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武汉大幅修订新冠死亡人数,统计标准仍受质疑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0-04-20 23:54 来源: BBC 作者: 点击:

中国武汉(4月17日)宣布新核增1290例死于新冠肺炎的病例,这意味着这座城市在疫情中的死亡数字被上调了近50%。武汉官方同时还将确诊病例数上调325例。

官方解释称,这是由于疫情早期有患者在家中病亡,救治高峰期医院超负荷运转,客观上“存在迟报、漏报和误报现象”。

武汉市的此次修改被认为是回应中国民间愈发强烈的要求公布真实数字的压力。美国、英国、法国等多国亦多次对中国的疫情情况提出质疑,但中国称,中国在疫情信息发布上始终抱着“公正、透明、负责任的态度。”

武汉是中国新冠疫情的重灾区,当地从1月23日开始宣布“封城”长达11周,但随着疫情得到控制,对外交通已经恢复。

死亡人数上调近50%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在周五(4月17日)发布通报称,截至周四(4月16日)晚,武汉的确诊病例核增325例,确诊病例的死亡病例核增1290例,这让武汉全市的累计确诊人数上升至50333人,死亡人数则猛然上升至3869人。

武汉官方在通报中解释称,数字的变动是当局通过成立专门的调查组,对当地对所有涉疫地点的数据“进行全采集”,包括发热门诊、方舱医院、隔离点、社区、养老机构等,“逐人排查核对”得出。

官方还解释称,数字的上升一方面是由于疫情早期病人激增,医院收治能力不足,有些患者没有入院治疗便在家病亡,另一方面是在救治高峰期,医务人员忙于救治,“客观上存在迟报、漏报和误报现象”,但否认有“瞒报”。

不过,武汉官方并未说明新增的“确诊病例的死亡病例”是指生前并未确诊、死后重新纳入确诊范围的病例,还是去世前便已确诊,但当时未计算进入死亡数字的病例。武汉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并未回应BBC的咨询请求。

深圳大学特聘教授丁学良是研究SARS(即“非典”/“沙士”)时期中国应急体制的公共政策专家。他对BBC说,虽然当局上调了病例数字,但并未说明统计的起始时间,也未详细说明统计的计算指标,这让外界“无法判断数据意味着什么”。

“国际上很多国家也为这个头疼。在疫情全面爆发之前,一些地方就有很多人因呼吸道感染死亡,可能就算在特别严重的流感的范畴里,”丁学良说。“所以开始的时间至关重要。”

“因为新冠感染的相当一部分人是老年人,他们本身就可能有很多疾病,也会产生并发症。比如美国,任何人只要和新冠沾上边去世了,都会被算进去。武汉是怎么算的,还需要进一步解释,”他补充道。

武汉是中国疫情最初的爆发地,也是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死亡的人数占据中国死亡人数的近8成。根据官方最新数据统计,中国在此次新冠疫情中的死亡人数将上升至4632人。

数字疑云

在官方发布修订数字之前,有关武汉的真实死亡与感染人数是多少、是否与官方数字存在较大差异,一直是中国互联网讨论的热点。

很多武汉当地人称,在疫情爆发初期,有许多新冠肺炎疑似患者没有送医便在家去世,还有患者送医后也未获得确诊,只能被算作因“普通肺炎”或“病毒性肺炎”去世。

有中国网友自发在多个平台建立“未被记录的Ta们”项目。号召武汉当地人通过问卷的形式,收集未被官方数字所涵盖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名单,让亡者不被遗忘。

截至周四(4月16日),该项目已收集了172人的信息,他们的官方死因包括“流感”、“肺部感染”或“病毒性肺炎”等。

“据我所了解的情况,真实的死亡数字比公布的要高得多,很多人的死亡原因写得都不是这个,”武汉市民王军(化名)对BBC说。他的父亲在今年2月因新冠肺炎去世,但在近期领取骨灰盒时被告知需要父亲所在单位工作人员的陪同才能领取。

中国媒体财新网报道称,武汉一位三甲医院急诊科医生曾透露,在疫情期间,尤其是1月下旬至2月上旬的20天里,由于核酸检测不足,其医院同期有几乎与新冠肺炎确诊死亡病例数量相当的疑似病例去世,以至于在家中死亡及其他非新冠死亡病人的具体数字,只有街道及民政部门掌握。

今年2月,另一家中国媒体《财经》杂志也曾刊发调查报道《统计数字之外的人:他们死于“普通肺炎”?》。报道称,武汉某定点医院上报需要确诊的疑似病患需要从科室、到医院、到区再到市里层层上报。该医院医生表示,如果没有确诊就去世,不会被计算为确诊死亡人数,只能算“肺部感染死亡”。另一名定点医院科室主任则表示,该医院门诊在当时一天有近120名发热病人,其中大约80名有肺部感染,但只有5名可能最终被收住院。

但这篇报道的网络版本已在该杂志官网下架,社交媒体和门户网站的转载版也纷纷被删除。

值得注意的是,从今年1月到3月,中国国家卫健委发布了七版确诊标准。

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本·考林(Ben Cowling)对BBC说,武汉最初的检测非常细致地聚焦在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的重症肺炎病例上,华南海鲜市场曾被认为是新冠肺炎的起源地。

多家中国媒体曾报道,在武汉疫情爆发早期判断病人是否确诊时,武汉市卫健委曾提供两个不同版本的指南。相比于提交给国家卫建委专家组的绿色指南,武汉的地方医院接到的白色指南对于病患的上报标准更加严苛。

其中,有“华南市场暴露史”或“类似病人接触史”是必要条件。有一线医生表示,这导致初期上报的病例数量相当稀少,“按照这样的标准,几乎没有病人能报上去。”

本·考林教授与同事的研究估计,如果在整个爆发期间使用第五版病例的定义,他估计到2月20日将有23.2万例确诊病例,该数字是中国当时汇报数字的近3倍。

不过,也有医生认为,尽管死亡人数可能更高,但不会有数量级上的差异。

“不可能有很多,因为那是很短的一段时间”,王行环医生在4月12日对记者说,他是此次疫情期间临时修建的雷神山医院院长。他强调,他不是在为政府说话。

国际压力

除了国内民众的质疑,中国政府显然也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国际压力。

例如,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多次批评中国隐瞒疫情。在周三(4月15日)被问及为何美国感染人数如此之高时,他再次指责其他国家在死亡率方面撒谎。

“有人真的相信其中一些国家的数字吗?”他点名中国。

此前,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一直警告白宫,中国少报了新冠病毒的感染数。该机构认为,根据美国的抗击病毒预测模型计算,中国的数字不可靠,但其并未提供更加准确的数字。

《纽约时报》报道称,美国情报机构认为,由于武汉和中国其他地方的中层官僚一直在感染率、检测和死亡计数方面隐瞒实情,中国政府“自己也不知道该病毒的规模,和世界其他国家一样盲目”。

根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美国的新冠确诊人数已超过66万人,死亡人数接近29000人,死亡率约4%。根据中国公布修正后的官方数据,中国整体的死亡率约为5.5%,武汉约为7.6%。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周四(4月16日)对《金融时报》表示,他尊重中国,但也不要幼稚地以为中国很厉害,处理疫情处理得更好,因为“显然发生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英国外相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又译蓝韬文)说,外界必须就新冠肺炎爆发的原因向中国提出一些“困难的问题”,也必须深究为什么不能早些预防。

中国政府对这种指责多次表示反对。外交部发言人称,中国始终秉持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每天都向世界公布疫情数据。“现在还有500多位外国记者在中国常驻报道,世界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不存在任何问题。”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