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特朗普与众不同的防疫思路 美国几十年不见的怪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0-07-12 13:15 来源: 香港01 作者: 点击:

分析评论撰文:徐秋梦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7月9日和10日,全美国际留学生人数众多的南加州大学及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相继宣布,加入美国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大学对白宫限制留学的诉讼行列。各大学院联合控吿白宫,这样的怪事可是美国近几十年来都未曾出现过的。

各大学之所以要控告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ICE),事源后者7月6日向各大学发出指引,要求2020年秋季在美国只上网课的国际留学生若身在美国,则须另寻有亲身教学的课程,否则须离开美国,而若并未身在美国的,则不会获发学生签证和不会被准许入境;同类要求甚至适用于本来有线下课堂、随后却因疫情等原因而被迫只能上网课的学生。

此举除了引起针对国际学生的非议之外,不少人也认为这是特朗普想迫使各大学在新学期全面正常复课的举动,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诉讼书中就批评ICE的要求「完全推翻」了大学下学期的重开计划。

除了各大学的诉讼,特朗普在美国疫情大涨的情势下强推学校重开,也遭到了部分地方政府的反抗。纽约州民主党籍州长科莫(Andrew Cuomo)7月8日在新闻发佈会上说:「学校是否重开由州作决定……这是法律,我们将遵行。这不由美国总统决定。」

同为民主党籍的纽约市长美国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也表态称,纽约市公立学校9月重开,绝大多数学校和学生每周两天或者三天在校上课;不希望孩子去学校的家长可以让孩子继续在家接受远程教学。

对于这些反抗,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Twitter上发文称,如果学校在新学年不开学,将削减他们的预算拨款。他还再次指责这一次事件的发生是民主党利用新冠病毒来谋取政治利益的手段。他甚至举例说,德国、丹麦、挪威和瑞典,以及很多其他国家的学校开学后并没有问题。

特朗普的发言显然是将此次事件的发生归咎两党之间争端,是民主党在大选前对其进行政治攻击的手段。事实上,这场纠纷的背后诚然有党派之争的影响,但造成如此局面的关键事实上是特朗普的防疫思路所导致。自新冠疫情爆发后,特朗普在防疫问题上一直奉行着「一意孤行」原则,几度忽视流行病专家的建议。

例如早在1月,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的高级医学顾问梅彻(Carter Mecher)在一封给各政府机构和大学的公共卫生专家的电子邮件中提及了COVID-19的严重性,并督促美国政府儘快採取防控行动,却美国得到白宫的重视。之后到2月,美国政府的公共卫生团队已经清楚意识到,必须关闭病毒热点地区的学校和企业,试图说服特朗普(Donald Trump)採取行动,但特朗普并不担心,他还说到4月份,天气稍微变暖时,病毒就会奇迹般地消失。

不仅如此,在病毒还未得到控制的情况下,美国过敏及传染病研究所(NIAID)主任福奇(Anthony Fauci)5月就对特朗普发出警吿,过早重新开放经济和学校将导致不必要的死亡和痛苦。但特朗普却直言,福奇这样的说法是「不可接受」。福奇6月接受採访时甚至表示,最近几周,他和特朗普的会面「大幅减少」,这与疫情小组会议减少有关。

忽视疫情,澹化防疫专家角色,特朗普这一些列的防疫思路不仅和美国此前政府不同,与那些防疫上取得效果的政府也截然相反。

先与同为共同党总统的小布殊(George Walker Bush)相比。此前小布殊担任总统时期曾遭遇过SARS病毒,当时他就签署了一则行政命令,赋予公共卫生机构对SARS和相关疾病隔离检疫的权力,以此肯定卫生机构在防疫中扮演的重要位置。同时,在SARS病毒期间,小布殊还曾听取专家意见停工停课等应对方案。并未出现如特朗普一般「不听劝吿」的现象。

再以德国为例,该国防疫较其他欧洲国家而言较为出色,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德国政府採用了防疫专家的意见。据悉,就在世卫组织宣布新冠疫情构成全球大流行的第二日(3月12日),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召集全国16名州长开会,并首先听取病毒学专家的意见。与会者透露,科学家演讲期间,现场「鸦雀无声」,事后在场的官员们同意专家们採取隔离措施的建议。

还有日本。在疫情蔓延日本之后,日本首先安倍晋三2月29日召开会议,会后他表示,在听取专家们的意见后,日本将採取隔离和减少或取消聚焦活动的方式遏制疫情的扩散。除了防控上,在疫情稳定之后,安倍晋三5月14日还召开会议与防疫专家探讨分阶段重启社会经济活动的事宜。

综合以上比较可以看到,无论是小布殊还是其他国家的领导人、政府,他们都遵从着一个特朗普所忽视的道理:术业有专攻,防控疫情还是需要专业的人来办。尤其是在面对大灾大难之际,承受病痛和疫情折磨的人民们最需要的不是一个只会玩弄权术,说些安慰人话的总统,而是需要一名能将他们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专业医疗人士。

而特朗普显然是做了前者,忽略了后者。或许在他的防疫思维中,疫情应该会过去,而经济衰退的效果也总会被人们感知,届时当人们回忆这段灾难时,或许人们会更在意封关封城封学校给社会和国家带去的经济打击,并认为防疫工作无需做到如此严苛也可以控制疫情。到时人们便会记得特朗普一直反对封城封关封学校,并会开始赞同他的决策。

虽然无法判定特朗普的思路是否能够能够达到他的预效果,但这样的防疫思路带却让美国人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该国感染人数超出300万,成为了全球确诊人数最高的国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