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悲痛!悔恨!加拿大新冠遗孀带6孩 靠邻居接济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0-06-10 16:26 来源: 作者: 点击:

已经怀孕的Amoti Furaha Lusi与丈夫和5个孩子,住在距离蒙特利尔40千米的Deux-Montagnes。

当在三月份第一次听说有一位同事出现了COVID-19症状时,她感到十分恐惧。

一家七口 图源:Amoti Furaha Lusi

在Dorval长期护理中心(Centre d'hébergement de Dorval)工作的她,知道有感染病毒的风险。但是一位病患护理员出现症状,使她感到风险变得更加真实。

Amoti说:“我一直在默念,上帝一定要保佑我。家人的画面不断浮现在我的脑海,并向上帝问道:‘如果今天我抓了什么东西,那我会把什么东西带回家?’”

当时,魁省正在面临口罩和个人防护装备的短缺,这意味着一些长期护理院的员工只能在不太理想的条件下工作。

Amoti回忆道:“在Dorval,他们会叫我们一整天只戴着一个口罩去工作。在某些情况下,员工不得不用纸巾为自己制作临时的口罩。”

到了四月初,Dorval长期护理中心30名员工中有一半人的COVID-19检测呈阳性,而Amoti便是其中之一。

不久之后,她的五个孩子,以及丈夫Désiré Buna Ivara,全部确诊感染。

Désiré于2004年从刚果移民到魁省,希望为家人创造更好的生活。几年之后,妻子Amoti加入了他的家庭。

Désiré毕业于金沙萨大学 图源:Amoti Furaha Lusi

在确诊之前,已经50岁的他,刚刚在魁北克大学蒙特利尔分校完成了健康社会学的博士论文,正要实现另一个终身梦想。在COVID-19大流行初期,他正忙于帮助孩子们继续学习。

夫妻和三个孩子 图源:Amoti Furaha Lusi

Amoti说道:“他真的很想在这里建立新的人生,他真的有一个加拿大梦。”

“然而,在确诊三天之后,他开始呼吸困难、发高烧。”

在被送去蒙特利尔大学医院中心(CHUM)后,丈夫进入了医学诱发的昏迷状态。医生对他的治愈充满信心,并告诉Amoti:“剩下的就是让他醒过来,并慢慢康复。”

但是,在丈夫住院近一个月的某天晚上,情况变得不对劲了。Amoti坐在他的床边,拼命地叫唤他,叫他活着,活着...

Amoti还记得当时自己说的话:“我告诉他,‘求你挺住,我还在期待着我们的下一个孩子。’但是一切都是枉然。72个小时后,他走了,那天是5月21日。”

现在,一边要承受失去丈夫所带来的伤痛,一边要准备独自抚养6个孩子,Amoti的内心感到无比的愧疚和罪恶感。

她说:“我一直在问自己,如果那天我没有去上班,也许我就不会把这个(病毒)带回家。”

CUPE Local 2881的工会主席Jonathan Deschamps说:“最大的问题,就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强制戴口罩!也许,那就是人们开始被感染的时候。”

蒙特利尔西岛地区的公共卫生局CIUSSS在一份声明中说:“在这个悲伤和艰难的时刻,我们会为这位病患护理员(Amoti)提供最大的支持。”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Amoti孩子学校的员工和邻居都在一同努力,确保他们一家人有食物,并且感到被爱。

在学校工作的Diane Beauchamps说道:“我们大家团结在一起,为Amoti一家做了11个星期的饭。一周七天,从未间断。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邻居Julie Hébert说:“我们整条街的邻居都聚在一起,共同帮助他们。我们一直保持联系,由于有5个孩子,情况变得十分艰难。”

此外,Amoti的工会(CUPE Local 2881)也在帮忙,看看她是否有资格获得赔偿金。工会主席Deschamps说道:“我们的法律顾问正在研究Amoti和她的孩子是否能领到赔偿。”同时,Deschamps还为她的家庭发起了一项众筹,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参考阅读:

http://www.cbc.ca/news/canada/montreal/patient-care-attendant-husband-dead-of-covid-19-1.5604423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加国要闻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