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深扒温哥华绑匪张天一:父亲煤老板 高考第一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7-02-24 03:43 来源: 作者: 点击:

2月21日,参与温哥华绑架孙鹏并撕票案的华裔青年被告张天一被法庭判入狱14年。扣除先前的拘留时间,他将在牢狱里度过近12年。张天一当庭用中文宣读了向死者家人道歉书,但到法庭旁听的孙鹏父母认为他的道歉毫无诚意,也对判刑表示强烈不满。涉案者共有8人,张天一是众多绑匪中唯一的华人。

张天一

张天一自称父亲是山西官员

据头条ABC报道,张天一1992年5月28日出生,户籍所在地为山西应县,已获得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与母亲、弟弟一起定居温哥华。

张天一曾就读于山西财经大学财政金融学院,他的同学张威(化名)看到媒体报道中刊发的张天一照片,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同学,“张天一上学时很高调,几乎不来上课,他有加拿大的绿卡,但是还在国内上学,平时不见人,考试才会回来”。

山西财经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证实,张天一是该校2011级金融学专业本科生,2015年毕业。有网友指出,张天一曾以高考成绩第一名的身份进入山西财经大学。根据“2011山西高考一本A类院校录取名单公示(九)”,张天一以624分被山西财经大学(理工类)录取。当年山西财经大学录取的考生中,文史类最高分为596分,而理工类的最高分624分就是张天一。

张天一

在张天一的人人网资料中他填写就读学校为“西蒙弗雷泽大学”,但在其好友的大学分布中,就读于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岛大学”好友人数最多。

曾在爱德华王子岛大学留学的高枫(化名)与张天一有过短暂接触。她 称,张天一曾在2011年前后在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岛大学学习经济专业。按照山西财经大学党委宣传部的说法,张天一恰恰是在2011年考入山西财大,且本科期间并未通过学校的交换生项目去加拿大留学。去加拿大读书是他的个人行为,具体不太清楚。

张天一好友圈

高枫与张天一的直接接触是在一次小组作业讨论中。“他当时是陪朋友来的,说话大大咧咧,性格高调,小组讨论不怎么参与,也就是打打酱油。”在高枫的眼中,张天一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入学不久就认识了好多人”。同样就读于该校的王立(化名)也反映,张天一平常说话带有山西口音,“那时他还没买车,整天吊儿郎当的,很有富家子弟的样子”。

在同学的眼中,张天一的家境殷实,性格比较张扬。在太原,他属于开超级跑车的孩子。一位朋友回忆,张天一在太原开的车是百万以上的,出手阔绰。张天一的中学同学小茹(化名)说张家很有钱,张天一和同学的关系也很好,曾经是班里的英语课代表,成绩为中上等,是二级游泳运动员,“但本人性格比较张扬”。小茹说,她对张天一的印象不错,看到张天一的案子之后,她非常震惊,不能理解张天一如此做的动机,“他们家应该不缺钱花”。

张天一与家人

另一位校友则称,张天一“能说会道,特别会帮人家洗脑、爱说谎、虚荣心强。”他曾谎称能帮同学办出国,每人收三五万块钱,结果事没办好,钱也没退,只好逃到了温哥华。

没人知道他在加拿大过着怎样的日子。但通过他和他妻子的微博,可以看到他常给妻子送礼物,都是爱马仕、LV、卡地亚等名牌。案发后,警察上门找到他妻子,他妻子称自己对案子一无所知。新京报记者在微博私信她,她回复,她和张天一并非夫妻,随即清空了两人的所有微博。在张天一被抓14天后,他们的孩子出生,现在已经快一岁半了。她在一个网站上上传过孩子的照片。

如果说孙鹏和张天一有什么共同过的爱好,那估计就是跑车了。孙鹏跟朋友介绍张天一时提起,张天一的微信朋友圈里都是跑车的照片。

微信公众号“此刻”根据孙鹏朋友告知的张天一父亲的姓名,查询到其曾是山西一家国有煤企的董事,但无法证实此人确系张天一父亲,张天一口中的“官员父亲”也无法证实。不过根据媒体分析,张天一与母亲、弟弟一起定居温哥华,而其父亲在中国,一般说来这类人非官即商,身份特殊。

张天一索要赎金录音曝光:非常冷血

据新京报报道,孙鹏的父亲孙苍是北京一个富有的建筑承包商,绑架者的电话他不是第一次接,但是这次被绑架的是他的命根子——唯一儿子孙鹏。更让他预料不到的是绑架者的谈判方式。公开的电话录音显示,张天一说:“不要报警。”,“我只要钱,不要跟我玩什么把戏”,“按我说的做,你家孩子会毫发无伤地走出这个门,如果不按我说的做,你家孩子就完蛋了。听到了吗?”

孙鹏与母亲在一起

之后张天一命令孙苍,半小时内不打款250万就切掉孙鹏一根手指。

另一段录音张天一以最后通牒的方式说:“你只有二十秒时间。”

“什么?你,我,你让孙鹏把我生日说上来。咱俩守信誉吧,啊?”

张天一“20秒”倒计时令这位父亲猝不及防,有些语无伦次,不停重复着“什么?”

电话那端在读秒。

“十秒钟……八秒钟”对方没有再多说任何话,声音低沉、冷漠。孙苍抵挡不住地大口喘着粗气。

“3,2,1。”电话挂断。

孙苍意识到,儿子可能被撕票了。

孙苍记不清他和绑架者之间通了多少次话,但他把其中6次录了音。

第一次通话是北京时间9月28日中午12点半,孙苍正在位于北四环的自家公司上班。

电话那端,儿子孙鹏只说了一句:“爸爸,我被绑架了,他们拿枪顶着我的头呢!”

手机马上被另一个人拿走了,电话里传来的是张天一的声音:“我把你的儿子绑了,我要1200万,你现在就给我打过来,不然你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张天一给了孙苍一个国内的银行账号,让他转完账把截图发到孙鹏的微信上,电话就这样挂断了。

孙鹏遗像

据介绍,孙苍在改革开放后做建筑行业,拥有了自己的公司,积累了财富。比财富更珍贵的是他35岁那年,儿子孙鹏出生。中关村第一小学、人大附中,孙鹏自幼读的是北京最好的学校,从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有一次,孙苍的朋友送来一只鲜活的甲鱼,小孙鹏哭着喊着要保住这只甲鱼的性命,后来家人特意来到京密引水渠,将甲鱼放生。

一位孙鹏朋友留言说:“网上那些评价,富二代啊炫富啊,我接受不了,因为他真的不是这样一个人。”虽然出生在十分富裕的家庭,但孙鹏本身对奢侈品、名牌和挥霍的生活没有兴趣。他出事后,老友们整理遗物,还找出一双初中时他们一起买的耐克球鞋,他穿了好多年。

15岁时孙鹏就被送到了加拿大温哥华。在孙苍对儿子的规划中,从昆特兰理工大学的工商管理专业毕业后,孙鹏就会回国继承家业。

张天一和孙鹏曾是邻居,二人还共同打过游戏。

在把孙鹏锁定为猎物之前,张天一与孙鹏的交集是中国老乡、异国邻居。在高贵林市的一个社区里,孙家和张家的房子隔着一条小街。孙鹏经常开着一辆白色宾利。孙苍说,这辆宾利车并没有中国那么贵,车主要是给孙鹏妈妈开。很长一段时间里,孙鹏的妈妈在加拿大陪读,照顾儿子起居。

后来孙鹏为上大学方便与女朋友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小公寓,搬离了别墅,自此与张天一断了联系。

2015年的夏天,两人在商场偶遇,张天一主动加回了孙鹏的微信,开始频繁地约孙鹏聚会、吃饭,对这个前邻居没有好感,孙鹏多次婉拒。但2015年9月27日的这次邀约,孙鹏因女友身体不舒服起初拒绝,张天一听说后反应极大,说要开车来家里接他俩,并且还“诚心为每一位参加宴会的挚友送一部最新款手机”,终孙鹏决定自己前往。

熟悉孙鹏的网友安姆酒馆小贩 留言说:死者和我不算是朋友吧,但是认识,我俩都是北京人,一起打过dota。他是温哥华一个豪车俱乐部的成员,那个俱乐部里啥人都有,有的确实是二世祖,还有在国内闯祸了父母给送到国外不让回去的。但是这哥们感觉人挺好的,不是那种炫富张扬的人。加拿大开好车的年轻人很多,他们那个俱乐部里各种牛马迈凯轮,ubc和sfu里也有钱学生也太多了,他的学校并不怎么好也没啥名气,在大温这个环境下真不算张扬。他就是交友不慎被人盯上了,外加上防范心理低。一年多了,希望他在天堂安息吧。

据报道张天一曾参与经营地下赌场,而且此前曾参与另一起绑架案,一个名叫高飞的华人幸运逃脱。

顶一下
(2)
6.7%
踩一下
(28)
93.3%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图

加国要闻小编推荐

新闻点击排行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