汇,张恒表示自己是喝醉了无意识,90%的字都读不出来,连不成话,不知道自己打的是什么意思。

二、郑爽曾主动与张恒沟通孩子问题,对方以“逻辑不清”为由不予回复

重新开庭后,郑爽律师指出郑爽曾很详细地告诉过张恒怎样将孩子带回中国,有跟他合作想把孩子带回中国的想法。张恒也肯定了这一点,但他又补充郑爽这些举动,是在丑闻曝光之后才开始尝试。

聊天记录的证据还显示,郑爽曾对张恒明确表达不要把孩子的事放在网络上的态度,但是张恒没有回复她。对此张恒还是用了同一个答复——因为郑爽说话没有逻辑,他看不懂,所以没有予以回复。

在已更新的聊天记录物证中,郑爽曾问张恒是不是在骗她以及他是否并不在国外,并要求张恒将自己的定位发给她,但张恒并没有发送。

郑爽也曾问过张恒在疫情结束后是否要回国,张恒也只是表示顺其自然,没有给出确定的归国时间。

而对于之后郑爽建立相关群聊,邀请张恒加入,张恒却多次退出的行为,张恒表示,是因为群聊里有很多他不认识,并且与孩子的隐私无关的人。

三、张恒为什么在联系一次郑爽未果后,选择彻底沉默?

对于律师提问自己,为什么在微信联系未果后,没有尝试通过,例如邮件、电话等方式联系郑爽时,张恒表示,郑爽作为一个妈妈,主动了解孩子的信息是最基本的责任和义务,而不是他的。

张恒还强调,他在2019年期间一直保持和郑爽一家人的联系,但郑爽家人却试图弃养孩子。

同时,张恒律师对张恒在微博公布孩子照片的行为进行了提问,问他是否知道此行为会对孩子成长有负面影响,同时也伤害到了郑爽的事业。

对于后者,张恒态度比较回避,表示自己不清楚、不知道。但对于前者,他表示自己只是展示了和孩子的日常,这是每个父母的权利,不认为对孩子会有什么影响,甚至不觉得这件事在中国会引起大众关注。

相反,他认为这样做变相保护了孩子,防止了郑爽试图弃养孩子的行为。如果他保护不好,孩子就可能被郑爽送到福利院。

四、马天宇和张恒的聊天,暴露出郑爽早就知道孩子出生的消息?

在本次庭审中,有一个意料之外的名字被提到,那就是郑爽的圈内好友马天宇。

此前郑爽曾声明自己在2021年2月以前,都不知道孩子已经出生。但张恒却认为郑爽在这件事上撒了谎,而他给出的证明就是自己之前和马天宇的聊天内容。

张恒称在2021年1月15日,马天宇曾加他的微信与他聊天。张恒说自己此前从未向马天宇透露孩子已经出生,但马天宇对他说“既然孩子已经生下来了,就好好照顾”“忍一忍委屈,随便她(郑爽)搞”。

因此张恒认为,作为郑爽好友的马天宇此时都已经知道孩子出生的消息,郑爽本人应该也是知情。

但法官对他的这次发言没有予以采用,认为张恒是引用他人的表述,并不能被看做他自己真正知道的事实。

五、张恒质疑郑爽的人品,担心她会高价收买人证做假证

张恒律师就张恒和两个孩子代孕母亲之间的相关沟通和联系,询问了张恒。

据庭审得知,张恒曾两次要求过代孕母亲拍摄视频来讲述事实,为此还向代孕母亲展示过自己的房子、车子及为孩子找的保姆。

对此,张恒解释拍视频的目的,是为了防止郑爽玩花样。据他对郑爽的了解,她很有钱,会用高价去收买别人做假的证据。因为害怕郑爽收买两个代孕母亲,所以提前录制视频,确保自己陷入以上境地时可以反击。

同时,他要求代孕母亲不要泄出他的个人信息,也不要将孩子的信息传递给郑爽。他认为如果郑爽需要这些信息可以直接来问他,而不要需要玩这些把戏。

六、为什么张恒在怀疑郑有精神问题的情况下,仍选择和她生孩子?

法官表示,从上一次庭审证物中得知,张恒于2018年就已经怀疑郑爽精神状态有问题,但依旧没有阻止郑爽代孕,质问他是否在代孕前有对郑爽做精神上的评估。

对此,张恒罕见表示了不清楚,需要询问律师,并强调他认为郑爽精神上是否有问题,和她试图遗弃孩子没有直接联系。

在律师交叉询问环节,张恒再一次被问及此问题,为什么明知郑爽有试图自杀的倾向,还认为可以和她一起代孕?此次张恒给出了回答。

第一,他认为郑爽即便心理状态有问题,也不代表没有生孩子的权力。

第二,他表示和郑爽在一起时,努力在引导对方变好。

第三,他当时深爱郑爽。

七、郑爽精神状况,目前仍无结论

上次庭审中,张恒爆料郑爽曾试图吃药自杀、发自己剪头发的照片、虐待宠物狗等,质疑郑爽精神状况的问题。

女方律师质问张恒,是否是因为郑爽在一条短信里写了90次他的名字,所以怀疑郑爽精神有问题?张恒否认,表示郑爽精神问题是郑爽自己告诉他的。

同时,郑爽律师问张恒,是否意识到剪头发照片下的一行字,是郑爽向张恒表示后悔的方式。但遭到张恒否认,因为他在聊天记录里没有看见“后悔”两个字。

但关于郑爽是否真的患有精神问题,始终没有一个官方定论,此次庭审中并未提及相关医学诊断结果。

八、郑爽两次和孩子相处情况如何?

在此前的第一次庭审中,郑爽透露过和孩子第一次相处的细节,当时孩子由于怕生一直在哭。而在本次终审开庭前,郑爽和孩子度过了第二次亲子时间,法官也对于本次亲子时间的情况进行了详细询问。

法官指出两次亲子时间都为孩子午睡时间,询问孩子在陌生环境下的入睡状态。张恒表示,在陌生环境下,如果孩子在他身边会比较兴奋,但如果在高度紧张的环境会体力不支而累到睡着。而在第一次庭审时,郑爽就曾说过女儿露娜在她怀里睡着了。

而对于第二次亲子时间,张恒表示,从一开始儿子卢卡就一直在哭,女儿露娜也因为害怕原地不动。育儿师和郑爽曾试图安抚,抱起孩子从公园的一边走到另一边,但儿子反而哭得更大声了。

儿子长时间哭泣,郑爽却几乎一直待在女儿身边,只花了很少时间安抚儿子,安抚失败后直接把儿子交给了育儿师。张恒认为自己可以理解郑爽没有经验,但是强调育儿师安抚儿子时,郑爽应当在旁学习而不是直接走开。

九、张恒对孩子成长是否需要母亲参与的态度?

庭审中,法官询问张恒,是否同意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孩子需要和母亲培养关系?张恒表示,孩子在成长中需要一个好妈妈和好环境,而不是一个试图遗弃他们的妈妈。

法官提出孩子与母亲或许可以“循序渐进”,但张恒坚决表示,没看出郑爽是想要循序渐进的态度,第一次见面就要求和孩子相处2-3个小时。

当法官询问张恒觉得父母陪伴孩子的时间怎样是合理的,他表示给不出特别好的建议,但强调在郑爽与孩子两次见面中,感觉不到孩子有多喜欢她,孩子一直在哭。

但当法官问他是不是认为母亲应该零探访时,他表示自己没这么说过,一切都应该取决于孩子和母亲相处是否开心。如果和母亲在一起不快乐,长时间待在一起就不会越来越好,反而会给孩子带来心理和生理疾病。

此次终审持续了将近五个小时,张恒整个过程很冷静,也很聪明,敏感问题都以“不清楚”、“不记得”、“喝多了意识不清”、“需要询问律师”等话术来搪塞,但对于郑爽不利的问题,回答可以延伸几层,也多次被法官警告与提问内容无关。

整场官司,无论是张恒还是双方律师,给人的感觉只有一个——目的性极强。

而少数不多的温情,是女法官给的。

就在张恒明里暗里表示郑爽品性不正,不配为母时,法官特意强调,此次抚养权的案件讨论重点应在孩子,而非两人互相揭短。

法官想知道的是,张恒和郑爽两个人关于两个孩子未来所做的一些事——双方的信用度、个人能力以及对孩子自觉的关心。只有在了解这些后,她才能最好地判断出,孩子应该由谁来抚养,怎样的判决对孩子成长最有益。

在终审结尾总结时,法官虽然说再讨论两个星期,但言语之间都表示,最终希望两个人共同承担抚养孩子的责任。

张恒和郑爽之间的战争,即便在抚养权案落幕后,可能也不会彻底结束。但真心希望两人之后再面对剩下的矛盾时,可以从自己为人父母的角度出发,用理智体面的方式解决问题,保护好两个无辜的孩子。

要知道为人父母的战争,最后只会成为孩子的悲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