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19枚金牌得主卖金牌 被性侵 每月靠300元生活(组图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6-09-21 20:08 来源: 今日头条 作者: 点击:

她拿过大大小小的金牌共计19枚,但是她却为了自己能够吃上饭,看的起病,孩子能够上的起学而要卖自己的金牌,并发誓对自己说如果自己的孩子要搞体育就把孩子的腿砸断,从上面的这些事情我们看到了心碎,看到了无奈,而这个人就是我们的马拉松运动员艾冬梅。

艾冬梅,1981年出生,1995年11月进入火车头体工队,1999年先后夺得北京国际马拉松赛、大连国际马拉松赛和日本千叶公路接力赛冠军。迄今为止共获奖牌19枚,其中国际级比赛奖牌10枚。2003年退役,可是就在退役之后艾冬梅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小编也是搞体育的因为知道运动员在退役之后没有了以前那种高强度的训练,会导致身体严重发胖,艾冬梅很快就从八九十斤胖到了一百五十斤。而他的丈夫也是 搞体育的退役之后和他一样,他们俩唯一的收入就是他的工资只有300元,就这微薄的收入如何够开支,更别说孩子上学和看病了,而且艾冬梅还在比赛中受过伤 无法敢体力活,最终没有办法艾冬梅只有选择卖掉自己的金牌来维持生活。

还有更可气的是,他的教练王德显居然以自己年龄小为由,替她保管工商存折,直到退役之后,她发现自己的存折内有部分款项被王德显取走,但最后王德显拒绝归还。其中艾冬梅更是提出被“性侵犯”的事件。虽然这个事情是通过最后的法院调解而结束的,但是这也非常痛心吧?

就这样的一个国家的骄傲,民族的自豪到头来落到这个下场,而艾冬梅不敢在她父母面前脱袜子,因为在多年的训练中他的那双脚已经变形了,或者说残疾了。她为我们中国的体育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可是他得到的是什么那?大家有没有想过?

她因为跑马拉松成残废,打官司找教练讨薪卖奖牌摆地摊度日

 

这两年,跑步运动的火热,直接带动了马拉松赛事的火爆。从年头能跑到年尾,国内全年近百场马拉松赛事的规模,在四五年之前根本是不敢想象。而在十多年之前,马拉松运动员还是普通人望而却步的运动,主要的参与者还是专业运动员,中国田径队,特别是中长跑在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曾取得了骄人成绩,马家军的出现,创造了世界田径的一个神话。今天我们要介绍的人物,是前马拉松冠军艾冬梅,她却因为长时间过度训练,导致双脚变形,几乎残废。为了讨回薪水不惜与教练对薄公堂,为了度日只能网上卖奖牌,和家人摆地摊买衣服。

艾冬梅,1981年出生于黑龙江齐齐哈尔依安。1993年,还在念小学的艾冬梅凭借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3000米成绩,被齐齐哈尔市体校选中。艾冬梅在脚趾受伤的情况下,打破了3000米项目的依安县纪录,第二名被她超过整整一圈。1995年11月进入中国火车头体工队,跟随王德显进行马拉松专业训练。艾冬梅自1995年以来,先后参加了北京国际马拉松、波士顿马拉松和韩国马拉松等一系列国际赛事。艾冬梅在1999年取得了北京国际马拉松冠军和千叶日本公路接力赛等三项冠军。

但随着伤病的出现,艾冬梅的状态和成绩日益下滑,无奈从队里退下来,结束了高强度的训练,但艾冬梅很快就从八九十斤胖到了一百五十斤,脸上也起了一层癣,头发里也满是头皮屑,她只知道这可能是皮肤病,一直没有去看。曾经在队里当过陪练的丈夫,退役以后和她一样,每个月只有三百块钱的工资。他做过保安,艾冬梅帮别人卖过衣服,两个人实在没法在城里再生活下去,他们回了东北老家,可是艾冬梅因为脚伤,农活是没法做了。

在艾冬梅还是运动员时,王德显作为教练,在执教期间以她年龄较小为由,代为保管单位给她发工资的中国工商银行存折。艾冬梅说1999年前她从未领取过工资。经咨询,她得知自己每月工资近1000元,退役后工资也有七八百元,均是通过王德显替她保管的工行存折发放的。艾冬梅等人认为王德显在带教期间“侵吞”了自己16万元的收入,于是将王德显告上法庭。

2006年9月18日下午,王德显曾经执教的火车头马拉松队四名退役女队员艾冬梅、郭萍、臧云杰、李娟,以王德显“侵占财产”罪正式向北京海淀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艾冬梅等在诉讼中称,被告王德显作为火车头体工队教练,在执教期间以原告年龄小为由,代为保管她们的中国工商银行存折,之后,她们分别发现自己的存折内有部分款项被王德显取走,王德显拒绝归还。同时,艾冬梅还向媒体披露自己在训练时曾遭严厉体罚,因训练不科学导致双脚严重畸形。

当年经过取证、庭审等环节后,正式开庭的日期却迟迟未得到确定。艾冬梅透露:“我们早就回到北京等消息了。不过听说由于官司重大,可能要转到合议庭由3个法官审理,因为之前我们把火车头体协也追加为被告,所以官司可能得拖到07年9月18日。”

关于艾冬梅变形的双脚,王德显以前曾说,她们的脚是遗传造成的,再加上不按训练要求才这样的……而医生跟艾冬梅谈过,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治好脚伤,复原几率只有50%,那时她走路虽然困难,但还能动,一旦手术失败,她就意味着残废了,只能坐轮椅。

其实艾冬梅为何将教练告上法庭,一是讨回原本属于自己的工资,二是生活实在是很困难。在等候开庭期间,艾冬梅的爱人每月300元的工资也意外被火车头体协停掉,转眼间两口子都没工作、每个月只有几百块钱的“工资”,而且还要拉扯孩子,这就是艾冬梅一家的现状。在北京干点什么养家糊口呢?艾冬梅想来想去还是卖服装吧。

当时,艾冬梅和丈夫王启海住在北京市通州区边缘的武夷花园市场附近。每天清晨,艾冬梅抱着孩子瑶瑶,一瘸一拐的,左脚不敢着地太重,变形的脚趾堆挤在一起,每走一步,真疼,可是抱着孩子,怎么也得撑着。丈夫把童装和老人衣服搬上三轮车,艾冬梅最后把瑶瑶放到三轮车前面坐好,盖两件厚衣服,用粗绳子把瑶瑶绑好,出发去市场摆地摊。每天的生意惨淡,有一天一共卖了一百多块钱,结果一百块钱还是张假钞,拿着假钱,艾冬梅就忍不住要哭,“你说怎么还有那样的人呢?人都是有良心的,我拖家带口的都这样了,你还拿假钱糊弄我……”

同时,艾冬梅还在网上开博客,公开表示愿将自己所有奖牌出售。19枚奖牌(10枚是世界级比赛获得),是艾冬梅一家的骄傲。2007年4月6日,艾冬梅在博客中写道:“为了生计,我要把奖牌卖了。”一块金牌,艾冬梅打算卖1000块钱。她说:“开始想全卖了,就当自己从来不是世界冠军。后来我想给孩子留下几个,等孩子长大了,好有东西让她知道,她妈妈以前是世界冠军。”说到奖牌价钱,艾冬梅自己也拿不准这些金牌到底值多少钱。她后来想了想告诉媒体,“那些金牌1000块钱就卖了,银牌500或者300块钱吧,铜牌,100块钱就可以了。”

艾冬梅的遭遇受到了社会各界以及媒体的关注,包括此前备受社会关注,已经得到帮助的举重冠军邹春兰,大老远从外地赶至北京为艾冬梅加油打气,甚至嘱咐她不要卖奖牌,并资助2000元。关于与教练王德显的官司,2007年6月18日,艾冬梅等3人同时到海淀法院撤诉。据了解,原被告双方已调解成功,艾冬梅、郭萍和李娟的诉讼请求全部被满足,三人领到的具体钱款数额超过了20万元。之后她受伤的左脚做了手术,还在北京市通州区开了一家服装小店,体操名将莫慧兰到现场助阵开业。

艾冬梅的自身遭遇,让她对体育也死了心,当年在接受采访时,她曾说,“打死也不让孩子在搞体育了”这就是一位长跑冠军对中国体育的控诉,让人心寒,心痛。“我们的生活成这个样子,我不会再让孩子搞体育,要是她搞体育,我就把她的腿打断。”艾冬梅说。

艾冬梅在北京的服装店好景也不长,从2007年开店之后,生意一直很冷清,好在商城免了她两年的租金,供货方也给了她不少优惠,才算勉强维持了下来,但月收入也只有一千多,只能维持生活。但2010年前后,商城装修,她的店铺也关了,之后一家人回到黑龙江老家,继续在铁道系统工作。生活归于平淡,但围绕在艾冬梅式人物身上的故事,却没有在中国体坛绝迹。

顶一下
(5)
17.2%
踩一下
(24)
82.8%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两岸三地小编推荐

热图

两岸三地点击排行

新闻点击排行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