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移民部要蛮干:一刀切作废百万积案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2-03-08 09:21 来源: 明报 作者: 点击:

拟立法清申请积压 赋各省及企业可自行选移民

移民部长康尼周三在渥太华加拿大经济会所演说。(加新社)

移民部长康尼(Jason Kenney)周三表示,考虑透过立法方式,消除现有逾百万的移民申请积压案件。他称,移民制度需要变革,要确保移民来到加拿大後,能够找到合适的工作。他表示,将会研究各种方案,让引入移民的程序现代化。

康尼在加拿大经济会所(Economic Club of Canada)发表演说时说:「我们必须变革,推动有益於加拿大和新移民的一个移民计划。」

一个国会委员会周二提交报告说,目前积压了超过100万个申请,包括多达46万个技术移民类别。官员向委员会说,如果制度没有变革,积压个案要到2017年才可清理。

康尼说,目前的制度失去功能。「我们不能继续向人说,他们要等8年,才可有一个能否来加的决定。」

设「申请人库」按积分高低排队

康尼说:「目前我们正研究,所有应对这些积压个案的方案,找出一个更快和更能回应问题的制度。」他称,现在有很多人拥有当前经济需要的技术,也想移民加拿大,但是如果本国必须忙?处理5年前、甚至更早的申请积压,加拿大便无法及时欢迎这些有利本国经济的移民。

为了清理积压,他说,加拿大会参考新西兰,当地在2003年透过立法,清除积压的移民申请,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申请人库」的概念,集合一批具有潜力的申请人,政府依据需要从中选取适当移民;而移民的审查顺序将根据积分高低,而非申请时间。

此外,今年也将就移民制度推出系列的改革。他说,其中一项是给予各省权力,拣选他们希望接收的移民。如省府从现存的技术工人申请积压个案中,拣选适合当地的移民,可透过一项试验计划,每年额外接收1,500个移民。

移民部也考虑在获得积压案件申请人的同意下,让企业直接从中挑选需要的移民,而这些取得聘书的人,其申请案将获得优先审查。

另一方面,康尼也有意对技术移民的计分方式进行改革。他称,去年移民部就制度改革进行了全国的谘询,获得多个改革建议,例如引入「最低语言要求」、加重语言与年龄计分比重等。

康尼强烈建议积案申请人 撤案再申请省提名

而康尼并强烈建议现有积压案件中的申请人,撤回现有申请案,重新透过更快捷的省推荐移民计划提出申请。

但新民主党移民评论员戴伟思(Don Davies)说﹐虽然移民匹配经济需要是重要的﹐但在这个问题上,要有更全面整体的对策。

他说,赋予各省、僱主更大权力﹐存在风险。他说﹕「我不相信﹐我们希望将拣选谁人来加的权力﹐授予私人领域。」

康尼说,「这不是要将移民制度私有化﹐是在请人时要有更积极的角色﹐令移民来到时﹐他们可以得到工作。工程师应该做工程师﹐不是当的士司机。」

移民律师对改革不感惊讶

对於移民部有意以立法方式,解决积压问题,移民律师瓦尔德曼(Lorne Waldman)不感到惊讶,但认为这对於默默等待多年的申请人不公平。而联邦新民主党移民评论员戴伟思(Don Davies)则对於新的移民挑选标准表示关切,他认为保守党应就移民政策走向进行辩论。

瓦尔德曼称,近年来移民部极力希望解决积压问题,但要解决这麽大量的积压,移民部长将必须透过立法才能达成。「(移民部长)可以延迟或优先处理部分案件,但是我不确定移民部长是否有权拒绝审理(申请案)。┅┅但他可以透过立法来做(拒绝审理申请案)。」

尽管他承认积压案件必须透过立法解决,但瓦尔德曼也批评,移民部专注处理新例下的申请案,而忽略给予那些默默耐心等待的旧例申请案件,并不公平。

另一方面,戴伟思(Don Davies)批评康尼未考虑不同移民类别间,互相影响的状况。他举例而言,一名25岁、说流利英语的华裔工程师可能不会想要移民加拿大,因为他在未来20年都可能无法让他的寡母来到加拿大团聚。他称,这些不同类别的移民会相互影响,但康尼并没有指出中间关联的重要性。

戴伟思倾向透过增加年度移民目标方式,解决积压问题,但他也不全然反对康尼提出的几个解决积压方案。

不过,戴伟思也对保守党政府整体移民方向表达关切,他认为应该就此进行全国性辩论。

新西兰严收移民 踢走一半申请人

新西兰政府于2003年宣布实施新的移民政策,这项新的政策令之前的申请人因不符合资格而被拒于门外。新西兰政府为此煺还900万新元的申请费用。

新西兰2003年实施新的技术移民政策,新政策分两阶段审查,首阶段要求技术类移民的通过一定分数,并需要有僱主提供的全职工作的保证;移民部会依照申请人分数高低,而非申请先后,依序进行审查并公告通过分数,然后才通知达标的申请人正式递交申请表。

投资移民的政策也同时进行调整,提高了体检要求,且实行更严格的英语测试。新政策规定,若不符合新标準,旧个案将被淘汰。新西兰政府表示,希望透过这些调整确保具有技术和智慧的移民,能在新西兰的土地上取得成功。

上述新政策宣布时,按塬政策向新西兰移民局递交申请的人达2万多。用新的政策标准衡量,约有一半的申请人不合格。为此,新西兰政府须拿出900万新元来煺还他们的申请费用。

新西兰政府在收紧移民政策的同时,对一些将从事特殊技能、新西兰缺乏的工作以及将在奥克兰(Auckland)以外其他地区工作的申请人实行「奖励积分」政策。

当时,一些移民专家认为,新政策将排除有技能的申请,不利新西兰经济;也有论者认为,上述新的移民政策,乃变相挑选说英语的移民。但新西兰移民部长反驳,新的移民政策能使新西兰选择对国家更有贡献的人才,且新政策中对新移民在非奥克兰地区工作给予「奖励积分」的政策,受到中小城市的欢迎。

消除积案 移民部拟多管齐下

(世界日报)联邦移民部长康尼(Jason Kenney)7日指出,移民制度将进行转折性的改变,目的在於解决移民申请的积压,同时改善劳动力市场的人力短缺问题;加国考虑仿效纽西兰,立法消除且新设系统过滤积案,并让各省甚至企业针对劳力需求,从中挑选技术移民。

康尼出席加拿大经济俱乐部会议时,对超过百万件移民申请积案,其中包括46万件联邦技术移民申请案的问题做出回应。

康尼说,目前考量多个解决积案的方法,其中一个是仿效纽西兰和澳洲,这两国的移民制度与加拿大相似,但政策更加灵活有效,更符合当代劳务市场的实际需求。

他指出,例如纽西兰在2003年立法消除移民积案,新建一个系统,从所有旧申请者中,将最符合当前经济需求的申请人甄选出来,帮助他们尽快通过审核程序,不再将精力和时间花费在按部就班地依序处理积案。

康尼提到的其他解决积压的办法,还包括让各省和特区针对劳工市场需求,从积压的技术移民申请者中挑选本地需要的申请人,这个实验性的计画将给各省和特区每年额外增加1500个移民名额。

被积压的移民申请人也被鼓励撤销旧申请,然後重新通过处理快速的省提名移民项目提出申请。

康尼还表示,正在考虑如何得到被积压申请者的同意,允许加拿大的雇主直接从积压申请者名单中挑选合适的人选,当申请人拿到雇用信,即具备优先性,「我们不能让申请者等待八年後,才告诉他们能否前往加拿大」;政府同时还应该与潜在移民申请者,就移民加拿大的各种途径进行主动交流。

联邦新民主党移民事务评论员戴伟思(Don Davies)则表示,他对於联邦政府移民政策的整体走向感到担忧,认为可以在全国展开讨论。

给各省「积案寻宝」 挑选技术移民新措施

(星报)联邦公民、移民及多元文化部长康尼(Jason Kenney)周叁表示,渥京将採取多项新措施,以削减联邦技术移民申请个案积压的手段,其中包括让各省或特区政府在这些积案中「寻宝」,以找适合省经济发展需求的申请人;移民部也在研究在事先获得申请人许可下公开他们的资料,以便本国僱主选觅人才,而预先找到工作者可优先处理等,希望今年内可推行。

康尼在渥太华一项商界活动中指出,加国移民系统,尤其是技术移民类别,面临积案的巨大挑战。加国今年计划吸纳5.5万至5.7万个技术移民,但这一数字仅佔约30万宗积案的一小部分。即使维持稳定招收速度,目前积案在2017年前都无法清理。许多积案申请都依循旧有标準,不再符合加国不断调整的经济需要。

考虑年轻申请人加分

康尼考虑改变部分申请标準及为年轻申请人加分。

康尼指,移民部已启用一个「积案寻宝」(mine the backlog)试行项目,让各省府由积案中,找符合本省经济需求人选,并以省提名移民计划(Provincial Nominee Program,简称PNP)名义申请移民。另外,移民部会发信通知积案中合资格人士,他们可以考虑使用PNP途径申请移民。

康尼称,新西兰在2003年立法禁止移民申请个案积压,并且设立一个包括所有积压个案的移民申请人资料库,让僱主寻觅合资格人选,获聘者优先处理,这样政府就不用投入资源处理积案。

康尼顾问梁英年补充,如在本国通过同类立法,就不存在上诉机制之说,但不服取消决定的申请人可寻他法重新申请。但有移民律师反对此举,认为对等候多年的积案申请人不公平。(详另文)

梁英年介绍,「积案寻宝」试行项目自今年1月初起执行,暂无定项目结束时间。他说,技术移民积案有30万人,据现时移民数字推算,清理这些积案至少需6、7年。

梁英年指,联邦政府允许安省、亚省、沙省、缅省、新斯高沙省(Nova Scotia)、纽芬兰(Newfoundland)和西北地区(Northwest Territories)的省府,挑选符合本省经济发展人才,进行省提名。这些省份每年将额外得到1500个PNP配额。

拟提高英语能力门槛

此外,康尼透露正考虑修改评核申请人移民资格的人力资本标準(human capital criteria),例如设置最低官方语言门槛,增加英语或法语能力的计分比重。

同时,康尼也正考虑改变加国移民系统,希望为较年轻的移民申请人加分。他解释,年轻新移民与老移民相比,将成为更活跃的加国劳动力,对加国经济有更长远贡献。

「下放」移民选择权有风险

针对康尼周叁提出多项减少联邦技术移民积压方法,以及给年轻的移民申请人加分,有移民顾问赞成,认为这有助推动本国劳动力朝年轻化方向发展;但也有移民律师指这对已经在排队的申请人不公。 有国会议员则担心,放权给省府或僱主决定加国移民人选存在风险。

有温哥华移民顾问表示,加国正面临人口老化问题,如按康尼提议,将令本国劳动力人口年轻化,一来医疗负担相对较轻,二来年轻人工作事半功倍,将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生力军。

本地移民律师王仁铎,反对效法新西兰立法註销积案的提议。据他指出,造成积案增多的塬因在于移民签证官员审批效率低,还有就是移民部根本不肯「放人」,如能加快批准更多人来加,自然就会减少积案。

王仁铎形容此举乃「清货」行为,最终可能导致哪裡「存货」多被「剷除」积案相应也多,这对苦等多年的积案申请人很不公平,这不是煺回申请费就可弥补。

联邦新民主党(NDP)国会议员戴伟思(Don Davies)表示,吸纳有助加国经济发展的移民固然重要,但应从更全面角度去解决积案问题,他担心把更多挑选移民权力转移给各级省府和僱主,存在一定风险。他说:「我不认为我们认同由私营界别来决定谁可以(移民)来我们国家。」

向澳大利亚学习:与移民政策无关 与英语无关 与工作无关 只与种族有关?

加拿大学者反思本国移民政策为何不如澳大利亚成功,并发表研究指出,所谓澳洲移民政策比加拿大优越只是障眼法:澳大利亚新移民收入接近本地人,只是因为澳大利亚的新移民政策导致了移民在种族构成上的转变。

在澳大利亚推出新移民规定后,来自亚洲的移民增长变得相对缓慢。澳大利亚接受的亚洲移民人数不如加拿大吸纳的多,而澳大利亚接纳的英国人则比加拿大多得多。

研究也指,在来自中国的移民当中,无论是通过澳大利亚的资格预审并移民到澳大利亚,还是通过加拿大的积分制度或家庭团聚计划而移民到加拿大,移民后所取得的就业成绩都相差无几。这也意味着,移民成功与否,其实与移民政策有多优越关系不大,而与种族有关。

移民部长康尼(Jason Kenney)最近宣布,将对加拿大移民制度进行全面最终改革。相信加拿大政府很可能拿澳大利亚的移民模式进行借鉴和参考,并且将其中的部分元素应用到加拿大的移民制度之中:即引进更多以英法为母语的欧洲移民,减少亚洲移民。

加拿大移民政策是否应向澳洲学习?

渥太华卡尔顿大学公共财政学教授弗朗西斯•伍利(Frances Woolley)上个月在《环球邮报》在“Economy Lab”博客中发表评论文章,对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两国的移民制度进行对比和分析。

伍利指出,乍一看,澳加两国在移民制度方面是非常相似的。澳大利亚约五分之一的人是在国外出生的;加拿大也差不多。澳大利亚实行的是以积分制为基础的移民制度;加拿大亦然。

即便如此,但是加澳两国移民的就业情况却大相径庭。加拿大近期的移民在劳动力市场上遇到了重重阻力,除了找工作不容易,而且即使在找工作后,加拿大移民的平均收入比本地出生的加拿大人要低得多。与此相反,澳移民与本地出生的澳洲人之间只有较小的收入差距。

Chris Wattie/Reuters files

移民部长杰森•康尼(Jason Kenney)非常热衷于向澳大利亚“学习“ 争取以英法为母语的欧洲移民

澳大利亚移民如此成功的秘诀?

(加 拿 大 家 园 网/大 中 报)滑铁卢大学教授米卡尔•斯库特鲁德(Mikal Skuterud)和澳籍合著者安德鲁•克拉克(Andrew Clarke)在最近发表的研究论文试图探求和了解澳大利亚移民如此成功的秘诀。

澳移民的辉煌成就应归功于何处?是否与该国经济增长的骄人业绩有关?或是因为澳大利亚工资水平的决定因素与加拿大有所不同?其实都不是,而是由于澳洲近年推出的新政策。

伍利称,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澳大利亚在移民体制方面进行了两个重要的改革。首先,根据新的移民政策,所有申请移民澳大利亚的人必须通过英语语言测试。其次,移民制度改革后,对以注册执业人士(如牙医、护士、工程师)的身份申请移民进行预审,以确保他们的职业资格证书符合澳洲的相关标准。

澳大利亚推出新移民规则的目的,是为了方便和加速澳移民在就业市场上的成功。

澳大利亚决策者的思路是: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一开始就具备流利英语能力的移民,自然可避免那些常常让非英语移民挫败不堪的语言障碍。同样,通过对移民申请人的专业资格和职业证书进行预审,可以加速他们抵澳后融入其专业领域的过程。

这样一来,移民很快便能找到与自己教育或从业背景相符的工作,而不必凑合着当出租车司机。

对来自中国、印度和英国移民男士三组人的调查

为了判断澳洲的移民政策是否成功,克拉克和斯库特鲁德对三组人——来自中国、印度和英国的澳移民男士——展开了调查。

由于澳大利亚要求中国移民通过严格的英语测试,同时还要求他们拥有和澳大利亚相等的职业资格,因此从理论上讲,与来自中国的加国移民相比,这群澳移民应能取得较好的就业成绩。

至于来自英国的移民,情况就不大一样。当然,英国人通常会有一口流利的英语,而且他们在英国获得的职业资格证书一般都符合澳加两国所规定的要求。因此,就英语水平和职业资格对这些移民进行预审与否,关系应该不大。所以可以推断,对于来自英国的移民来说,不管是移民加拿大还是澳大利亚,其所取得的就业成绩应该大致相同。

印度的情况则介于上述两者之间。印度是一个广泛使用英语的国家,但印度的职业资格水平未必总达到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标准。但是全盘考虑的话,由于澳大利亚执行资格预审环节,而加拿大没有,所以就印度籍移民在澳加两国的就业前景而言,前者应比后者更好一些。

理论如此,那么实际呢?

实际上,克拉克和斯库特鲁德并未发现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澳大利亚的移民政策有助于该国移民在劳动力市场上取得成功。研究结果显示,在来自中国的移民当中,无论是通过澳大利亚的资格预审并移民到澳大利亚,还是通过加拿大的积分制度或家庭团聚计划而移民到加拿大,移民后所取得的就业成绩都相差无几。

那么,加国移民的平均成就为什么会逊于澳洲移民呢?

新移民政策导致了移民在种族构成上转变

克拉克和斯库特鲁德认为,澳大利亚的新移民政策导致了澳大利亚移民在种族构成上的转变。在推出新移民规定后,来自亚洲的移民增长变得相对缓慢。

近年来,澳大利亚接受的亚洲移民人数不如加拿大吸纳的多,而澳大利亚接纳的英国人则比加拿大多得多。

由此可以推论,澳大利亚移民的就业表现之所以如此之好,是因为其祖籍构成使他们更快速地同化到新的国度和社区中。

联邦移民部长杰森•康尼(Jason Kenney)最近宣布,将对加拿大移民制度进行改革。

届时,加拿大政府很可能会拿澳大利亚的移民模式进行借鉴和参考,并且将其中的部分元素应用到加拿大的移民制度之中。

移民政策好坏争论,对申请人英语要求:是一个伪命题

加拿大移民部长康尼可谓移民申请者的屠夫:在他的治下,从技术移民到投资移民,从配偶团聚到父母团聚,寸草不生。

康尼深知如果所有的移民类别申请者团结起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将给自己造成巨大的政治压力。因而每次都是通过分化各移民类别,并挑起所谓移民政策好坏的争论,这样他就可以稳坐钓鱼台,实现自己反亚裔移民的秘密时间表和最终目的。

康尼的各项措施及宣布,总是精心策划,先在传媒上广泛放出「没有人申请」、「申请造假」等消息,大打舆论牌,然后再针对某个类别「开刀」,採取「胡萝蔔加大棒」及「分而击之」的策略,打击一批人又拉拢另一批人,分化各类别申请者,并挑起已申请和未申请的矛盾。

移民律师王仁铎则说,移民部长现在权力很大,他爱增加那一类移民,又或者新创类别,完全自己决定,不受国会监督,但他认为,移民部历次改革的目的,为的只是吸引说英语的技术移民,英文非母语的申请人,并不是他们想网罗的目标。

王仁铎并表示,保守党移民部偏好英语为母语的申请人,已存在很长一段时间,现在各种宣布,只是让移民部加速吸引英语为母语的申请人而已。

顶一下
(67)
83.8%
踩一下
(13)
16.2%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加拿大移民政策小编推荐

热图

加拿大移民政策点击排行

新闻点击排行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