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本人亲身经历:南疆,一个真实的1984世界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1-03-29 21:01 来源: 品葱 作者: 点击:

为了个人安全着想,不会纰漏太多关于自己的事情,所有叙述没有证据,仅为回忆,内容杂乱,你信就信,不信就当我在撒谎造谣。

最近新疆棉花的事情火了,结合我之前心里憋了很多话,一般不敢在网络上说,现在终于有个合适的时机说出来了。本人对南疆不敢说特别熟悉,但至少比大部分支人,甚至是北疆的支人要更为了解!

接下来,我就分成不同板块给大家聊一聊我印象中的新疆:

南疆的城市:我去过南疆很多城镇:喀什,莎车县,叶城县,泽普县,麦盖提县,英吉沙县,巴楚县,拜城县,和田,塔县,阿克苏……以及一大堆小镇,很多小镇都曾发生过严重的恐怖袭击(因为我几年前就离开了新疆,所以具体地名记不太清了)。

南疆城市风貌:大家常说的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事情就不用说了,这个不用我来说;

我说点别的,这些南疆城市的城市面貌基本都大同小异,但凡是维人多的城市,大街上几乎所有的商店都必然会装有类似于不锈钢防盗窗的防护门,监控设备和一键报警系统是必须安装的,一套安保系统的费用一般在2000元人民币以上,这笔钱由商家自己承担(只要你想开店,就必须购买相关设备,如果你是开规模稍大的餐馆和旅店,那么你还必须购买昂贵的安检仪,并且要自费雇佣当地人给你当保安),并且只能向与政府合作的几家公司购买;当你在南疆城市大街上行走时,你会有一种穿越到中东战乱国家的错觉,满大街的防暴警察,全城摄像头无死角监控,街边商店都装防护门。唯一让你还知道自己在中共国的,就是大街上的中文牌匾,以及各种红色宣传标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标语是”国家有力量,民族有希望“,一尊和前几任领导人的海报也随处可见,只要你在南疆城市,你几乎随时都可以发现这些标语;可以说,南疆的城市没有活力,非常的压抑,你在内地城市经常可以看到的街头卖艺,广场舞之类的东西,在南疆是绝对不会存在的!

南疆的种族歧视:我对南疆的民族构成不是很了解,而且我也分辨不出来维族人,哈萨克人,塔吉克人的区别,在我看来他们都长着相似的面孔。南疆,是一个充满种族歧视的地方,我想在当今世界,只有南疆能让一个人感觉到种族歧视充斥着生活的方方面面!即便你是个去南疆旅游的小粉红爱国五毛,你也绝对能感觉到这种明目张胆的种族歧视。

在南疆城市,汉人是特权阶级,是受信任的韭菜,除了敏感的政府机构,汉人去任何地方都只需要刷身份证,有的地方甚至不用刷身份证,一般不会搜身;在很多城市的旅游景点,其入口往往会分成2个:一个给汉人通过,不用刷身份证就可以进入。另一个是给少数民族设立,不仅要刷身份证,还要过安检和搜身。一般来说,过哪一个通道要看你长了一张什么脸,如果你是长相像汉人的民族,苗族壮族之类的,应该是等同于汉人对待的。如果你长了一张西域脸,那么不管你是什么民族,都必须过“专属通道”。

南疆的维稳力量基本以当地人为主,但内部潜规则是遇事问汉人,说白了就是几个汉人带领一队人马维持区域治安;

维族人的自由迁移受到很严重的阻碍,当然维族人也是可以去南疆其他城镇的,只会会受到较为严格的审查,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南疆的维族人不可以随意住店!我在南疆从没见过维族人开的旅店,一家都没有,我所见过的旅店统统都是汉人开的,并且,汉人开的旅店是不会给维族人住的。我不知道是不是上层下指令不允许旅馆给维族人住,反正我接触过的汉人店家,都说他们不会给维族人开房间,哪怕给再多钱也不开,就算让维族人住店,因为所有人(包括汉人)住宿都必须要扫描身份证,拍面部照片做登记,所以维族人就算成功住宿了,也是会受到严密监控的。所以这就很残酷了,一个维族人,去了其他地方,他没办法住店,如果他没有亲戚朋友可以借宿的话,那么他晚上要去哪里睡觉呢?有点细思极恐。

维族人的人权就不说了,大家都懂,我听当地汉人和我说过,如果一个汉人与维族人发生了冲突,那么一般来说,无论是谁先惹事的,维族人是绝对会被重点照顾的,两人同时被抓起来,晚上能回家的只可能是汉人。也就是说,维族人是被禁止使用暴力的,特别是禁止对汉人使用暴力,否则后果很严重。

最后再说说职业歧视,如我之前所说,我在南疆没有见过有维族人开旅店的,我没有证据说支共不允许维族人开旅店,但至少从我在南疆的所见所闻来判断,我认为维族人是不被允许开设旅馆的(隔壁的藏人就没有这种限制),支共应该是很怕维族人开旅店私藏恐怖分子吧。因为支共这种草木皆兵的心态,使得维族人在职业选择上受到了严重限制,基本上主要就是种地,放牧,摆地摊,做餐饮之类的经济活动,至于能不能开设公司和雇佣员工,我不清楚,我在南疆没有见过维族人开公司的。

这些仅仅只是生活中比较常见的区别对待,很多细节我已经记不清了;

南疆紧张的氛围:身处南疆,给人一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你明显可以看到很多当地人都是板着脸的,看起来闷闷不乐的,即便和你说话,也都非常谨慎。如果你是游客,那么维族人一般只会问你是从哪来的,觉得新疆怎么样之类的客套话,涉及生活和政治类的话题,没人敢和你说,他们怕你举报。在南疆这种宁可错关200万人不可放过一个的地方,只要被汉人举报你的政见观点有问题,都会被扣上一顶感染极端思想的帽子,然后先进集中营再说。

支共害怕信息流通过快给维稳造成压力,所以整个南疆片区很多年了都只有3G网络,在内地已经全面覆盖4G的情况下,南疆基本上只有3G网络,有些地方更只有2G网或者甚至没有网络。当地警察会随机抽查手机,即便是汉人也有可能被检查手机,会翻看你的相册文件,安装的软件,聊天记录等等……如果有维族人被查出手机上有翻墙软件以及一些境外社交媒体APP,那么基本上这家伙就完蛋了,进集中营包吃包住在所难免。

即使学校强制教汉语,但维族人普遍汉语不好,双方沟通不易,导致汉人很难与维族人成为朋友,双方的猜疑和恐惧更加剧了彼此之间的隔阂,这种隔阂导致了无法斩断的仇恨(当然,只要共匪控制新疆一天,那么仇恨就不可能有斩断的希望)。

南疆是一个比内地还要原子化的地方,内地好歹大家的人身自由不会受到太大限制,几个好哥们或者朋友组织个线下聚会吹啤酒吃烧烤唱K是很平常的事情,但在南疆你很难看到(南疆也是有KTV的,不过一般是针对汉人和游客开放),有时候即使你是汉人,在大街上闲逛也是有可能被要求查身份证的。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我在一处十字路口停留了几分钟,我旁边有一个维族辅警上班摸鱼玩手机,然后他的上级过来训斥了他,接着那个上级就走过来语气很差的叫我赶快走,别待着。一个人在大街上闲逛都尚且如此,所以结群上街是不可能的。

南疆的社会活动几乎是静止的,整个社会死气沉沉,游客成了当地主要的收入来源,基本上,在南疆做生意的还是以汉族居多,这些汉人对维族人充满了偏见,我接触过在当地做生意的汉人商家,没有一个说维族人好的,统统都是要我小心维族人,劝告我不要去维族人的村子,不要晚上去没有监控的地方之类的。汉人普遍很害怕维族人,但狗仗人势让他们又在自己觉得安全的时候对维族人咄咄逼人,所以不难想象,高压锅爆炸的一天会发生什么了。

当地会经常性的在大街上举行反恐演练,扮演敌对双方搞对抗,对于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很有可能以为真的有恐袭事件发生。每周也会有固定的时间安排商户们在街上进行反恐演习,怎么演?商户们拿着拖把扫帚棍棒之类的玩意儿,站好队形,像集体跳舞一样练一些滑稽可笑的招式动作,一个个演习的时候嬉皮笑脸,各种防卫动作做的歪歪扭扭,简直就是当成广场舞在跳了,我觉得这种群众演练基本没有用,该吓尿还是会被吓尿。

所有的政府机构都会有安保措施,通常来说就是持枪守卫,这和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岗哨和装甲车没什么区别。加油站之类的地方则会被铁丝网保护起来,加油站门口不仅有安保人员,还会有防撞栏杆,实行刷身份证一次只能进一辆车加油的规则,只有车主能进去加油,乘客全部在门口等。

当地农村也布满了摄像头,每家每户门前门后都会有摄像头正正对着,监控人员出入。我认识一个小伙子,他挺勇敢的,一个人骑脚踏车旅行新疆,他有一次去维族人村子里借宿,结果弄得全村人都紧张害怕,赶忙上报给上级,最后允许他在村里一户人家住了一晚,从此以后他再也不去维族人村子里借宿,太麻烦了。

就算是在汉人开的旅店住宿,也免不了会被警察折腾,半夜对旅馆住客突击检查是常规操作,在南疆待过的人,基本都体验过半夜被警察敲门查身份证的经历,所以说,在支国是没有半点个人隐私的,你的一举一动都处于老大哥的监视中,老大哥在看着你!

南疆的治安目前可以说是非常好的,充足的维稳力量保证了现在的新疆就像一根被死死压紧的弹簧!据说在南疆城镇里,只要发生暴恐事件,5分钟内必须要有防暴力量到场,否则会对事发片区的安保人员进行处罚(也有说1分钟的,具体我也不确定,反正反应速度很快就是了),之前说过只要想做生意,监控设备和一键报警系统必须自费安装,而这些关于黑皮反应速度要求的标准,是一位汉族旅店老板告诉我的,当时我都惊了,如此之快的反应速度,难怪新疆好几年没有再发生恐袭事件,但这种高压之下的治安不值得炫耀。

有链子的菜刀,在南疆地区,菜刀属于管制刀具,需要实名购买,并且会有登记。如果是做开餐馆或者摆摊做小吃的人,基本上所有菜刀都必须栓上链子,而且菜刀上会激光雕刻二维码,扫描二维码就能有菜刀主人的身份信息,据说如果在恐袭现场发现了遗落的菜刀,那么无论这把刀是否是偷来的,菜刀主人一家都要受到惩罚。

由此引申出来的还是对菜刀的管制,对于商户而言,会不定期有警察上门检查,如果发现菜刀没有拴起来,甚至随意摆放,那么基本上就免不了被罚款。我一个曾去喀什旅游的朋友说,有一次他住青年旅舍,有一帮人跟青旅老板借了炊具做饭,那把菜刀没有栓铁链,他们做完饭就把菜刀放厨房桌子上,刚好来了警察检查,发现那把刀没栓链子,结果青旅老板被罚了5000元。(此为道听途说,没有证据)

国道上有很多检查站,这些检查站会对过往车辆进行搜查,并且严令拒绝车辆车窗贴黑膜。据我所知,很多检查站还附带了临时收留功能,如果有路上的旅行者想要住宿,而前方镇子没有旅馆,那么旅行者可以住进检查站,住进去后是不能乱跑的,上厕所会有人跟着。我和一些驴友聊过,他们有时候会在小镇上露营,通常是会被驱赶的,情况好的时候会被邀请去政府机构住宿(如果小镇没有旅店),反正就是不允许随便在大街上露营。我觉得这帮人简直是疯了,为了省几十元,在南疆城镇露营,危险性很大。

当地年轻人基本上不会有死宅家里蹲,在南疆这种地方,失业意味着不稳定因素增加。所以,小孩子必须去上学,青壮年除非身体原因,必须去上班。但是南疆这种经济落后的地方,不可能提供足够多的工作岗位给年轻人,除了有正经工作的人外,多余的年轻人都成了共匪维稳力量的一部分,他们当协警之类的,在大街上站岗,给汉人当保安。可以这么说,共匪用着全国纳税人的血汗钱养着南疆的多余劳动力帮助其维持统治,共匪的逻辑就是只要所有人都去上班干活,不管他是做正经工作还是给共匪当走狗,只要有活干,他们就不会闲着蛋疼搞事情;所以,如果这样还有人失业不干活,我不敢说一定会被关进集中营,但至少会有其他方法让这类人忙起来。

新疆真的有集中营吗:首先声明一点,我非体制内人士,我不可能亲自去集中营里看看。但从我在新疆经历过的几件事情来看,集中营是肯定存在的。新疆的集中营一般是建在国道边,经常能在国道两侧看到很多防卫森严的厂房,有些厂房甚至建立在远离城镇的地方。正常来说,工厂都是会建立在工业园区里的,这样才能集中资源生产。但是南疆国道两边的厂房却很奇怪,零星几栋厂房和住宿楼,离市区很远,对于生产而言无疑是会增加运输成本的。

有一次天快黑时,我和朋友们在野外路边看到一个方位森严的”工厂园区“,看起来规模不算小,门口养了2条恶犬,当时天色已晚,我们到不了前面的镇子,就想去工厂借宿。结果才到门口,还没等我们说完缘由,门口保安就非常粗暴的叫我们赶快走,甚至对讲机里叫了人要上来推搡,当时我们很生气,克制住了没有起冲突,也没有多想,就继续往前方去了。我无法确定这是否是个集中营,但我后来回想,觉得这个很有可能就是集中营,不然无法解释如此防卫森严的情况下,保安能如此粗暴不讲理,甚至用对讲机叫其他安保人员来门口赶我们走。

另一次就更奇怪,是在一条小路上,看到路边有一处被铁丝网墙围起来的彩钢板房集群,中间有很多穿着同样衣服颜色(为了安全,不说具体颜色),剃了寸头的人在里面漫无目的的散步,门口同样有守卫,而且养了好几条狗,没有栓绳子,看到我们就冲过来想咬人,不过那时候我们开车倒是不怕,不快不慢的离开了那个地方,那地方不太像是监狱,因为房子太少了,不像是关押犯人的地方,而且没有水泥围墙,就只是用2到3米高的铁丝网围墙围起来。

我在北疆也和一些汉人聊过,他们说新疆是个大监狱,2000多万人,有将近200万人被关起来了,综上所述,再结合西方媒体报道出来的新闻,以及一些逃往外国的维族人的讲述,集中营是确定存在的,很多集中营就建在国道路边。

强迫劳动:这个都不用找证据的,就连内地普通的监狱都会强迫凡人工作赚积分,新疆那种没有法制的中共殖民地,不强迫维族人劳动才不正常。200万人每天都要吃喝拉撒,全都要花钱,中共不可能免费养着200万张嘴,强迫劳动是独裁者最喜欢干的事情,前有苏联西伯利亚种土豆,今有新疆摘棉花,强迫奴隶生产各种产品赚钱维持奴隶集中营的持续运作是基本操作。以前百度上有很多关于出租新疆工人的贴子和信息,说什么新疆工人吃苦耐劳要的工资低可以在新疆代工生产产品之类的屁话!

中共有没有对维族人进行种族灭绝:这可以说是中共的最高机密,普通人是接触不到的,纳粹集中营也是在二战即将结束时才被世人知晓,那我自然也不会乱造谣。但以中共历史上各种反人类屠杀行为来看,执政72年造成1亿人非正常死亡,我没有理由选择不相信中共的邪恶!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我绝对相信中共在新疆搞种族灭绝!

顶一下
(1)
33.3%
踩一下
(2)
66.7%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