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莆田系医院揭秘: 做假手术治"早泄" 切开再缝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7-11-24 11:26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 点击:

在正规医院里极少施行的手术,被男科医院包装成“美化的名字”,而躺在手术台上的病人,在“专家”的恐吓下接受“手术套餐”。

2017年8月24日,21岁的广西某高校学生王楠因自认为患有“早泄”,到贵港五洲医院(贵港五洲男科研究院)求医。经门诊检查,他被查出患有“前列腺炎”和“龟头敏感度过高”。主治医师高峰说,他的问题很严重,必须做“阴茎背神经降敏术”才能解决。

医生解释说,“因手淫压迫,造成阴茎背神经水肿,按照以往的技术会切断背神经。但是,现在我们采用最新技术,只需要将水肿的地方切开引流,并不是切断,过段时间慢慢就会恢复的。手术不会有任何后遗症和风险。”

在王楠签署了同意书并接受手术之后,医生说,通过高倍显微镜发现,他有4根神经水肿,“切开引流一根要1200元,一共4800元,你可以承受吗?”王楠想,既然已经切开了,就咬牙同意把这个手术做了。

术后,王楠觉得这个手术严重影响了他的健康,“被切断的部分没有感觉,拿针扎也没有痛感,我很担心会给我造成永久性损伤。”王楠多次去医院讨说法,院方不愿意赔偿,但告诉王楠可以减免手术费用。

王楠称,他这种情况如果要去做司法鉴定,也很难检查出来结果。再说,自己也没时间去做。于是,他于9月21日和这家医院签订了协议书,承诺不再继续“诋毁”该医院。医院并没有承认自己有过错,但退还了王楠4000元手术费。

(资料图片)泌尿科护士在工作。图/视觉中国

“换了个马甲”

高峰被贵港五洲医院描述为“首席男科主治医师,从事泌尿男性生殖临床工作20余年,多次参加省内外泌尿及性学会专业学术交流,发表论文20篇”。

他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阴茎背神经降敏术和阴茎背神经阻断术(又简称为“背阻术”)是两个不同的手术。我们给他(王楠)做的降敏术是在高倍显微镜下实施的,只会对他的病有好处,一点后遗症都没有。”

“医学上没有降敏术这个词。一些民营医院现在开展的降敏术,其实就是背阻术‘换了个马甲’而已。”中华医学会男科学分会主任委员、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男科主任姜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阴茎背神经阻断术作为治疗早泄的一种方法,是把支配阴茎龟头和阴茎体敏感度的神经找出来后,切断3~5根分支,这样,神经传导就不那么敏感了,从而可能延长勃起时间。但是,因为这是一种破坏性手术,所以是治疗早泄的最后一招,在公立医院开展得非常少。国内很多民营医院开展此类手术,属于过度诊断、过度治疗。

据北京某大型综合性三甲医院男科主任王春涛介绍,背阻术是从国外引进的,在国内,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男科专家张春影最早开展了这个手术。“现在他自己都不做了。结果,被莆田系民营医院拿走,成了他们牟利的一大工具。”

被称为“国内实施阴茎背神经手术第一人”的张春影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最早有巴西人发表过相关文章,介绍类似手术,后来该手术在韩国兴起。他在此基础上做了改进,并在2001年初在国内开展了第一例手术。?

张春影称,“按照中华医学会男科学分会的要求,现在背阻术必须在二级以上医院开展,且只有副高或以上职称的、有显微外科基础的医生才可以做。在患者方面,必须是原发性早泄病人,并且要对患者有初步心理评估,如果发现他心理素质差,思想有包袱,一般情况下最好不做。”

他强调,该手术有严格的适应症和入选标准,但是有些民营医院为了片面追求经济效益,很多不应做该手术的病人受欺骗而做了,甚至造成终生遗憾。

张春影表示,国内民营男科医疗市场管理混乱,尤其在早泄诊治方面,存在“三不现象”,即诊断标准不统一,入选标准不严格,手术不规范。“归纳为两个字就是‘混钱’。这类医生是医生队伍中的害群之马,医院也有不可推卸的管理责任,医疗卫生行政部门应该加大监管力度。”

《中国新闻周刊》调查发现,如今,多数民营医院的确不再使用“阴茎背阻术”来进行宣传,而改称其为“阴茎背神经降敏术”。张春影说,“现在,这一手术被起了多达30~40种名称,其实它们基本上用的都是背阻术的原理,它准确的全称应该是‘阴茎背神经选择性切断术’,很多民营医院随意改变名称,主要就是为了制造噱头,忽悠患者。”

张春影表示,现在背神经手术之所以背上骂名,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大量民营男科医院败坏了该手术的名声。他们不仅给不符合条件的患者做这个手术,而且还有“假做手术,真收费”的情况,所以出现了很多医疗官司。

而据王春涛介绍,因为神经有再生能力,所以背阻术对绝大多数人没有实质性效果。很多民营医院也知道这个手术效果不好,所以实施“假手术”——仅仅是切开后再缝上。

在一个名为“背阻男科受害维权”的QQ群中就有不少人表示,自己被告知做了背阻术,但是性功能没有一点儿改善。有的人说,上手术台后,连做没做这个手术都不知道,因而怀疑自己被“假做”。

多位受访的公立三甲医院男科专家称,近年来,一批做过背阻术的病人、相关律师和志愿者不断维权,甚至给中央高层写信,并被批复给了国家卫计委。

为此,2016年年初,国家卫计委邀请多名知名泌尿男科专家召开座谈会,专门探讨背阻术的手术性质和是否适合开展等事宜,姜辉就是获邀专家之一。

姜辉说,当时专家们达成的共识是:做这个手术,要有严格的限制,医生要经过严格的培训,要申请、备案,在做到这些的前提下,有条件的医院可以开展这类手术,并建议二级以上医院最好是三级医院才有资质开展。

而实际上,国际性医学会早在《2014年早泄诊断及治疗指南》中就明确指出,“阴茎背神经切除或可导致性功能的永久性丧失,不推荐用于早泄治疗”,因而公立医院一般情况下不做背阻术。

姜辉称,在国家层面上并没有公开叫停背阻术,但深圳市卫计委等地方医疗主管部门已经明确叫停了。

实际上,在民营男科医院被滥用的,还有比背阻术更离奇的其他各种手术。

“美化的名字”

2016年9月2日,某高校大二男生刘坤到长春九龙泌尿外科医院做包皮环切手术。不久,他出现发烧症状,医生说他可能是感冒了。手术12天后,刘坤的病情仍未好转,于是到九龙医院打点滴,其间发生了休克症状。在随即转到吉林省人民医院后,他被查出患有重症肺炎、感染性休克、多脏器功能衰竭等。

至9月15日,吉林省人民医院宣布,刘坤因多脏器功能衰竭,抢救无效死亡。当天正是2016年中秋节。

刘坤的亲友无法相信,包皮环切手术竟然致命。他们在整理刘坤的遗物时,发现了一些长春九龙医院的收费存根。其中一张单据赫然写着两个手术的名目——除了花1200元做了包皮环切术,他从未向亲友和同学透露过自己还花3500元做过阴茎延长术。

吉林省博信司法鉴定中心对刘坤死亡原因的鉴定意见显示:被鉴定人(死者)直接死因为急性肾功能衰竭;根本死亡原因是手术(阴茎延长术+包皮整形术),广泛性出血、淤血,低蛋白血症;辅助死亡原因是肺部感染。

鉴定意见认为:长春九龙泌尿外科医院在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过错参与度为完全责任。事后,吉林省和长春市医疗卫生主管部门、工商行政部门,启动了对长春九龙医院和医生违法违规行为的调查。

中华医学会男科学分会一位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涉事的长春九龙医院已经停止营业,医院网站被整体关停。该医院在百度上推广的相关信息也已经被撤下。

据央视报道,在吉林省卫计委发布的19个专业手术分级目录中,根本就没有阴茎延长术。

对于一些民营医院热衷于宣传的阴茎延长增粗术,王春涛称,“现在阴茎增粗还没有用于临床的被批准的方法,所有增粗的手术都是非法的。但是阴茎延长术是合法的。”

据介绍,阴茎露在体外的只是一部分,另一部分是埋在身体里面的。阴茎延长的医学原理,就是通过手术,将阴茎悬韧带切断后,把露在体外的阴茎拉一下,露在体外的部分就会长一点。

王春涛说,中国男性阴茎勃起时一般长度在12厘米左右,但通常,阴茎勃起时长于7厘米就不会有太严重的问题。所以只有极少数男人属于阴茎短小症,这部分人可以考虑做延长术。他说,“真正阴茎短小症的患者非常罕见,多见于遗传因素造成的先天性阴茎短小,做这个手术后阴茎大概可以延长2~3厘米。因为这是一种损害性手术,所以公立医院极少做。”

“阴茎延长增粗严格地说属于整形手术,现在微整形泛滥得很。很多民营医院没有资质和培训,就忽悠病人去做。”姜辉说。

据他介绍,阴茎增粗则是把阴茎周围的脂肪移植过来,在阴茎皮肤下加点脂肪,达到增粗目的。“但是,做这个手术的病人要经过严格的心理疏导和鉴定,公立医院也极少做,但是在一些民营医院的诱导下,病人稍微立场不坚定,就被忽悠做了。”

在世界范围内,德国被公认为阴茎延长增粗术的“世界冠军”。数据显示,德国泌尿及阴茎成形外科中心迄今已施行超过7000例阴茎延长增粗手术。

然而,美国著名医疗机构梅奥诊所在其网站上介绍说,阴茎延长增粗术至今仍是争议性的,其中多数手术都是不必要的,某些病人可能还会遭至永久性损害。因而,这一手术仍被看作是试验性的,有关该手术风险和获益的情况,目前还没有准确的描述。

然而,中国的男科医院正是利用某些病人的心理,对此类未成熟的技术项目进行开发。在这些医院,即使是最简单的包皮切除手术,也要被包装出一个“美化的名字”——“韩式精雕包皮环切术”。

据姜辉介绍,包皮环切手术就是把包在阴茎外面过长的皮肤切掉。目前在我国男性包皮过长的人超过50%,大多情况下对生活不产生影响,所以根本不用做。“包皮手术很简单,手术时间大约20分钟,术后一周左右伤口就会愈合。”

然而,在有些民营医院,病人即便只想做包皮环切手术,往往也会被诱导同时做其他手术,这样做如果造成感染等并发症,就会带来严重的后果,像刘坤这样致死的案例则是非常极端的。

男科医院为病人设置的“手术套餐”可谓五花八门。例如,阴茎深静脉包埋术据称是治疗男性阳痿的一种手术,主要是通过结扎静脉的方式阻止阴茎海绵体内的静脉血液回流,实现阴茎的有效勃起。但姜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该手术远期效果基本为零。“做这个手术,术前要做全面的血管检查和评估,很多民营医院根本做不到,属于过度诊治。”

至于很多男科医院对外宣传的用“沃尔曼强能前列腺治疗系统”治疗前列腺炎,多位受访专家称,在其所在的公立医院根本就没有这种东西。“我从医这么多年,都没听过这个沃什么曼,这都是民营医院的噱头。”王春涛直言。

姜辉也表示,诸如“沃尔曼”之类的疗法都是民营医院自创的,目的是忽悠病人花钱。这些所谓的高科技在任何诊疗规范里面都没有,对公立医院的大夫而言,甚至都是闻所未闻的。

山东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男科主任袁明振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任何手术都有适应症,公立医院几乎从不做背阻术、阴茎延长增粗术。“在我的患者中,没有一个做的。为什么公立医院不做这类手术,而一些民营医院却几乎去一个(病人)就做一个?这个反差值得反思。”

洗脑有术

王春涛几乎每一两天就会遇到一个从民营医院过来就诊的患者。他说,“北京医改前,我的挂号费只有14元,有些从民营医院开完刀过来的病号,就连这点儿费用都交不起。”

令他记忆深刻的是,今年8月下旬,一位母亲带儿子来就诊。这个小伙子在北京打工数年,积攒了五六万元,到民营男科医院就医的当天就把所有积蓄花光了。王春涛称,经过解释后,这部分患者大多数会醒悟,但也有少部分人完全到了执迷不悟的程度。

“有些病人过来,不是因为觉得民营医院不好,而是因为在民营医院花钱太多,经济上承受不起,没办法接受所谓的‘高级治疗’,只好到公立医院来。还有人觉得,虽然公立医院‘技术有限’,但是花钱少。”王春涛说,“有的病人来就诊,会抱怨公立医院服务不好,说他们在的民营医院有医护人员全程陪同,很快就可以见到大夫,来我们这里还得花一两个小时排队。”

王春涛认为,病人在这类民营医院看病,其实就是被洗脑的过程。“医生不是科学地分析病情,而是来了病号后,有影没影地先吓唬一顿,让患者的心理马上崩溃,精神高度紧张,觉得自己如果不马上治疗就会断子绝孙。医生把问题说得越严重,病者依从性就越高,甚至会更加信任医生。进入这个误区后,很多病人还会觉得自己遇到好医院、好大夫了,随后就乖乖地交钱了。”

在接触了大量在民营男科医院上当的患者后,王春涛发现,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一进这类医院的门,往往就会被诊断出两个问题:一是有前列腺炎;再则,导致前列腺炎的原因是包皮过长,进而就让病人做包皮环切手术。

据介绍,一些正常男性查前列腺液,白细胞也可能增高,但是在没有症状的情况下,没必要过度治疗。“刚才打电话给我的人就有前列腺症状,我给他说,如果有过度的心理负担,症状就会加重。做个B超,化验一下尿,如果没有感染,就大可放心。注意调整一下生活习惯,慢慢就可能没症状了。”王春涛说,可是一些民营医院会夸大其词,故意加重患者的心理负担。只要去,就能被查出多种“男科疾病”。

就在《中国新闻周刊》采访的当天,王春涛接诊了一个从民营男科医院转来的病人。据病人说,他在接受包皮环切手术后,被诊断还患有“尖锐湿疣”,医生说假如不及时治疗就会传染给配偶。

王春涛对病人进行检查后发现,他只是患有“阴茎珍珠状丘疹”,这种病基本上不需要治疗。他说,“大约25%左右的男性在阴茎冠状沟部位或多或少都有珍珠状丘疹,这种丘疹跟尖锐湿疣看起来有一点相似,但专业医生肉眼就可分辨出来。它的病因不明,但一般不影响生活,也不需要治疗。”

可是在许多民营男科医院,“阴茎珍珠状丘疹”就会被当做“尖锐湿疣”而通过做激光、手术等方式来进行“消灭”。王春涛还称,公立医院做完包皮环切手术后,后续治疗很简单,来换一两次药就行了。但是民营医院通常要求患者“照红光”,每天要去输液,然后就说患者“感染了”“不治会烂掉,甚至得前列腺癌”。

即便对一些能够看好的病,一些民营医院坑骗病人的把戏也是五花八门。王春涛举例说,一些医院给患者看淋病,前几天输生理盐水,最后一两天再注射真药(抗生素)。“这样相当于打了2天药,却收了7天的钱。”

袁明振也经常遇到在民营医院上当后,到他这里来就诊的病人,“我首先会熊他们一顿,为什么购物都知道去有质量保证的大商场,看病却非要去那类医院?”他说,“我们做包皮环切手术,每例1000元。民营医院对外打广告称,做一例只要200元,但是病人最后却花掉2万元还没治好。这不是坑人嘛!”?

但是袁明振同时表示,“也不能怪老百姓没有辨别能力,他们不可能去专门研究这种疾病、研究这类医院的来历。再说,这些医院有资质,是国家允许存在的医院,再加上各种公共媒体都给它们做广告,老百姓当然容易信任它们了!”他质问,“对于这类医院,很多老百姓都发现他们在坑蒙拐骗,卫生主管部门能不知道吗?他们又做了什么?监管到位了吗?”

姜辉称,民营男科医院的无序发展,在行业监管上形成了“民不举,官不究”的状况。有些不良医院甚至找黑社会恐吓上当后想维权的患者。这类民营医院破坏了医患关系的信任体系,甚至对公立医院的正规男科也造成了冲击。

姜辉还认为,东方的文化传统,造成人们对这种隐私部位的疾病心态比较拘谨,有些人上当后也不公开维权,纵容了这类医院的不良行为。其实,男科疾病的正确诊治属于科学范畴,患者如果需要就医,没必要因为羞涩而避开去公立正规医院。

“最可恶的是,受民营医院骗的人95%以上是身处社会底层、受教育程度不高也没多少钱的屌丝。他们在积蓄被骗光后,生活往往非常艰难,身心备受打击。”王春涛说,“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医疗问题了,而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这类医院就是社会毒瘤。”

2015年11月5日,四川省成都市的小李到成都五洲男健医院接受生殖器免费分析,随后在医生的劝说下进行了检查、切割等两次手术,一天内花了11221元。图/视觉中国

莆田系的阴谋

山东辰静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海军专修过医学和法学专业,他已办理过多起男科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和其他医疗纠纷相比,男科涉及隐私问题,受害者在维权方面确实有一定的特殊性和比较大的难度。”

王海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男科疾病的案子,依照现阶段我国法律,维权方式有两种选择:一是侵权之诉;二是合同之诉。受害人要根据自己的受害情况选择维权方式。现在大多数受害者采取的都是侵权之诉,也就是告这些不良医院侵害了自己的人身权和健康权。这种维权方式要进行医疗过错鉴定、伤残鉴定等,其难点是,从鉴定结果来看,对受害者的损害后果往往不明显。

他举例说,有的人在身体器质性上没有实质性损害,但是被忽悠做了某个手术后,患者往往产生过大的心理压力,进而导致勃起功能障碍。但是通过医疗鉴定,很难确认此类功能性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受害人坚持通过这种方式维权,医院在过错及损害后果上就很难被认定,官司也会不了了之。

如果律师在医学特别是男科的特殊性方面缺乏专业性,往往会按照普通医疗纠纷走侵权之诉,所以很难达到预期效果。王海军说,另一种维权方式,即合同之诉,就是排查医院对受害者的医疗服务行为有无违约等情形。如果男科医院有明显的合同违约,而且两种维权方式的赔偿金相差不大的话,合同之诉成本较小,审理速度也快,所以采取后者对受害者比较有利。

王海军说,无论选择哪种方式维权,都要有院方的签字协议或病历。然而,很多男科医院提供的病历不齐全、不正规,甚至可能只有一个告知书,受害者往往拿不到有利的证据。

更有甚者,病人在民营医院就医结束后,医生往往直接扣下病历本和化验单,这样做的目的是,一方面让患者对自己的情况不知晓,容易忽悠患者继续做“后期治疗”;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扣留证据,一旦出现纠纷,患者对医院无可奈何。

姜辉认为,很多民营医院之所以热衷于涉足整容、男科、不孕不育等领域,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能满足病人的这类需求,同时,也是因为这些领域便于敛财,而且在发生医疗纠纷时很难维权。

“他们为什么很少做骨科、普外科的专科?因为这类医学专业的治疗效果一目了然。但是男科、整容等专业的效果不太好把握,比如,前列腺炎有没有你咋知道?”姜辉说,不过,现在莆田系已经开始萎缩了,民营男科医院每个月都要倒闭一些。

的确,提到民营医院就不得不提莆田系。有媒体报道称,80%的民营医院都是莆田系办的。在莆田系医院中,又以男科最为典型。多位受访者称,莆田系男科医院有一些显著特点。王春涛说,几乎全国各线城市都有他们狂轰滥炸的广告,“看男科到北大,看男科到协和”等广告在一些县城都随处可见。“他们起名也很有‘讲究’,竟然敢叫‘北大’‘协和’,这样做虽有误导之嫌,但是他们会说,‘你叫的名字我就不能叫了吗?’”

对于莆田系医院过度包装和宣传的问题,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副会长黄卫东说,“这类医院招聘来的医生也是有执业资格的,但是水平不怎么高,为了吸引患者,只能过度包装,把他们吹成权威专家。另一方面,他们也会对外高调宣传一些国内公认的专家,宣称这些专家到访或坐诊,其实,这些真正的知名专家并不常去,他们相当于只充当民营医院的形象代言人。”?

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常务副会长赵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民营医院行医场所有个比较鲜明的特点,就是大多都没有属于自己的房产,基本上靠租赁经营,莆田系所办的医院这个特点更为突出。这种模式的好处是,转移与撤出比较方便。

王春涛说,莆田系男科医院搞全国连锁,医生流动性非常大,因为不能坑害家乡人,所以他们很少在自己的籍贯地行医。“遇到投诉等情况,某个医生没法在一个地方待了,就立马换地方。”

多位受访的业内人士称,现在莆田系已经在走下坡路。赵淳说,“网上所谓的80%民营医院都是莆田系的说法不太靠谱。目前全国民营医院有17000多所,估计莆田系连一半都不到。自魏则西事件之后,约近20%的莆田系医院已退出了。”

据黄卫东介绍,现在莆田系做男科阻力重重,所以他们也在找其他出路:有的直接改行了;有的转做其他专科,如整容、不孕不育等;还有部分莆田系医院因为有了资本积累,现在花重金请专家来开发独家的医学技术,完成了由营销向产品(医学技术)的转型。黄卫东表示,“民营医院在中国走的弯路太长了,公众对民营医院应多一些理解和支持。民营医院的问题,有一定的历史特殊性,将来会逐步完善趋好。”

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在制定民营医院的诚信医院标准体系,其标准也在不断改进。赵淳说,“我们设了17种不诚信现象。比如骗医保、医生资质不够、过度检查、过度医疗、小病大说、造假发票等等。只要有这些现象之一,就一票否决。”

赵淳预测,从目前的发展形势来看,再过20~30年,中国民营医院的服务量有可能占到40%以上。“伴随着这样的发展趋势和严格的监管,民营医院的数量可能会减少。”他说,“一些劣等的、黑心的民营医院在大浪淘沙中会自生自灭。这其实是一个优化的过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图

两岸三地小编推荐

新闻点击排行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