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一个身价 66 亿的 80 后富豪,崩了!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1-01-01 21:26 来源: 大江湖解局 作者: 点击:

2020 年 12 月 25 日,中国的游戏圈发生了两件大事。

39 岁的游族网络董事长,身价百亿的林奇,被同事投毒入院 8 天后,宣布不治身亡。

同在上海的上市游戏公司恺英网络创始人,37 岁的王悦,因为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

同一天,两家上市游戏公司的创始人出事,不禁让人感慨:80 后少壮派的游戏大佬,到底怎么了!

相比林奇去世让人猝不及防,王悦的锒铛入狱,则早有端倪。

王悦将创业公司推上市之后,体验了一把一夜暴富的滋味。但贪心不足,王悦想借助资本市场,赚取更多财富,开始操纵股价,最终将自己推上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在操纵股价的过程中,王悦经历了砸手机、销毁电话卡、催债、被下属举报和生死逃亡,其精彩和狗血程度,不亚于一部好莱坞大戏!

一、

1983 年,王悦在苏州昆山市淀湖镇出生。

父亲是学校校长,母亲是一名人民教师,王悦也算出生于书香门第。

王悦的学习成绩并不优异,文科学得很一般,但数理化不错。

在震川中学读高中的时候,学校开设了电脑课,王悦一下子就被电脑吸引住了。

于是,王悦买了一本厚厚的电脑书,如饥似渴地学习。

在其他课堂上,王悦也是埋头苦读,如痴如醉,多次被班主任批评。

电脑课老师黄伟华,却对王悦偏爱有加。那个时候,还没有多少人会做网站,凭着兴趣和自学能力,王悦却学会了。

王悦成了学校里计算机最牛的学生,黄伟华老师拿到的第一张 windows2000 光盘,就是王悦给他的。

由于偏科,王悦高考的成绩并不理想,只好报了西安的长安大学,选的是计算机专业。

但填报志愿时,王悦服从调配。那个时候,计算机是热门专业,录取分数线都很高,王悦分数不够,被调剂到了水文水资源专业。

王悦一度想放弃入学,父母劝他说:好不容易考上了,好歹也是 211 大学,你就去吧。

2001 年,王悦从昆山来到西安念大学。

面对自己不喜欢的专业,以及偏爱的计算机,王悦一头扎进了后者。

王悦很少去上专业课,他把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学习编程和做网站。

当时的大学生,业余时间都用来打游戏,王悦满脑子就想着如何通过电脑来赚钱。

读大一的时候,王悦就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去超市购物,可以不用看价格。

王悦用学来的电脑技术,给别人做平面设计,做 Logo 和网站界面,但王悦发现这些都不赚钱。

大二的时候,王悦注册了几个域名,自己做了彩铃下载网站。

当时主要的流量,还是靠百度搜索跳转,百度爬虫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读取页面,然后收录到它的数据库中。

王悦又潜心研究百度的搜索引擎优化(SEO),他的网站有几百万页被百度收录。

更夸张的是,当时在百度上搜索手机铃声,共有 76 个页面的搜索结果,从第一页的第一条,到最后一页的最后一条,全都来自王悦的网站。

草根站长:王悦

网站的流量做大之后,就可以通过用户的浏览、点击和下载行为,获得商家的广告收益。

很快,王悦每个月可以赚到十几万的广告费,仅一年半的时间,就实现了他的人生小目标。

大学毕业的时候,王悦已经积累的第一桶金有几百元之巨;但由于挂科太多,王悦只拿到了长安大学的毕业证,学位证书就没有拿到。

二、

2005 年,从大学毕业的王悦,已经是一个小有名气的草根站长。

那一年,他参加了蔡文胜号召主办的中国站长大会。在上海,王悦认识了正在创办 51.com 的庞升东,两人聊得非常投机。

51 社区创始人庞升东

回来之后,王悦给聪慧网(类似阿里的 B2B 平台)投了一份简历,结果石沉大海。幸亏聪慧网的 HR 没有理会这个水文水资源专业的大牛,不然也就没有后面的故事了。

做草根站长也能挣不少钱,但王悦更想像正规军一样创业。

王悦只懂计算机技术,却不懂得如何运营公司,于是他想先到别的公司上班学习一下。

当时,庞升东对王悦说:你来 51.com 吧,工作两三年,可以相当于你工作二十年。

王悦一听,以为可以拿到高工资,就进了 51.com 工作。

上班第一天,王悦才知道,51.com 只有十几个人,才刚刚起步。工资只有 3000 元一个月,所谓的相当于工作二十年,是这里的工作量相当于别的地方二十年工作量。

王悦刚开始做行政,后面又转做产品、策划、运营,最后做到游戏事业部的总监。

短短三年时间,他亲眼见证了 51.com 从一个小公司,迅速膨胀成 500 多人的大公司,用户数也从百万级别,做到了 1.5 亿。

王悦触动非常大,于是在 2008 年,他带着游戏事业部的十几个人,离开 51.com。

他在上海创办了恺英网络,主要运营 3839 小游戏网站。

恺英网络:王悦

运营网站,做流量,王悦驾熟就轻,很快就将 3839 做成了仅次于 4349,排名全球第二大的游戏网站。

3839 游戏网站每个月能给公司带来几十万元的收入,但再三考虑之下,王悦还是把它卖给了蔡文胜。

当时,社交游戏兴起, 开心农场 成了人见人爱的国民游戏, 偷菜 成了老少皆宜的乐趣,王悦从中看到巨大的机会。

三、

王悦拉上 2 名工程师,1 名美术,仅仅用了 3 个月的时间,就开发出了恺英网络的第一款社交游戏:楼一幢。

2009 年下半年,王悦的 楼一幢 登陆了人人网,一炮走红,迅速就做到了 100 万用户量。

游戏楼一幢

紧接着, 楼一幢 又换了个马甲,以 摩天大厦 入驻腾讯游戏开放平台,成为了第一个开发商。

借助腾讯庞大的流量,王悦一分钱广告费没有花,就迅速圈了 1 个亿的用户量。

随着 楼一幢 成为爆款社交游戏,王悦获得了顶级投资公司凯鹏华盈 1500 万美元的投资。

拿到投资,王悦快马加鞭,又迅速开发了《恐龙时代》、《热血海盗王》、《捕鱼大亨》三款游戏。

尝到社交游戏的甜头,王悦又看到网页游戏的风口。

2011 年 9 月,在公司一名程序员的主动请缨下,恺英网络的第一款网页游戏《蜀山传奇》正式上线。

恺英网络当时成为了腾讯游戏平台赚钱最多的合作商,2012 年,王悦每个月能从腾讯拿到 2000 万元的净分成。

2015 年前后,国内多家游戏公司,登陆 A 股上市。上海的游族网络,也是在这个时候借壳上市的。

那一年,恺英网络以 63 亿元的估值,借壳做鞋的亚泰股价,成功上市。

当时,恺英网络一年营收达到 23 亿,净利润 6.6 亿元,业绩非常优异,王悦也一跃成为了亿万富翁。

恺英网络上市之后,连续拉了 12 个涨停板,股价从最刚启动的 14 元,最高上涨到 70 元。

王悦成为了上市公司恺英网络的实控人,身价也跟着翻了 3 倍,彻底体验了一把资本市场的暴富的魅力。

王悦虽然贵为亿万富翁,但那是纸上富贵,手上的股价有限售期。

于是,在 2016 年 2 月,王悦拿着恺英网络的股票去质押,从海通证券借出了 5 亿元。

他先是花 1.2 亿元,买了一栋豪宅,又买了 9 辆豪车,每台车价格数百万元,最贵的一辆 1700 万元。

这个互联网新贵,住着豪宅,开着豪车,蓦然发现:资本市场,比暴利的游戏行业,来钱更快。

但王悦并不满足于此,当时的他意气风发,对恺英网络未来的发展信心百倍,他想通过推动恺英网络的股价继续上涨,来赚取更多的财富。

而在此之前,他还要获得更多的筹码,也就是恺英网络的股票。

王悦并不知道,在接受命运赠送的礼物之时,上帝早已暗中标好了价格。

恺英网络借壳上市没多久,就做了一个募资计划,以 46.75 元的价格,发行 6782 万股,计划募资 31.7 亿元。

2016 年 8 月 30 日,恺英网络向投资者发出了认购邀请。

但由于恺英网络的股价已经很高,响应者寥寥。而且,这原本就是王悦继续获取上市公司筹码的戏码,于是王悦暗中兜底,认购了 19 亿元。

具体的操作手法是,王悦以王政作为马甲,作为劣后认购人。然后以 8.5% 的年息,并承诺保本保息,联合了几家银行和信托,成立了两个基金,用以认购增发。

相当于王悦自己是发行人,自己向银行和信托承诺保本保息,借了 19 亿元,购买了自己公司的股票。

2016 年 9 月 7 日,这个募资计划就得以完成。王悦拿到了更多的筹码,剩下的就是推动股价上涨了。

出乎王悦意料的是,在他高价认购之后,恺英网络的股价就调头直下,很快就跌到了认购价格以下。

那个时候,王悦参加了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 EMBA 课程,在那里结识了很多资本市场的老手。

王悦在前辈的熏陶下,突然意识到:不做庄的大股东,是没有灵魂的!

于是,王悦走出了危险的一步:操纵股价。

一场资本市场的谍战大戏就此拉开序幕。

四、

2017 年初,王悦通过朋友,认识了在杭州做配资业务的陈方。

当时,王悦的那 19 亿元定增,要到 2017 年 11 月才能解禁。到期要保本的话,恺英网络的股价得到 51 元,而当时的股价只有 30 元,浮亏了 10 亿元。

陈方同意配资买入恺英网络,帮助王悦推高股价,但要求王悦出资 3.6 亿元作为保证金,并为陈方的配资支付利息。

他们约定,股价低于 41 元时,王悦按照 9 亿元支付月息 1.2%;当股价达到 51 元以上部分时,王悦和陈方按照 3:7 分成。

协议达成之后,陈方购买了两台 iPhone6, 又从报刊亭买了电话卡,分别注册了微信。一台陈方留着自用,另外一台交给了王悦的头号马仔恺英网络的 CFO 和董秘盛李原,方便两人沟通内幕消息。

陈方通过 279 个证券账户,开始陆续买入恺英网络的股票。

与此同时,王悦配合不断发布利好消息,用以刺激股价上涨。在发布利好消息之前,盛李原则会通过不同的途径,告诉陈方。

2017 年 6 月,恺英网络发布了《2017 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拟以 17.54 元 / 股的价格授予共 3800 万股,约占公司股份的 5.3%,其中,拟向 8 名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授予 3420 万股股票。

但这个利好消息,并没有带来股价的上涨。

一计不成,再施一计。

2017 年 7 月,恺英网络以 16.07 亿的价格,收购 88 年出生的金锋,所创办的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51% 的股权。

浙江盛和,后来开发了火遍全网的网页游戏《贪玩蓝月》。

这款游戏请了古天乐、陈小春、张家辉、孙红雷、吴孟达、甄子丹前来代言,特别是张家辉的魔性普通话广告语: 大家好,我系渣渣辉,是兄弟就来砍我,装备回 so 没所谓,点一下玩一年,装备不花一分钱 ,让人记忆犹新!

出让股权的股东金丹良,承诺拿出 7.5 亿元,在二级市场上买入恺英网络的股价,同时还承诺了三年共计 9.4 亿元的纯利润,以此对恺英网络的股价进行托底。

2017 年 8 月,恺英网络发布了 10 股转增 10 股的预案,并在 1 个月后完成除权。

王悦也成了追风口的人,VR/AR、区块链、小贷金融、直播、电竞,什么热门,恺英就发布消息要做什么。

正是在这些利好消息的刺激下,恺英网络的股价迎来一波持续的上涨,一度超过了 50 元。

但是,好景不长。

2017 年底,恺英网络的手机游戏《阿拉德之怒》被腾讯起诉侵权,股价应声而落。

王悦非常后悔,没有将定增的股票抛售;他找到陈方,请求他继续帮忙拉抬股价。

由于股价下跌,陈方要求王悦补充 1 亿元保证金,后来王悦给了 6000 万元。

拿到钱后,陈方并没有继续增持恺英网络的股份。

王悦拼命发布利好消息,想借此拉抬股价。

2018 年 3 月 5 日,恺英网络发布年度分配方案,每 10 股转增 5 股。

但这些利好消息,就像是 伟哥 ,并没有办法解决 阳痿 的股价,恺英网络的股价还在持续下滑。

王悦已将其股份悉数质押,前后套出了 18 亿元,除了用以个人奢侈消费,大部分资金用来作配资的保证金和兜底定增的本金及利息。

紧绷的资金链,让王悦黔驴技穷;他不得不将 19 亿定增的股票,全部在二级市场套现,亏损了 6 亿元,惨淡离场。

与此同时,王悦也要求陈方清盘所有股票。

陈方认为配资合作已经结束,就在绍兴公司的楼下,将那两台 iPhone6 砸毁,电话卡销毁,以消除操纵股价和内幕交易的痕迹。

随后,王悦多次去到浙江,找陈方要 3.6 亿元的保证金。

但陈方以没有清盘套现为由,迟迟不还钱给王悦。

王悦忍无可忍,并以报警相威胁,但陈仅仅给了 2800 万元,还有 3 亿多没有还清。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王悦操纵股价和内幕交易的事,被他的一个下属知道了。

这名下属也是财迷心窍,看到老板如此大手笔,嫉妒眼红。他威胁王悦,要王悦破财消灾,否则他会去举报。

王悦觉得这个下属就是个跳梁小丑,居然敢敲诈勒索老板,对其不理不睬。

下属觉得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心想:你可以侮辱我的智商,但不能侮辱我和法律的威严。

于是,这名下属愤而报警,没想到自己先被抓住。这名下属,也成了王悦的掘墓人。

五、

2018 年 7 月,上海经侦总队开始调查股价操纵案,王悦也被叫去做笔录。

王悦自觉在劫难逃,于是,他于 2019 年 3 月,辞去了董事长职务。

而恺英网络之前收购而来的浙江盛和的创始人金峰,则成了恺英网络的董事长。

没多久,金峰被警方网上追逃。王悦成了惊弓之鸟,逃到了江西上饶,与外界失去了联系。

靠着一个朋友,帮他租住公寓,以及提供生活所需的个人物品。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2019 年 5 月 1 日,王悦在上饶被警方抓获,一代互联网英才,就此终结了自由之身。

王悦因为一己贪念,误入歧途,多个高管被他搞得身陷囹圄。

2019 年 4 月,恺英网络副总经理冯显超因涉嫌个人经济犯罪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2019 年 5 月,恺英网络董事、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陈永聪,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2019 年 7 月,恺英网络前监事林彬,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

2019 年 10 月,恺英网络董事长金锋,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

王悦不仅将个人所持有的股价全部质押,还将给员工激励的两个持股公司上海圣杯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和上海骐飞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所有的股份,全部质押套现。

2020 年 6 月 28 日,40 岁多名股东和员工,对恺英网络进行了实名举报。

和王悦一起创业的那些员工,没有享受到公司上市带来的一点点福利。

六、

王悦年少得志,一路顺风顺水,抓住了中国游戏行业的黄金时期,将公司推上市。

年纪轻轻就身价亿万,王悦贪心不足,盲目自信,签下了定增的保底协议。

天不遂人愿,股价下跌,为了挽回损失,王悦不惜铤而走险,操纵股价,放手一搏。

股票市场有其自然的规律,任何操纵行为无法改变其长期的走势。在大势面前,王悦再牛也是回天无力。

恺英网络股价跌去了接近 90%,王悦的定增损失惨重,配资操盘同样失利,再加上满仓质押融资爆仓,给市场留下了一地鸡毛。

王悦最终难逃法律严惩,锒铛入狱,一个身价 66 亿的 80 后富豪,就此落幕。

不作就不会死,王悦原本有着让人艳羡的大好前程;到后来,一切都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