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中国创造全球首例基因编辑婴儿 人类在恐慌什么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8-11-27 23:01 来源: 多维 作者: 点击:

岁末之际,中国科学家北京时间11月26日宣布的一条消息让全球科学界、法律界等坐立不安,舆论场更是喧嚣不已。

北京时间2018年11月26日,中国科学家贺建奎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天宣布,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健康诞生(图源:AP)

来自中国深圳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团队,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日宣布创造了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一对基因经过编辑的双胞胎女孩露露和娜娜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

由于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病毒HIV,此消息震动了全球科学界。

全球范围的科学家在短时间里内做出了近乎一致的反应,或对中国生物学家贺建奎所做的实验进行谴责,或表达保留意见,122名中国科学家更是于当天即迅速联名对贺建奎的行为亮出了反对的姿态。

当中国科学家中山大学副教授黄军就于 2015 年4月宣布首次成功编辑人类胚胎 DNA,修改了可能导致β型地中海贫血的人类基因时,已曾引发过全球科学家的强烈抗议和恳求,人们究竟在恐慌什么?

早前的相关研究信息显示,CCR5△32(CCR5是白细胞表面的一种蛋白质,也称为CCR5蛋白质,CCR5△32指的是CCR5基因的32个碱基缺失的突变)缺失的个体拥有正常的免疫功能和炎症反应,能对多种病毒感染表现出显著抵抗力,通过对 CCR5 进行基因编辑或将有效阻断霍乱、天花或艾滋病的感染。在这次的研究中,贺建奎的团队首先通过辅助生殖技术实现人类胚胎的体外受精,随后采用 CRISPR-Cas9 基因编辑技术对受精卵的 CCR5 基因进行了基因编辑。

在基因编辑应用日益激烈的全球竞争中,对于贺建奎和中国说,第一批基因定制人类的诞生“是一项令人惊叹的医学成就”,“他们认为他们的这种创新将超越 2010 年荣获诺贝尔奖的体外授精技术 ”,有观点认为这是一种消除遗传性疾病的新型治疗手段,也有声音表示这将开启一种全新形式的优生学,能够设计、改造婴儿,但是,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仍引发了学术界、法律界的集体声讨。

中国深圳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宣布创造了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在全球科学界引发轩然大波(图源:VCG)

贺建奎团队通过辅助生殖技术实现人类胚胎的体外受精,随后对受精卵的 CCR5 基因进行了基因编辑(图源:AP)

反对声音大体有三:一者认为艾滋病的防范已有多种成熟办法,而贺建奎所领衔的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项目所做的基因修改使得两个新生儿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其次,此次实验将使人类面临风险,被修改的基因将通过这两个新生儿最终融入人类的基因池;再者,这次实验粗暴突破了科学应有的伦理程序,且并未首先在科学家共同认可的平台上探讨自己的实验,而是直接向大众媒体发布消息,有追求轰动效应之嫌,程序上无法接受。

贺建奎现为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据称已于今年初办理了停薪留职,其本科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后留学美国,在莱斯大学取得博士学位,并在斯坦福大学做博士后研究,师从微流控基因芯片鼻祖。贺建奎已通过视频回应了外界的质疑,表示历史将会证实伦理站在他的这一边。

他表示,“请您在听到指责声音的时候不要忘记,还有很多沉默的家庭,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孩子饱受遗传疾病的痛苦”,这不失为一种煽情的表述,也是年轻的中国生物学家贺建奎为自己这一“突破”给出的“合理”依据。

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引发了公众对该项研究安全性与伦理性等方面的热议(图源:VCG)

千万年来,人类一直在自然进化,而基因编辑本质上可以视为人为干预自然进化的行为,即选择性留下对人类有用的突变,抛弃不良的、弱势的基因,随机突变往定向选择过渡。

尽管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伦理道德的边界也在不断突破,但是科学突破是有底限的,人们恐慌的正是淘汰所谓不良的、弱势的基因,实现基因定制所将带来的基因突变、基因武器、伦理道德、社会关系等诸多方面的现实挑战。

对业界来说,基因编辑技术操作上并不难,贺建奎的基因编辑手术并无多少创新性。基因编辑之所以未被大力推广,主要原因在于医学界尚无法预知其潜在的危害性,技术层面还远不成熟,这背后隐现的伦理、社会问题等无法估量。 

如果开放人类胚胎基因编辑,那么是否是将人与人之间的竞争起跑线提升到了受精卵阶段?拥有更多财富、权利的人,无疑将会有更多的机会使得自己或下一代“编辑”选择更好的特质,这寓意着另一种形式上的不公平。

牛津大学博士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创作的科技理论类名著《未来简史》描述过这样的场景,进入21世纪后,曾经长期威胁人类生存、发展的瘟疫、饥荒和战争已被攻克,随着以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科学技术发展的日益成熟,人类面临着进化到智人以来最大的一次改变,绝大部分人将沦为“无价值的群体”,只有少部分人能进化成特质发生改变的 “神人”。当“无价值的群体”自然沦为无用阶层,上升通道变窄或不再,社会阶层矛盾、动乱也必然将急速加剧。

尽管基因编辑如今尚只应用在医疗领域,但是,能帮助人类彻底攻克疾病的技术,也可能被用来制造出针对个人、家族甚至整个种族的“定制化”疾病。改写基因,意味着反社会分子、恐怖分子等也可将疾病当作武器,其风险不言而喻。一旦人类基因编辑的研究无限制地开放,成为全球争霸的新手段,人类离毁灭或许也就真的不远了。

近几十年来,科学技术的进步快速改变了人类的生活,人类社会已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颠覆性的进化。科学进步是把双刃剑,对创新事物有兴奋之情在所难免,但是,科学家在创新面前,或许更需要一颗对社会、对人类的敬畏之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两岸三地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