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华裔打16年官司获赔100万 拒领 法官摇头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8-03-04 13:26 来源: 作者: 点击:

车祸索偿由800万减至300万 华妇打16年官司只获赔100万

事主拒领说还债也不够 法官摇头

黄在翻看会计师的索偿数目报告。(明报记者摄)

图为华裔黄女士提供的法庭文件资料。(明报记者摄)

图为黄居住的居所。(明报记者摄)

多伦多华裔姓黄女子於2000年遭遇车祸受伤。她的索赔官司打了16年。到2016年才由法庭委托一名公共监护人作为诉讼代理人,替她做出决定,拿下对方赔偿的100万元。黄女士对此极度不满,认为自己权利被剥夺。因为有律师事务所所替她算过,她应索偿800万元,後来她已减至300万,因此她不肯领取这100万元。

安省法官阿奇巴德(Todd Archibald)称,该宗车祸带来3宗赔偿官司,他决定放在一起审理。过去16年中,主要案情、细节已经基本清楚,没有太大争议。

当中的13年中,数位律师曾代表过黄女士,其中2位律师参加过庭审。为她工作了几年的L律师,到2014年1月请辞。接下来的S律师,於2015年期间,一度帮助她达成初步协议,但最终被她拒绝。S律师随後也不再代表她。

在律师接连请辞下,法官请求一位资深人身伤害律师,作为法庭之友,帮助她结束官司。但这位资深律师也没能说服她接受原来商定的赔偿。

之後,安省帮助低收入人士打官司的组织「Pro Bono」也介入本案,帮助黄女士准备庭审。但黄不愿接受,坚持自己打官司。

2015年3月,经黄同意,法官邀请一名华裔心理医师,为她进行了一次能力评估。医师的结论是,黄具备足够的认知能力来参与庭审,但她的认知能力起伏比较大。

正式庭审在2016年10月3日,在这之前,法官主持了多个审前会议,在和黄交谈後,法官认为她对庭审知识相当肤浅,但她仍坚持在正式庭审中代表自己。

这样,在其中一次审前会议之後,法官提出动议,再聘请一名「能力评估师」来,对黄进行评估。评估师的结论是,她没能力在即将开始的庭审中代表自己,不过她能够管理自己的财产。

根据这个报告,法官又调查了黄的家庭情况。她有一兄一妹。但2人都表示无意充当她的法律代理人,而且他们也不具备相关能力。为此,法官委任了一名公共监护人,担任黄的法庭代理人。

公共监护人担任黄的法庭代理人之後,代替她做出决定,接受了对方100万元的赔偿。黄对此大为不满。公共监护人是安省司法厅派出的。她给司法厅去信,声称公共监护人完全根据辩方的立场做出决定。

司法厅为此给她回信,指出公共监护人为她做出接受100万元赔偿的决定,事前听取了独立的法律建议,和本案法官的意见。

公共监护人聘请的律师了解了全案後认为,100万元的赔偿「公平、合理」,「强烈建议」公共监护人接受。

这位律师还指出本案中黄女士的弱点。其中包括:

·黄在此之前已经经过6次庭审,也就是说对方律师对她盘问了6次。这种情况在安省司法界极为罕见。而6次盘问中任何前言不搭後语之处,对方都会在最後的庭审中向她提出。

·黄的收入一向不高。她自报的、车祸前的1998年收入是18572元;1999年是13509元。就是按照比较高的1998年收入,计算到她65岁时的损失,也不过92860元。

·肇事者的汽车保险以100万元为限。即便可以证明对方应赔偿超过100万元,那也需要向肇事者本人索取。

此外,司法厅称,公共监护人在决定时,还参考了本案法官的意见。本案法官认为黄不理解「调停解决」官司的含义。她不知道,大额赔偿如果在庭审中决定,堂费将很大。

法官称,黄不理解「在安省,意外保险是受到法律约束的」。「所有的开支和治疗,都需要遵守一定的规则」。但黄不相信。坚持认定自己的400万元的目标。

官司换了5名律师

女事主∶不满!不满!!

为车祸索偿而打了16年官司的姓黄华裔女子说,这案件第一名代表她的律师,找了间会计师事务所计算过,该案可索赔800万元,她一开始就减半,只索400万,後来再减为300万。但她找不到愿意帮她打这300万元索偿官司的律师。

於是,她决心自己上庭,却又被法官拒绝。所以,她不胜气愤,迄今没有领取安省司法厅辖下的公共监护人(The Office of the Public Guardian and Trustee)为她签下的100万元赔偿金。

黄女昨天接受访问时表示,2000年1月,她在多伦多家居附近过马路时,被一辆冲红灯的汽车撞倒。当时神志仍清楚。被送医院住了2天。身上多处受伤。已经无法继续工作。出门需要坐的士。

肇事司机是一名西人。车祸需要由对方负全部责任。没有什麽争议。

她的第1位律师,为她找了间会计师事务所,估算可以索讨的金额。该间事务所花费了相当长时间,提交了一本厚厚的报告,索偿分成3大部分:终身照料费用、无分责任的车祸保险、过错方的保险。加起来超过800万元。

但虽然这位律师找的会计师提出如此天价。律师本人打官司时提的索偿数目不过80多万。这当然不为黄女接受。这样,她开始多次调换律师。

记者问她,这些年中究竟有没有找到过愿意替她打400万元官司的律师?

她说没有。她後来将目标调低了100万,从400万元减到300万元。但仍没有律师接她的案子。其中,在第4位律师辞去之後,黄曾经找到一个律师,对方同意索偿300万元。但该律师找前律师交接黄的资料之後,他也打了退堂鼓。

黄说,前一位律师「讲了我很多坏话」,吓走了後一位。

她聘请的最後一位律师S。当时讲好帮她打300万元的官司。但是他接手案子了解情况後,又退到90万元。而当时,据黄所知,被告方律师也打算出90万元。因此她当然不满。人家已经愿意给90万元了。我找你干什麽呢?她不同意律师的索偿数目,律师也就走了。

至此,黄决心自己上庭打官司。这时是2016年9月。正式庭审定在10月3日进行。9月份法官主持开了几个审前会议。发现黄的法律知识十分有限。因此再次要求对她的能力进行评估。

黄对这个评估非常不满。因为,早在2015年3月,法官已经请人为她做过能力评估。当时的结论是她有能力参加庭审,虽然她的认知能力起伏比较大。为什麽现在又要进行一次评估。

但是法官仍提出并进行了再次的能力评估。这次的评估报告认为,她没有能力在庭审中代表自己。法官据此,委任了一名公共监护人。正式的、有陪审团参加的庭审终於没有进行。

黄为此对法官的决定提出上诉。但最终没有什麽结果。

公共监护人已经为她签了100万元的协议。但她迄今没有去取这笔钜款。为什麽?她说,连还债也不够!

计算她面临的债务:需要支付给安省伤残计划(OPSP)20多万元。住在姐姐家,房租、照料等等费用都没有付。费用是无法计算的。此外,需要4.5万元做医疗费,3万元还给心理医生等等。她离退休年龄还有5年。

顶一下
(2)
11.1%
踩一下
(16)
88.9%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图

加国要闻小编推荐

新闻点击排行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