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多伦多华裔司机醉驾 称不懂英文 结果...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9-04-14 09:01 来源: 作者: 点击:

华裔司机未理解找律师权利 现场证据证人仍可确认醉驾

体内酒精含量超标证据虽无效 醉驾罪成

大多伦多约克区警方全年都推行反醉酒驾驶行动R.I.D.E.。(明报图片)

一名加拿大华人醉驾司机把车开到沟渠中之後,被随後赶来的警员逮捕。但警员的逮捕程序有瑕疵,没有确认英文很差的醉驾司机,是否已经真正地、完全地理解了警员所宣告的找律师权利。结果华人司机就以此为突破口,称警员的执法程序不合理,所取得的「体内酒精含量超标」证据无效。但现场证据足以证明,该华人司机是有醉酒驾车,最後还是未能摆脱控罪。

事发当晚,P先生在大多伦多烈治文山市沿第19街向东行驶。途中他发现路边的沟渠里有一辆汽车,汽车的车身上还冒出烟雾,一名华人男子正挣扎着从肇事车的司机座上爬出来。

P先生将自己的车驶到意外现场旁边,看到那男子已经走出肇事车,向P先生求助,请P先生打911电话报警。由於当时是12月份,P先生问那男子为什麽只穿著一件T恤衫。对方没有回答,P先生於是伸手把那男子拉出沟渠,这个时候,P先生闻到那男子身上有浓烈的酒精味。

警察和急救车在20分钟之後赶到,而在此之前,那自称是Z先生的华人男子颤抖着问P先生,能不能到他的车内避避寒?P先生答应了他的要求,而Z先生躲进P先生的迷你客货车之後开始呕吐。

警员Shannon Mulville抵达现场後,她简短地与P先生问话,P先生指Z先生是从坠毁车辆驾驶座上下来的人,现在躲在自己的车上。警员观察到Z先生的呕吐情况,於是上前问对方是否安好,而Z先生的回答更像是咕哝,然後还不停地说「很冷」,在这一过程中,警员也闻到了Z先生身上的酒味。

於是在协助急救员把Z先生扶入急救车之後,警员Mulville宣布逮捕Z先生,并且向他宣告疑犯求助律师的权利、保持沉默的权利和要对他做酒精测试的要求。此时,警员意识到Z先生有语言交流的障碍,她也试图找一位能说普通话的值班律师但找不到,最後Z先生是通过医院的普通话翻译谘询了值班律师。

此後Z先生也提供了2个酒精测试的样本,此时距离车祸发生时间已过去3个多小时,但他体内的酒精浓度仍高达每100毫升血液有180毫克,远远超出80的上限标准。

到了法庭上,Z先生虽然承认当时体内酒精超标,但不承认自己有醉酒驾车。

控辩双方争论的焦点在於,在Z先生有语言障碍且神智不清醒的状态下,警员逮捕Z先生的时候,是否已尽职地告知对方,他有立即向律师求助的权利。

当警察发现,因为语言问题可能会影响疑犯对律师权利的理解时,就应该采取合理措施确定该权利得到理解。

警员Mulville声称,她与Z先生的沟通不存在问题,对方完全理解她所宣讲的权利。但法官发现,警员自己都承认,被告的英语能力很有限,口音很重,磕磕巴巴,无法用完整的句子表达自己,只能重复或简化警员的提问和指示,最後还是需要翻译帮助来进行其它调查。

例如,但警员向Z先生宣读求助律师的权利後,问对方「你明白吗?」Z先生回答,「是的,我做得不好,不是麽? 」但从当时的情景来看,Z先生并不是很明白他自己的找律师权利,只是表达自己知道自己有麻烦了。但被问及是否要联系律师时,Z先生只是回答「请」。

法官认为,被告的英语能力问题一再地显现,在此情况下,警员应该采取进一步措施,以确保疑犯理解律师的权利,应该找翻译帮忙,以确认疑犯理解。如果不是这样做,警员就是侵犯了被告寻求律师帮助的权利。而且警员当时也没有询问被告是否要找某一位特定的律师,而是直接让他去找一名说普通话的值班律师,这也是侵犯了被告的人权。

法官因此认为,在被告人权被侵犯的前提下,警员随後获取的「体内酒精含量」超标的证据无效,这条罪名也就无效。

但是,翻倒在沟渠里的汽车,P先生看见Z先生走出驾驶座的证词,所有人都看到Z先生的呕吐,很多人都闻到Z先生身上的酒精味等等,这些客观证据足以证明,Z先生当时确实是在醉酒驾车,因此这条罪名成立。

顶一下
(1)
14.3%
踩一下
(6)
85.7%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加国要闻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