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石正丽讲述追溯SARS源头 新冠到底是不是人造?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0-02-13 08:29 来源: 众新闻 作者: 点击: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以来,形势严峻,人们在不断追问其根源,网上的讨论亦颇多元化。的确,我们不能否定食用野生动物有导致疫情的可能,但这是可能之一,疑点尚多。与此同时,我们更应关注另一焦点,即内地生物科研人员,特别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研人员,他们自2008年以来所公开发表的报告和论文,也可让我们了解到该等实险室的研究工作,具体地来说是对SARS病毒的人工改造和传导,这看来有助我们今天找寻病毒的根源。

法国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学家Simon Wain-Hobson 于2015年的国际科学周刊《Nature(自然医学)》上,对于当时中国科研人员在马蹄蝠上合成一种新的、与SARS相类似的病毒,提出了警告。他表示这种人工改造过的病毒可引入实险室的白小鼠身上,并展示「模仿人类疾病(mimic human disease)」。他续称,该病毒在「人细胞中生长良好(grows remarkably well in human cells)」,「如果由病毒逃脱了,没有人能够预测其发展轨迹(if the virus escaped, no one can predict the trajectory )」。他提出质疑应否继续相关的研究工作,因为这与其所负的社会风险比较,是否值得。(有关报导截图如下,题为〈蝙蝠病毒改造引发相关研究风险的争论/Engineered bat virus stirs debate over risky research 〉)。

至于中国在2015年之前,就Simon Wain-Hobson所指称的研究工作,具体是什麽?我们可以从多份由中国科研人员在当时的国际学术期刊所发表的论文,得以管窥,以下是其中三份较具代表性:

1.〈Difference in Receptor Usage between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Coronavirus and SARS-Like Coronavirus of Bat Origin(源于蝙蝠的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冠状病毒和SARS样冠状病毒之间的受体使用差异)〉,美国微生物学会,病毒学报,2008 年2月号

2. 〈Bat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like coronavirus ORF3b homologues display different interferon antagonist activities( 蝙蝠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徵样冠状病毒ORF3b同源物表现出不同的干扰素拮抗剂活性)〉,Journal of General Virology, United Kingdom, 2012

3.〈Identification of Immunogenic Determinants of the Spike Protein of SARS-like Coronavirus (SARS样冠状病毒S-蛋白的免疫原性决定因素鑑定)〉,Virologica Sinica(中国病毒学)2013年4月

这些文献显示,作者们主要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有两位当前见报较多的该所的研究员周鹏和石正丽。文章证实研究所在当时生成了一种新的与SARS类同的冠状病毒,以及通过改造其部分病毒尖峰的基因,成功引入其他蝙蝠和实验室白小鼠身上。此外,2013年的论文,更有提到实验中,发现SARS病毒能确认一种白小鼠身上感染的类爱滋病毒的蛋白质。

诚然,研究人员在论文表示,研究发现将可能在未来对于监测蝙蝠和外溢动物中的类SARS 病毒感染,以及开发更有效的疫苗,得以针对这些新冠状病毒提供更广泛保护(This finding will be of potential use in future monitoring of SARS-Like CoV infection in bats and spillover animals and in development of more effective vaccine to cover broad protection against this new group of coronaviruses),但他们同时表示认识到相关科研项目的潜在社会风险。

他们写道:「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蝙蝠是创造新型冠状病毒的天然混合器,而其一些病毒最后能跨越物种屏障,进入哺乳动物和人类群组亦只是时间问题(It is not unreasonable to conclude that bats are a natural mixing vessel for the creation of novel Coronaviruses and that it is only a matter of time before some of them cross species barriers into terrestrial mammal and human populations)」。

除法国的Simon Wain-Hobson外,当时有作出相关採集SARS冠状病毒及在实验室加工的外国科研人员,如美国来自北卡罗来纳州大学病毒学者Ralph Baric等人,也提出相类似的警告和建议停止相关科研。 而事实上,武汉病毒研究所与这批美国病毒学者,在最初时曾有过合作。

虽然全球的科研人员提出过严重警告,但在中国,研究工作看来并没有停止,相关论文陆续在不同学报出现,其中包括2017年11月发表于PLOS学报上,题为〈Discovery of a rich gene pool of bat SARS related coronaviruses provides new insights into the origin of SARS coronavirus(蝙蝠SARS相关冠状病毒丰富基因库的发现为SARS冠状病毒的起源提供了新见解〉的论文。论文在首页还提到,该研究项目获得了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的资助。

科研工作不一定全在P4实验室进行

目前,简称武汉P4实验室或P4实验室的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备受关注,该实验室是中科院和武汉市政府合作建设,2018年1月正式运行,因此,有理由相信上述研究不一定是在该实验室进行。

人们更要关注的是国家对于这些高风险科研设施的工作的监督管控水平,会否出现洩漏,以至科研人员对于科研的项目的伦理道德制约。这方面,我们能取得的信息有限,但上海复旦大学生物系校友在2月9日所作的呼吁,却令人看到一些端倪。

复旦大学生物系的「查找根源,杜绝疫情」呼吁

复旦大学生物系校友在呼吁信中表示,他们不相信网上流传的种种「阴谋论」,更不相信科研人员存心将病毒带到人间,但却同时表示,从他们对国内同行的了解,除了大量埋头苦干,潜心鑽研之外,也不可否认存在著一些急功近利的浮夸之风。经过人工改造的病毒会不会无意中以实验室逃出?谁敢说绝无可能?面对此汹汹疫情,他们呼吁中国各级领导人,各级卫生部门领导人:

1)拿出科学的态度,严格追究和排查此次疫情的病毒源头,实事求是,不遮不掩。该问责的问责,该处分的处分。

2)社会要有良知,科研要有伦理。呼吁制定详尽的科研伦理界限,严禁一切可能伤害人类的「科研」在实验室进行。停止对此类科研的资助,已经上马的要叫停,尚未上马的要严封。

3)鑑于中国国内已有实验室介入了这些病原体(病毒)「科研」的事实,呼吁加强此类实验室的监督管控,层层把关,问责到人。

4)严格规范实验室动物管理条例,杜绝一切非规范的使用实验动物行为。

呼吁书强调,只有在找到病毒的源头之后,才有可能真正有效地防止类似疫情的再生,因此,相关源头调查工作必须和急须展开,刻不容缓。与此同时,我们更应反省国家的科技发展目标是什麽?是在专利和论文数目超英赶美,还是在为人民谋幸福,为我们的子孙留下一个洁淨和可持续发展的星球。

作者背景:

尹瑞麟:港大社会科学士、日本上智大学硕士、曾驻东京长期供职国际政府组织、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大中华区总监、前策略发展委员会委员。

曾广海:香港大学工程学士,澳洲国立大学法律及公共政策硕士

adn InContent Ad Start 02/10-->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