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田忌赛马:被包装成“智慧”的千年毒瘤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0-06-29 14:33 来源: 美学精典 作者: 点击:

“田忌赛马”的故事告诉我们的是:遵守规则和契约将会失败,破坏规则可以出奇制胜。于是,我们深刻地认识到遵守规则和契约的危害,这样大家就都不愿意遵守规则和契约。

  田忌赛马对后世的毒害有多深?一个不知出处的说法竟是从我小时候就被植入大脑深层的,即:中国人和犹太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民族)。对于这个观点我不仅深信不疑,而且一直伴随我,直到前几年才隐约感到有些不靠谱。英克•罗布德森在《他们为什么效忠希特勒》一书的序言中说:“假如有人亲口说,我是最强壮、最勇敢、最伟大的人,那么每一个闻听此言的人都会尴尬的闪开:吹牛者没有市场。可是,假如有人把主语‘我’换成‘我们’——我们是最强最棒的,是‘人中之王’,是上帝精选出来统治万民的人——那么一定有很多人喜欢听。”所以将“我”用“中国人(中华民族)”代替,再拉上“犹太人”作陪绑,中国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民族)就显得很真实了,大家也就会觉得作为中国人很自豪了。推而广之,此类话也适合全世界每一个民族。然而,每个民族都可用的套话,怎么就成了中华民族值得骄傲和自豪的呢?而且,既然是“最聪明的”和“勤劳、勇敢、智慧的”民族,为什么至今这么落后呢?我们的聪明、智慧表现在哪里呢?

  要是反思我们的文化,就不难发现,我们不但不聪明,而且常常表现得很弱智和无耻。其实,早就想说这个话题了,只是没下定决心,因为这样说是很伤害很多国人感情的,尤其是那种不知从哪里来的虚妄的优越感。我想,在一元信息来源环境下,国人有这种自恋的认识几乎是必然的结果。当然这样泛泛地说是很难服众的,所以我想藉此浅谈“田忌赛马”这个中国一个古老的智慧来剖析、解释一下。

  齐国使者到大梁来,孙膑以刑徒的身份秘密拜见,用言辞打动齐国使者。齐国使者觉得此人不同凡响,就偷偷地用车把他载回齐国。齐国将军田忌非常赏识他,并且待如上宾。田忌经常与齐国诸公子赛马,设重金赌注。孙膑发现他们的马脚力都差不多,可分为上、中、下三等。于是孙膑对田忌说:“您只管下大赌注,我能让您取胜。”田忌相信并答应了他,与齐王和诸公子用千金来赌胜。比赛即将开始,孙膑说:“现在用您的下等马对付他们的上等马,拿您的上等马对付他们的中等马,拿您的中等马对付他们的下等马。”三场比赛完后,田忌一场不胜而两场胜,最终赢得齐威王的千金赌注。于是田忌把孙膑推荐给齐威王。威王向他请教兵法后,就请他当作老师。

  其实,只要一点破,再读这个故事就很容易发现,田忌(孙膑)就是胜在作假、破坏规则和契约上,用下等马假充上等马、上等马假充中等马、中等马假充下等马与齐威王比赛,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而如果比赛的时候,上马对上马,中马对中马,下马对下马,由于齐威王每个等级的马都比田忌的马强得多,就会比赛几次,田忌失败几次。这个故事就这样传颂千古,大家都很以为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甚至说这个故事表现了“孙膑细致的观察能力和运筹能力”,揭示了“如何善用自己的长处去对付对手的短处,从而在竞技中获胜”……这说明人们普遍缺乏规则和契约意识以及对作假行为的认同,也说明我们这个民族整体是不知善恶和无耻的。而这,也许还是我们民族始终无法走出蒙昧,走进文明的原因。

  田忌(孙膑)的胜利是以葬送诚信、守则、公平等人类最基本的善行为代价的,其行为应该说是极恶劣的。而把孙膑此计作为一个民族的智慧,弘扬、传承了上千年直至今天,硬生生地把这种意识植入国人灵魂深处,这实在是令人悲哀的。由于大家都不遵守规则和契约,就会让人对所面对的事情感到没有底,会产生焦虑感,甚至恐惧,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去破坏规则,以求占得先机。

  事实上破坏规则对于少数人是高效的,对于整体是低效的,甚至是代价高昂的。但是,就像人们都会对维修技术高超的技师竖起大拇指赞扬,却无视平常认真保养、维护良好令机器不出故障的操作工;能看到救火的英勇,却不以为为不发生火灾所做的工作是一种伟业一样,我们只能看到事物的直观的现象,不会、也不愿意做进一步地分析,找出事情的根本。“田忌赛马”让我们把表象智慧的邪恶当作了高深的智慧,并对其尊崇有加。

  田忌和齐威王之间的赛马本应是一种完全信息下的竞争,双方应该遵守惯例和规则,以防止相互之间的猜疑。如果其中的一方或双方不遵守规则,把对方的行为看作是自己行为的依据,不断调整自己的出马顺序,赛事就完全无法进行。同样地,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为了公平与效率,所有竞争也都是在一定的规则约束下进行的竞争。市场主体之间的竞争应该遵守规则,不仅不得违背法律的规定,也应适当接受道德的约束。

  严复在《救亡决论》中论述道,“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这八字,说得刺耳,却也一针见血。在一个全民族都无视规则的社会,文明所要求的秩序和合意就成了令人望而生畏的异物。人们质疑它如何能够实现,更害怕它会给自身的既得利益造成损害。久而久之,逆淘汰就成了必然的结果。我们民族为何始终在走出蒙昧、走进文明的道路上迂回徘徊甚至止步不前,或许亦存在这方面的原因。田忌与齐威王赛马获胜后,还有谁愿与田忌赛马?

顶一下
(4)
50%
踩一下
(4)
5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