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全球声讨中 贺建奎只就基因编辑婴儿提前被泄致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8-11-28 10:00 来源: 美國之音 作者: 点击:

中國深圳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中)接受提問。(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中国深圳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最近宣布,成功制造全球首对免疫爱滋病的“基因编辑”双胞胎女婴,事件引起国际舆论及科学界哗然,并引发伦理争议,122名中国科学家联名谴责。贺建奎星期三(11月28日)在事件后首度公开露面,出席在香港大学举行的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为研究结果被提前披露致歉。

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星期二(11月27日)在香港大学召开,在峰会召开前一日(11月26日),中国《人民网》发表报道,引述深圳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经基因编辑、对爱滋病免疫的女婴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

122位中国科学家联署谴责

《人民网》报导,这是全球首例免疫爱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意味着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报导引述贺建奎表示,基因编辑手术比常规试管婴儿多一个步骤,即是在受精卵时期,把Cas9蛋白和特定的引导序列,用5微米、约头发20分之1细的针注射到还处于单细胞的受精卵。他又表示,这次基因手术修改的是CCR5基因,这种基因是HIV爱滋病毒入侵机体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

由于基因编辑技术涉及伦理问题,多年来一直未获中外官方许可,报导一出立即引起国际舆论及科学界哗然。中国122位科学家在新浪微博“知识份子”帐号上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对“首例免疫爱滋病基因编辑婴儿”实验进行强烈谴责。

声明表示,基因编辑技术并非新事物,其中还涉及不确定性、巨大风险及伦理问题。对于在现阶段不经严格伦理和安全性审查,贸然尝试做可遗传的人体胚胎基因编辑的任何尝试的行为,坚决反对,强烈谴责。

声明并表示,中国政府一定要迅速立法严格监管,“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我们可能还有一线机会在不可挽回前,关上它。”

贺建奎为研究结果提前披露致歉

贺建奎原定出席星期二(11月27日)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开幕礼,但最终没有现身,有香港传媒报导他离开入住的酒店,行踪不明。

不过,贺建奎星期三(11月28日)中午如期出席峰会演讲环节,公开他备受争议,运用“基因组编辑”诞下的爱滋病毒免疫的双胞胎女婴的研究过程,并为研究结果在峰会举行前,被提前披露致歉。

贺建奎说:“首先我要为研究结果意外地泄露而道歉,研究结果在科研场合中正式公布前,已经被拿取,以及在这个峰会前欠缺同行的评审。”

贺建奎表示,这项研究结果曾经向一份科学期刊递交,并予以评审。贺建奎透露,进行胚胎研究前,先利用猴子进行有关基因组编辑的实验,之后才于人类胚胎进行实验。他又强调,参与今次实验的8对父母,包括他宣称透过“基因组编辑”诞下对爱滋病毒免疫的双胞胎女婴“露露”及“娜娜”的父母,事前都知道有关风险,最后选择在母体植入两个胚胎,诞下双胞胎女婴。贺建奎表示,目前双胞胎女婴出生后健康良好。

参与实验父母都受过良好教育

贺建奎演讲后接受会场的专家、主持人以及传媒提问时表示,由于目前世界上有很多爱滋病患者,他们受到社会压力,有需要帮助他们。至于会否公开这对双胞胎女婴的身份以及如何证明这次基因编辑研究有效令双胞胎预防爱滋病毒,贺建奎都没正面回应,只是表示会长远跟进她们的健康情况。

贺建奎表示,这次研究有8对父亲是爱滋病病毒感染者而母亲是非感染者的夫妇参与实验,其中一对夫妇中途退出,合共有30个样本最终变成胚胎。贺建奎多次被问到参与实验的父母是否知道实验内容,他表示参与实验的父母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知道最新有关爱滋病的研究及治疗方法。

贺建奎说:“他们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每个人都有同意书,我由第1页解释到第20页,逐字逐句、每个段落都有解释,他们也有权利去问任何问题。”

贺建奎指如果是自己婴儿会尝试

贺建奎表示,研究经费初期由他支付,后来得到深圳南方科技大学资助,但从没收取公司的资助。参与实验的夫妇没有收取酬,他又说所属的深圳南方科技大学对研究并不知情。

贺建奎透露,除了这对双胞胎女婴之外,另有一名参与实验的孕妇,她的胚胎基因被编辑。他在被追问下同意,有关个案是“化学妊娠”(chemical pregnancy),即是早期流产。他又表示,基于目前情况,有关临床实验已经暂停。

主持人提问最后一个来自传媒的提问表示,如果是贺建奎自己的婴儿,他会不会进行相同的实验?贺建奎回应表示,他会尝试。

贺建奎说:“如果这是我的婴儿遇到同样的情况,我会尝试。”

学者指帮助爱滋病患者欠说服力

多位参与峰会的学者在会后都批评贺建奎的研究,峰会筹委会主席、诺贝奖得主David Baltimore表示,贺建奎的实验过程不透明,也没有医学必要性,形容贺建奎的做法是不负责任。

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李嘉诚医学讲座教授兼化学病理学系系主任卢煜明表示,基因编辑技术不是完全成熟,直接应用于胎儿是过早。

对此贺建奎表示,今次研究是帮助爱滋病患者,改善中国的爱滋病问题,卢煜明认为欠说服力。他又表示,有其他方法预防婴儿感染爱滋病病毒,毋须透过基因编辑。

卢煜明说:“譬如‘鸡尾酒疗法’和抗病毒药物,那些药已用了很多年,但现时是用一个新的技术,是完全不知道安全性去做这研究,我认为是不成熟。其实有些方法洗爸爸的精液,令它的(爱滋病)病毒浓度很低,所以在受精过程中妈妈感染机会低。其实怀孕期间,妈妈是不会传染爱滋病病毒予婴儿。”

卢煜明表示,贺建奎用不肯定的技术改了胎儿可遗传的基因,这件事可能影响胎儿的后代,他认为贺建奎“过了这条线”,如果有监管机构因为这次事件将规管收紧到很严格,未来这个领域发展可能要“滞后”好多年。

徐立之指有关当局应考虑立例规管

协办峰会的港科院创院院长徐立之表示,贺建奎在实验安全性上无做足够工作,不能肯定有关编辑会否对基因组有其他影响。徐立之坦言,对贺建奎在论坛上的表现感失望,听完贺建奎的演讲之后,有更多疑问,他认为有关当局日后应该考虑立例,规定有关人士要领牌,才可以做这类临床实验。

徐立之认为,贺建奎有关帮助爱滋病患者的说法“站不住脚”,因为目前已有很多其他方法治疗爱滋病,亦可透过教育等预防,不明白为何要用这么艰难的方法?徐立之认为,如果科学家不公开研究过程,“看不到”便无法监察,因此科学家本身的操守十分重要。他慨叹”有多好的警察,都会有人做不法的事情”,国际间虽然有针对实验的审查制度,但他认为贺建奎似乎明知故犯。

徐立之表示自己是“乐观份子”,贺建奎这次研究惹起争议,他认为对科学界而言是“大唤醒”,令更多人了解到科学研究牵涉的道德问题,他坦言事件“好不幸”,但学到很重要的经验。至于两名已出生的基因编辑双胞胎女婴,徐立之表示,希望两人健康成长、过正常生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两岸三地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