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猝死于高危节目 高以翔本有3次活命的机会(组图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9-11-27 07:02 来源: 凤凰网 作者: 点击:

人生无常。

据网传信息,今日凌晨1点45,艺人高以翔在录制浙江卫视真人秀《追我吧》过程中晕厥,送医后救治无效死亡。

这位生于1984年的艺人,年仅35岁,正值壮年却永远离开了人世。 高以翔有着《爱情魔发师》《斗牛,要不要》《胜女的代价》《遇见王沥川》《武神赵子龙》等代表作。 2006年,高以翔出演个人首部电视剧《爱情魔发师》,从而正式进入演艺圈;2013年,主演《遇见王沥川》男主角王沥川,被大众熟知。

身高195的他,最早是以模特身份出道,多年以来也一直有着良好的运动习惯,热爱打篮球。

早年上康熙的时候,小S盛赞他是很正统的帅哥。

高以翔亦是一个在演艺圈交口称赞的优质艺人。

据悉,两天后高以翔还准备去给朋友当伴郎。但没想到世事无常。 此一别,网友痛呼,世间再无王沥川。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既年轻,又有着运动习惯和良好身材的人,会因为猝死而突然离开这个世界。更况且,猝死有急救的“黄金四分钟”,众目睽睽之下,不应该没有得到及时的救助。 悲痛之余,我们要问,为什么?这究竟是人祸还是意外?

《追我吧》是一档什么样的节目?

官方介绍,这是一档都市夜景追跑竞技秀。 据称,为求不可复制的实景体验感,节目组“包下一座城”,把酷炫的一系列大型闯关装置落地在宁波CBD,整个节目装置、舞美搭建费用超过了1亿元。 这也是一个非常极限的节目。

首先的时间设定,在人体机能最低点的夜间熬夜拍摄。 而在节目环节设定上,设置了梅花桩、飞檐走壁、徒手爬高楼等各种高强度环节。加大强度的设定还有,挑战有时间限制,在关卡与关卡之间,艺人们没有多的时间可以用来喘息。 两公里的跑步距离并不都是平地,中间有好几个非常消耗体力的关卡。 靠臂力通过的变种梅花桩:

需要极强平衡力才能过的绳索桥:

类似于迷宫的“蜂巢虫洞”,需要嘉宾在不断尝试中找到最佳的通过路线:

在地上匍匐前进:

跌进去后很难站起来的海洋球:

调集全身协调性通过的滚轮:

飞檐走壁关卡:

在经历了重重挑战之后,最后一关,居然是徒手爬70米高的大楼,然后再从顶楼划过半空到对面楼:

这样的强度,连奥运冠军都高呼吃不消。 节目的第三期请到了奥运冠军李小鹏,李小鹏在节目中一直喊着:不行了,不行了,我真的跑不动了。 今天事发之后,曾经参与节目又退出的嘉宾钟楚曦回应,真的太累太累了,录完节目吃了三天速效救心丸。

陈伟霆也曾在采访中吐露过,《追我吧》经常录到凌晨6、7点。

也早有网友质疑过安全性。 在早期的通稿中,节目组夸下海口,有强大的安保阵容和医疗团队,绝对保障参与艺人的安全。

但结果呢? 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在节目中逝去了。

其实之前就有威胁人员生命的疏漏迹象出现。 邹市明参加的那一期节目中,他掉进了海洋球中,眼看着邹市明被海洋球掩盖,并大呼“我的腿没有知觉了”,节目组不为所动,直到其他嘉宾发现异常,呼叫节目组才把邹市明救上来。

而这个时候,大幕上赫然写着“闪耀时刻”四个大字。 是对危险的怎样无视,对生命安全的怎样漠视,才能让节目组为了区区节目效果,而置嘉宾的安全于不顾?

而此次高以翔的事件,据网友的梳理,很有可能存在抢救不及时的问题,因为在猝死发生的前四分钟,完全有可能将人抢救回来。

这场悲剧,是一次意外,但很大程度上,也可以说是人祸。

他原本可以有三次活命的机会。 如果节目强度不那么大,他不会出事。 如果节目组配备了医疗队伍并及时施以急救,他还能被抢救。 如果身体不适,他选择退出不参与录制,惨剧可以被避免。 可惜,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果。

国产吃人综艺:大型出事现场

这已经不是综艺节目第一次闹出人命了。

2013年,释小龙18岁的助理在录制《中国星跳跃》综艺过程中,不慎跌入水中溺亡。 有当事人这样描述当时的状况: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明星身上,等大家注意到有人失踪的时候,他的尸体已经沉到了水底。

毫无安全意识加上防范措施几乎为零,这样的悲剧让人心底发凉。

2018年陈伟霆参加浙江卫视跨年演唱会。陈伟霆面前的舞蹈表演的场地突然出现一个巨坑,幸亏他及时看到,避开了。

去年3月,张杰连续7个小时录制综艺节目《王牌对王牌》,凌晨3点节目组要求张杰,用细细的玻璃管吹乒乓球。 这种怪诞且常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直接让张杰吹到脸部淤青,当场缺氧昏厥。 事实上在试玩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提出这个环节有安全隐患,其他艺人也觉得“头晕、耳膜疼、脸像炸了一样”,浙江卫视节目组压根听不进去。

还是这档《王牌对王牌》,节目中张嘉倪在哺乳期被泼水,录制n小时,王源从头到尾穿着一件湿衣服…… 这一系列不顾艺人身体状况的操作,当时引发粉丝频频质问:

浙江卫视,你们到底有没有把艺人当人看?

不只是浙江卫视了,同类的国产综艺,大小事故不胜枚举:孙红雷上《极限挑战》中暑,张艺兴昏厥、薛之谦录《我们的挑战》昏厥、陈楚河在《非凡搭档》高空翻越集装箱,导致韧带断裂及半月板损伤…… 国产综艺是没东西可拍了吗?

为什么越搞越危险,开始剑走偏锋了?

这几年真人秀在国内快速崛起,各路资本趁热打铁,快速入局。 投资方当然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最少的钱,做最多的事,快、准、狠。节目效果要能刺激收视率,数据要好,但安全措施能不能跟上,另说。 搞了几年,确实也出了几档爆款,现在大概真憋不出什么新招了,开始强行制造噱头,于是就有了《追我吧》这样的东拼西凑、啥火抄啥的综艺。 名字照搬《奔跑吧》,内容东搬一点《极限挑战》,西搬一点《全员加速》,再融合一些《智勇大冲关》。 《流浪地球》不是火了嘛,那就也给节目增加点科幻感,以至于为了让赛博朋克的灯光和布景闪亮起来,不得不闹到让明星大冬天的凌晨还在室外录制超过承受能力的体能挑战。

可是这样真的有趣吗?还是制作方默认观众就是喜欢看明星被折磨得精疲力竭?

豆瓣评论并不如何 这股折磨明星,整蛊艺人的风气好像已经吹了一阵了。 往明星脸上夹夹子

让明星倒立吃拉面

还要钟汉良吹携带多种病毒,随时喷出毒液的动物的屁股?

这是在日本盛行多年的整蛊综艺终于登陆大陆了?

但大家别忘了当年那场日本整蛊综艺,给中国音乐界带来的巨大损失。

当年31岁,正值事业巅峰的黄家驹在日本宣传专辑,参加了一档恶搞节目。 这档综艺也是在凌晨开始录制,12名嘉宾分成两组同台比赛,中间节目组突然要求两队人集中到舞台的一方。由于台上湿滑,黄家驹从3米高台跌落,不幸头先着地,陷入了昏迷。

凌晨1点,黄家驹因急性内出血及脑挫伤,离开了人世。 从此以后,无数人回忆香港华语乐坛的时候都只能感慨:如果黄家驹还活着就好了。 也许有人要说:好好的演员,演戏就演戏呗,综艺既然这么无聊,干嘛非要上? 如今的娱乐圈的状况可能没那么乐观,中下层的明星社畜,根本无法抗拒综艺节目带来的曝光还有商业价值提升。 如果现阶段无戏可演,观众可能就会忘记你。演员袁弘甚至在一档访谈节目中坦言:我需要综艺。

综艺能帮他接戏。 一旦进入了这个行业,踏上了赛道,就没有别的路可选了

娱乐圈就像一个巨大的金字塔,人们的目光都被极少数的顶级流量吸引过去,嘲讽他们是这个社会里被宠坏的小孩; 而在这行业中,还有无数不被看到,在金字塔底层,没那么火、但还想努力拼一把的年轻人,他们说好听点是明星,其实也不过是工资稍高一点的社畜。 白天赶通告、拍戏,他们晚上还得通宵录这种体力逼迫到极限的综艺…… 对他们而言,既然想红,就不能太惜命。 但是人没了就是没了。

高以翔,前几天刚感冒,昨天在冬天室外连续工作了17个小时,还被要求剧烈运动,倒下之前他说:“我不行了”。 今日凌晨,35岁的他猝死在了自己的“工位”上。

遇到猝死,我们该怎么办?

今早,在点进去热搜“高以翔怎么了”之后,看到他倒地15分钟未恢复心跳的消息时,心里当时就咯噔了一下,知道很可能抢救不过来了。 临近中午,噩耗还是被证实,去世原因被确认是“心源性猝死”。 据现场目击观众的消息说,在高以翔倒下之后的几分钟内,节目拍摄还在继续,15分钟内无专业医生到场。救治不及时是高以翔去世的一个重要原因。 心源性猝死(SCD)常见于男性,30岁以上发病率增高。其中,心脏骤停是SCD的常见首发表现。 心脏骤停,黄金抢救时间是4分钟,4分钟内如果正确施行了心肺复苏,存活率会极大的提高。 但目前在中国,每年心源性猝死者高达55万,居全球之首。每天有近1500人猝死,这些猝死多发生在公共场所或家中,抢救率极低,还不到1%。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普通人急救知识的匮乏。 在下方,是美国AHA(美国心脏协会)倡议公众学习的简易急救手法,非常简单,但是关键时刻它真的可以救命。

但愿这1分钟的知识大家一辈子都不要用上,但更希望的是,千万不要在需要用时,才发现自己对它一无所知。

望你能转给更多人看到,它可以挽救许多本不该消逝的生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