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女子被前男友捅20多刀藏冰柜 家属:一直捅到不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0-11-23 01:48 来源: 海峡都市报 作者: 点击:

“他说悔罪,我能接受吗?我女儿死了,我怎么可能出这个谅解书呢?他不是一刀毙命误杀,他是捅了20多刀……”

  “我女儿到现在还躺在合肥市殡仪馆的冰柜里,我是开庭时才知道他捅了我女儿20多刀,他太残忍……”

  11月21日,案发近半年后,安徽省马鞍山市含山县的严俊想起独生女被残害的画面,整宿地失眠。日前,合肥市中院通过远程视频的方式公开审理了此案。

严先生称遇害的23岁女儿孝顺听话懂事,性格开朗

  残忍暴力 第一刀捅倒已经不能反抗,又捅20多刀

  严俊介绍,2019年女儿和前男友倪某从滁州某大学毕业,两人是大学同学,但并非同乡。“他是黄山祁门的,我女儿是马鞍山含山的。”

  “我们是在含山县,他们是在合肥市,我女儿跟她母亲说过分手的事,这些事情她经常背着老爸。”严俊表示,2020年4月,女儿在合肥另行租房居住,案发前,女儿已经和倪某分手。

  检方起诉书显示,2020年5月29日下午,倪某约受害者见面吃饭。当晚7点半,两人一同回到出租房内,发生激烈争吵中,倪某拿起纸箱上的水果刀向受害者腰部、背部捅刺20余刀。

  倪某供述,看到对方死亡后十分害怕,但他没有第一时间报警,而是清理现场,打开空调,将死者身上的衣物脱下,用纸巾擦拭血迹后将其塞到冰柜内。

  “那是在合肥市包河区他租住的房间里,我女儿是另外租了一间房。”严俊告诉华商报记者,“我也是开庭的时候才知道他捅了我女儿20多刀,他太残忍,我从检察院的起诉书中知道,他第一刀把我女儿捅倒以后,她直接就跪倒了,已经不能反抗了,在这个情况下,他又捅了20多刀,一直捅得她不再动……”

严先生称失去独生女儿,他一度不想活了,每天只能喝醉才能睡着

  蓄谋杀人 手机里搜索“杀人后如何逃避法律责任”

  严俊透露,倪某还在手机里搜索电影《误杀》,影片中掩饰杀人犯罪行为自首等情节,与倪某的行为非常相似。

  “庭审中我看出他就是蓄谋杀人,因为警方抓捕后在他手机里看到浏览的痕迹,比如‘杀人后如何逃避法律责任’,‘杀人后自杀要负刑事责任吗?’‘凶手家属要赔偿死者家属吗?’他在动手前几天就在考虑如何杀人了,他在手机上搜索这些问题。”

  倪某在法庭陈述时表示认罪认罚。“案子发生后,我每天晚上睡不着,她的死,对我来说,也是负担,发生这个事,我也不愿意看到,确实很后悔。”

  但作为死者的父亲,严俊并不接受倪某的当庭悔罪。“他不是一刀毙命误杀,他是捅了20多刀,故意杀人,而且手段残忍,甚至还清理现场藏尸,如果真正悔过,为什么不自己第一时间投案?他是5月29号晚上杀的人,30号凌晨六七点逃逸到杭州,到31号上午9点多在他母亲陪同下投案。”

  “他说悔罪我能接受吗?他现在说这个是不是已经晚了,他杀人后根本不是后悔的样子,他杀人潜逃,第二天跑到杭州,第三天在他母亲的劝说下才跑回来报案,这算后悔吗?”

倪某称作案的这把刀是女友和他一起做饭用的

  死无对证 疑提前准备好曾一起做饭用的刀具作案

  严俊表示:“他把我女儿杀了20多刀,把我女儿藏在冰柜里,还把现场清理得干干净净,把血迹都清理了,他在手机里第一个搜索的是如何逃跑,他把我女儿杀了以后,他跑到杭州找了他母亲,他想逃逸。”

  针对倪某是否提前准备好那边作案用的刀具,严俊说:“也许是吧,他说是我女儿和他一起做饭用的,现在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因为我女儿现在不在了,死无对证,在证据方面他说了算,因为没人和他对质了。”

23岁倪某愿意认罪认罚,表示自己杀人后每天睡不着,很后悔

  严俊向华商报记者证实,倪某的父母找来希望他能签署谅解书。“”他父母到我单位去了一次,想叫我原谅他儿子,我女儿被害了,我能原谅吗?我说你们走吧,这个事我是不可能原谅的,有什么事,我们法庭见,我不想跟你们讲任何废话!” 严俊说,他们想让受害者家属签谅解书,“他们肯定希望他们的独生儿子不死了,但是我女儿死了,我怎么可能出这个谅解书呢?”

  辨认照片 她的脸都被打肿了 嘴角有紫色的淤血

  严俊解释自己为何无法谅解,他永生难忘5月31日看到女儿的惨状。

  “我是31号下午2点左右接到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望湖派出所打来的电话。当时民警没说什么事,只是让我们夫妇抓紧过去,我当时以为是倪某把我女儿带着干了什么坏事,没想到他会杀害我女儿。”

  “当时打车到合肥,办案民警说让我坚强一点。那一刻,我只预感到女儿出了车祸什么的,也没想到会遇害,当民警告诉我说,女儿没了,我当时眼前一黑,就往后仰倒,被民警扶起来,他们打了120,后来我才清醒过来。”

  严俊回忆,“民警告诉我,女儿被倪某杀害了,并且给我看了一张手机照片让我辨认,我第一眼都没有看出来,因为她一只眼睁着,另一支眼半闭着,脸都被打肿了,嘴角也肿了,有淤血是紫色的,他当时殴打我女儿之后才捅杀的。”

  严俊介绍,11月16日开庭,是远程视频审理,倪某是在看守所受审。

  他认为,倪某在网上搜索“杀人后自杀要负刑事责任吗?”,或有自杀的念头。“他杀人之后,在看守所里,他的想法也是一命抵一命,他是他们家里唯一的孩子,所以他父母才找我们想签谅解书。”

  曾有前科 女方因他没上进心混日子提分手发生争吵

  提起对23岁倪某的印象,严俊认为,女儿不仅命丧倪某之手,甚至一开始交往就被他带坏了。

  “他以前是有盗窃前科的,还把我女儿带了一起搞进去了,是在这个情况下我跟他见过面,2019年他判4个月从看守所出来,当时他还是学生,跟他母亲把他领出来读书嘛,第一次见面,第一印象是他这个人懵懵的。”

  严俊证实,后来女儿不想和倪某在一起了,和他有过争吵。“她嫌他没有上进心,安于现状,整天混日子过,她说他这么年轻,刚刚大学毕业,应该有理想,有奋斗目标,不能满足现状,不能窝窝囊囊过一辈子,也不能依靠父母,一点儿奔头都没有。”

警方勘验现场

  暖心女儿 孝顺听话懂事开朗 就是胆小不敢看杀鸡

  女儿遇害时23岁,给家人说自己在合肥做网络销售工作。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但如今严俊失去了最暖心的爱女。

  “她是我的独生女儿,她特孝顺,很听话,很懂事,性格开朗,每次回家都是乐呵呵的,帮我打扫房间卫生,买这买那的,还帮他奶奶做家务,但是她胆子很小,她回来了,他奶奶的在镇街上买一只鸡杀鸡,别说让她杀鸡了,她看都不敢看……”

  严俊表示,女儿遇害后两个多月,他和妻子煎熬中度日如年,内心苦不堪言。“女儿没有了,我们夫妻俩都没有办法过日子,我整天以酒来麻醉自己,只要一闭眼那个照片的情景,还有回想起女儿以前和我们在一起生活的场景,我就睡不着,只能喝醉才能睡着,6月和7月那两个月,我体重短了20多斤,真没有办法。”

  “我当时都不想活了,我的亲朋还有同事都反复劝我,要把身体保重好,把自己身体搞垮了,谁来为女儿报仇?”严俊和妻子在煎熬中挺了过来。

  最终诉求 女儿仍躺殡仪馆必须判刑伏法才考虑后事

  谈到最终诉求,严俊表示:“我到现在都没有见到女儿,她现在还躺在合肥市殡仪馆的冰柜里。刑事案件是公诉案件,我希望对他严惩,杀人偿命,民事方面交给律师就由法院来判了,如果能判他死刑就最好了,我必须看到他判刑伏法,为我女儿讨回一个公道。”严俊说,只有一审宣判死刑,他们夫妻才会考虑给女儿料理后事。

  “他杀人前有杀人的思想准备。”11月21日,严俊委托的代理人黄贤柏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表示:“被告人倪某自私、狭隘,有暴力倾向,杀人之前用手机搜索杀人可能承担的责任等,卷宗里就有他通过手机搜索的情节。”

  黄贤柏指出:“被告人倪某始终说不清为什么杀人,回避矛盾和杀人动机,他应当是无法挽回恋情,泄愤杀人。”

  倪某在法庭上解释藏尸冰柜的原因称,"因为她生前爱漂亮,和她感情好,不想别人看到她躺在血泊中。"对这一说法,黄贤柏表示:“他杀人后藏尸是因为夏天天热,怕有味道被人发现。”

  黄贤柏表示,检方指控倪某犯故意杀人罪,“案子过一段时间会宣判。”他认为,倪某杀人后前往杭州,最终是母亲陪同一起投案,“倪某被认定自首概率大,受害人家属要求判死刑立即执行。”

  针对庭审中“现男友”陆某的证人证言,黄贤柏否认是三角恋。陆某的证言显示,2019年10月,死者曾告诉陆某,自己想与倪某分手。2020年3月9日,死者明确告诉陆某,她与倪某已经分手。于是,陆某与死者确定了恋爱关系。

  黄贤柏表示:“倪某和死者以前有恋爱关系,案发时他俩不是恋爱关系,我们是这样认为的,但被告人不这样认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2)
10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