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6人死亡1000多人感染,为什么武汉医生护士是重灾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0-02-13 06:15 来源: 肿瘤情报局 作者: 点击:

文/张洪涛 (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 副教授)

一、全国2000多名医护人员受感染?医学论文里曝出的医护感染数据

这两天最让人感到悲壮的新闻是:2月10号,武汉同济医院教授林正斌感染新冠肺炎去世。这已是自NCP肺炎爆发后有媒体报道的第三名感染去世的医生。第一位死在前线的是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耳鼻喉科医生梁武东,于1月25日感染去世。2月7日凌晨,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不幸感染,抢救无效于7日去世。

到目前为止,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的医生,已有6名。

2月8日,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出现院内新冠肺炎感染。确诊感染感染人数有80人,有大约50名患者和30名医务人员,其中包括一名副院长以及多名科主任、护士长。 在之前,武汉红会医院在二月初该院 30 多名医护人员感染住院,还有 30 多名医护人员被隔离,将近六分之一的医护人员不能上班,剩下的医护人员,不管是来自骨科、妇产科、消化内科还是内分泌科,经过紧急培训后全部转岗为呼吸科医生,像作战时「炮弹」一样往里填。四川医疗队来接管时,才让这家医院正常运转起来。

医护的感染也不只是发生在武汉、湖北,有病人的地方,就有医护感染的风险。2月3日,北京复兴医院心内科重症监护室确诊9例新冠病毒感染,其中医护人员5例,住院患者4例。

2月7日,国际医学期刊 JAMA 杂志在线发表了一篇论文,报道了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住院的138例患者的临床观察数据[1]。在这些数据里,有一个数据引起了格外的注意:138名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中,有40名医护人员,占所有病例数的29%。

在受感染的医护人员中,主要是在普通病房的医护,有31名,占77.5%,其余的医护来自急诊科和ICU,分别占17.5%和5%。

在不久前,《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也发表过一份对425个新冠病毒感染者的调查报告[2]。从这份报告中可以看出,在1月1日之前发病的确诊病例中,都没有医护;但是在1月1日~11日之间,确诊患者中医护人员比例达到了3%;在1月12日之后,这个比例更是增加到了 7%。

就在几天前,网上流传出了这样一张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的图片,显示武汉市13家医院中,总共有501名医务人员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还有其他600例为疑似病例。

医护人员每天接触病人,有一定的感染风险,但在民众的印象中, 医护有专业知识和防护措施,不会想到有那么多的医护会被感染。

据一份内部数据统计,医护人员被感染的情况相当惊人。武汉市医务人员感染新冠病毒的统计中,只统计报告15例以上确诊医务人员的医院的数据,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数合计已逾1000人!其中武汉协和医院确诊人数过百人!

但全国各地医院医护人员受感染情况,据不同的管道爆出的医护人员数据,相加至少有将近2000多例。这还是不完全统计。这些数据背后带着血淋淋的事实,也就是说,医院与医生,成为了这次NCP肺炎感染的重灾区。

什么原因导致了医护感染?

二、新闻中曝出的医护感染

最早曝出医护人员感染的,是钟南山院士。1月20日晚,在接受中央电视台“新闻1+1”现场采访中,钟南山证实了武汉某医院有14个医务工作者被感染。而这个信息,成为了新冠病毒可以“人传人”的有力证据。同一天,国务院将新冠肺炎纳入法定传染病。两天后,湖北省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应急响应机制;三天后,武汉封城。

从后来的新闻报道中得知,导致14个医务工作者感染的患者,是一个有脑垂体瘤的69岁患者,于去年12月被武汉协和医院神经外科收治,手术前也没有明显的呼吸道感染症状,虽然肺部检查可以看出有一些问题,但是因为患者有吸烟史,也属于正常。患者于1月7日进行手术,手术后第三天发烧,第五天被诊断为“原因不明的肺炎”。此时,与他接触过的医务人员开始发烧。1月15日,该患者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该患者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并没有交集,也不知道病毒的感染源来自何方。该患者所住过的病房内,也有其他感染的患者。当然,此时被感染的医护,也并不全是神经外科的医护,还有妇科,心脏外科和心脏病科的4名护士被传染。

病毒的来源不清楚,但是很显然,病毒“人传人”确实发生了,而且就在医院里发生了。

在被新冠病毒感染,而且因医治无效而去世的名单中,有一个为众人所熟悉的名字:李文亮。

根据李文亮去世前对媒体的描述,他的感染,来自于一位眼科患者,因为平时接触患者都没有特殊防护,患者当时也没有发热,李文亮也没有特别进行防护。但是第二天,患者就发烧了,CT显示“双肺磨玻璃样病变”,排除了常见病毒感染,支原体、衣原体等感染。因为医院没有核酸检查试剂盒,患者无法确诊,但是李文亮随即便出现了咳嗽症状,并且病情加重,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三、为何有那么多的医护人员受到感染?

与李文亮和武汉协和医院神经外科的医护情况类似,在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因为没有做好相应的防护,是导致医护感染病毒的一个重要原因。而被感染的医护,又有可能感染其他的医护和患者。

但是在疫情已经很明了,“人传人”的风险广为人知之后,由于全民恐慌的抢购,很多在一线面临高风险的医护人员,没有充足的防护。

医护人员发病最多的武汉协和医院,在一月底出现防护物资紧缺,不得不在社交媒体以医院或个人的名义募集防护服、口罩。“协和医院Do先生”在微博上说,医院物资“不是告急,是没有了”。

一直到2月1日,“华中科技大学”的微博上,才贴出捐赠物资由直升机空降到武汉协和医院的消息。

没有防护服和口罩,就像冷兵器时代冲锋陷阵的士兵没有了盾牌,这仗怎么打?

即使防护服不缺,但是因为每天面对太多的感染机会,医务工作者一不小心,还是会有被感染的风险。

澎湃新闻曾经报道过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耳鼻喉科的一名医生,该医生负责给病人采样,以进行病毒核酸检查。因为每天需要从门诊和病房采样100多份,与其说是要面对病人的气道,还不如说是要与病毒一次又一次地对视。在连续采样5天之后,该医生出现了发烧症状,随即被隔离。但是,该医生说,防护面屏、眼罩、N95口罩、防护服,一样都不少,都是按规范穿戴,但是没有鞋套,猜测可能是“病从脚入”。

说到病毒核酸检查,这也是一个增加感染风险的因素。由于检测方法的局限性,对病毒量太少的样本,检查结果就会显示假阴性。出现这种情况,首先是需要反复多次检查,无形中就增加了医生的工作量和感染风险;然后,如果两次检查结果都显示阴性,患者就可能被误认为没有感染,如果因此放松了警惕,就给周围的人带来感染的机会

不过,这个情况目前有所改善。在湖北等地,已经修改了诊断标准,如果CT检查认为是新型肺炎,即便核酸检查没有显示阳性结果,患者还是会被作为确诊病例进行治疗。

希望这个新的措施,可以堵住诊疗的漏洞,更加有效地控制住病毒的传染。

四、金银潭医院副院长被感染背后

有一件事大家应该清楚,在病毒面前,医护并不是有特殊保护的天使,他们与普通人一样有着血肉之躯。

他们只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筑起一道长城而已。

如果我们不能让医护有足够的防护,一但长城倒塌,在病毒和疫情面前,普通人将无处可躲藏。

躲在“长城”后面的吃瓜群众,其实被病毒感染的危险性并不大,并不需要N95口罩。所以,在医疗防护物资缺乏的紧急状态下,负责任的媒体都会说:把N95的口罩留给医护人员

根据卫健委的数据,中国每千人口医生和护士数分别为2.59人和2.94人。按照医护人员在人口中的比例计算,如果吃瓜群众平均每人少用一个N95,每个医护人员就可以多有15~20个口罩。

面对病毒,这不只是医护的战争,也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战争。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也许渺小,但是却可以堵住病毒无孔不入的攻击。

我们的努力,不仅仅在于要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也在于需要改变一些有利于病毒传播的生活习惯

在海南省,一名确认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在医院输液时多次往地上吐口水,并且无视医护的劝阻。随后,两名医护人员感染新冠病毒,该患者也被举报到公安局。

这样不尊重医护、也不尊重自己的例子可能是少数,但有时候,对医生的尊重和膜拜,如果所采取的是不恰当的姿势,也会陷医生于危险。

黄朝林,这是一个真实的名字。这个名字出现在《柳叶刀》的一篇论文作者名单了,这是一篇关于武汉市金银潭医院41个新冠肺炎患者临床特征的报道。

金银潭医院是武汉唯一的传染病医院,也是第一家收治新冠肺炎的定点医院。在抗击新冠肺炎中,金银潭医院就是前线中的火线。

黄朝林是金银潭医院的业务副院长,他的抗疫战斗从2019年12月29日开始,此后一直没有回过家。

但是,就在1月22日,黄朝林的身份从医生变成了患者:他生病了,新型冠状病毒核酸结果检查为阳性。

仔细回忆之下,黄朝林认为唯一暴露于感染的机会只有一次,发生于之前的某一天晚上11点。当时他完成了一天的抢救工作,褪去了防护服,取下了长时间戴着的N95口罩。他想让因被口罩挤压而发痛的面部恢复一下,也想吸几口新鲜空气。

突然而至的不只是新鲜的空气,也有一对30多岁的男女,扑通跪在黄朝林面前。黄朝林赶紧弯腰把他们扶起来,一问才知道是某危重患者的女儿女婿。黄朝林无法将刚摘下来的口罩戴回去,因为这对夫妻分别拉住了黄朝林的两只手,仿佛那就是危重患者的救命稻草。

三天之后,这对夫妻倆也确诊是感染者!而因为工作过于劳累抵抗力下降的黄朝林,随后也发病了,而且因血氧饱和度不到93%,被诊断为重症。

所幸的是,黄朝林参加了“克立芝”的临床试验,在经历了腹泻、恶心、呕吐等副作用之后,病情终于在10多天之后稳定。

黄朝林自身的故事,没有来得及写进科研论文,但因为有记者采访,登载在了武汉晚报上。

五、紧急提案:关于保护前线医护人员的7点建议

目前正是与新冠病毒决战的关键时刻,中国几乎所有的重症方面的专家都云集武汉,从外省支援武汉的医生加上军队的医护人员,将近一万多名。武汉本地也有将近万名医护人员。湖北一地,一时云集近十万名医护人员,战役不知道何时能够结束,但可以预期的是,更多逆行挺身而战的医护将被感染。

鉴于医护感染病毒的高风险,特整理出以下几点呼吁,希望引起社会各方重视:

1、对抗病毒,不只要身躯,也需要脑子

每当灾难来临时,我们都会希望有大英雄驾着七彩祥云而至,都希望不管有什么困难,大英雄都会逆行而战。

病毒很狡猾,如果我们不用上脑子去对付病毒,只会得到更大的伤亡。盲目鼓动医护逆行而上,就是一个没脑子的做法。

如今武汉前线病患太多、病毒太多、医护太少,全国各地都有医护逆行进入武汉救急。但是,媒体上曝出有医疗救援队行李丢失,也有的随队物资被统一分配(qiang)的事。

这显然是一个混乱的局面,让人非常担心上了前线的医护的安危。如果医护没有充分的防护,我们等于是把抗敌精锐当作肉盾在用。

如果不能保证好前线的后勤,不如把精锐留在二线,早早做好准备,以防一线崩溃。

2、确保所有的医护,都能执行标准的防护操作

防护服、口罩、防护镜,这些只是物的因素,但是人的因素也很重要。如果医护没有充分的训练,不能执行标准的防护操作,还是不能把感染的风险降到最低。

在国外,为了训练医护达到标准的洗手动作,有的医院甚至在洗手处安装了摄像头。

3、呼吁立即加强对眼科神外等非病毒感染专业医护人员进行防护标准培训

这次感染者中,眼科医生李文亮、耳鼻喉科医生梁武东先后感染后去世,大部分感染者均为非病毒传染专业的医生。建议由专业的传染方面的专家与一线医护人员,立即制订统一的医护人员防范简要规则,统一下发。系统培训再上前线,他们除了是医生外,但对于传染与病毒类专业来说,基本属于外行。

4、N95专业口罩规定仅限医护人员专用

对医护人员急需的N95专业口罩,要统一调配,集中使用,非重要人士,包括政府工作人员,用医用口罩即可,重点保障一线医护人员的使用

5、建议开发使用机器人进传染病房

能否借鉴美国使用机器人进行感染患者病房内服务治疗的经验。据了解,医护机器人应当不是太难的设备,相关机构都应当立即调配应用,这些应当是可以立即实现的。

6、确保所有的前线医护,有足够的休息时间

一线的医护超负荷运转,身体消耗太大,对病毒的抵抗力下降。目前治疗新冠病毒感染没有特效药,只能希望提高身体抵抗力,尽量不要感染病毒。

因此,一切行动都应该以医护为本,考虑到医护的休息时间。比如各种会议、宣传,没有必要的,完全可以省省,不需要占用医护的救人时间和休息时间。

7、解除医护的后顾之忧

我们不能只用使命感来驱使医护去肉身筑城,我们还需要解决医护的后顾之忧。国家有关部门应该积极考虑做这事,也有一些有心的企业和团体也在做这事。

已经有一些用心的企业和团体开始在做类似的事,为每一个因为抗疫而确诊感染的一线医务工作者设立专项保险,如果医务工作者不幸因公殉职,其家庭可以领取一定数额的资助金。我们都不希望哪个医护用上这些保险,这些数字也不能正确衡量医护的奉献。但是,有总比没有强。

希望医护无忧!武汉挺住!中国平安!

1. Wang, D., et al.,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138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 in Wuhan, China. JAMA, 2020: p. 10.1001/jama.2020.1585.

2. Li, Q., et al., 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 N Engl J Med, 2020.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