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微软够狠 微软HR更狠!这个中国人被全球封杀(图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7-05-12 06:27 来源: 虎嗅网 作者: 点击:

  事情是这样子的。今天偶然看到王垠在其个人博客上写的一篇《微软的秘密离职协议》,觉得很有意思,这哥们儿更有意思。

  相信很多人对王垠很陌生,也相信很多人对他并不陌生,这位才华逼人、傲气也同样逼人的天才在其所在的圈子里还是挺有名气的。早在2003年,他就因发表《完全用Linux 工作》、《写给支持和反对的人们》,痛陈Windows弊端、宣扬Linux而出名。

  他的光辉事迹,还包括被保送清华大学计算机系软件所硕博连读,然后在清华大学、康奈尔大学、印第安纳大学伯明顿分校读博期间三次退学,他认为他的博士生涯已经帮助他找到了比博士学位更重要的东西 。

  王垠每次都会写一篇文章来宣布自己退学:

  2005年9月22日在水木社区BLOG上发表了《清华梦的粉碎--写给清华大学的退学申请》明确要求退学,痛斥国内高等教育弊端;

  2008年发表《Cornell 感受》并从康奈尔大学退学,到印第安纳大学伯明顿分校(IUB)计算机继续攻读博士学位;

  2012年,发表《对博士学位说永别》,宣布再次退学。

  他曾经在谷歌实习,2012年结束在Google的实习后发表《王垠:我和Google的故事》,他在其博客中宣布停用 Gmail,并建议大家也都停用,为什么想停用 Gmail 呢?因为 Google 太邪恶了。总是号称不作恶(dont do evil),然而它其实是世界上最邪恶的公司之一。Google 一直都在帮助美国情报机关监听和分析大量的用户信息,从事危害美国和其他国家民众利益和安全的活动。Gmail 里面包含了大量的个人隐私信息:地址,电话,日程,机票,订单,合同,文档,照片,技术讨论,个人观点,政治言论, 这些都落到极其险恶的美国情报机关手中,他们就可以利用这些信息来做可怕的事情。

  在做了这么多前戏之后,进入本文的主题,即王垠和微软的恩怨。

  王垠在《微软的秘密离职协议》中说:我与微软的对峙,终于以我的有条件离职而告终,现在微软把事情弄得相当丑陋,我不想再坏自己心情,所以抛开他们不理了。有条件离职的意思是,微软必须满足我的条件,我才会签字表示自愿离职。看来微软真是目光短浅的公司,宁愿放弃优秀的人才和极其可靠的代码,也不愿意给人合理的报酬和职称。或者也许我的代码写得实在太清晰了,所以他们觉得不需要我就可以搞定一切吧,那我祝他们好运了。

  王垠的狂傲和自负流淌在他博客中的每个字符和行间距里。

  这次,王垠彻底告别了微软,并且说他创办的公司永远也不会卖给微软。关于离职协议,问题主要出在sign-on bonus上:

  由于入职的时间不够一年(7 月份到一年),按照 offer letter,如果我自愿离职,微软就有权收回入职时给我的sign-on bonus,价值 2 万 5 千美元。不过如果不是自愿离职的,比如被开掉或者裁掉,那就不用还这个钱。在我看来,这个 sign-on bonus 根本就不应该退。微软在谈工资的时候,一直把这个 sign-on bonus 和其它 bonus 算在我第一年的收入上面,以此来说服我他们给的工资还算差强人意。直到给 offer letter 的时候,才悄悄加进一个条款,说这个 sign-on bonus 是不满一年要退的。

  我这几个月日夜辛劳,付出的额外工作时间的价值,已经远远超过 sign-on bonus 的数额,更不要说我放弃了今年的 performance bonus,而且我已经工作了 9 个月,所以就算退也不应该全部退,而应该是按比例。因此,我对于自愿离职提出了一个很简单的条件,我要求微软放弃收回 sign-on bonus,这样我才会给他们签字,表示自愿离职。否则他们就必须通过其他手续开掉我,这样因为不是自愿离职,我就不需要退他们 sign-on bonus。

  结果他们同意了不收回 sign-on bonus,然而却为此附加了许多的条件,把这些都写进了我的离职协议,要求我签字。这些条件非常的恶心,特别是第 8 条:从今以后我不得再加入微软,它的子公司,合资企业,以及微软股份超过 50% 的附属公司,如果加入了他们就有权赶我走。

  第8条原文是:

  No Future Employment with Microsoft or Affiliates. I understand and agree that, as a condition of receiving the consideration described in Paragraph 2, I will not be entitled to any future employment with Microsoft or any subsidiary, joint venture, or affiliate of Microsoft in which Microsoft owns an interest of 50 percent or more (collectively, Microsoft or its Affiliates). I further agree that I will not accept, apply for, or otherwise seek future employment by Microsoft or its Affiliates, and that I will not institute or join any action, lawsuit or proceeding against Microsoft or its Affiliates for any failure to employ me. I understand and agree that if I breach any obligation set forth in this paragraph, including by applying for and/or accepting future employment with any of the Released Parties, such breach will constitute lawful and sufficient basis for the termination of any such employment.

  不得不说,微软够狠,微软的HR更狠。王垠说他几个经验丰富的朋友看了这个条款,都说从来没见过任何公司使用这样的离职条款,就算被开掉也没见过这样的条款,这是非常险恶的霸王条款:

  另外,协议还要求我不能鄙视和嘲笑微软,不能协助现在,过去或者将来的微软员工对公司提出抱怨或者顾虑,承认微软没有犯任何错误,不得用任何原因起诉微软,等等封嘴协议。由此可见,虽然美国有所谓言论自由,然而你的自由却是被金钱牢牢地控制的。

  当然,我严词拒绝了签这个协议,因为它简直就像是清朝政府跟洋鬼子们签的不平等条约。

  然后王垠开启了对微软HR的讨伐模式:

  后来,我就发现 HR 开始肆意歪曲我的话,想造成一种我已经主动离职的假象,这样他们就可以利用这个 sign-on bonus 的问题,来逼迫我签这个恶心的协议。

  与微软 HR 和上司们的谈话,从我面试的时候开始就已经充满了谎言和欺诈,让我各种不爽。撒谎找借口压低职称和工资。号称六个月升职,却完全没有动静。上司们为了树立威信,对自己的经历和成就进行夸大。故意不让我和其它团队面试。各种讨价还价贬低人的价值。在 offer letter 上做文章。再加上入职后的各种奇葩经历,超时工作,各种变相的不尊重,拿一些 principal engineer 甚至印度小菜鸟跟我比 这一切都让我恶心而厌倦。要不是我早已经决定在美国只看最后一个大公司,我是肯定不会加入微软的。没想到就要离开了,还要特大的恶心我一下,留下终生难忘的记忆。

  你可能以为微软是大公司,很多人事上的事情应该大度不计较,然而微软 HR 和 recruiter 对各种事情的处理方式,其实比起很小的 startup 还要不规范和恶毒,各种抠门,威逼欺诈,隐藏信息,甚至肆意歪曲。微软不能靠自己的魅力留住人才,就想方设法设置各种讨厌的限制,比如 H1-b 和绿卡程序都用最慢的方式办,拖泥带水让你走不掉,或者要求不满一年全额退回 sign-on bonus,或者干脆用 L1 签证从印度搬运不能换工作的奴隶过来。想以这样的方式来阻碍人才的流失,可想而知留下来的都是什么样的人。

  王垠形容微软是一个邪恶的霸王公司,微软的最后灭亡应该是迟早的事。

  王垠之前在《一个人的罢工》中就将他在微软遭遇的惨绝人寰经历写了下来,他说:

  微软用极其低廉的价钱,已经从我这里得到了多出许多倍的价值。我写出的代码,其难度和质量,解决的问题,是微软的 principal 级别都难以做到的,然而我却拿着 SDEV2 的职称和 senior 的工资。由于职称工资严重的不符合本人水平,随之带来的是尊严的失去。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感觉到这个公司的贪婪和狡诈,感觉自己并没有受到尊重。

  在微软,我没有受到专家的礼遇。事情做的越好越多,越是有人催你做更多的事。我没有感觉到欣赏,感激和尊敬。只感觉到有人在不断地提醒你:工期将近。催你写注释,催你写测试,以为这样你的代码就能被完全据为己有。为了满足事先设定的日程计划,很多时候还必须加班,周末加班,晚上加班,这是极其不合理的。如果你的计划不能在一天 8 小时之内完成,那么它就是霸王计划。

  再更早些时候,那时候估计是王垠刚加入微软不久,他还是适度地夸了一下微软的,当然,看上去更像是在夸自己,他说:

  我的能力是盖世无双的,我可以心平气和的说出这句话,不带半点虚荣。这不需要任何人的认可,因为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来认可我。

  这种奇妙的能力,不但最初在 Google 得到了体现,在 Coverity,Sourcegraph,Shape Security,一次次的巧妙发挥,最近又再一次的在微软得到了发扬光大。我不得不说,微软是少有的踏踏实实,用心做技术的公司,很少有瞎指挥的情况。也只有这样的公司,才可能从最底层开始做独立的技术。在微软,我的团队的产品是一种企业级存储设备,名叫 StorSimple。这东西看似跟我的特长程序语言(PL)关系不大,然而我从来就没有局限于 PL,我的洞察力深入到了计算机科学的各个领域。这是一种艺术,是不局限于领域的才能。任何我接触到的东西,都被揭示出其本质,揭开肤浅复杂的表面现象,被改造得更加简单,更加可靠和精密。

  微软有一些厉害的 principal engineer,他们的 B+ 树代码我看过了。实话说吧,虽然可以用,但非常繁复没法看,很难确信它是正确的。每次用到新的地方,你都得改动挺多代码才行,不能作为库代码来调用。而且你一改可能就给改错了,难怪跟我说需要很多很多的测试,还说要先写测试再写代码什么的 当然我说这些完全没有贬低微软工程师的能力,有个会写 B+ 树的 principal engineer 跟我关系相当好,初期还给了我挺好的参考资料,所以我无意贬低他。不过呢,写代码不能超越王垠,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不是吗?所以当然不是耻辱 :P 相比其它肤浅的公司(Google,Facebook),微软的好些人显然是有两刷子的,兢兢业业踏踏实实的在做自己的工作,而且在必要的时候给了我一些启发,人也相当好。可是在代码的优雅,简单和可靠性上,世界上还真没有人可以跟王垠抗衡。

  何其狂妄,何其自负,又何其自信!当然,王垠或许拥有这份自信或自负的本事。他以一己之力抗衡微软的勇气本身就让人侧目。

  他现在离开了微软,然后被微软彻底封杀了,但他似乎并不在乎。他不止一次表达过回国的想法,他说:我的心,已经飞回到了中国,飞回到了家乡,飞到了北京。我每天都在想象跟老朋友们坐在一起喝茶聊天,感受城市生命的律动。这一切,都是在美国永远得不到的,我命中注定要在中国生活。当然我知道国内的人也很复杂,很多制度不健全,但中国之大,我相信会遇到很多靠谱的人。我不会再给任何公司工作。我会创造一个伟大的公司,它会创造世界上最精致的产品,它会给真正有价值的人相应的回报和尊重。由于一些现实的问题,回国的日子还要等几个月,不过应该在年底之前。

  天才和疯子,仅一步之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新闻点击排行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