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读懂了江歌母亲,你就读懂了千千万万中国妈妈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7-11-14 13:18 来源: 北美留学生日报 作者: 点击:

在江歌母亲的身上

人们既看到了一个遭受巨大不幸的母亲

也看到了一位坚忍向命运抗争的母亲

她身上有千万个中国妈妈们的缩影

让我们想到了妈妈无私坚定的母爱

11月初

东京凉风瑟瑟的街头

人们会看到一位来自中国的母亲

她身心疲惫但却面容祥和

她就是江歌的母亲

江秋莲

她没有做过什么伟大的事情

但她无疑是一位伟大的母亲

一年前她女儿的不幸离世没有击倒她

一年来女儿闺蜜的欺瞒与冷漠没有击倒她

一年后,她只身飞到日本

为女儿谋求公道

今天,我们想带你读懂这位不幸的母亲

因为她身上有千千万万个中国妈妈们的缩影

江歌妈妈:

哪怕给我留个残疾的女儿也好

双11余温犹在。“江歌、江歌妈妈”的热搜高踞榜首。

如今,江秋莲在东京。

见到她的网友说:她很憔悴,真的好难过。

大家难过在于,不知怎么安慰这位绝望的母亲。

大家又很感动,因为人们看到了一位遭遇巨大不幸的母亲身上的坚忍和母爱。

江歌的母亲遭遇的不幸,是万千中国妈妈们遭遇到的不幸的缩影;

但她同时身上也展现着万千中国妈妈们伟大的母爱。

江秋莲来自山东人,是很传统的中国女性。

同时,她也遭遇了来自传统观念的“迫害”。

1992年3月,满怀希望、幸福,她迎来了自己的孩子。谁知,丈夫看了一眼,就骂出声:X你妈,怎么是个女孩?

这句话为注定破裂的家庭定了调:母女的生活从此充满打骂虐待,婚姻中出现了第三者,屈辱太过,江秋莲在女儿一岁半时离了婚。

她曾为了孩子得到父爱,而把小江歌的照片寄给前夫,却被前夫的妻子把孩子的照片从中间剪掉鼻子寄了回来。

从此,血缘断了。

她们母女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男人。

江秋莲很要强,不那么要强,或许当初根本不会离婚。

江秋莲也很坚忍:“这孩子跟他没任何关系,这孩子就是我一个人的孩子。你既然嫌弃她是个女孩,那么就由我一个人把她抚养长大。”

她搬离娘家,带着江歌租房。

她发誓要一个人把女儿培养成人,培养成一个不会遭任何人嫌弃的人才。

一个女人,独立拉扯大一个孩子,这些几十年来吃的苦头根本就说不完。

最困难的时候,饭都吃不起,租房80块钱,她还欠了人家好几个月。

摆地摊,在集市上批发布料做衣服,打零工养活自己与女儿。

她爱护女儿,倾尽所有培养江歌、供她读书。

江歌也非常懂事,没对她张过口要东西,即便是爱吃的西瓜;衣服稍微贵点就要妈妈退回去。

即便在最艰难的环境里,人的心也能开出花。

初中时,家里买电脑,江歌爱上动漫,逐渐从动漫了解了日本文化,一直想去看外面的世界,想去日本留学。

江秋莲看懂了女儿内心的渴望,但哪里来一大笔钱?

后来,村里拆迁分了两间小产权房,漂来漂去的母女才安定下来。

刚一安定,江秋莲就四十多万块钱卖了一套,送女儿去日本。

后来,江秋莲经历了什么?

飞机上了天,女儿每天活在微信语音跟电话里。

语言一般要读两年,为了省钱,女儿十个月就考上了排名三四十位的大学院。

江歌和法政大学的老师同学在一起

然后,在机场因为超重多花两百块就会不高兴的女儿,慷慨地收留了无处可去的刘鑫。

女儿说,刘鑫受到了前男友陈世峰的骚扰和威胁。

然后,2016年11月3日凌晨,女儿跟她语音说要找个好工作,赚钱让母亲享福。

几天后,江秋莲赶到东京,却看见:女儿躺在那里,一头黑亮的头发没有了,漂亮的衣服不见了,眼睛半睁,嘴巴不能闭合,“看到这些,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她嚎啕大哭:“凶手太残忍了!哪怕给我留一个残疾的女儿,我也能有一点希望。现在都没有了! ”

刘鑫,你为什么不说话?

前面二十多年,不论多难的坎,她都熬过来了。

可是,千辛万苦拉扯大的女儿才24岁就惨死她乡,她终于熬不住了。

这个绝望的母亲,怀着传统女性的坚韧的母亲,天塌了。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她像疯了一样,转发大V的微博,从影视到八卦,从广告到鸡汤,求助网友,发动力量督促警方破案。

语言不通,没有门路,女儿在日本的案子鞭长莫及,谁来帮她?

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在信息爆炸的时代,她怎么会用这种笨拙的方法求助大家?

有些人一副旁观者清的姿态评价江歌母亲是在炒作自己。

但岂不知,当自己遭遇这样事情的时候,键盘侠们的母亲可能表现得不会比江歌的妈妈更好。

她想知道真相,只好一次次联系“人间蒸发”的刘鑫。

她,作为一个不明不白死在国外的女孩的母亲,只想知道一个真相。

可惜,连这一点,她女儿的“闺蜜”都不能满足她。

江歌妈妈希望从她口中知道女儿最后一刻经历过什么,但刘鑫不回复。

如果不是被逼无奈,她为什么要写下《泣血的呐喊:刘鑫,江歌的冤魂喊你出来作证!》逼她露面?

她就是不明白——

口口声声说“江歌不仅是朋友,更是自己亲人”的刘鑫为什么不说话?

刚出事时,发信息说会把真相告诉自己的刘鑫,为什么在东京没和自己碰面?

甚至回了国,她母亲把自己的微信拉黑,父亲不接电话;找到她老家的村子里去打听,得知他们已经搬家,为什么他们都躲她?

曝光他们的姓名身份证手机号码后,为什么从不出声的刘鑫第一时间找到自己要求删文,否则“死也不会去作证”?

除了杀了江歌的凶手,此刻给江母打击最大的,恰恰是女儿的“闺蜜”的欺瞒和冷漠。

江秋莲确实怨恨凶手狠毒。

但,更寒心的是——

她不明白,值得被江歌用命保护的朋友,怎么能沉住气,避而不见整整294天!

刘鑫家长更是坚持江歌的死跟自己闺女一点关系都没有,甚至骂江歌“命短”,是个“可怜的JB草的东西”!

说这话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交际圈那么简单的江歌,那么懂事、仗义的江歌,凭什么跟陈世峰有了牵连?

落在江秋莲头上丧女的噩梦,原本该是谁的?

谁家闺女不是宝贝大的?

难道——江歌这条命就活该欠她的么?

难道一点情义都没有吗?人世什么时候这么凉薄?

更可怕的是,有人说,江歌这事压根是刘鑫跟前男友的一笔交易。

对刘鑫坚忍:

你说实话,我就信

小编以为失去一切的母亲会歇斯底里,见到刘鑫或许会激烈冲突。

可是,没有。

江歌的母亲强忍着悲伤,强忍着愤怒,平静的跟这个无故消失了近一年的女儿的“闺蜜”沟通。

江秋莲瘦了几十斤,曾经略微圆润的脸颊凹陷下去,眼、鼻、齿的骨骼凸显出来,但穿戴整洁干净。

她憔悴,冷静,这冷静却是极力在控制自己的情绪,想还原那个噩梦一样的夜晚,问问女儿最后一刻是什么样。

她劈头连问三遍:“江歌的死跟你到底有没有关系?!”

刘鑫从一开始的回避,到模棱两可,最后终于承认:“有关系”。

她又问当时那扇“打不开”的门,刘鑫有没有故意反锁,让江歌没了退路。

刘鑫一口否认:没有。

刘鑫之前对她承诺的所有所有,没一次实现,这次,你让江秋莲如何相信?

她心里就没有一个答案?

江歌死了,闭口无言,刘鑫还在,江秋莲就问苍天:“老天爷,她说没锁!那为什么我的江歌进不去?!她俩一前一后回了家,为什么江歌就进不去?我女儿就进不去?”

当看到女儿遗物的时候,江秋莲终于压制不住自己的悲痛了

她如何不会猜测,是刘鑫跟江歌一起遇见来报复的陈世峰?开了三十厘米的门被人从外头关上,如何想不到是女儿保护朋友不肯让路?凶手恼羞成怒挥起屠刀,江歌身后的门打不开,才生生挨了十刀?

江秋莲没有当场质问刘鑫,她冷静下来,却说审判过后,所有案卷都要大白天下。

她绝望但也包容,或许刘鑫的回答早就在她意料之中。

因为,她一眼看透:“你出来道歉不是因为对江歌或江歌的母亲内疚,只是因为这件事影响了你们的生活!”

其实,迟到294天的,不真诚的道歉对她来说,有什么意义?

或许,这次面谈,她更多是给刘鑫一个机会:你说实话,就信你。

让我更惊讶的是——

即便面对刘鑫,她仍是一位沉稳的长辈,从她身上,我看见无数位中国的母亲的影子。

中国的母亲自古温和、坚忍。

为了孩子,她们能做出难以想象的巨大牺牲,能忍辱负重承受命运的不幸的重压,也能迸发出惊人的力量和毅力。

胡适四岁丧父,母亲冯顺弟忍着悲痛,23岁就执掌家政。大家庭里,千难万难,她做到了。

她逆来顺受,但很有品格,是胡适的慈母严父,又是恩师严师。

她出身农村不会识文断字,但对唯一的儿子胡适悉心教育,终于培养出拿了36个博士学位的超级学霸,成“新文化运动的主将之一、中国自由主义的先驱”。

她,也只不过是一位普通的中国妈妈;

汶川地震时,一位年轻的妈妈死了,满面灰尘,面无人色。

当人们发现她的时候,她怀里抱着一个满脸是血的婴儿,用弓曲的背抵住木梁掩护着孩子,手腕静脉的血一滴滴偏向孩子的嘴。

所有人这才明白:孩子为什么能活下来。

对她来说,只要能保全孩子,性命算得了什么?

她,也只不过是一位普通的中国妈妈。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啊!

她们为了孩子,有什么舍不得?

为了给儿子聂树斌洗刷清白,年近7旬的母亲张焕枝全国奔波了22年

22个年头啊。

22年来,作为母亲,她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把落在儿子聂树斌头上的“强奸、杀人犯”几个字“去掉”。

为了这个目标,她走过河北、北京、山东、辽宁。

2016年12月2日下午,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证明了儿子的清白,她如释重负地坐上了回家的火车。

而此刻她什么其他的话都没说,只是看了一遍又一遍终审判决书,嘴中不停说“满意,满意”。

为了儿子的清白,为了给孩子讨一个公道,一个母亲坚持了22个年头。

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妈妈。

江歌与江歌的妈妈和姥姥的合影,如今,只剩下姥姥和母亲江秋莲以及女儿冰冷的遗像

而对江秋莲来说,只要江歌不受委屈,自己离婚算什么?

只要女儿上进,自己苦熬二十多年,养家糊口算什么?

只要女儿想留学,卖一套房算什么?

只要女儿快乐,这前面吃的苦都算什么?

她唯一的希望都是女儿,所有的好都给女儿。

如今,只要为女儿江歌讨个公道,倾家荡产、奔走一年算什么?

我的妈妈也说过:“母爱是天生的,由不得自己”。

我太相信了,因为母亲们的奉献与坚韧!

正如1918年11月,刚回国一年的胡适与妻子回家奔丧,写下《先母行述》:

生未能养、病未能侍,毕世勤劳未能丝毫分任、生死永诀乃亦未能一面。平生惨痛、何以如此!

母亲们都是如此!

斯人已逝,留下的不就是孩子身上最好的品质?

国士无双,民族脊梁,不都有母亲给的最深的烙印?

2016年11月,江秋莲等来日本警察署的电话,日本人用蹩脚的中文重复着:“您的女儿江歌被杀害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绝望如斯!

这位同样操劳一生的母亲,让她骄傲的女儿曾在大学课堂演讲时说:“我一直觉得心怀梦想是件好事,因为梦想总会有实现的一天。”

还有这天吗?

写在最后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发高烧,凌晨一点母亲背起我去医院。

东北寒冬的深夜里,寒风凛冽,路上没有车,母亲就背着我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三公里。

到了医院才发现,母亲的一只鞋已经不知到哪里去了。

她说是陷在雪里了,因为怕背上的我掉下来,就不去捡鞋子。

就这样,母亲光着一只脚在雪地里走了好久。如今她患上了严重的关节炎,就是当年那个晚上烙下的病根。

我的母亲,也只是很普通的一位中国妈妈。

——————

江歌的妈妈江秋莲说:“歌子以前说过,妈妈,好希望我们有两个家,一个家可以有很多人,一个家只有我们两个人。”

如今,这个家空了。

今年春天,她把房子也卖了。

财产耗尽时,她担心的是:“江歌回来找不到家”。

她唯一能坚持的就是努力为女儿讨个公道。

她曾在微博上发起请求判决嫌犯陈世峰死刑的签名活动,参与人数很快就达到28万。

在东京,这两天,她拿着请愿书,在四季海岸饭店、池袋西口公园,对每个路人宣传,对签名的人道谢。

此案将于2017年12月11日开庭,我们只希望:

人心凉薄,有人挺身而出,如江歌;

女儿无辜,只要一个公道,如江母。

我只想说——这位母亲已经一无所有,这世界别再让她难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图

两岸三地小编推荐

新闻点击排行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