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从流浪姐变加拿大反贫穷斗士 她是如何做到的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7-12-28 10:48 来源: 作者: 点击:

Anti-poverty activists and fellow Scarborough residents John Stapleton, left, and Bee Lee Soh, shown in Ottawa in September 2017 for the first meeting of the federal government's advisory committee on poverty reduction.

Anti-poverty activists and fellow Scarborough residents John Stapleton, left, and Bee Lee Soh, shown in Ottawa in September 2017 for the first meeting of the federal government's advisory committee on poverty reduction.  (SUPPLIED PHOTO)

多伦多士嘉堡居民Bee Lee Soh的故事进入了士嘉堡纪念加拿大150岁生日的活动记录中。她从一名不知道社会福利服务的无家可归者,变为了一名为贫穷阶层争取利益的斗士。

按网站150neighbours.ca上的记载,苏唔(Bee Lee Soh)是一名贫困的移民,2015年前,她认为政治是为政治家服务,而不是为她这样的人服务的。她入住位于士嘉堡的一个庇护所后,这庇护所正面对20%的开支裁减。于是,她开始自己的“维权”生涯。

作为消除贫穷的倡导者,苏唔积极参与各种相关活动,在集会、市议会论坛、游行等活动中演讲,还做其他参与者的辅导员。

苏唔现在是多伦多市减贫战略的生活经验咨询小组成员、加拿大扶贫咨询委员会成员。她也是2016年萨马拉加拿大每天政治公民奖(Samara Canada Every Day Political Citizen Award)的决赛入围者。

动力来自于亲身经历

据《多伦多星报》报导,苏唔19岁时从马来西亚来加拿大读书,1993年成为加拿大公民。她多年从事低薪工作,不知道社会福利政策。

2004年,她从事最低时薪的工作,无力承受每月700元的房租。在她找到更便宜的房间前,她的房间已经被租给了别人。苏唔成了无家可归者。

苏唔不知道政府有庇护所,为了保暖,她呆在Tim Hortons咖啡店里,没法睡觉。这时,她还干着一份全职工作。

因为没有睡觉,苏唔很快就失去了工作。有2个月的时间,她为了免于露宿街头,在全夜营业的咖啡店、医院急诊区及其它公共场所过夜。随后的6个月,她在社区的临时避难所吃、住,直到有人告诉她,可以申请福利金。

有了福利金后,苏唔能够租房间住了。从那以后,她一直无法全职工作。

政府愿听亲历者故事

自2015年以来,苏唔一直在讲述她的故事,当时她是从350多名申请者中被选出的35人之一,为多伦多市的20年减贫战略提建议。该战略计划今年秋季已获批准。

苏唔加入了几个社区团体,敦促市议会履行该计划的承诺,在2035年前消除多伦多的贫困。她特别关注单身贫困人士的困境。她表示,政府一直在为家庭、儿童和老人提供帮助,但单身人士生活成本高,单身者变成无家可归者的风险最大。

负责多伦多市减贫战略的市议员Joe Mihevc认为,政府在制定解决贫穷问题的政策时,应去考虑生活在贫困中的人的亲身经历。因为这不是学术、政治或政府的演习,而是具体个人的生活。

苏唔不但受到多伦多市的邀请,也收到了联邦政府的邀请,在减贫政策上提建议。据星报的报导,苏唔在回忆她去年9月在渥太华的咨询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讲自己的故事时哭了。她说,当时联邦家庭、儿童及社会发展部长杜克洛(Jean-Yves Duclos)站起来拥抱了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图

加国要闻小编推荐

新闻点击排行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