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巨人、胖子、汉奸…特型演员的“不正常”世界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8-01-04 22:35 来源: 贵圈 作者: 点击:

 

划重点:

你三千块就有三千块的戏,绝对跟三百块演得不一样。北京这地方,你没两下子,待也待不了多久。我现在238斤。特型演员里,胖胖的女生好像很多,我不太知道怎么去找戏拍,会去求以前比较熟的人帮忙。我都演了十部戏了没演过好人,别人觉得我演不了正派,本来就长得吓人,怎么能去演好人呢?

这里有五盘菜,首先这三盘先别动,是给大腕的。剩下来的这两盘,其中一盘菜还得给后期、还得给场务,再剩下来的,分给我们,分多少,都是边角料,几万、几千都有,就是我们。

擅于思考总结的高玉林这么概括自己目前的现状,他自称虾兵蟹将在演员这个行业里,他已经脱离了横漂群演这种最底层,时常能得到荧幕上一些长达几分钟的镜头,然而距离男N 号女N号,又隔着天堑般不可逾越的距离。

而这几分钟的镜头,也是凝聚了他几十年、上百部戏的人生经验,经过堪称是苦心造诣的探索,所换取的几年前,他在演了一次汉奸之后,感觉意外找对了戏路,从此保留下来这个半长头发和一点小胡子的造型,专演各种奸诈小人,从此,片酬也就能稳定在3000元一天的水准线上。

相对于他,付小群拿到每天3000元的薪水,就只花了几部戏的时间。因为他拥有不可取代的优势2.1米的身高,作为行业内稀缺资源,他不仅可以挑戏,还可以大量的推戏。虽然他的角色,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不用台词的僵尸、狼人、生化人

他们都在同一个群里:特型演员群。付小群给我们了描述这个群聚会的情形,群魔乱舞。这里面有大个子巨人、袖珍侏儒、身型特别胖的,还有脑袋特别尖的和尚、整个头像被砸进去一拳的。他们在一起,非常嚣张地大笑,简直要把路过的人都吓跑了。付小群说他特别喜欢摸那个尖脑袋的光头,摸起来特好玩。

这像是一个怪人们的家园。在外面世界里被认为是残缺的,在这个行业里,成为了特色和优势,在怪人家园里,他们重获了自由。而普通人如高玉林,也以后天的造型,挤进了这个圈子,他获得了付小群的敬重,高老师太厉害了,说起戏来一套一套的,他教了我好多。

然而关上门,又是一人一世界。2米1的高个难找,但200斤的姑娘却没那么稀少。燕林的片酬,目前还只是500元一天。她在人群里的时候,不怎么爱说话,小小声,腼腆得很。238斤的体重,却只敢占据世界小小一角似的腼腆。她脸上有习惯性的笑容,或许和她曾经做过服务员有关。

这里是三个特型演员的故事。三个,关于热爱、幸运、奉献、迷茫的故事。

歪瓜裂枣高玉林:我也希望能有落日余晖,演了一辈子戏,人家能记住我

高玉林

身高:175cm

体重:50公斤

籍贯:内蒙古根河市

年龄:45

毕业院校: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戏剧系表演专业

参演剧目:《亮剑2》《革命者》《天下无盗》《电击七日》《铁在烧》

高玉林在家中

干我们这行的,就是一个高智商的活儿。

我本来是文艺兵,刚开始演的也是正剧,后来逐渐就变成了歪瓜裂枣。真的,因为这个社会不问你学习,不问你学校,他只看一个搞笑性,就像赵本山一样后来,我一看,我有这个方面的特点,我为什么老演正剧呢?我正也正不过陈道明,后来演一次汉奸,就找到感觉了,所以我就走向了歪瓜裂枣。

转型转了有三四年了吧。以前我演过什么村长、刑警队长、连长、军长,纪检委书记转型以后就演人渣、痞子、无赖、变态的,啥坏的演啥,还演黑社会老大。

我在《亮剑2》里演过一土匪。原来的台词就是呦,原来是二师长李云龙啊?我不是这么说的,我当时说,谁啊?那站一个人,原来是让鬼子闻风丧胆的二师长李云龙啊,真是好牛啊,派你的人来打我的人,啪一说,那个扬声器上来了,怎么给我一个交代吧?这个词是我加的,16个字,而且导演不能去掉,为什么?因为非常合乎当下,是国内战争时期,所以这一加,导演就笑,他一看谁噼里啪啦给加这么多字啊。我说,那个李云龙不就是打了几个胜仗嘛,有甚啊?我说有甚,给他加一点方言。

还有一场戏,老子毙了你,一摸没有枪,我怎么办?变成拍桌子了。一点都不能有闪,闪一点这场戏就掉了。所以,这就是一个高智商的游戏,一定要狠、准、稳。

我加戏导演没有毙掉的。但不能提前和导演商量。为什么?因为第一不尊重他,剧本是导演自己写的,我感觉这句话不对,我要加点别的,你听了是不是心理有隔阂?所以千万不要做。第二,显得好像有点恃才傲物。你得是明星,是腕儿,才能和导演商量。像我们这种半生不熟的脸,还轮不到你,所以我们就来个先斩后奏。导演说,小高你加得不错,你得说,导演,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儿。

这就叫算命的叫板,先生慢走,先生步伐艰难,印堂发暗,近期有灾,这叫打语,我把语言打中你了,你感兴趣了,我才能骗你的钱嘛。真是这样的,干我们这行就要有灵气。

高玉林戏瘾上来,拉着同伴即兴表演了一段

我去见剧组,门上贴了有微信的,我就先加完再敲门。一进门之后,他说我这里有一个角色,你加我一下微信,我说我已经加过了,他一看觉得这个人很会提前,就给他一种好感,觉得这个人很灵。出其不意,才能制胜。你要是一拨拉才转,他也不喜欢。演员嘛,怎么说呢,就是一个灵气,灵气没有固定的表达方法。

敲门不在,那也不能白来,把简历别在门把手上,别舍不得,丢了就丢了。也别往地上塞,因为不尊重自己,这是谁的简历还有脚印子?这个演员这么不尊重自己,你说他会看吗?你搁门把手,他一摸,演员来找我,我不在,很好。这都是要注意的小节,所以干我们这行,处处要做个有心的人,没有心的人干不了这个行业,这个行业全都是细节。

我喜欢黄渤。什么都敢演,演起戏来非常的真实,我们俩有一个共同点,不掺假。他们说你们就是天生的演员胚子,不像有的演一会儿才能进入这个角色里面。我们不是。他正剧、喜剧、小品、春晚都能演,但是我苦于没贵人,没有办法。他是有贵人,比方说,朱军的贵人就是成方圆,吴秀波的贵人是刘蓓,你像王宝强的贵人就是徐帆,他认徐帆做了干娘的。这个圈里吧,一个是有贵人,一个是运气好。没有贵人,怎么说呢,就等于一篇好的文章没有结束语一样。

廖凡当然可以了,他算长得不咋地,但是他的胡子留得有特点,是在那个《烈日灼心》吗?哦,对,是《白日焰火》里,他在里面的表演特别地出众,拿了个奖,柏林。所以干这一行,就不知道哪一块云能下雨。所以我们每天对待每一场戏,每一个人,态度都很认真。

演员一定要三快,入戏快、记词快、接电话快,接电话一定要是你好,是,有时间,能,主动问好,不管是谁,指定找你有事儿。

高玉林给自己制作的模卡

我在北京片酬一般就是一天3000,出外就是6000。我们不喜欢横店那个地方。为什么不喜欢呢?他们都是边角料,他们所演的角色都是没有一点挑战性的,我们在北京面临的都是一些挑战性的。那边价格低,但这个门槛很难上,一分价钱一分货。你三千就有三千块钱的戏,绝对跟三百块演得不一样。不管是声台形表,还是台词处理上,二度创作上都不一样。所以北京这个地方呢,它就是一个能人居圣地,你没两下子,呆也呆不了多久,更何况发展。

我遇到过最低的是一天500,演戏10天给了5000。那也得接啊,因为他确实是相中了你,也确实没有钱了,这个导演为了拍一部戏把房都给卖了,我一看这个人,很感动。叫《革命者》,我在里面演一个汉奸,他就要这么一个干干净净的汉奸,那种狠是从心里面的,不是表面的。

我孩子20多岁了,在东北呢。12岁的时候,妻子不理解,就走了。因为我常年拍戏,不着家,女人不喜欢守空房,就被别人钻了空子,这样一来,就分开了。再也没找,我感觉再找也不是分嘛,是吧?

你可能要说,既然这样,你们发展这么久,也没有什么成色。的确很难,机会人人需要,但是不一定机会人人都能得到,所以即使再难,我们也会坚持。为什么呢?因为总感觉有一天会像李明启、张少华等一些老艺术家,他们有落日余晖。我也希望能有落日余晖,演了一辈子戏,人家能记住我。

沈殿霞燕林:如果我上了电视,就算我没了,也会很开心

燕林

身高:170cm

体重:119公斤

籍贯:四川巴中

年龄:29岁

参演剧目:《美人鱼》、《捉妖记》、《女人帮》、腮红姐系列搞笑视频

燕林在家中

2012年的样子,我去洗照片。碰到一个女的说我很像沈殿霞,因为我也戴着眼镜,沈殿霞戴眼镜吗?我不太知道她有没有眼镜。我当时遇到一些事,想要走出来,他们介绍我去拍戏,我就去拍戏了。

那个剧情是他们把一个负心男绑到床板上,找一个胖女孩骑着他。我当时被要求穿了一个吊带、搭了一个围巾、一个短裤、黑丝袜、高跟鞋,那个时候我很腼腆,我做不到,而且很多人看着,应采儿还教我怎么去扮妩媚。我很紧张,我那时候真不知道啥是妩媚,特别尴尬。

我好像拍了好多条才过了。后面我就想,我豁出去了。那是我第一次拍戏,我没把握好,播出里只呈现了很少的部分,本来可以更多一些的。

我现在蛮胖的,238斤。但我小时候属于不胖也不瘦的类型,是后来慢慢发福的。我也试过各种方法去减肥,但是我虽然嘴上在说减,实际上没怎么去行动过。

我就觉得这事可以保护自己,胖了以后。

几年前,一天晚上下班后我坐车回家,我晕车了,刚下了车,在那儿吐。突然我的嘴被人捂住了,正好这边的路灯坏了,那人使劲往后面的公园拖我。我这就受了伤(指着脖子),他们看到我的血一直在喷。就说已经这样子了,干脆捅死算了。我拼命的往那边跑,正好有一对情侣,我就一手打在她的包上,她以为我是小偷呢,看见我流血,帮我找了救援。

医生看到我的伤口,他说得亏你胖,我那时候已经快180斤了,要不然的话你没命。他跟我说长得胖是一种好处,还对我笑。

我16岁前没称过体重。我刚出生没多久就被换了,两家亲戚一边没有儿子,一边没闺女。这件事我很小就知道。你想,农村,你知道吧,小的时候人家经常会拿这件事压你,说你是不要的。我经常为这事打架呢,那时候打架可厉害。

我亲生母亲她也会说,你知道你是谁生的吗,然后说生我的时候差点半条命都没了。我觉得她对我挺残忍的,真的,虽然说我有两个父母,但是我从来没有得到过亲情。我对我亲妈特别回避的。我很小的时候被要求去见她,因为我的养父母也想让他们亲儿子来看他们。但我并不期待。

15岁的时候,我养父母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他们就让我的亲生母亲管我一下,然后钱和粮食他们出,但我亲妈不愿意,不愿意就算了,我就走了。走之前我俩还打了一架。我从小就想上北京大学,那时候我初中毕业,想继续上学,我的养父母也想让我继续上学,因为只有上学是出路。但我亲生母亲不同意,我们那农村都是很早就去打工了,或者在家待两年就结婚。我俩打的很凶,我气到想从山上跳下去,我亲生父亲拉住了我。

燕林早年以腮红姐的形象拍过一系列搞笑视频

我就来了北京。你知道吗?我连租房子都不懂,完全不懂什么叫租房子。我记得火车票160多吧,我身上一共200多块钱,还得在火车上吃点东西,20多小时,我应该还买了一双鞋。而且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北京冷,我穿的特别单薄,那时候不是流行F4穿的大喇叭裤吗?11月份,我就穿了那个。

到了北京西客站,我随便上了一辆公交车,到哪儿算哪儿。

我做过一种工作,七块钱一个小时。去清理新装修房子的垃圾。有几个就是什么都指使你干,我那会儿不懂、又小。有的弄不下去得用手抠,一直在流血。那天是我17岁生日,觉得特别委屈。回到家也一直在哭。有一个重庆的邻居,她问我哭什么,我说是我17岁生日。她听了就去买菜给我做饭,对我特别好。

那时候我也不做饭,就买五毛钱的方便面吃。有时候也买馒头,馒头便宜,一块钱四个,就着开水吃。我一个月已经赚750块钱了,别人问我干吗那么省?

19岁的时候,我第一次恋爱了。那个男孩追了我三个月,就是觉得很有诚意的,那个时候不懂,追了三个月就觉得这个人还可以。我从来不问你喜欢我什么,只要你对我好。后来在一起,不小心就怀孕了。我不知道,是我弟媳妇他妈看出来了。三个月没来好事我不敢说,而且没想那么多,那时候我每天都在忙,每天都在忙,所以我活得特别傻。

然后正好那个时候,我知道了还有一个女生,也怀孕了,我俩都是三个月。我很失望,没告诉他我怀孕的事就离开了。

我是被遗弃的,所以那个时候虽然我有很多不懂的地方,还是要自己把孩子生下来。我胖,肚子不显,工地的同事都没看出来我怀孕了。但是七个月的时候,我在工地上踩滑了,孩子没了,连我都差点死了。我就那么趴在地上,雪都染成红的,孩子从体内摔出去了半个,差不多四个多小时才有人发现。很多人都说放弃了,我老乡他见过我平时工作干活嘛,挺卖力的,然后他就说,这样没了挺可惜的,很坚持地送我去治疗。

燕林现在的体重已经达到238斤

我记得医生说,晚五分钟我都会死。最后手术签字是我老乡签的,我抓着医生的手,嘴里叫着妈妈,然后那个大夫哭了。醒来后有很多人都来安慰我,我看到别人伤心的时候我就会很乐观,我说没事,没事,我自己会在晚上哭。

头天晚上抢救,第二天十点的时候,我就下床了。他们很多人都说,这女孩以后肯定挺那个的,她的生命特别顽强,昨天送来的时候都快要死了,今天救过来以后居然就下床。

我着急确定自己有没有残,因为我是摔下来的。

经过这些事,我慢慢变成抑郁症了。比如说你往我这边走,我只要看着你,就会害怕、发抖。

直到遇到现在的他。以前老是觉得没希望,遇到他以后整个人就燃烧了那种的。虽然我谈过四段恋爱,但这是我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我不问人家挣多少钱,也不问你买不买房,我就说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家,你挣多少钱无所谓,反正我自己也在挣钱,我就是这么想的。

在《捉妖记》中一闪而过的燕林

我现在也考虑清楚了,打算重新开始做演员。怎么说呢?其他的我也想过,去做减肥的、去做美容的啥的。但我身边的朋友劝我,其实你好好利用下(胖),也挺好的。

我现在对这个圈子不太懂,不太知道怎么去找到戏拍。但会去找以前比较熟的人,求他们帮帮忙。特型演员里,胖胖的女生好像很多,我看到的就有很多。最近我演了《捉妖记》,他们需要胖的,就特型嘛,整个村都是胖的妖怪。当时他们给我弄了好多次,太白了,然后弄黑;一拍还是太白了,再弄黑。两天半,赚了三千。也参加了一个,什么节目来着,模仿沈殿霞。很多人跟我说过我像沈殿霞,说我是那种可爱型的,开心果。

你知道我有一种什么想法吧?如果我上了电视,拍了戏,就算我没了,也会很开心。就是只要有人能看见我,就会很开心。有的时候自己傻笑傻笑的。

小巨人付小群:我以前老觉得自卑,现在不会了

付小群

身高:210cm

体重:134公斤

籍贯:河南驻马店

年龄:36岁

参演剧目:《2013新警察故事》《超级武神》系列电影、《上古传说僵尸传》、《疯狂妖计划》

付小群在自己的工作室中

你要问我还有什么梦想的话,咱还真有一个,咱想做个代言啊。增高鞋、电动车啊咱都行。广告我都替他们想好了,我坐在电动车上面骑得飞快,因为咱这么重,体型这么大,大家肯定都说这个车的质量杠杠好。

不过,目前我这个愿望还没实现,因为咱还不是明星嘛。

我14岁开始长个,一年蹿到了1米8。16岁进体校的时候我记得还只1米93,一个老师下乡挑学生,他一看我个儿挺高的,问我喜欢当运动员吗?我说什么运动员啊?他说要不打球,要不摔跤,直接给我记了摔跤队。教练对我也挺好,因为那时候没出过远门,第一次出远门,到了我们驻马店,对,就是驻马店体校。在体校练摔跤练了三年,出来以后过了一段时间,突然之间,个子怎么2米了?23岁过生日的时候咱还是2米,后来再一量,2米1了。23岁又长了一点,一直都在这儿了,再量都是这个,到头了。

摔跤是我自己不想练的。没意思。没谁愿意和我配对,因为咱是重量级的,他们都是一般的。再一个那时候咱经验也少,咱也怕把别人给摔受伤了。摔跤真有人受伤的,有的耳朵都摔掉了。一般体校出来一看耳朵掉了都是练摔跤的。

家里人老多人劝我继续练下去,我是坚决不练了。它是体校,学费可以不用你拿,但吃住你得拿,吃一个月就得两三百。家里穷,拿不起,跟这个那个借,又这又那,我就不练了。

从体校出来我去了深圳一个夜总会当保安。好多香港人过来,一看我在那儿站着,就高佬高佬,过来陪我喝酒。喝酒有小费,港币,一百两百的,不要不行,不要就是看不起他,他会生气。那是2000年,我最多一次拿一千港币。那个时候每天都喝醉,没有清醒的日子,说白了,人家都是冲着咱过来的。老板也知道咱天天喝酒是给他卖命,因为你给人陪客,客人高兴了,可以叫好多人上这地儿玩。

身材高大的付小群在一部戏中饰演一个野人

我以前特别害羞,别人要跟我照相,我从来不和人照,是朋友我才照。平日里我也不爱出门,深圳本来那边个儿都不高,大家看我,跟看大猩猩似的,其实我也知道,一出门大家都在看我。他看你,他还嘟哝脏话,乖乖,那么高啊,娘啊,这人这么高啊,有的叫娘,有的叫乖乖,叫乖乖我听不习惯,对小孩子才用这个词呢。我上去就眼一瞪,一张罗,喊一声,他们就惊得不敢说了。

朋友给我介绍过好几个戏,我都没去。第一个介绍去四川拍戏。差一点签合同了,我感觉剧组不正规就没去。第二个戏,是一个哥们给我介绍的,在海南那边拍一个片子,让我演一条鳄鱼,他们给鳄鱼做了一个套子,用的胶水,要我人钻在里面,演鳄鱼。多热啊,是吧?也不露脸,我就没去。

《龙门飞甲》让我去,我也没去。那会儿我对演电影没概念,不好玩。2011年。我有个哥们给我打电话,说你干嘛呢?我说没事,他说我这边有一部电影,希望请你来帮我演一下。我哥们,没法推。这头一部,大冬天的,给我冻坏了,在昌平拍的,拍一宿,拍到天都快亮了。那场戏拍擂台比武,有两三百个群众演员,我衣服都被脱了,上半身没穿衣服,正下大雪,非常冷,后半夜实在不行了。

什么都得尝试,我开始觉得拍电影挺有意思。我在戏里被打死了,拍完了,没走,留下来和人聊聊天,好多没戏的都往那里一坐,听人一讲,挺好玩的。后来又让我去,我又去,慢慢接触了不少人,就开始往外接戏。

我喜欢电影。啪,站起来就把谁谁谁打死了,你搁现实生活里,有这样的吗?打个人啪打死了,那不犯法吗?警察不得抓我吗?还有动不动就去抱一个女的,人家谁愿意?让人家老公看见还不吃醋是不是?

我的第一部戏叫做《超级武神》,我演的是一个枪神,是一个坏人。《狼族觉醒之夜狼》里,我演一个狼人,是一个坏狼,后来叫主演给打倒了。《上古传说》我演一个僵尸,光会咬人。《阿修罗》里是一个将军,也是个坏将军我都拍了十部戏了,没演过好人,都是演的坏人。别人觉得我演不了正派,本来长得就吓人,怎么能去演好人呢?

化妆师正在为特型演员付小群化妆

片酬肯定的,一部比一部高了,低于3000的一般不会去了。如果不露脸,啥也不露,没意思,3000也不会去。最高的也有过一万一天的,就是《阿修罗》,大制作,1.5亿美金的投资。朋友的戏不算,随便招呼,他不可能给咱亏是吧?

我自己不想老演坏人,坏人挨骂,我想尝试尝试,演正面是什么样的感觉?我想演一部好一点的,就是大家看了,说这个电影不错,这个个儿高的演得傻乎乎地倍儿乐,这个我听了,就心里满意。所以我自己在做一部戏,我演好人,叫龙二,我有个女朋友,个子小小的,非常霸道,老欺负我。我兄弟龙大,也是个特型,个子特别矮,他配一个高个儿女孩,这个高个儿女孩非常怕他。是一个搞笑的,我希望能走品质路线,能在院线上映。为了拍自己这个戏,我已经推了两部了,我不想去给别人乱整,我怕耽误别人事儿,因为我给谁拍戏就负责到底。

我不跑剧组,从来不跑。我跟你讲我怎么得的片约,都是他们找我,不是我找别人。打个比方,一部戏咱们都参加了,咱们都互相加微信了,下一部你一个朋友问你有没有特型给他介绍一个,你肯定想着我,个儿大的,又壮的,你肯定想着我,对不对?人家一看,这个个儿行,挺好,过来吧,就是这样。

我以前老觉着自卑,现在不会了,有时候想想个儿高好处还挺多。有一次我忘带驾驶证被警察拦下来,一下车,他看我这么高,说你打球的,我说是,打球的,八一队的,北京八一队的,他说到时候看球找你弄个门票行不,我说没问题。我跟他聊了好半天,然后他就说那你走吧,下次注意点,慢点开啊。我说好,我慢点走。

我们特型演员群里,有两三个都是个儿高的。有一个是2米15的,比我还高,但他没有我壮。其实我想过这个事儿,就是上个星期,我想写一个巨人题材的,全是两米以上的,但我问过好多人,都说做完估计没啥效果,因为如果演员都很高,就显不出来个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图

娱乐八卦小编推荐

新闻点击排行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