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90后中餐厅的华人老板疫情下自救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0-06-26 16:35 来源: 作者: 点击:

2020年新冠大流行,让许多海外华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迷茫中。在我所认识的加拿大华人朋友圈里,有人因失业苦恼、困惑,有人因疫情担惊受怕,但令人感动的是,困境面前大多数华人都没有选择坐以待毙,而是为了生存砥砺前行。

其中与我相熟的一位90后大学生兼中餐厅老板,最让我动容。疫情中,这位年轻的小老板不仅坚持一边创业一边工作,还沉下心来考证为自己寻找出路,一路坚强地走到了现在。她的经历或许没那么惊天动地,但至少能够为在疫情中苦苦挣扎的华人提供一些借鉴,哪怕是精神上的鼓励也好。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90后同学,我们暂且称她为J同学。J同学今年满26岁,10岁的时候随着父母和哥哥,从广东省移民至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省(以下简称BC省),定居温哥华。

2019年下半年,J同学刚完成研究生学业。毕业三个月,好不容易在大多伦多地区找到一份和专业对口,金融相关的项目咨询工作。但是因为疫情突然来袭,公司的经营受到影响,自己也在2020年6月,即入职8个月时,被公司要求停工。

好在和大部分毕业即失业的大学生相比,吃苦耐劳的J同学早早就拥有了自己的一份小事业,也算有个退路。然而这次疫情,也给餐厅的经营带来了挑战,J同学的店铺成为了经销商在北美5000家左右店铺中,唯一持续经营的一家。

作为餐厅经营者和公司员工“斜杠”青年,J同学餐厅和工作纷纷受到影响,千思万绪,也感谢J同学答应接受我的采访,分享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情绪。


整个商场的餐饮区foodcourt只有J同学的店铺营业

一、3月份营业收入下降97%

豆苗子:我们先聊一聊餐厅好了,可以先分享一下,餐厅经营什么时候开始受影响的?

J同学:这家餐厅是我高中时期利用假期时间,在温哥华一家连锁中餐厅打工,通过连续8年的帮厨经历,最终赢得餐厅老板的信赖,在2018年1月顺利接手过来的。

按照计划,8月我回到安大略省念研究生,实体店铺交给父母和哥哥打理,自己远程协助,负责经销商订货,工资发放和账务处理等管理部分。一切都井然有序,没想到疫情来了,3月17月加拿大执行了“封国”政策。

但是BC省和安大略省政策不同,安省的商场是强制要求关门,而BC省是“建议”关门,所以我们的商场餐饮区没有关门,只是不能堂食,客人可以点单取走,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上外卖平台;并且营业的时间也相应减少:原来我们是上午9点营业到晚上9点,一共12个小时,后来我们就只有8小时的营业时间。

豆苗子:影响最直接的体现在哪些方面?

J同学:最直接的是收入。现在想想,3月的时候挺吓人,刚开始封锁政策的时候,每天营业额就2位数,平均下来,我们的营业收入下降了97%,当时我们最害怕没有收入缴纳店铺的租金。我们的租金占了营业收入的三分一左右,如果没有收入,很担心因为拖欠租金,带来更多更糟糕的影响。当时整个商场餐饮区有20多家店铺,就只有我们和另一家还坚持开着。开着的目的,是希望可以保留店铺经营的持续性,并且有一些收入来维持固定的支出。

然后就是物价方面,我举两个例子吧,我们采购花椰菜,疫情之前是18加币到20加币一箱,一箱目测不到20斤,之后直接爆涨到50加币一箱;再比如肉类,我们很多肉类都是美国进口的,5月的时候美国爆出来一家牛肉厂的员工感染了新冠肺炎,当时肉类的价格也猛涨; 但是我们不是街边独立的餐厅,商场餐饮区的店铺都打得都是价格战,为了保持销量,我们也只有承受更高的成本,保持原来的售价,而压低自己的利润。

二、除了父母哥哥,餐厅18名雇员全停工了

豆苗子:为了经营的持续性,你和家人最后决定迎难经营,当时你们都采取了什么措施呢?

J同学:我们首先是将餐厅其他的雇员停工(lay-off)了,原来一共22个人,现在店铺只剩下我,我的父母和哥哥总共4个人。我们也很不愿意,但是也无可奈何。为此我们还特意帮助失业员工申请失业保险(Employment Insurance,简称EI)。我每天平均花5小时打电话联系政府,不断咨询朋友和其他专业人士,总共用了一周的时间来处理。

经营方面,为了保证卫生情况,我们在店铺安装了透明的塑料隔板,来降低因面对面接触而感染的概率。同时我们也设置了清洁台,放了消毒液,洗手液和纸巾供客人使用,我们自己也做好了保护措施,比如一小时消毒一次,以减少感染的概率。


J同学的店铺,为了继续营业,安装了塑料隔板

豆苗子:我们都知道联邦政府,每个省的政府应对疫情危机,都采取了一些措施,BC有哪些防疫措施?落实到你自己的餐厅,实施效果如何?

J同学:BC省没有强制商场关门,给了我们持续营业的机会,但没有生意我们很担心自己租金。4月末的时候,联邦政府有推出紧急商业租金补助(Canada Emergency Commercial Rent Assistance,简称CECRA),为企业减租75%。这个是补助,是要由房屋业主,也就是商场来申请的,不是由我们租户来申请。现在的问题是,申请这个补助也是需要条件的,商场现在已经向政府申请了,我们4,5,6三个月的房租还没给,也不知道接下来的情况会如何。

说到补助,作为一个小企业主,我们风险自担,这次疫情也让我体会很深。比如我们的员工,他们停工后还有失业保险,但是我们作为企业主,是没有这部分保护的。联邦层面有疫情补助,(Canada Emergency Response Benefit, 简称CERB,是加拿大联邦政府为了应对疫情,提供给因为疫情失去收入的人的补助,达到一定的条件即可申请,一共四个阶段,每个阶段可以领取2000加币,现行的政策是最多领取四次),也能刚好满足日常生活,就做生意而言,我自己更在乎持续性,即使领了补助停业,能不愁生活开支渡过4个月,但还是更担心疫情结束后,生意是否能恢复反弹,经营收入是否能覆盖租金。所以作为一个小企业主,CERB作为生活性的临时补贴,落实到我自己和家人的情况,帮助并不大,这也是我们权衡下来,选择持续经营的原因。

现在是6月,我希望政府可以不断地出台措施来刺激经济,增强需求,同时希望租金帮扶政策能延迟半年甚至更长,不只有三个月,因为三个月是不够我们恢复。更希望商场,也就是我们的房东,可以考虑小业主的难处,看看能不能商量,给店铺缓解措施。虽然大家都有损失,但是希望两方的损失都能最小化,以度过难关。毕竟我们作为租客,不能存活,他们也不能收到租金,带来的都是更糟糕的影响。

豆苗子:那你们作为连锁店铺,总公司或者说经销商情况如何?他们有为你们提供什么帮助么?

J同学:我们的经销商情况也很不好,最直接的影响是总公司管理和行政人员都裁掉了80%。经销商旗下大概有50到60个品牌,在北美的店铺就有3000到5000间,之前我了解过他们的财务状况,他们的现金都用于扩张去收购各类品牌了,运营的成本也一直很高,销售行政管理支出(SG&A)就占了经营收入的70%左右,所以它们裁掉那么多管理和行政的人员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这直接影响了我们加盟店铺和他们的沟通。当时我们非常需要经销商帮助,我们希望他们出面,帮店铺还有他们旗下其他品牌一起,去和商场谈谈租金缓解措措施。我们联名写信两次给经销商,虽然经销商有回音,但说辞都是“会和各位及时保持联系”,具体的措施和帮助就是没有落实下来。

然后就是加盟费,我们的加盟费是按照店铺的营业收入比率收取的,店铺没有收入,经销商也无法收取加盟费。4月时候,经销商全北美的店铺就我和另外一家还在开,我们本以为可以申请减免,结果讨论下来,他们也只给了一个6折的折扣,在我看来就很形式主义了,5月的时候,所有的加盟店铺,就只有我们一家是开着的,他们正常收取加盟费,我了解他们的难处,但是我们也很难,双方加起来就是“难上加难”。

三、五月底上了外卖平台,营业额已恢复50%

豆苗子:现在是6月初,经历了2个多月,店铺经营情况有改善么?之前的雇员回到了岗位么?

J同学:现在我们的收入在慢慢的恢复,特别是5月我们上了外卖平台开始,和去年同年同期,5月底6月初恢复了50%了。因为订餐的人开始多起来,我们招回来7名员工,其实我们是想招回来更多,但是有人考虑到卫生安全的原因,员工更希望自己还是在家隔离的状态,我们理解他们的担忧。

豆苗子:关于店铺,现在最担心的问题有哪些?

J同学:我们最担心的是疫情会不会反扑。

如果我们像韩国一样有第二波封锁的状态,这样不确定性就更大,毕竟现在的政策都只能帮我们维持到6月份。虽然现在BC省已经到了第三阶段,但是我个人认为,疫苗没有出来之前,我们是无法回到原来的状态的。我们店铺在商场的餐饮区,并不是街边独立的店面,很大程度上依赖来商场购物需要堂食的客户,之前堂食的客户带来的营业额超过50%,现在虽然有外卖,但是我们作为商场的餐饮区,一份食物的定价差不多10加币左右,而外卖的运送费用会将客户下单的成本变高15%到18%,成本的提高,就会驱使客户去找独立店铺的食物下单,而不是找我们。

第二个,我非常担心卫生问题。

BC省现在有个措施,如果正在营业的餐厅,中途发现了病毒的携带者,那店铺要求关闭14天,店铺不能持续经营,政府会要求在店铺贴公告,这样我觉得会增加大家对这家店的恐慌感,结果就是影响店铺的名声。虽然我们没有遇到这样的状况,但是为了防止发生,所要付出的各项成本就很高。比如现在卫生官来检查的次数变变得更频繁,之前可能半年来一次,现在可能一个月一次,是在没有告知的情况下过来,我们需要花时间接待。检查要求也更多,例如,店铺被要求摆放和使用味道比较重的漂白剂(Bleach)才能继续开业。疫情期间,很多地方买不到,我家人就只有整个大温哥华地区,每家超市去找。只是,漂白剂在我们经销商的角度和要求中,是不能用使用的,因为怕使用不当会有安全问题。这就出现了两边要求的不一致性。

其次,我们对接触的客户,送餐人员和供货人员的健康状况很担忧。我们可以了解我们自己员工的状况,但是并不了解和我们接触的客户的状况,虽然有社交距离我们也戴好口罩,还是会担心有感染。特别是商场,除了限流,没有测体温等其他的措施来限制出入的人员,然后是供应商货物的卫生情况。我们也不了解他们具体采取的措施,不了解提供的货物是否安全,是否受到污染,所以我们也花了很长时间和供应商进行沟通,要求他们严格执行他们自己的防护措施,比如送货员一定要戴口罩,以保持供应货物的安全和质量。

总而言之,我个人觉得,这次的疫情对我的店铺而言,是一个长期的打击。即使现在有外卖, 政府有各种支持的措施,但是疫苗没有出来之前,我们的店铺是不会回到原来的状态的。

四、斜杠青年的自救:正职工作停工后开始备考金融分析师

豆苗子:除了开餐厅,你还有一份咨询企业的工作吧?那你现在正职工作有没有受到影响呢?

J同学:我是去年11月找到工作的,后来去欧洲培训了一个月,圣诞假期结束,准备接手公司正在谈的一个项目,但因项目价格的原因,最后没有和对接的金融机构谈妥,项目就搁置了。这也直接影响我和其他一起为了这个项目入职的同事。之后我们都有尝试去接手其他项目,只是2019年下半年,加拿大整体经济下滑,项目需求本来就下降了很多。加拿大3月开始实行封锁政策的时候,我就已经在担心工作是否能保住,本以为安省在逐步解封,我们也可以慢慢恢复业务和工作,没想到6月份还是给我和我的同事下了停工通知。

豆苗子:后来有尝试再找工作吗?现在你自己感受到的就业市场如何?

J同学:收到停工的通知以后,就一直在投简历,朋友们也在帮我关注,不过都没有回音,感觉只是岗位一直在放出来,但是没有实际招人。看开放岗位的职位描述,竞争都很激烈,一些入门级(entry-level)的岗位甚至要求5年相关工作经验,我毕业1年不到,不满足这个工作经验的条件,对此我自己感觉比较沮丧,即使我们满打满算,把本科的co-op做满,累计起来,也才满两年的工作经验。

(注:J同学2012年在安大略省某个以co-op著名的大学就读。co-op简称校企合作项目,学生实习一段时间,上课一段时间,一般情况下,上4个月的课,实习4个月,以帮助学生在学校期间,就做好工作和实践结合的经验)。

其次,现在很多金融企业复工计划都不明确,自从员工回家办公以后,都适应了新的工作模式,我了解到,有的公司政策是疫苗不研发出来,就不能全员复工;也有业内人士告诉我,他所在的部门,今年几乎没可能增加新的岗位招工。

总体来说,就是挺难的。

豆苗子: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J同学:我有尝试其他公司的,比如疫情也给一些创业公司和科技公司带来了一些机会,我投了一间在温哥华的创业公司,是做金融科技(Fintech)相关的业务,它们帮助企业搭建办公网络,优化公司系统。因为疫情,大家都隔离在家办公,所以这家公司的业务有了很大的增长,他们现在在招一个能辅助公司财务和行政的人员,我也在和负责人沟通,只是因为我现在在安省隔离,公司是在温哥华,不知道公司会不会要求人回去,所以现在情况就未知了。

停工后,到Pickering小镇散心。

豆苗子:除了继续找工作,继续帮助家里打理温哥华的店铺,平时在家都做一些什么呢?

J同学:本来是报了5月的金融风险管理师FRM和6月注册金融分析师CFA的考试,但是两场考试都延续到了11月和12月。所以我购买了网课,继续在家里复习考试内容,同时也学习现在很热门的编程语言。多伦多金融机构竞争非常的激烈,研究生学历和证书能更好地增加就业竞争力,还是想继续把专业方面的证书,技能都准备好。希望就业市场可以慢慢好转。闲暇的时候就做做饭,玩玩Switch的动物森林,和朋友远程做做沟通交流。


J同学在多伦多出租屋继续学习的身影

豆苗子:作为一个已经居住加拿大15年的“老移民”,自己念大学,找工作等重要的人生环节都是在加拿大渡过的,如今遇到了未知的疫情,你有什么特别的感触想分享么?

J同学:可能很多人都会觉得说,我是“移民二代”,来加拿大比较早,高中大学都是这边念的,之后找工作和职业发展,需要操心的事情,相对于国内工作了几年又移民加拿大的人来说不会那么多,但是我自己实际的感受是,我比同龄人落后一大截。

我的父母原来在国内是老板,来加拿大以后也需要“转型”帮别人打工,这个身份的转化,他们也花了很长的时间去适应。我自己8年间一直都在这家店铺做工,当时可以说我一个人撑起了一间厨房,那个时候,自己扑在地板上,用牙刷刷厨房角落泥垢最多的地方,以符合卫生标准。比较好的结果是,最后我赢得老板信赖,接手了店铺,初衷是希望能将父母和哥哥重新安顿下来,让他们不用帮别人打工。

但我自己也有很多苦恼。我申请的是本科高校的co-op校企合作项目,要求念4个月的课程,去实习4个月,实习的领域不限。当时我为了可以赢得店铺老板的信赖,增大接手店铺的机会,用了3个co-op的机会回温哥华去店铺继续工作。过程中,我拒绝了多伦多市区五大行的实习机会,并没有积累和专业相关的实习经验。因此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毕业找专业对口工作的时候,削弱了我作为co-op学生的优势,增加了找工作的难度,包括现在我被停职,重新找工作,和其他co-op学生相比,也没有优势。很多同项目的同学,因为实习结束拿到了毕业直接入职的机会(return offer),于我而言,我是主动放弃了这些机会,来让家人过上原本他们在国内做老板的生活。

原本以为2018年接手了店铺交给父母打理,2019年自己研究生毕业找到工作,2020年开始,原定的生活目标越来越明朗,但是这场未知的疫情放缓了节奏,店铺什么时候恢复原本的收入,我何时找到理想的工作,又都回到了未知的状态。总而言之,我10岁就来到了加拿大,对国内的情况已经不是很熟悉。只是我和国内的朋友一样,看国内的综艺节目,受着疫情的影响,有自己快乐,有自己的烦恼。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2)
10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加国要闻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