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杀父凶手在逃25年 追凶姐妹却因这事被嫌犯家属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9-08-19 07:24 来源: 上游新闻 作者: 点击:

8月14日,湖南张家界慈利县城燥热令人难受。张阿丽和张阿琴姐妹从法院走出,手里拿着传票——他们被杀父嫌犯的家人告上法庭,心情一团糟。

今年2月6日,张阿丽姐妹给父亲张国恒扫墓时发现,一堵墙压在坟包边缘上。拆墙之时,砖块砸伤了前来阻扰的张元春。张元春以健康权受侵犯为由,将张阿丽告上法庭。

张元春的另一个身份是张登攀的姐姐。1994年7月2日,因农田灌溉起争持,张登攀持杀猪刀捅死张国恒。张登攀被慈利警方列为“故意伤害致死案”嫌疑人,潜逃至今。

张国恒被杀后,张阿丽一家人追凶的脚步没有停下。刚开始时,是张阿丽的母亲追凶。1996年,母亲车祸身亡后,张阿丽的伯伯和舅舅们开始追凶。2002年,时年20岁的张阿丽接过追凶接力棒,带着16岁的妹妹张阿琴从北走到南,寻找个头一米五左右、脑袋上有没有疤痕的张登攀,追凶的日子如此机械般重复着。

25年,张登攀在哪依旧是谜。25年后,看到墙的那一瞬间,新仇旧恨全涌在了那堵墙上。墙倒的那一刻,张阿丽姐妹俩的情绪迸发了出来:“杀了我爸,还砌墙压在坟上,欺人太甚。”

和愤怒的张阿丽姐妹相比,张登攀的父亲张西卓则淡然很多。他在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说:“砌墙是为了挡住菜园,砸伤了我的家人就该赔钱。我25年没见到儿子了,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我也希望找到张登攀。回来把事说清楚,不是防卫过当就是过失杀人,跑了这么多年,坐牢时间不会太长。”

微信图片_20190819163410.jpg

▲张国恒被张登攀刺死后的第二年,其妻邹茂英因车祸身亡。这是夫妻俩生前的照片。翻拍/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杀猪刀下的命案

地处湘西的慈利县洞溪乡洞溪村海拔1000多米,1994年时村里物质匮乏,多数村民靠着几亩薄田维持生计,灌溉用水比油还金贵。

命案因水引发。

时至今日,双方描述的命案过程截然不同。村民张锡斌与张国恒交好,他的说法和张阿丽描述一致。8月13日,张锡斌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按照约定,1994年7月2日上午,理应张国恒和他从井中抽水灌溉稻田。当日上午10时许,他俩来到田边时发现,井中的水正朝张西卓的稻田中流,井旁还堆着石头。他俩挪开石头时,张西卓拿着杀猪刀从稻田旁的家中跑出,朝他们冲了过来。一番言语争执后,张西卓持刀朝张国恒手臂砍去。张国恒捂着受伤的手臂沿着田埂逃跑。逃跑途中,又遇上了赶来的张登攀,张登攀持杀猪刀朝张国恒腹部刺了一刀。这一刀正中肝脏,张国恒当场殒命。张登攀行凶后逃离。

张西卓介绍,水要先满足饮用,再可用作生产。事发当日,他正在井边挑水喝。张国恒不让他挑水,双方因此发生口角。随后,他举起了随身携带的杀猪刀壮声势。时年16岁的张登攀听见争吵声后,也持杀猪刀赶来。冲突中,张西卓的妻子被张国恒推倒。见母亲被欺负,张登攀砍了张国恒两刀,然后逃离。

“两刀都是我儿子砍的,我没砍张国恒。要是我砍了,为啥警察抓我走又放了我?”张西卓说。

8月14日,慈利县公安局办案民警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称,张锡斌和张西卓描述的命案过程,可能都是“挑对自己有利地说”,不一定是真实情况。命案的真实过程,张国恒手臂和腹部各一刀是谁捅的,只有等张登攀到案后才能查清。

微信图片_20190819164241.png

▲8月13日,死者张国恒的哥哥在指着25年的命案发生地。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父死母亡的两姐妹

父亲张国恒被张登攀捅死时,张阿丽尚不满12岁。

一个片段刻在张阿丽姐妹俩的脑海里,从未模糊过。两人介绍,父亲从稻田抬回后,放在家门口的走廊上。她俩看见父亲的手臂断了,鲜血染着衣衫。她们蹲在地上一边一个,用小手轻轻地推着父亲的头,哭喊着。

父亲的死亡让姐妹俩心中有了仇恨,与仇恨一起来的还有噩梦。张阿琴回忆,她常做两个梦。一个关于父亲,梦中的父亲穿着衬衫,打着领带,朝她招手,口中不停地念叨着,凶手没抓住,他死得冤枉。一个关于凶手,她悄悄潜入张西卓家里,挥舞着刀复仇。

仇恨让姐妹俩的童年没有了快乐。母亲邹茂英也变得抑郁寡欢。张阿琴回忆,母亲独处时,常常喃喃自语。只要听到了关于张登攀的传闻,母亲就来了精神,带着她去寻凶,足迹遍布湖南各地。母亲寻凶时,把她放在宾馆里。有一次,母亲彻夜未归,她吓得在宾馆里不停地哭。次日,母亲回来时又抱着她哭,嘴中念着:没找着,没找着。

微信图片_20190819165328.png

▲8月13日,张阿琴在父亲张国恒的坟前哭泣。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灾难接踵而至。

洞溪村通往外界的路九曲十八弯。张阿丽介绍,父亲张国恒高中毕业后曾在洞溪乡一所中学当过民办教师,教英语和体育。退出教师队伍后,与妻子一同在小学门口开小卖铺。1996年3月23日下午1时,母亲邹茂英乘坐客车从乡里进货回村,客车在行驶过程中失控,坠下30多米高的山崖,多人死伤,母亲是死者之一。

父母双亡,姐妹俩成了孤儿。经亲属商议,姐妹俩跟着舅舅过。

8月13日,姐妹俩的舅舅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他和两个外甥女合不来,张阿丽成人后去了东莞打工。张阿琴初中毕业后考上了慈利一中,他没有继续供她读书,“两个孩子养不亲,供到那么大就行了。”

张阿琴辍学后去了张家界,在一家饭馆里刷盘子,连姐姐张阿琴也躲着。她看不到生活的希望,也不知道未来的路该走。她反复地问,为什么别人可以有父亲母亲,她却不能有。

微信图片_20190819163903.png

▲8月13日,张阿琴回到老宅。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姐妹追凶10年

张阿琴在饭馆里刷盘子时,张阿丽则在东莞一家玩具工厂流水线上,剪完一个线头再剪下一个。

听说妹妹辍学后,张阿丽辞工回到张家界找到了张阿琴。两人认为孤苦伶仃的生活是拜杀父凶手张登攀所赐。姐妹俩决定,找到张登攀,告慰父亲的亡灵。

2002年夏天,姐妹俩去了乌鲁木齐。张阿琴介绍,她俩在包吃住的餐馆里洗碗、端菜。只要有空,她们就会去汽车站和火车站等人流量大的地方。“怕万一见到了张登攀,被认出来,夏天出门的时候戴口罩,冬天用围巾捂着脸。找的时候,还摆着地摊,一来可以打掩护,二来贴补寻凶开销。”

张阿琴说,在乌鲁木齐餐馆打工一个月只能赚300多元。她们舍不得吃穿,可为了获得张登攀的信息,她们肯花钱,给人买烟,请人吃饭。

姐妹俩在乌鲁木齐找了三年后,慈利老家传来消息,张登攀可能在成都的建筑工地上。姐妹俩辗转到成都时已身无分文,白天派传单,夜晚在公园席地而睡。工地的保安不让她们进时,她们会说好话。好话不管用,她们就在工地周围徘徊,探着头往里望。

张阿丽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在成都寻找两年无果,又有消息传来,张登攀在东莞一家毛织厂打工。于是她俩在2007年去了东莞,毛织厂上下班时,她俩就守在厂门外。守了一个星期也无果,她们便在毛织厂附近的餐馆打工,幻想着有一日,张登攀能走进餐馆吃饭。

从2002年到2012年整整10年间,姐妹俩寻凶的步伐从北到西南、再到南,还是没能找着张登攀。姐妹俩有过失望,但没有放弃。近年来,只要听到张登攀的消息,她们还会再出发,“这么多年了,张登攀如同石沉大海一样,无影无踪,但不会放弃。”

在姐妹俩寻凶时,张国恒的亲属也踏破了慈利县公安局的门槛,得到的答复始终是:张登攀不到案,就不会销案,案子在查。

微信图片_20190819164535.png

▲8月13日,张阿琴等人在张国恒坟前拔草。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警方一直在缉凶

8月14日,慈利县公安局办案民警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称,张登攀因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警方一直在追逃。

25年间,慈利警方追捕张登攀一波三折。

办案民警介绍,案发时只有张国恒、张锡斌夫妻俩、张西卓一家三口等六人在场。张锡斌和张国恒交好,张西卓又是嫌犯张登攀的父亲,两人的口供不能完全信任。1994年7月4日,他们对张西卓采取了收容审查措施,审查了847天,也未能找到张西卓行凶的有力证据,只好对其采取取保候审。目前来看,只能等张登攀到案后,才能查实命案发生的真实过程。

民警介绍,张登攀逃走时并没有身份证,其户口本上的身份证是随机生成,暂未发现户籍信息,“如果他还活着,可能洗白了身份信息。”

此外,此前侦办此案的民警已退休,他们所做的案卷材料,因公安局搬家等原因,现如今没能找全。2007年,警方追逃到了一个叫张飞彪(张登攀的曾用名)的人,带回来审查发现不是涉案的张登攀。

“搞刑警的,命案没破,始终是心里的梗。这几年,我们加大了追逃力度,相信能够找到张登攀的下落。我们也想借助媒体呼吁张登攀向公安机关自首,逃不是办法。”办案民警说。

想知道张登攀下落的还有张西卓。8月13日,张西卓称,1994年张登攀逃跑时才16岁,25年里没儿子的一丁点消息,“回来把案子说清楚。”

微信图片_201908191.png

▲这是2月6日的现场,墙壁左边是张国恒的坟,右边是张西卓家。双方因当日的护坟和拆墙引发诉讼。翻拍/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护坟引发诉讼

旧仇未了又添新恨。

张国恒被杀后,亲属本打算将其葬在张西卓家的院中,后在乡村两级干部的协调下,葬在了紧邻张西卓家的山地上。山地离张国恒殒命的稻田约百米。

8月13日,张阿丽姐妹俩来到了父亲坟前。因父亲葬在杀其凶手的家旁边,姐妹俩担心墓碑会被砸,故未立碑。坟包上的杂草肆意地生长着,有的已长了一米多高。姐妹俩弓着腰,拼命地拔着杂草。姐妹俩一边拔草一边哭泣:“爸爸,女儿来看你了,凶手还没有抓到。”

上游新闻记者看到,坟包边有一堵倒了的墙。张阿丽家人拍摄的图片显示,这堵墙没倒之前压在了坟包的边缘上,“约30厘米宽,1米长的坟包被墙压住了。”

微信图片_20190819164656.jpg

▲2月6日,张阿丽等人护坟拆墙导致倒塌的围墙砸伤了嫌犯的姐姐张元春,张元春起诉了张阿丽进行民事索赔。翻拍/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张西卓女儿张元春起诉张阿丽的诉状显示,2019年2月6日,张阿丽祭拜父亲时,发现坟墓一侧砌了一堵墙,就召集人拆墙。张元春在阻拦拆墙时被砸伤入院治疗。出院后,派出所组织双方协调未果。张元春请求法院判决张阿丽赔偿损失一万三千多元。

“张西卓家儿子杀了人,他家人还要砌墙压坟,我们认为这是屈辱。等待法院的判决。”张阿丽说。

关于砌墙,张西卓有不同的说辞。他说,2010年,家中新盖了房屋,砌墙是为了围住菜园,墙没有压住坟包,还留了宽约20厘米的缝隙。

曾参与协调此次纠纷的村干部介绍,张西卓认为张国恒埋在他家旁边不吉利,于是砌墙保“风水”。

两家人因生命逝去引发的仇恨,还在继续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