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香港国安法》黄之锋 罗冠聪纷纷发声 号召走上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0-05-22 01:14 来源: 综合新闻 作者: 点击:

  中国13届的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在周四 (5月21日) 晚间召开记者会,会中正式宣布议程将包含审议备受关注的香港版国安法。

香港民主派周四晚间立即对此消息召开记者会,表示港版国安法就像是圣旨强加香港人头上,批评这种没有谘询公众的行动,不仅漠视民意,也反映出一国一制正式在香港落实。泛民的立法会召集人陈淑庄呼吁香港人持续挣扎,并在今年即将举行的立法会选举中,藉由选票捍卫核心价值与民主自由。

香港公民党的议员郭荣铿在接受路透社表示:如果新法真的在香港推行,一国两制将被正式终结,那就是香港的终结。

图片来自社交媒体

香港人抗争日程表

 

黄之锋:存亡号召,绝不撤退

香港反抗运动领袖之一黄之锋(香港众志秘书长、前学民思潮召集人)在脸书发文说:坚持下去,并不是我们真的足够坚强,而是我们别无选择。

系。我知今晚大家都惊、亦会担心;我呢刻都会谂,到底国安法通过之后,香港会变成点?又有几多人会被告?会取缔几多组织?拉人封艇去到咩程度?会唔会送中?被捕或入狱,自己都尚算有过几次经验;但后者会疯狂到乜嘢程度,甚至几个月后自己会喺边,其实未必向身边嘅人交待到。

我谂都无谓强作乐观,睇完今晚人大个记招,大家都心知肚明,今铺「港版国安法」,根本就系为国际战线手足度身订造。北京务求中断我地累积到最能够着力嘅国际线往绩同工作,众志必定系打击对象。

今日资讯量多到唔识点俾反应,又或者都唔太知下一步点样行落去。呢种情绪,于网路世界感受到。下午起连登网友叫我着草嘅 post,我都睇到。喺 Telegram group 亦有好多网友 tag 我,朋友定记者都有问过我,但对我来讲,答案都好简单:「唔走」。

其实比起好多手足嘅付出,自己所承担嘅风险实在微不足道。比起受伤、受困或漂零海外,自己挨区区百日刑期又算得系啲乜?

暴风雨前嘅宁静,总系令人大家感到更郁闷同埋吃不消。无错,中共摆明系想消灭国际战线,将我地一网打尽。但身边嘅人点劝都好,我都觉得,我有责任去坚守呢个岗位,为延续国际线继续创造应有嘅可能性,实在无放弃嘅理由。我从无后悔推动《香港人权民主法案》,即使有一日呢个要成为我地嘅罪名,消灭我哋嘅借口,众志都会以投入国际战线为荣。

灰,人之常情。我到依家都未消化到,但我仲想同大家一齐顶落去。我好想继续同大家作战到底,呢场仗打咗一年都未够,我绝对唔会让退场成为我同众志既一个选项。民主运动来到现在嘅关口,就系考验我地意志嘅时刻。

尽管拉人封艇,取缔众志不再是空谈,留一口气,点一盏灯,拜讬大家帮忙延续国际战线血脉。

存亡号召,绝不撤退。

罗冠聪:来吧,香港人不好战;但要战,就战

香港《立场新闻》发表罗冠聪(香港众志创党主席,学联前秘书长,2016 年立法会选举(港岛区)当选人)文章《北京开启揽炒过程,香港人迎战吧》:

假设中共一如01、SCMP报导般以基本法附件3方式颁布国安法/23条,绕过本地立法,这铁定是最愚蠢的处理方法。

首先,我们必须理解这是一场必打的仗。23条的立法,不是yes or no,而是how and when的问题。既然无论如何都要迎战,唯一的祝福,是得到好的战场。

其次,我们要理解极权并非坚不可催。他们

会犯错。错误可能源自于上下层的资讯差。 有弱点。弱点往往是于最自信时暴露。 有极多打压工具,但永远都不可能有效地打压所有市民。

假如中共是以本地立法、白纸草案的方式处理廿三条立法,在谘询期间慢慢解释,拉拢盟友,释除疑虑,这可谓是民主派反对廿三条最难搞的局面。

北京却拒绝用最稳阵的方式。这种快刀乱麻的手段相当吻合目前的政治风格,但亦有其致命弱点:政治联盟薄弱,道德基础低,难以吸纳潜在反抗势力,难以有效平息群起湧现的反对势力。

在「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立法前,最大的阻力是在美国不断游说的美国商会。结果「逃犯条例」甫一推出,美国商会对条例极有保留,结果反向减少了对法案的阻力。

在缺乏释疑的过程,美国商会会无条件支持这个一夜袭来的国安法立法吗?同样的状况,一样可以用于「中间派」、甚至认为不应再生事的浅蓝丝,或者本土商界上。

在恐惧满溢时,我们更不能舍弃自己的反抗潜力,在最重要的这一个月间隔便弃甲投降。我们在上年同样时间,不就同样觉得送中恶法铁定会被通过吗?

香港人,一直都可以创造奇蹟。

在这个节点,我们更需认真的组织反抗的力量,形成最庞大的反对势力--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第一,是舆论战。中共每个政治工程必定配搭强大的宣传机器,建制派定必立即归队,以扫除「港独」、「恐怖分子」为宣传主调推广中共的铁腕。

这正是我们反击的时刻。当他们污名化「揽炒」,将所有问题归咎民主派的揽炒策略时,北京的举动正好让我们反将他们一军--北京破坏香港自治,为自身政治稳定牺牲香港,正是开启了揽炒的过程。

立法后外资撤走,不是揽炒是甚么?立法后商界震盪,市民受惊,不是揽炒是甚么?在美国警告立廿三条会影响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之际,宣布最独裁的立法程序,不是揽炒是甚么?

要争取政治结盟的力量和契机,便需要最大的正当性。街头的抗争、民主派说否决财政预算案,其实是种策略性威胁,希望阻止廿三条/国安法的到来。

换句话而言,北京目前的行动,为我们在街头抗争、在议会否定政府施政赋予了极高的正当性。我们的「揽炒」,矛头在政府;但政府廿三条的「揽炒」,却会令香港失掉独立经济体,以及国际外资、商界的信任。

责在政府,责无旁贷。这是我们舆论点的重点。

第二,是国际线。虽然中共此刻亮剑,其中一个最大的原因是想压制国际线对港支持,但我们千万不能放弃争取世界对港的声援。

上Twitter、Facebook,转载新闻、个人评论、参与联署、呼吁关注,这是在网路上基本的自由。假如极权无理封杀,打压市民最温和的行径,这必然是最能激起反抗的燃料。

我并不是轻视专政滥权的可能,而是我们不能在威胁切实来到前,便主动放弃自己的权利。香港是国际城市,香港人有国际面向,香港的大事有国际关注,是自然不过的事。

大敌当前,我们更不可放弃这个重要战场。

第三,是保持斗志。两军对叠,能不战而屈人之兵,便是靠击溃对方的斗志。

这种震撼式的立法、宣布程序会令人心生恐惧,情绪反应将会充斥整个社会,及后由消沉、绝望代替。

但我们绝不可能就由情绪侵蚀反抗潜能。我再次重申:中共享了最错的方式立法,自以为能一劳永逸,却导致反抗阵营有最大结盟的可能和实力。

我们需要最强的意志,来面对最黑暗的世代。

我们不可就此放弃。来吧,香港人不好战;但要战,就战。

张洁平:八九民运是在有国家安全法的地方发生的

Mtters 创办人张洁平在脸书发文说,香港还没有死。

不是香港还没死呢。

怎么就死了呢?怎么又终局了呢?

八九民运是在有国家安全法的地方发生的。

南方周末维权律师刘晓波钱理群艾晓明胡杰寇延丁李志公民调查还有无数我爱的崇敬的引为灯塔的人和事和行动是在那个有国家安全法的地方长出来的。他们甚至都没有在没有国安法的地方生活过。太多人没有机会享有我们曾享有过的自由了。他们难道活该吗?

我不是说情况不坏。我是想对自己说,如果这样就活不了了,就天塌下来没什么可做的了,那不是让那些我敬爱着的甚至从未自由过的人们看了好笑?他们一直活在更糟的处境里,但是活出自由和尊严最好的样子。那个最好的样子,并不是没有代价的,也从不是纯净无暇的。他们要在每一个日常的每一件小事,每一个别人看不见的时刻,诚实安排自己的生命,什么底线绝不退让,什么空间必须争取,什么时候储备粮草,什么时刻全力以赴。生命就是这样在矛盾与挣扎与挫折中丰富充盈起来的。

说到底,活,还是死,是我们的意志,不是他们的。人如此,城也如此。

李志德:台湾唯一可能获得的,会是一大批新移民

台湾知名媒体人李志德在脸书发文说,台湾需要接收(或不接收)大量政治难民。

「香港政治局势严重恶化,台湾需要接收(或不接收)大量政治难民;
台港关系从头重新定义」

大前天写的,不幸言中,真的不幸!真的不幸!

我自己也没料到会这么快,会是这种方式。接下来的情况很明显:中国全国人大照章通过,就生效了,说不准还会有追溯期,一并追杀去年下半年的抗议案件。

尽管目前条文内容还不清楚,但大致不脱基本法23条规范的这些:

叛国、分裂国家

煽动叛乱

颠复中央政府

窃取国家机密

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进行政治活动

禁止香港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以上头的「罪行」为基准,即将通过的「附件三」,大致应该也就在这范围内。它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去年下半年那样的抗议,未来几乎必然由「治安事件」上升为「国安事件」,面对的刑责,我估计不会少于现行中国刑法。

这是对即将而来六四纪念(被禁止了),六月九日(百万人游行)等一连串的「反送中一周年」的直接压制,九月的立法会选举,也几乎不需要期待,选前、选后DQ(取消资格),这是早就用过手段,北京没有理由在这个关键时刻不出大绝招。

这一连串的大动作不是没有方向,我自己用过「上海化」这个词,前两天听到 汪浩大哥在 陈凝观 的节目上也用这个词,我就有信心说出来了。这就是整肃的方向,让香港成为一个产生经济利益的城市,同时斩除它所有政治运动的生机,下刀的力道和标准,快速向大陆本土靠拢对齐。

香港沦亡,说起来百般不甘心,但不得不承认就是开了头。它不必然无法阻挡,历史常会在很奇怪的地方拐弯 例如立法院康园餐厅旁的铁门就是会不小心被摇开 但可以确定要付出的代价可能是2019年的几倍。

这是香港人输了?!当然是。但周恩来的徒子徒孙们,无疑也在对世人曝露自己的能力,对于香港这块宝地,他们利用不起,更打算不了。

再者,东方之珠的沉没,即使是只开了头,都注定会是二十一世纪里尼录焚城等级的历史事件。台湾唯一可能获得的,会是一大批新移民,带着他们原本的教育和工作方式,为我们的社会和各行各业注入一股强劲的活力。

至于台湾驻港机构,被「外国(境外)的政治性组织」的钳子抵着咽喉,动辄得咎,最终可能还是退回成为「中华『旅行社』」,类似澳门代表处一样,任务单纯的存在。

今晚情绪起伏太大,2018到2019所有的努力和付出的代价都在这里,我的渣华道、西营盘、狮子山、大埔墟和南丫岛,希望妳们平安、平安、平安。

 

顶一下
(4)
40%
踩一下
(6)
6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