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从莱温斯基到AV艳星:两个时代的总统性丑闻(组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8-05-28 13:28 来源: BBC 作者: 点击: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AND REUTERSImage caption两个时代的性丑闻女主角:1990年代的莫妮卡·莱温斯基(左)和如今的斯托米·丹尼尔斯(右)

1990年代,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与白宫见习生莫妮卡·莱温斯基(Monica Lewinsky)之间的性丑闻引发全球轰动,并导致总统被弹劾。

如今斯托米·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和特朗普之间的事情会不会有类似的影响?

特朗普总统否认了这宗被指发生在2006年的韵事,不过,就像克林顿的丑闻一样,这宗案件的症结更多是在于谎言,而不是性。

那么,两件事情之间到底有什么共同点和不同点?克林顿与莱温斯基的丑闻如果发生在2018年会怎样?让我们藉此分析比较一下……

克林顿与莱温斯基丑闻回顾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1996年的白宫圣诞派对上,白宫见习生莱温斯基与克林顿总统见面

“我和那个女人没有性关系,”1998年,克林顿总统这句语气决绝、仿佛一边说还一边挥着一根手指的声明,成为了美国政界最多人记得的其中一句话。

它不仅是一句不客气的话,而且是一句假话。

后来事实证明,总统当时与刚20出头的白宫实习生莫妮卡·莱温斯基的确有“关系”。莱温斯基的朋友兼同事琳达·特里普(Linda Tripp)一直悄悄地录下了她俩之间的对话,当中莱温斯基坦承了事情细节。

当公务人员保拉·琼斯(Paula Jones,她后来被免职)对总统提出性骚扰指控时,莱温斯被传召并要求提供一份书面声明,当中她否认总统和她有性关系。

克林顿总统在宣誓之下否认了指控,这最终导致了总统作伪证的控罪。

2014年,莱温斯基在沉默十年之后首次面对媒体(英文)

特朗普与斯托米案件回顾

色情片明星斯托米·丹尼尔斯说,她在2006年曾与特朗普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发生性关系。当时他还远远没有开始参选总统,而是在出演电视真人秀《谁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也译作《飞黄腾达》、《学徒》)。

斯托米说,这件事情只有过一次,是一场高尔夫赛事期间发生在一个酒店房间里,但是此后他们仍然保持着联系。

事件被指是发生在特朗普的妻子梅拉尼娅怀孕期间,特朗普否认有过此事。

今年年初,有报道指丹尼尔斯女士在达成保密协议后收了特朗普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支付的13万美元(9.6万英镑),当时正值2016年总统大选之前。

之后,特朗普和他的法律团队似乎对事件有彼此矛盾的说法,令外界质疑美国总统到底对此知道多少。

特朗普给斯托米的封口费合法吗?(英文)

丹尼尔斯女士已经对总统提出起诉,以求废除该协议。她指,由于特朗普没有亲自签署,因此协议无效。同时,她还控告总统发布“诽谤性”的推文。

与此同时,特朗普的律师则正在以违反保密协议为由,寻求向她索偿2000万美元。

以上是案件的基本概况,现在来比照一下各方的辩解词……

“特朗普在发生这宗婚外性事时甚至都还不是总统!”

这是事实。不过保密费用是在他的总统任期内支付的,这也是此宗法律诉讼的关键点。

假如钱是来自竞选经费,就将属于违犯联邦法律。

“总统的性生活不关我们的事”

确实,你不会因为对配偶不忠并出轨而受到弹劾。

不过,在克林顿的案件中,人们的论点是,如果总统能在宣誓之下对此说谎,那他也有可能就其他事情说谎。

在特朗普案中,批评者们提出了类似有关信用的担忧,并表示,支付“封口费”意味着他可能较容易受到勒索——包括来自国外对手的勒索。

“特朗普是不怕丑闻的!”

直到今天,很多人仍然认为克林顿的性丑闻是他总统任期当中最容易被记住的部分。

不过,特朗普的总统任期内已经发生太多事情,斯托米·丹尼尔斯已经变成了一个次要事件。特朗普会躲过这一关吗?这件事情最终结果将如何,目前仍言之过早。

莱温斯基:从当时到现在

图片版权REUTERSImage caption2018年,莱温斯基在《名利场》杂志的奥斯卡派对上;她现在是该杂志的客席编辑。

莫妮卡·莱温斯基曾说自己“可能是被互联网带向全球受辱的第一人”。

事件最初由新闻聚合网站“德拉吉报告”(Drudge Report)曝光,当时基本上还没有人会从网上获取新闻资讯。

调查记者迈克尔·伊斯科夫(Michael Isikoff)当时供职于《新闻周刊》(Newsweek)杂志。是他首先挖到了这个故事,但他的编辑们当时按下不发,令他未能成就独家头条。

伊斯科夫回忆说,事件曝光后,《新闻周刊》匆忙地将故事发布到它当时仍在初建阶段的网页上。

“那是网上的第一篇报道,”他说,而后他们不确定人们会不会找到这个故事,于是又将它传真给人们。

然而,据美国记者杰西卡·贝内特(Jessica Bennett)近日在《时代》(Time)周刊发表的一篇回顾文章中称,故事曝光之后得到的关注令人惊异:“《华尔街日报》在印刷版报纸上将莱温斯基称作一块‘小蛋挞’。”

除了性生活被曝光以及外表被品头论足的屈辱之外,莱温斯基还由于递交不实陈词而面临27年监禁。她的母亲也受到警告,如果不透露她和女儿之间的对话细节,就将被监禁。

之后超过十年时间里,莫妮卡·莱温斯基一直处在公众视线之外。

之后在2014年,她在《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上写了一篇题为《耻辱与重生》(Shame and Survival)的5000字文章。她说,她曾被诊断出创伤后压力症候群,在法庭审讯期间曾想过自杀,并且在之后的多年里因为不光彩的知名度而很难找工作。

“不像其他的相关各方,我当时太年轻,还没有建立起一个我可以找回自己的人格,”她最后写道,“我并没有‘让它定义’我——1998年的我只不过是还没有足够的人生经验与建立自己的人格。如果你没有搞清楚你是谁,就很难不接受别人给你塑造的可怕面目。

如今,莫妮卡·莱温斯基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声音:她是推特(Twitter)上的常客,也是一个反霸凌的运动倡议者。她并不避谈自己的过去。最近,一本美国杂志在比尔·克林顿确认出席某个活动之后就撤回了对莱温斯基的邀请,她为此批评了该杂志。

她还被一些千禧一代的人们视为榜样。他们在1990年代的时候没有看到那些新闻,从而以一种新的视角看待这个事件。

“我在十几岁的时候了解到了这场丑闻始末,当时她成为我真心同情的一个人,”24岁的纽约记者伊芙·佩瑟(Eve Peyser)向BBC表示。

“我认为我这一代的女性主义者大体上都认为莫妮卡·莱温斯基是高危职场不当性行为事件当中的一个受害者。”

“一场风暴要来喽”

图片版权REUTERS

作为成人电影行业的资深从业者,39岁的斯托米·丹尼尔斯长期和恶毒的诽谤打交道,似乎已经练就了百毒不侵的本领。

当她在网上因为特朗普的案件而遭受仇视女性的隔空谩骂时,她通过自己的社交媒体帐户针锋相对,常常通过毫不示弱的脏笑话将批评者驳倒。(喜剧演员罗珊妮·巴尔就曾在丹尼尔斯还击之后删除了诽谤性的推文。)

原名斯蒂芬妮·克里福德(Stephanie Clifford)的丹尼尔斯现在已经开启了一个名为“让美国再次性饥渴(Make America Horny Again)”的全国艳舞巡回表演,最近还在搞笑脱口秀节目《周六夜现场》(Saturday Night Live)上做嘉宾。她在节目中扮演自己,语带戏谑地向总统说:“我知道你不相信气候变化,但是一场风暴要来喽,宝贝。”

她的批评者——同时也是特朗普的支持者——指她是借此炒作;而她则辩驳称,她已经有一个非常成功的职业生涯。

很多美国人仍然不知道应该如何看待她。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访问过一群特朗普的女性支持者,她们很大程度上不相信丹尼尔斯,说她的色情片明星身份令她可信度大减;不过其中一个人说:“我替她感到悲哀。我同情她。”

著有《当代美国政治当中的性丑闻、性别与权力》(Sex Scandals, Gender and Power in Contemporary American Politics)一书的学者辛达·曼代尔(Hinda Mandell)说,斯托米·丹尼尔斯正在改写丑闻的既定模式。

“她不感到羞耻,并且这当中有它的力量在,”曼代尔向BBC表示,“她以掌控事件的姿态出现,并且想说出她自己的故事。”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1999年的华盛顿,莱温斯基在人员护送之下穿过记者的包围

#MeToo改变了什么?

在一系列好莱坞性侵指控相继曝光之后在社交媒体上兴起的“#MeToo”运动,令普罗大众更加意识到在你情我愿和权力以外所存在的问题。

无论是莫妮卡·莱温斯基还是斯托米·丹尼尔斯,都没有说她们的事件是非自愿的。然而,两个事件中的男主角都曾被其他女性指控过性骚扰,而他们则一直予以否认。

丹尼尔斯已经明确表态,她的经历并不是一个“#MeToo”的故事。她声称,那样做会将她塑造成受害者,而她完全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不过,加拿大新闻杂志《麦克林》(Maclean's)则指,虽然丹尼尔斯自己并不这样认为,但仍然发挥了一种作用。它最近曾指出:“#MeToo从来都不仅是关于性侵害——它同样是关于女性作为陈述者值得信任的问题。”

在最近之前,莱温斯基的声音一直都很少被听到。

在提到自己成长过程中对克林顿丑闻的感受以及从中学到什么的时候,伊芙·佩瑟说:“当时,那些著名的女性主义者都没能理解,政治和媒体当时对待莫妮卡·莱温斯基有多么强的贬损和性别歧视,这是那么令人失望。”

她提到了格罗丽娅·斯泰纳姆(Gloria Steinem)。后者在《纽约时报》一篇争议性的文章中淡化了对比尔·克林顿的骚扰指控。该报之后从网站上撤下了该篇文章,而斯泰纳姆去年也向《卫报》表示,要是在今天,她不会写同样的东西。

“我们必须相信女人,”她在2017年11月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轰动性丑闻大爆发时这样说道。

图片版权HELEN MURRAYImage caption2018年4月,一部关于克林顿性丑闻的戏剧《穿蓝色女装的恶魔》在伦敦上演

剧作家凯文·阿门托(Kevin Armento)最近创作了一部关于克林顿性丑闻的戏剧《穿蓝色女装的恶魔》(Devil With A Blue Dress),当中对女人之间的对话作了一番想象。他觉得,如果案件发生在2018年,事情将会如何?

“很可能莱温斯基的年轻以及当中涉及的权力效应都将会成为讨论的一部分,”他向BBC表示,“如果是在#MeToo的年代,她还会那么热心地维护他吗?在她陷入那样一个无底洞之前,她会不会更能够看清他俩关系当中的权力差异?”

他同样会想,如果在今天,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回应会不会不同。“很难想象她会离开比尔……她会不会迫使比尔辞职?或者迫使克林顿表达更深切的悔悟?我不知道。但是它会在某些方面有不一样。”

克林顿是怎么全身而退的,特朗普也可以吗?

比尔·克林顿并没有被迫下台。众议院弹劾了他,但他后来在参议院得以开脱,并继续担任总统至2001年。

不过,保拉·琼斯(Paula Jones)的案件带来了一个决定性的改变。它促使法庭裁定,美国总统在入主白宫之前所做的行为,将不再能够免于民事法诉讼。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就任典礼,前总统克林顿亦有出席

于是,斯托米的丑闻有可能令特朗普倒台吗?

“科恩(律师)可能会,”迈克尔·伊斯科夫说,“这次封口费是单一事件,还是说有其他我们所不知道的安排?这是笼罩在这上面的大问题。”

不过,他说,如果民主党重夺国会的控制权,考虑到他们曾经如何维护克林顿夫妇,就不会愿意就斯托米·丹尼尔斯提起弹劾案。“那样他们就要推翻自己曾经说过的所有话,”伊斯科夫说。

据辛达·曼代尔所指,这些都是政界性丑闻当中典型的格局。“就像剥洋葱一样。一点挑逗和猥亵可能会带来严重的政治和法律后果。”

“对于性丑闻,人们通常都会去把握那些容易消化的部分,”她补充说,“然后他们就顺着党派立场逐渐分立。他们是基于各自的政治信仰来站队。”

与此同时,她说她在等着看,如果一个女政客在美国卷入一场重大的性丑闻的时候,会发生什么。“过去它从没有发生过,而我想:当它发生的时候,会不会改变一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图

娱乐八卦小编推荐

新闻点击排行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