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BenWilson出狱“我亲手捶死我爸因为他活该”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9-11-23 16:02 来源: 作者: 点击:

最近,Ben Wilson出狱了。

与他入狱时相比,他的出狱似乎无声无息,没有多少人关注。

但在谈到他的罪名“暴力袭击”时,他却坚定而冷静地表示——

“如果再来一次,我依然还会那么做。”

这件事情,或许要从更久以前开始说起。

Ben Wilson出身于英国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

母亲Tracey与父亲Craig在外人眼中,一直是一对恩爱的夫妻。

父亲Craig是一个很体面的人,一直受人尊敬。对待朋友尽心尽力,平时也十分和善,有很多朋友。

甚至在教育儿子Ben的时候,Craig也一向开明,

和儿子论兄论弟,关系很好。

这是一个“模范家庭”,但真正的情况,却只有门后面的人知道。

每当父亲Craig喝了酒,他就会变成另一个人,露出另一副面目。

在瑟瑟发抖的妻子与儿子面前,他成为了一个暴力倾向严重的人。

每次酒气熏熏的回家,Tracey几乎就已经能够有预感,第二天她又要青一块紫一块地向其他人解释——

“我昨天又自己磕着了。”

在充满暴力,恐惧和恐吓的气氛中成长起来的Ben,对父亲一直又爱又恨。

在父亲清醒的时候,他是一个模范好父亲。

但在他醉意熏熏的时候,就成为了一个暴力、恶心的怪物,

他用所有肮脏的词汇侮辱,或挥舞着拳头揍向他和母亲。

甚至连Ben自己,也知道,在父亲喝醉时千万不要招惹,甚至不要劝架,否则便会被痛揍一顿。

父亲Craig的最后一张照片

在Ben15岁的时候,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正当壮年的父亲,双手掐住母亲的脖子。

她的眼睛在流血,脸色都变得青紫。

然而Craig却还一边怒吼,威胁要杀了她。

他的母亲最终被掐昏了过去,但幸好没有出现生命危险。

在这次袭击之后,他的父亲因为暴力行为入狱服刑了两年。

“警察经常会被叫过来,他们做了很多,但没有用。”

“无论我们如何哭泣哀嚎,都不会阻止他的暴力行为。

每次听到父母吵架,年幼的我都只能走出去。”

“有一次他拎着她的头发把她撞在了工作台上,到处都是鲜血,我甚至看到了她陷入血肉中的碎片。”

“还有一次,他告诉我‘我要弄死她’之后走进了她的卧室,

我用吸尘器打了他的后背,他停了下来,然后抽出了一把刀……”

他的父亲曾经和Ben说:

“我想要自杀。”

而那个时候,Ben唯一想到的就是——“just f***ing do it”。

去自杀吧,求你了,让我和母亲都解脱……

当几年之后,这样的一幕重现时,恐惧让Ben爆发了。

2015年,22岁的Ben看到父亲一身酒气回家,又怒气冲冲地走上楼时,就心觉不妙。

楼上传来了熟悉的辱骂嘶吼,让他心烦意乱,他听着一切都像是之前一幕的重现,心中的愤恨却越来越重。

他听到熟悉的侮辱咒骂还有砸东西的声音,他听到楼上传来了母亲的啜泣和哀求,他听到父亲怒吼着:

“我要砍死你们所有人,用六英寸的菜刀一点点切碎你。”

——当他听到母亲的尖叫和哭泣伴随着卧室里传来一声巨响时,他终于爆发了。

他拎起了一把家用的锤子,直接踹开了门,砸向了父亲的头部。

一下,两下,三下......

在母亲的尖叫声中,他用锤子至少五次砸中了父亲的头部,直到他鲜血直流,倒在地上。

惊慌失措的他奔出了家门,骑着自行车,满身是血的跑到了派出所。

“我刚才,杀了我的父亲。”

而后,便是警笛声与救护车的声音……

他的父亲因为袭击导致严重的大脑出血受损、脑袋上破了一个大洞,眼窝、鼻子、前额骨折,牙齿掉了一半,进入了重症监护室,搭上了呼吸机,还必须要进行气管切开术。

他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月,留下了永久的疤痕、畸形,但他活了下来。

而Ben,也因为暴力袭击,甚至杀人未遂,锒铛入狱。

在这件事情传出去之后,群众的请愿书也随之而至——

“他只是想保护自己的母亲!当时那个有前科的男人正在袭击她,她处于生命威胁之中!”

“他对公众没有威胁,在那种情况下,他使用武器是必要的。”

这份请愿书收到了5万多个签名,一起送到了法官面前。

最终,法官考虑到Ben以前的良好品格,为他判处了最低的刑罚,6年。

在狱中,Ben收到了父亲Craig自杀的消息。

2016年,他的母亲哭着过来,告诉他,Craig自杀了。

即使Ben并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却依然会有一种茫然——

“我似乎像一个怪物,是我强迫他自杀的。”

或许在所有媒体的描述中,他的父亲Craig都是一个家暴者。

但对于Ben来说,似乎父亲除了醉酒的时刻,还有清醒的时刻。在那些清醒的时刻中,他似乎又像个普通的,甚至是还不错的好父亲。

在听到父亲死讯,参加父亲葬礼的时候,Ben回忆起了他和父亲曾经的快乐时刻,那些他开明、温柔的时刻。

还有父亲前几天刚刚与他和解,通信时写道的:

“等不及想看到你的孩子。”

但最终,Ben却依然坚定。

“我只是想让他停下来。我是在捍卫我所挚爱的人,任何人在相同情况下,都会做同样的事情。”

“这并不能说明我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但这是一种牺牲。”

“这场悲剧,结束了多年的虐待。”

“以前,我每个晚上都在担心

‘他接下来会做什么?’‘我和妈妈会死吗?’,或者更多的事情。”

“我的生活已经被毁了……但……我想,至少我已经为我的家人,做到了,如果那天我没有这么做,也许我的母亲就不会再出现在这里。”

又过了3年,他最近,终于从监狱中出来。

他重新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客厅,颇有些恍如隔世之感。

“但我还是会这么做的。”

“如果为了保护挚爱的家人,就算是终身监禁,我也会再这样做一次……”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加国要闻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