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纽时:“恐菌者”特朗普如何应对新冠疫情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0-02-12 20:15 来源: 纽约时报 作者: 点击:

(图片来源:观察者网)

华盛顿2014年年中埃博拉病毒暴发波及美国时,唐纳德特朗普还是一名普通公民。但他对美国应该如何行动有着强烈的意见。 特朗普曾公开谈论自己对细菌的恐惧,他密切关注埃博拉疫情,并对他所称的奥巴马政府的危险反应发表了愤怒的评论。他要求采取取消航班和强制隔离等严厉措施,甚至包括拒绝在非洲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美国医务人员回国。 几天后,埃博拉患者将被带到美国,现在我确信我们的领导人是无能的。

别让他们进来!7月31日,特朗普得知一名美国医务工作者将从利比里亚撤回亚特兰大后发推说。第二天,特朗普写道:美国不能让感染埃博拉病毒的人回来。他还补充说:去远方帮忙的人很好,但他们必须承担后果! 在近50条推文中,以及在福克斯新闻(Fox News)和其他电视台露面时,特朗普都支持航班禁令和严格隔离,并指责奥巴马总统向西非派遣军队抗击埃博拉在道德上是不公平的。 许多健康专家称特朗普的反应过于极端,他们指出,如果不把医护人员撤回美国的医院,他们很可能面临痛苦的死亡。前奥巴马政府官员说,特朗普的评论加剧了新闻媒体的危言耸听,并且在公众中散播了恐惧。

现在,特朗普面临着另一种以冠状病毒形式出现的流行病,这一次他身为国家卫生保健和安全机构的领导者。美国感染这种疾病的人很少,但卫生官员担心它可能很快就会更加广泛地传播。尽管到目前为止,特朗普一直与这个问题保持距离,但公共卫生专家担心,如果他最终需要负责监管国内一场严重的疫情暴发,他对细菌的极度恐惧、对科学和官僚技能的蔑视以及对外国人的怀疑,可能会成为一个危险的组合。

有一个值得信任的国家领导者,一个可信的信息传递者,在沟通和证据方面保持前后一致,这是绝对必要的,约翰霍普金斯卫生安全中心(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资深学者詹妮弗努佐(Jennifer Nuzzo)博士说。现在有太多的错误信息,所以领导者的核心角色是成为可靠信息的来源。 据一名了解特朗普想法的人士透露,谈起这种病毒时,特朗普一反常态地在很大程度上保持克制,部分原因是担心高调提出这个话题会进一步搅乱金融市场。

相反,他基本上把应对工作委派给了高级卫生官员。 1月底,特朗普成立了一个将由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管理的冠状病毒问题工作组,由12人组成。其中包括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M阿扎尔二世(Alex M. Azar II)、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所长安东尼S福奇(Anthony S. Fauci)博士;以及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罗伯特R雷德菲尔德(Robert R. Redfield)博士。 三人均有和传染病打交道的经验,尤其是福奇,他参与了多次疫情暴发的应对工作,包括艾滋病流行、非典病毒和埃博拉。 在特朗普的诸多言论中,包括了对中国主席习近平的赞扬,尽管他的政府因对冠状病毒的笨拙回应以及最初的隐瞒被广泛批评,一些消息的公布也引起了质疑。 特朗普在周五说:他们真的很努力,我认为他们做得很专业。 他在周一的一次州长会议上发表讲话时说,他预计这种病毒将在春季绝迹,并再次谈到了中国的国家主席。

特朗普说:这种我们正在讨论必须干掉的病毒,许多人认为在4月随着高温会消失,当高温来临,通常它就在4月消失了。他在谈到美国时说:不过,我们的情况很好。我们有12例,11例,他们之中很多人现在情况很好。(根据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在周一的一次更新,已确诊的病例为12例。) 我两晚前与习主席进行了一次长谈,他还说。他感到非常有信心。他还觉得,正如我之前说过的,到4月底或之前,通常来说高温天气会杀死这种病毒。所以那将是个好事。

公共卫生专家质疑他的评论存在凭空臆测。乔治城大学全球卫生科学与安全中心(Center for Global Health Science and Security at Georgetown University)负责人丽贝卡卡兹(Rebecca Katz)博士说:我认为我们对这种病毒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而且我不确定我们是否能肯定地说,它会随着天气转暖而消散。 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的荣休医学教授詹姆斯M休斯(James M. Hughes)博士补充说:依靠4月气温转暖这样的事情来确保病毒在那时会被控制住,我认为这是有待商榷的。

往届总统的讲话在过去的健康危机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因对HIV传播反应迟缓并建议禁欲以解决感染而受到严厉批评。

奥巴马顶住了特朗普和其他方面要求实行全面旅行禁令和隔离的压力,称他们危言耸听,并敦促人们冷静思考。 特朗普有正确的人,但没有正确的直觉和组织,领导奥巴马政府应对2014年埃博拉危机的罗纳德克莱恩(Ronald Klain)说。我们的政府里有世界上最好的专家、科学家和医学领袖。但是特朗普的本能反科学、反专家、孤立主义和仇外心理可能会在关键时刻听不进建议。 另一个因素是特朗普一直以来的洁癖。尽管他对健康或科学政策表现出很少的兴趣,但他经常谈到对细菌的极度反感。

总统在其2004年的著作《如何致富》(How to Get Rich)中宣称自己是一个十足的恐菌者,并写道他正在发动一场个人运动,用日本的鞠躬习俗取代不得不进行的、不卫生的握手。 于是,特朗普通常避免在演讲和集会后和十几个人握手的政治传统,并经常使用手部消毒液。

在他面前咳嗽和打喷嚏的助手会被他迅速赶走。在2017年1月的一次采访中,总统的私人医生哈罗德N伯恩斯坦(Harold N. Bornstein)博士说,特朗普在检查室一定会自己动手换纸。 说到这里,特朗普可能和习近平至少结成了一个临时同盟。周一,戴着外科口罩的习近平与北京居民在镜头前谈笑风生,他建议他们跳过习惯的问候方式。他说:非常时期就不握手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