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3警轮奸案 律师:女警低胸超短裙旨在性交+方便进入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7-06-09 08:07 来源: 作者: 点击:

穿低胸开袖超短裙赴会 旨在「方便进入」与性交

控警强姦案辩方律师质疑女抄牌员

图为控方呈堂的录像图片,显示女事主和3名被告在韦斯廷码头城堡酒店内的CC Whiskey酒吧。

3名多伦多警员被控在酒店性侵一名女泊车抄牌员的案件续审﹐由辩方盘问女事主。辩方指﹐事主曾称讚其中一名被告「英俊」﹐而事发当晚更与该被告调情,又穿着暴露的衣服想获得男性的注意。辩方续称﹐当晚事主出席派对时﹐早有打算与人发生性行为。

女事主被辩方律师处处进迫下﹐反称相信是案发当晚有人在其酒中落药﹐才令她全身虚弱﹔然而﹐当被问及何时及如何遭人落药时﹐女事主却无法交代。

3名被告Leslie Nyznik、Sameer Kara和Joshua Cabero皆为51分局警员,各被控一项性侵罪。他们涉嫌在2015年1月17日凌晨,在市中心一间酒店跟同分局的泊车抄牌员,进行未经同意的性行为。

昨由辩方盘问女事主,其中一名被告Nyznik的代表律师布莱克(Harry Black)引述事主一名女友人向警方录取的口供﹐指女事主曾向友人表示﹐觉得Nyznik「英俊」(cute)﹐还说他「很有吸引力」。但女事主说﹕「我没有这样说。我只说﹕『我说他英俊,但只到他开口前。』」布莱克继续追问﹕「而你还向她(友人)说﹐想对他做一点事。」女事主答﹕「绝无其事。」

庭上播放当晚举行派对的酒吧闭路电视片段,虽然片段画质欠佳,无法显示事发经过,但事主供称,片段显示她跟Nyznik和其他警员谈话,歷时约10分鐘。但布莱克则提出﹐事主当时其实正尽一切努力获得Nyznik的注意,即是跟他调情。事主称不同意布莱克的说法。

布莱克又攻击事主当晚穿着暴露,试图证明事主对3名被告有兴趣。布莱克问﹕「参与派对的大多为正在饮酒的年轻男子﹐为何当晚还选择穿开袖低胸衫前往派对﹖你这样做是要吸引他们的注意﹖」

女事主答﹕「绝不是。」

布莱克继而呈上另一闭路电视片段,显示事主陪同Kara步出酒吧,没有穿上大衣。1月的天气为摄氏零下12度,布莱克提出,事主太想跟Kara在一起,因此在严寒下连大衣也没穿。事主解释,她寄放了大衣,「我不在乎寒冷。」

但布莱克提出,事主在案发前数日曾告诉Nyznik和Kara,自己将穿着一条短裙以便「更容易进入」,但事主否认曾这样说。

她早前供称,她参与该警员派对,因这些派对有利团队合作或人际网络。但被布莱克反问﹕「难道穿着开袖低胸衫就会有利团队合作或建立人际网络﹖」

女事主则答﹕「我当晚的穿着甚么与团队合作等无关。」

布莱克续说,事主当晚前往派对,早期望最后能在该酒店房内进行性行为,也遭事主断言否认。

他指出﹐当晚女事主与被告前往脱衣舞俱乐部时﹐被告Nyznik与Cabero曾与在场一名脱衣舞孃调侃说﹐要带她返回酒店房发生性行为﹐并由女事主负责拍摄。但女事主当时的反应是﹕「为何要我负责拍摄﹐难道我就不能加入你们(做爱)﹖」

女事主早前供称﹐与被告坐上的士后﹐即突然感到剧烈的头痛及视力变得糢煳。布莱克问女事主觉得为何会这样时﹐女事主供称﹐怀疑有人在她的饮料中落药。但她则无法说出何时﹑何地及如何遭人下药﹐只说那可能是一伙人在脱衣舞俱乐部时发生。

女事主则否认曾出此言。聆讯今日继续。

多伦多3警轮奸女警 被逼口交并两遭插下体(图)

图为其中2名被告进入酒店。

图为3名被告警员。

3名多伦多警员涉嫌在酒店连环性侵犯一名女警(违例泊车抄牌员),案件昨日在安省高等法院续审。事主声泪俱下供称,遭被告强行性交和强逼口交。

案发在2015年1月16日,3名警员Leslie Nyznik、Sameer Kara和Joshua Cabero各被控一项性侵犯控罪。案件开审前,辩方选择不需陪审团,由法官直接判决。

受传媒禁制令所限,事主的身分不能公开。她昨日作供超过两小时,期间3名被告看似在写笔记和直视前方,间中望向事主。

无力制止事情发生

事主被检控官Ted Ofiara问到对事件的感觉,她说:「我没有力量。我不能动。我不能说话,我不能制止正在发生的事情。」

她忆述案发当晚,她参与一个在CC Whisky 酒吧的警员派对,3名被告也在场。她说是其中一名被告Kara邀请她,当她抵达酒吧时,看到10至12名警员,形容他们都已喝醉。

事主说自己喝了一杯饮料,跟Kara离开时也喝了一杯龙舌兰酒;大队转场至Pravda Vodka 酒吧,事主说她再喝了一杯,她看不到谁倒饮料,只知道是由另一名警员递给她。之后她跟Kara再点另一杯饮料,当时两人接了一次吻。

过了不久,事主陪同Kara步出店外,Kara开始呕吐。事主形容Kara喝得非常醉,由另一名警员带往Westin Harbour Castle Hotel。

赴酒店看醉酒友人

事主称她跟派对上很多人都不熟,因此在Kara离开后,她跟较熟的另一被告Nyznik说「你现在要对我负责了」。事主说她希望Nyznik能照顾她,送她搭的士回家。

其后参与派对的5人,包括她自己、Nyznik和另一被告Cabero,前往Brass Rail脱衣舞俱乐部,她在那儿点了一杯伏特加和红莓汁。

她说这时Nyznik去洗手间,回来的时间大概跟女侍应送上饮品的时间相同,Nyznik看上去跟侍应打成一片,更说他们一班人来自迈亚密,从事成人电影业。

她喝完饮料后,跟Nyznik和Cabero坐的士前往酒店,她说塬本计划看Kara的情况,再回Pravda Vodka酒吧 会合其他警员。她供称在的士上突然头痛剧烈,视力受损。

无法动弹被逼口交

当一行人抵达酒店房间,她看到Kara在房内其中一张牀上睡觉,她尝试叫醒他,甚至跨在他身上叫他的名字。

她之后发现自己仰卧在牀上,Nyznik站着,裤子褪至脚踝,露出下体。Nyznik抓着她的头,强逼她口交;事主称当时她不能移动和说话,被逼就範。

事主继续忆述,及后有人触摸她的腿部,她相信那人不是Kara,因Kara当时正在旁边的牀睡觉。事主说在口交进行期间,有人从她的下体插入,跟着听到Kara说,要求Caberto停止。事主称性侵犯停止后,她被人用毯子覆盖。

3被告之后再谈召妓

其后,事主说Kara尝试叫她起来,并记得有人用毛巾擦她的胸部,之后立刻再被人从下体插入。她说记得3名被告在完事后,讨论当晚是否要召妓。

她醒来后感到头痛,立刻穿衣并坐的士离开酒店。她称当时觉得,自己身上写满了事情经过。

事主相信她当晚喝了5至6杯酒精饮料,但认为这些饮料的效力较过往大。对于她在案发后9日才报警,是因为施暴者是3名警员,担心若报警会被他们杀死。

3名被告的辩护律师预计今日盘问事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图

加国要闻小编推荐

新闻点击排行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