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习江山留给谁?红后代用脚投票 不爱江山爱美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0-07-28 16:39 来源: 时事述评 作者: 点击:

7月22日,习近平到吉林参观了四平战役纪念馆,在讲话中大谈保政权。(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中共政权面临内外不利环境夹击之际,习近平近日在吉林省四平市考察时参观国共内战的“四平战役纪念馆”。习叹称“创业难,守业更难”,又警告党徒,“新中国”来之不易,“一定要守住”。北京大学教授郑也夫一篇文章流传网络,疑是对习讲话的回应。郑也夫文章中质问:保了江山留给谁?中共特权阶层的子孙用脚投了票:不爱江山爱美国。

7月26日,中共新华社仍置顶大头条报导了习近平22日在吉林考察,参观四平战役纪念馆所说的话。

7月28日,网络热传北京大学教授郑也夫题为“为谁保江山”的文章,直指中国当下种种风险,令执政者承受巨大的压力。无法估量的人力财力用来应对这些真实与虚幻的不安定因素,即所谓维稳。其支出巨大。“自由言论、抗议维权,严防死守,消灭殆尽,监视于未然。凡此种种,意图何在?保江山。”

但文章指出,当下中共统治集团遇到了一个人类历史上罕见的问题,就是特权阶层中,高比例的子孙坐江山的欲望弱化,取而代之是移民海外的愿望。诸多原因促成了他们宁做美欧诸国之普通人,不作父母之邦的特权者。

文章分析四种原因:

一,自然与社会环境的极度恶化,社会环境的恶化过程更是愚蠢的现世报,特权阶层在破坏初具雏形的法制中致富,旋即就感到失去法律后自身的危机。“自毁家园后特权阶级的后代只好出国去寻找清洁与安全”。

二,家族暴富令后代心态大变,他们中的多数人不想打拼和上进,只图享乐与安逸。

三,父母为保江山付出的维稳成本的天文数字令儿孙们望而生畏。维稳成本的天文数字绝对不可持续,无处不在的民怨更让他们明白,曾经可以巧取豪夺的故土,已成火药桶。左顾右盼,前思后想,这个班宁可不接,这个江山最好不坐。

四,1980至2020年40年间,相当数量的中国人移居国外,中国打开了关闭已久的国门。特权阶层在出国移民中先拔头筹,比重最高。统治集团子孙辈的大规模出走,这等于“让中国特权阶层的子孙们用脚投了票:不爱江山爱美国”。

文章指出,既然如此,执政者必须了解一个基础实施,子孙需要你为他们保江山吗?如果不需要,你寝食不安,费心劳力,所图何为?

今天特权阶层的子孙竞相移民,则意味着红色江山传承堪忧,保江山已丢失其大半意义,只剩下与这大词汇不相称的小目标,保护当下统治成员之身家。若认清此情,当事人会变得现实,全盘改变其策略。

文章最后说,只有击中软肋才能让执政者惊醒,软肋就是其子孙。他们可以打压住臣民,却抑制不了其亲子嫡孙的理性选择:融入世界,过文明的生活。人皆自私。不怕执政者自私,但求他们理性地盘算自己的利益。唯当执政者理性、现实地算计时,社会才能与他们对话、妥协、谋求双赢。

郑也夫是北京大学教授,中国社会学家,曾担任过电视节目《东方时空》的主持人。2018年年底,郑也夫曾发表题为“政改难产之因”的文章,呼吁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所能做出的唯一可望加载史册的大事情,就是引领这个党体面地淡出历史舞台。2019年底,郑也夫再发表文章,直指财产公示,应自常委开始。

红二代任志强批习隐瞒疫情被治罪 传有红二代准备将江山交人民

7月23日夜间,红二代、北京地产大亨任志强被开除党籍及移送起诉,罪名涉及与批习近平文章有关的政治罪名以及贪腐。但任的朋友指这是政治迫害。

时评人长平此前在德国之声撰文谈到任志强,文章引述一位知情者披露,红二代并非整齐划一的群体,而是大体分为三类:一类作为特权阶层分得大块领地,埋头各自经营;一类对习近平执政强烈不满,但是乐见江山回到自己人手里;还有一类,则深刻反思父辈革命道路,痛惜今日中国变成与他们追求的民主自由相反的专制政治,悲愤不已。

这位人士认为,任志强经过多年思考,正在成为红二代中的第三类。尽管他曾经的理想是“做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也曾为“六四”镇压辩护,但是习近平专制让他看到体制的弊端和中共自身的毒害。他的批评文章并非某个宫廷阴谋的一部分,而是个人发自内心的呐喊。

在导致他被查的这篇文章中,任志强说:“中国执政党用隐瞒前期疫情暴发的原因,靠后续封城的举国之力,骗取了世卫组织的信任,并赢得了国际的称赞。但身历其中的中国人却难以再次欺骗。生活在言论自由的民主国家的人,也许并不知道没有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的痛苦,但中国人知道这次疫情的暴发和所引发的一切本不应出现的痛苦,都来自于这个严禁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的体制。”

长平认为,在这篇文章中,任志强对于新闻自由与疫情防治的关系以及中共与人民的利益对立的描述,十分透彻和勇敢。

据长平介绍,前边那位划分红二代为三类的知情者,也是一位红二代人士,其反思则更加深刻,他认为其父辈跟随中共追求民主自由是历史的误会,红二代身份的优越感已变成内疚感,中共专制的反省应该回到1920年“建党伟业”之初始年代,即便邓小平也不过是这个专制历史链条上的一个机关而已。

长平最后表示,任志强是否也对中共如此决绝不得而知,但是他的呐喊显然已经远远超越了体制所能容忍的范围。这说明他和体制苟且合作的道路已经走到尽头。

时评家陈破空也曾表示,据他所了解的体制内情况,红二代、太子党并不是铁板一块,并不见得都要捍卫他们父辈的红色江山。其实很多太子党、红二代对现在习近平的做法看不惯,他们做好了把红色江山交还人民的准备。

陈破空指出,这江山本来就是人民打下的,这些人是踩着白骨累累、血流成河上去的,有什么资格谈这个江山是你们的?这个江山是人民的。历朝换代,只换了朝代,没有换国家,没有换民族;千百年来,这个国家都是属于人民的。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