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隔空对垒,特朗普和拜登各自都和选民们谈了些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0-10-16 08:11 来源: 纽约时报 作者: 点击:

周四,在一场电视直播的市民大会论坛节目上,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没有专注于竞选陈述,而是给了一个极端主义阴谋论团体正面评价,对戴口罩的行为表示怀疑,谴责了自己的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还攻击了2020年大选的合法性。他的民主党对手乔·拜登(Joe Biden)表达了公共健康方面的担忧以及对恢复政治规范的承诺,而他却给美国的政治分歧火上浇油。

竭力自辩与斗嘴的特朗普,原本应该在这一晚与拜登展开一场辩论,但由于他拒绝参加虚拟辩论,于是就演变成一次在不同电视台播出的远距离对比研究。

在大选的核心议题——新冠病毒大流行上,两位候选人似乎不仅上了不同的电视,而且还生活在不同的宇宙里。拜登将遵守一切严格的公共卫生指南作为自己竞选的重中之重,而在使用口罩等基本问题上,特朗普继续违逆哪怕是来自自己政府的建议——这种模式在他们周四的对垒节目中依然存在。

拜登对总统此次疫情应对的几乎所有方面都加以斥责,包括他在口罩问题上的措辞。

“总统的言辞很重要,”拜登说。“当一位总统不戴口罩,或是在我长时间戴口罩时取笑像我这样的人,那么,你知道,人们会说,‘嗯,它可能也没那么重要。’”

在他或许是最具有煽动性的言论中,特朗普多次拒绝否认QAnon,这是一个支持特朗普的互联网社区,被执法部门描述为潜在的本土恐怖主义威胁。总统声称对该组织一无所知,因此无法否定它,但随后又表现出他对该组织一个完全不属实的、涉及恋童癖的核心阴谋论有着具体了解。

“我一无所知,”特朗普说。“我知道他们非常反对恋童癖。他们非常努力地打击它。”

当NBC主播萨凡纳·格思里(Savannah Guthrie)敦促特朗普批驳这个群体的基本世界观,并且向他描述了其中一些最极端和虚假的元素后,总统也没有让步:“我不知道,”他坚称。“不,我不知道。”

就在特朗普实质上捍卫了互联网的一个边缘角落之际,前副总统拜登却在谈论企业税率,并援引商业分析服务机构穆迪(Moody’s)的资料,这突显出两位候选人在世界观、政策以及对事实现状的关注方面存在巨大差异。

“重点是经济增长,”拜登说。这是一句在任何普通选举年都适用的政治套话,在某种程度上也体现了拜登竞选的核心承诺:恢复白宫的稳定和一定程度的可预测性。

距离总统竞选已经剩下不到三周,市民大会活动中没有迹象表明两位候选人会偏离他们几个月前定下的政治轨道,拜登紧紧抓住一系列广受欢迎的经济和公共卫生方面的观点,特朗普则随心所欲地发挥,对于自己过去的记录拒不认错,并进行各种形式的挑衅。

事实上,他们相互对立的演讲给人的感觉是,如果两人在周四晚一起上台,这场辩论的发展可能和他们之前的辩论一样——在一个半小时的大部分时间里,特朗普一直在呵斥和打断拜登。

拜登在费城国家宪法中心(National Constitution Center)露面,他坐在一张椅子上,不断提及他对美国面临的新冠病毒、复工复课等重大挑战的应对计划,试图和散落在空荡荡的礼堂里的零星选民沟通。在许多冗长回答的最后,他都表示,希望自己的话已经回答了选民的问题。

特朗普则是在迈阿密一家艺术博物馆的户外场地亮相,他经常对格思里的持续提问表现出不耐烦。当她要求他谴责白人至上主义时,总统听起来格外恼怒。(“我谴责白人至上主义,好吗?”他答道。)当格思里多次询问有关他最近感染新冠病毒的具体信息时,总统基本上只是泛泛而谈,并且拒绝透露他与拜登的第一次辩论当天是否做过病毒检测。

“我可能是做过,而且我在前一天和再前一天都做了检测,”特朗普说。“我可能做了,也可能没有。”

在这次露面中,拜登还回答了一些在整个竞选过程中对他来说具有挑战性的问题,包括他对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席位的看法,以及他在1994年犯罪法案方面的记录。

前不久,拜登回避了有关“填塞法院”的问题,坚称他的重点是《平价医疗费用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面临的潜在司法威胁,在这个问题上被追问时,他偶尔也会做出粗暴的回应。但在周四接受ABC乔治·斯特凡诺普洛斯(George Stephanopoulos)的质询时,他似乎表示,他将在选举日之前澄清自己在最高法院席位扩充方面的立场。“他们确实有权知道我的立场,”他说,“他们在投票前有权知道我的立场。”

他似乎大致承认了,支持犯罪法案是一个错误。他在该法案中起到了核心作用。不过,他接着又立即暗示,人们所看到的问题出在各州的实施上。

“是错了,”当被问及支持它是否是一个错误时,他说道。“但错误来自这里:错误来自于各州在当地的做法。”

在如何处理新冠病毒问题上,特朗普和拜登几乎没有共识。

尽管新冠病毒继续撕裂美国社会,但特朗普坚称,美国在这场危机中,“已经过了拐点”,并且敦促人们在提到治疗该病毒的新疗法时,“使用‘治愈’(cure)这个词”,尽管目前还没有出现符合这种描述的治疗手段。

总统再次批评了下封锁令的州长,并专门提到密歇根州州长格蕾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后者不久前成为反政府武装分子绑架阴谋的目标。尽管对戴口罩表达了简略的支持,但特朗普很快又含糊其辞起来。

“关于口罩,你有两种说法,”特朗普说,并错误地声称,大多数戴口罩的人都感染了病毒。

特朗普辩称,美国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做得不错,他挥舞着几张纸,引用了显示欧洲感染数量上升的数字,其中至少一份文件似乎来自福克斯新闻(Fox News)的图表截图。

或许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表示,他将在大选后和平移交权力——在第一场辩论中,他不愿做出这样的承诺;不过,他很快又补充说,他坚持其前提必须是“公正的选举”,并提出了关于选民欺诈的毫无事实根据的说法。当格思里指出,联邦调查局局长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曾经表示,没有迹象表明选民当中存在如此广泛的不当行为时,总统立即反驳:“那他工作没做到位。”

这种非同寻常的分屏而战的奇观,跟2020年总统选举中的许多情况一样,是由新冠病毒大流行加上特朗普拒绝遵守他自己政府中的科学家和医学专家制定的公共卫生准则所致。在本月总统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后,总统辩论委员宣布,出于安全考虑,特朗普和拜登计划的第二次辩论将在网上举行。由于遭到特朗普拒绝,辩论被取消。

这样一个相对平静的晚上,对拜登而言毫无损失,因为他在全国和摇摆州民调中一直领先于特朗普,而且数百万美国人已经通过提前投票和邮寄方式投了票。

拜登的竞选团队将这次竞选视为对特朗普处理公共卫生危机的公投,这使得特朗普对卫生准则的漠不关心与前副总统更为谨慎的做法之间的对比令人侧目。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